李正寬:法國遭二波疫情重襲 背後原因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秋冬季節的到來,中共病毒的全球疫情再度升溫,而歐洲的疫情狀況尤為嚴重,其中又以法國首當其衝。

據世衛(WHO)官網公開的數據顯示,全球感染人數曲線呈上拋物線狀(圖一,左),可見中共病毒在加速肆虐。而法國的疫情擴散速度要遠高於全球平均水平(圖一,右)。

法國最早爆出中共病毒疫情是在1月下旬,在經歷了6個多月後,截至8月1日,法國累計感染病例達到大約18萬,半年中的日平均感染人數約為1千。

然而,在10月中旬,法國單周(12-19日)的累計感染人數即已超過20萬!而進入10月下旬,法國疫情更為凶猛,不斷刷新記錄,其中10月22日、23日、24日連續幾天,每天的單日感染人數都超過4萬,25日單日感染人數超過5萬。

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左)以及法國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右)。(每數值點間隔為一週累計感染人數,藍色的切線斜率顯示疫情擴散在加速。數據來源:WHO官網)。

截至10月25日,法國累計確診人數超過110萬,歐洲第一,全球第五。

隨著法國醫療機構的超負荷運作,日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布包括巴黎在內的大片地區實施6週的宵禁(晚間9時到隔日清晨6時),受影響居民大約4600萬人,超過了全國總人口的2/3。

馬克龍表示,法國的中共病毒疫情至少要持續到明年中,若疫情得不到遏制,甚至會對當前的限令再升級。法國分管網絡數碼技術副部長塞德里克奧對媒體表示,法國疫情捲土重來,不排除再祭出全國隔離。

為什麼法國的疫情會如此嚴重呢?讀過大紀元文章的朋友可能會發現,疫情嚴重的國家實際上都有一個共性。

大紀元在3月10日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顯示,中共病毒在世界擴散的路徑,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和城市一路攀沿。

親共的歐美國家往往疫情都很嚴重,例如首個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的歐洲國家意大利,在疫情中也成為歐洲首個瘟疫大爆發的國家;西班牙首相支持「一帶一路」並採用華為作為該國5G核心供應商,以致於西班牙疫情也尤為嚴重;美國政商界長期被中共滲透,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並養肥了中共,導致美國受疫情重創,其最親共的紐約州疫情也最為嚴重;印度國內共產主義猖獗,黨員人數近200萬,多屆政府長期與中共利益往來密切,前幾年還參與了中共的特洛伊木馬「亞投行」,印度也陷入了中共病毒的泥沼……

鮮明的對比是,反共的台灣雖靠近大陸並與之有密切往來,其疫情卻相對較輕,在一直沒有禁足、不喊停經濟的情況下,至今累計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仍不超過10個,成為全球抗擊中共病毒的典範。

下面我們一起來看一看,法國與中共的關係怎麼樣的。

法國親共由來已久

翻開中共的家譜,會發現其老祖宗竟然來自法國。187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徹頭徹尾的流氓武裝起義宣布成立,一群流氓、暴徒、殺人犯以「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為綱,在巴黎盡情的縱火、殺人,焚毀了巴黎滿城的藝術瑰寶和大量恢弘的建築物。

文革時期,中共內部曾認真討論過流氓是屬於「敵我矛盾」還是「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爭論來爭論去,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流氓是「人民內部矛盾」,因為巴黎公社的流氓就是共產黨的老祖宗。

1964年1月27日,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宣布與中共建交,使得法國成為西方民主陣營中第一個與中共建交的大國。而戴高樂的繼任總統們,也大多是法國社會黨(以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為意識形態)成員或法國共產黨成員,屢屢向中共伸橄欖枝。

其中,現任法國總統曾經就是社會黨成員,他以鄧小平的貓論「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為座右銘,並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直接自稱是「毛澤東主義者」。

法國與中共多方位長期勾兌

在軍事領域,法國長期給中共提供技術援助。值得一提的是,在1969年到1979年,中蘇對峙期間,中共海軍聲納系統停滯不前,法國充當了它的「救命稻草」。從1974年到1993年,法國將先進的現代聲納系統提供給中共海軍,而自1993起中共還從法國獲得了兩款先進聲納的生產權。

在政商界,法國與中共關係密切,位於中共病毒風暴中心的武漢P4實驗室就是法國與中共政商勾兌的產物。

2018年5月18日,據法國媒體報道,因為相中中共的「一帶一路」和「西部大開發」項目,大東區主席讓·羅特納(Jean Rottner)帶領陣容強大的地方政治、經濟和旅遊業團體趕赴大陸,與中共簽署了全方位合作協議。

至2018年年底,僅在中國四川,法國已有逾六十家大型企業在那裡建立分支,其中包括能源(阿雷瓦、蘇伊士)、運輸(阿爾斯通、法航Air France – KLM)、分銷(家樂福、歐尚、德卡斯隆)、IT(Ubisoft、Alcatel)和食品(Pernod Ricard、 Moët Hennessy)等領域,還有商億訊集團(AXON CABLE)。

2019年3月中共黨魁習近平訪問法國、11月馬克龍回訪,兩方熱烈問候交談,並簽下大筆貿易協定。雖然馬克龍提及人權議題,但也只是象徵式的蜻蜓點水……

在宣傳領域,法國媒體被中共嚴重滲透。 2019年3月底,當習近平訪問法國時,法國幾大主流媒體,如《世界報》、《費加羅報》、《回聲報》、《巴黎人報》均刊登了中文的公關廣告,內容和照片由中共新華社提供。同年,香港民眾反送中遊行期間,在西方主流媒體紛紛批評中共踐踏人權時,《費加羅報》卻夾入附刊「China Watch」(中國觀察),其話題內容展示中國如何繁榮,還有中共黨魁的畫像。

在教育領域,負責中共海外統戰的漢辦在法國設立了17家孔子學院。近年來,西方各國逐步提高了對孔子學院的警惕,全球很多情報機關和反情報機關已經認定孔子學院是間諜機構。美國多所大學在近年來陸續關閉孔子學院,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今年10月15日正式要求美國高中、大學和K-12教育機構在年底前關閉孔子學院。歐洲的瑞典已將該國的孔子學院徹底清零。而法國卻任由孔子學院在本國繼續假孔子之名,進行文化和宣傳滲透……

法國對中共態度開始轉變

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瞞疫、甩鍋、口罩外交等惡劣行徑讓世界逐步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也讓法國政商界從對中共的幻想中開始清醒過來,法國一些媒體也開始揭露中共隱瞞疫情和數字造假。

4月份,中共駐法大使館栽贓法國「養老院護理人員擅離職守,集體逃離,導致老人成批餓死、病死」,激怒了法國政府,以致於法國外長召見中共駐法戰狼大使盧沙野,當面表達憤怒,這在法國與中共建交的幾十年中,是非常罕見的。同時,馬克龍對中共的態度也有所冷落。

儘管如此,在徹底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並採取實際行動與之決裂的路上,法國可謂任重而道遠。在一些高科技領域甚至涉及國家安全的領域,法國似乎還停留在觀風向階段。比如,前段時間,馬克龍仍表示不排除任何公司參與法國5G建設,包括華為。

希望法國政商界與各界民眾都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徹底「拒絕中共」,並早日加入「剷除中共」的國際正義滅共大潮。剷除中共是徹底擺脫中共病毒的最關鍵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