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與神賭 謗佛是天罪

文: 周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30日訊】中國古籍裏記載人體疾病的原因,除醫學角度之外還有另外的解答。如被妖魔鬼怪附體,或者是人在陽間做壞事後,靈魂在陰間受到鞭打及各種刑罰等。在國外有的人做瀕死研究或者催眠術,就會得到一些類似的信息。

人生於天地之間,天氣四季運行而化生萬物,人又仰賴萬物、空氣、陽光、雨露的滋養得以生存。因此人的行為就如農夫之播植,隨其所種植甚麼就收穫甚麼,也是人們常說的善惡有報

近者報於當時,中者報於累年之外,遠者報於子孫之後。當人行惡達到極點時,災難就會降臨到行惡者的妻子、兒女、後代身上。因為他的罪責需要別人替他承擔,同時自己也會在地獄無止境的受刑,償還自己所做之惡,最嚴重的是連六道輪迴的機會都沒有了,那就是生命打入無間地獄[1]不得超生。

現世報 人化犬

姑蘇翟秀才家裏的乳母王氏,平生沒有做過善事,見到有人念誦佛經,就嘲笑詆毀。四十歲時,王氏尾骨上長了贅疣,非常疼痛,每天苦不堪言。用膏藥敷也不見好,反而越來越大,越長越長,長到一尺多長的時候,就和狗尾巴的形狀一樣了。她每天拖著尾巴不方便行走,需要彎著腰兩手著地,兩腳才能夠緩緩移動。白天與犬共飲食,晚上與犬共寢,不到半年就死去了。

還有一個叫徐忠的先生,生病後尾骨也長出一個尾巴。他對妻子說:「我夢到城隍廟下旨,我坐拋飲食之過,從今天起不得食人食,只能吃糠,從此每天蹲踞而食。家裏人為他供佛超度他,十天後他就死去了。

乳母王氏因輕慢佛法直接轉為畜生道,人身難得,實在是令人痛心。當人的行為不符合人的行為標準時,在神的眼裏這個人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他只是空有一張人皮活著。這也是為甚麼乳母王氏變成犬的原因。

毀佛像 地獄泥犁

唐太史令傅弈,原本是太原人,隋朝末年搬遷至扶風。年少時聰明、博學,有辯才,喜歡研究天文、歷史、數術。 從武德年到貞觀年中,當了二十多年的太史令。他不信佛法並輕視出家人,還把佛像拿來當磚瓦使用,到了貞觀十四年的秋天,突然病死。

當時同為太史令有傅弈、傅仁均及薛賾三人。薛賾欠仁均五千錢未還,仁均就亡故了。有一天,薛賾夢到仁均說:「我以前欠你的錢,要還給誰呢?」仁均說:「可以給泥犁人呀!」 薛賾追問:「誰是泥犁人?」仁均回答說:「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薛賾就醒過來了。

當天晚上,少府監馮長命也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到了一個地方,那裏有很多已故的人。馮長命就問那些人說:「佛經上說,造惡得罪,造善得福德的報應之說,是否是真的?」亡者說:「當然有。」馮長命又問:「象傅弈這種人,生平不信佛法,死了有甚麼報應?」亡者說:「善惡罪福一定是有的,至於傅弈,已經被發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獄去了。」

馮長命第二天早上入殿見到薛賾,就把自己做的夢告訴他。薛賾也把泥犁人的夢告訴長命,發現兩人做的夢一樣。於是二人都嗟嘆罪福這種事,不可不信。薛賾就照夢中所言,把錢拿給傅弈,並把夢中之事告訴他。幾天之後,傅弈就死了。

砸佛像 生怪病

冀州人姜勝生,在武德末年時,忽然生重病,進入蒙山區治療,多年不見好轉。回家後身上還長了膿瘡都爛了,手指甲、腳趾甲也掉落了。

有一天晚上,他夢見一尊大約三尺長的白石像對他說:「你把我的手接起來,我就讓你的病痊癒。」

醒來後,姜勝生忽然想起在武德初年,他在黍地趕麻雀時,曾到故村的佛堂裏,把維摩經撕開用來綁在竹竿上嚇麻雀。當時有人勸告他說:「撕毀佛經是大罪。」 姜勝生聽了以後,不僅不悔改,反而兇狠的罵勸誡他的人。而後再次跑入佛堂打白石像,把佛像的右手打斷了。他夢中所見的白石像就是他曾經毀壞的佛像。

他立即到佛像面前真心悔過,請石匠把佛像的手安裝還原,還請人抄寫了四十卷經文,造了一間精舍。一年內他的病就痊癒了,鄉里的人都管這尊佛像為聖像。

古語雲: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毀壞佛像經文,譏諷輕視修行人或者出家人,神佛就會降罪於此人。就如上述故事中的主人翁一樣,要麼變成畜生,要麼得怪病,要麼地獄受刑,還有許多其它報應方式。

謗佛、毀滅佛法是犯了天罪,也是最大的罪。中國歷史上四位滅佛的皇帝分別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後周世宗,即歷史上有名的「三武一宗」。這四位皇帝都早逝。史載,北魏太武帝被宦官宗愛所殺,時年45歲;周武帝身染惡疾,時年36歲;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長生仙丹過量,藥物中毒而死,時年33歲;周世宗突發疾病而死,時年39歲。看起來他們死亡的原因各異,但真實的原因是他們毀滅佛法遭到的報應。

大學生亡靈的警告

下面是一位年輕的大學生,因工作跟蹤法輪功學員,騎摩托車撞到路邊身亡後靈魂附體到鎮裏武裝部長妻子身上,借武裝部長妻子之口告誡鎮裏人不要迫害法輪功了。

山東省沂水縣高橋鎮綜治辦的一位二十七歲的大學生叫於長亮。主要工作是分管監視該鎮法輪功學員的行蹤,在試用期間,他對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

二零零六年清明節前,於長亮去沭水一帶監視法輪功學員後,喝酒,騎摩托車撞到路邊上,當場死亡。

過了二十多天,鎮武裝部長張永新帶領綜治辦的人去綁架法輪功學員何茂芬。張永新回到家後,見妻子老潘用於長亮的聲音說:「我是於長亮,這些日子一直在這裏轉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羅書記、竇鎮長,綜治辦主任王少波叫來。」

張永新把鎮裏的這些人找來了。由於王少波沒有來了,於長亮自己閉著眼睛拿起手機打電話把王少波叫來了,在場的人都嚇得心驚膽顫,因為老潘不識字也不會用手機。

於長亮對他們說:我給你們說三個事:你們這些年也沒幹點好事,盡整好人,你們再不悔改,就全完了!連我也完了!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樹上去了一個妖精,將來鎮裏當官的都得吃它的虧。第三,你們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來鬧你們。

在這期間羅書記出去找來一個驅鬼的神漢來驅趕於長亮的鬼魂,於長亮對神漢說:「看你五十多歲癆病咳嗽的,還不夠我一拳打的,你愛上哪裏玩就哪裏玩。」 嚇得神漢灰溜溜的走了。

鬧騰了近一夜後,由書記羅某等一行八九個人用救護車把於長亮送回四十里地的家中,大家都不認識路,由老潘一路指揮車輛左拐右拐的到家了。到家後於長亮跟他三叔開玩笑說沒給他娶媳婦,要吃煮熟的雞蛋,還給家裏人囑咐了一些其它的家事。

大家才載著老潘把車開到了於長亮的墳地,於長亮繼續借老潘的嘴說:「羅書記呀,我不能讓你們白來!下陣小雨送送你吧!」接著天就下了十多分鐘的小雨。在場的人無不頭皮發麻,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又聽見老潘說:「走了,走了。」只見老潘趴在於長亮的墳上。

過了一會兒,老潘才甦醒過來,問她,她甚麼也不知道。她的老公張永新說:「我算是服了。」他們第二天就把教委院子裏那棵老椿樹刨了。

於長亮本是一個寬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學。沒想到在不知不覺中找了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工作,使他今天遭到惡報。

高橋鎮綜治辦副主任門振亮參與迫害法輪功,殃及妻子患乳腺癌死亡,臨終時還囑咐門振亮:「以後不要再迫害學法輪功的好人了。」

一對黨員夫妻家裏經常著火,因妻子污衊是法輪功學員放的火遭到了報應。結果兒子結婚多年沒孩子,炒股欠了高利貸,住房也賣了,小兩口也離婚了。這老倆口子在家裏天天打架,女的不長時間小腦萎縮,掉到臭水溝裏後沒多久就死了。

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叔全家嘲笑法輪功後,妻子和哥哥死亡,兒子得精神病。大叔癱瘓後靠推著木盆子走路,他死的時候兩個兒子都沒有給他送終。

結語

法輪功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你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人,是犯了天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人要為自己的所為負責,也是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同時也是為自己的家人、後世子孫負責。你的衣食住行,遊樂,工作,喝的水,呼吸的空氣,包括你的生命都是上天的恩賜。 你想一想,你怎麼能嘲笑、反對賜予你一切的上天。

人在做,天在看。無論你是甚麼身份,一國之君,名臣武將,達官貴人只要不敬法輪功都會遭到天譴。否則,就沒有天理王法了。

不要聽信中共的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後世,無因果報應。人們無須信神,無須償還業力,無須安分守己,可以為所欲為,沒有道德的約束,可以違背天理良知,為了現實的榮華與享樂可以不擇手段的幹壞事。中共要欺騙你欺騙到死,死了還不讓你安寧。因為做惡者死後的靈魂還要繼續償還他所做之惡,甚至會加倍償還,就如上面的傅弈泥犁人一樣。

奉勸那些被中共迷魂湯灌醉的人們,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人身難得,生命很脆弱,人在水災、火災、地震、瘟疫、海嘯、山體滑坡、車禍、疾病等……意外事故面前都很弱小。願你珍惜自己與家人的生命,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釋:

[1] 無間地獄:又名阿鼻地獄,現代人很少聽說過其內涵,在《江澤民其人》一書中,黃山老僧這樣介紹說:「無間地獄極廣極大。無間者,地獄之刑罰永不間斷者也。無間有五:其一為『時無間』,即時間沒有間斷,日夜受罪,永無停止之時;其二為『空無間』,受刑者全身每一處皆在受刑,毫無間斷;其三為『罪器無間』,即刑罰的器具沒有間斷,不停用各式各樣的刑具用刑;其四為『平等無間』,無論男女,亦不論前世身份,同樣平等無間,同樣要受刑;其五為『生死無間』,受刑人每一刻既痛苦而死,但又活過來繼續受刑。生命在層層滅盡中的痛苦,永無停息。此為宇宙中最可怕之事了。」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