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古藝術研究員陳海濤 從⼈文⻆度抨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31日訊】時為哈佛⼤學訪問學者的陳海濤先⽣,最近在媒體上以實名鄭重發表了退黨宣⾔,退出中共所屬的⼀切組織。面對中共在國際國內的⼀系列暴行,從事藝術史研究的陳海濤在媒體上撰文多篇,並參與網路集會發言,從歷史與⼈文的⻆度抨擊中共的暴政,將中共政權的特徵概括為“嗜⾎拜⾦”,呼籲⼈們認清中共的邪惡,協⼒瓦解中共。

在接受新唐⼈記者採訪時,陳海濤談到了他覺醒的⼼路歷程。

問:我們知道陳海濤先⽣是敦煌研究院的研究員,⽬前在美國哈佛做訪問學者。是什麼原因或者什麼經歷,促使你決定要退出中共的⼀切組織?

陳海濤:我的覺醒和我的家庭,我的成⻓以及我的思考,還有来美国之后所⻅所闻,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我的⺟亲是⼀位法輪⼤法的修炼者,她得法有20多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样⼀个⿊暗的歷史时刻, 她和千千万万的⼤法弟⼦一样,站出来讲真相,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她曾经两度被關押勞教⻓达两年之久。她的遭遇给我们家庭,给我的成⻓留下了很⼤的阴影。也促使我去思考,去体验中国的政治现实和中国的未来。

因为在国内我⽆法获得很多真实的、系统的历史與现实的信息,所以我也⽆从去系统的思考我的疑问,去反思造成我家庭不幸的根本原因。但是来到美国之后,通過媒體與網絡,與⼤法弟子的接觸,我開始有機會⽐较多的了解了中共的历史,它的暴政,它对于中国⼈民所制造的惡業。

⾃2019年以来,世界局势、中国局势⼀系列剧烈的变化,使得中共的残暴的⾯目更加鮮明的展现在世⼈面前。在新疆的集中營,將數百萬新疆的普通百姓⻑期拘禁奴役;在⾹港的反送中運動中,以黑社會的⼿段,对⼿⽆无⼨铁的⾹港市民残酷镇压。在今年年初的新冠疫情当中,中共⼜以刻意掩盖欺骗,使得病毒擴散延燒到了全世界。 这⼀切都让我对中共统治的残暴黑暗有了一种更真切的认知。

而且我意識到它不僅只发⽣在历史上,亦绝非是⼀种偶然的现象,它是中共有系统有组织的“初⼼”,只要中共繼續存在,這種暴政就會愈演愈烈。所以这也就促使我下定决⼼,满怀着憤慨,同时抱着对历史必然性的认知,决定宣誓退出中共所屬的⼀切组织。

問:實名三退就意味著你可能會失去國內的⼯作和⼀切待遇,如果回國還可能⾯臨被中共抓捕或者其它難以預料的事,你如何⾯對這些問題?

我曾存有顧慮,中共在中國無處不在的監視與強權,對每⼀個⼈都是具有危險性的。 但恰如⼀位中國問題專家所⾔:“在中国,有同情⼼,有能力的人,希望有空间在體制內做出改变,但 到了某个时刻,你会开始相信,⽆论你(在體制內)做什么都⽆法阻⽌严重的不公”。

当年我⺟亲挺身⽽出,去讲真相的时候,我其实⾮常的不理解,我觉得她是在以卵击⽯,我甚⾄觉得和她⼀样,不顾个⼈安危去讲真相的那些⼤法弟⼦,也都是在以卵击⽯。 可是从去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给我⼀种很⼤的震撼與啟發,我看到那么多⾹港的普通市⺠,为了捍 卫他们的⾃由與尊严,也是挺身⽽出,去⾯对如此残暴的强权。⽽他们的反抗又是如此的卓有成 效,既有⾹港本地的市⺠的运动,同时⼜有香港的⺠主⼈士在国际上⾮常⾼效的沟通和呼吁,在媒体上发声。

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国际上对于中共的恶行的谴责和暴行的清晰的认知,对于国际局势⻛向的转变起到了重要的作⽤。

从这个时刻,我再回望我⺟亲当年的⾏动,还有那些千千万万的法轮功的学员,挺身⽽出,奋不不顾身的⾏动,我觉得她们的牺牲实际上是有着深远的价值和意义的。

時⾄今⽇,其实每⼀个中国⼤地上的善良的⼈们,⽆论他是否看到真相,其实我们都没有退路。如果我们看历史,会发现在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例證,如基督教在成為⼀个世界性的宗教之前,受到了罗⻢帝国⻓达几百年的迫害,但是这些基督教的信仰者们,在不断的抗争,同时在不断的与公眾进行沟通,来講解他的教義,所以,最终得以改变了整个世界宗教的⾛向,改变了西⽅的精神世界,这个故事在今天也在发⽣着。

同时,我们也看到在现实中,中共由过去残暴的极权主义,到今天借助⾼科技的⼿段,还有经济总量的加持,成為更為精致與危險的極權主义和独裁主义,对抗它的难度变得更大,更需要每⼀个⼈能够不顧及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安稳,能够挺身⽽出,携⼿共进,瓦解中共,才能为整个人类未来争取⼀个良好的秩序。

如果⾃由世界像当年去綏靖希特勒勒⼀样,去綏靖今天的中国共產黨,容忍它不断的膨胀发展,还希望安安稳稳地与中共进行⽣意的往来,推杯换盏,那么等待着我們的將是中共的统治⽅式渗透到我们世界的每⼀个⻆落。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孩⼦們,他们将失去我们今天所珍视的一切的宝贵的东西,文化、自由與愛。

面對中共的邪惡,信仰界的王怡,知識界的許章潤,法律界的⾼智晟,體制內理論界的蔡霞,商界的任志強,還有千千萬萬的⼈們都做出了相似的選擇。因為我们只有直⾯中共的暴政,直⾯中共给予我们的压迫,闡述真相,瓦解中共,我们才能获得希望,尤其是为我们的下一代贏取希望。如果我們今⽇苟且安穩以避禍,未來我們如何面對我們被繼續奴役的孩⼦們? 所以,我也會結合我的專業,去努⼒闡明真相,加⼊時代覺醒的⼤潮。

問:想請你談談你對中國傳統⽂化的看法,以及中共如何破壞傳統文化?

以我所研究的敦煌⽂化為例,我觉得她是充满了神蹟,可以说是⼀个奇迹。試想在千年以前,我们的先辈们,出于对信仰的追求,出于⼈类⾯向⽆限未来的各種可能性的探求,也就是丝绸之路上的⽂化艺术和商业的交通往来,在敦煌来營建这样⼀个信仰的空间。以慈悲、智慧、堅忍的⼼靈去探讨⼈与人,⼈与自然,⼈与宇宙之间这种永恒和现实的关系,直到今天还给予我们很多的启发和触动。

⽽且我觉得最为神奇的就是在如此动荡、充满战乱的历史中,敦煌⽯窟却能够幸存下来,她向我们揭示了⼀代一代的人们是如何去珍视并且呵护我们最宝贵的这样⼀种⽂化的传承,也就是对于美,對於信仰的熱愛與忠诚。

中国⽂化在近百年以来是遭遇了巨⼤的变局,但是变局中实际上蕴含着希望。很多古⽼的⽂化,通过和世界文明的借鉴,融⼊普世價值,往往能焕发新⽣。 但是在中国⼤陆,在中共踐政以来的这⼏十年,中国⽂化⼀再遭遇巨⼤的挫折和毁灭。

我们都知道中共执政的特点就是四个字:嗜⾎拜金。中共在踐政前后,通过⼀系列的運動,例如土地改革,将中国的乡绅社会的基础瓦解,变成了一个暴力⾰命式的原⼦化的社会基础,以暴力、贫穷为荣,將过去的这样⼀个温良恭俭的⽂化传统,连根拔起。这就直接导致了后来的三年⼤饥荒,数千万⼈饥饿致死。然后引发了中共权⽃,继發了文化⼤⾰命,⼜使得数百万中国⼈流离失所,死于⾮命,⽆数的家庭分崩离析,整个中国⽂化中的基礎“仁義禮智信”这样⼀种⼈的伦常,亲情,友情全部都破碎,被背离。中國傳統的信仰、文化、藝術被系統性的毀滅。

中共直到今天依然不允许讨论文革,更遑論去反思⽂革,所以中国实际上⾄今依然没有⾛出⽂革, 那么中国⽂化的重建也就是遙遙無期。

在⽂革後期,中共暴虐低能的执政将中国推向了崩溃的边缘,所以它⼜又通过⼀系列的躍進来延续它的执政的合法性,⽐如说使中国成为世界⼯厂等,这就展开了它拜⾦的特質,对于中国⽂化的根基,也有着同样巨⼤的破坏作⽤,这个相信⼤大家都可以感同身受。

除去這幾⼗年中顯著的環境惡化,中共保護傘下的有組織的⽂物盜竊,古蹟的拆建破壞,遠甚於⽂革期間。而社會財富的增長, 沒有增益⺠生,⽽是⽤於專制極權的加強。

在根本上,錢穆先⽣生所描述的中国⽂化中那种恬淡⾼远的狀態,那种能够将很⻓的时间,很多的精⼒投注在⼀件有意义的事情,⼀件⻓远的功在千秋的事情当中,这种信念,坚韧,都在中共所造成的“閉眼摸錢”的現實中被瓦解了。

教育、科研、醫療等 等需要全情投⼊,慈⼼以待的行業全⾯淪陷。⼀件美好的东⻄,⼀个珍贵的⽂化⼀旦被破碎,重建它将是⼀个极其艰难漫⻓的过程。 中共对于中国传统⽂化和价值的破坏,不是⼀个局部性的,偶然性,⽽是根本性和系统性的,这是中华⽂明的深重悲剧。⽽只有中共的瓦解退場,中華⽂明才有可能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