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時的志願軍們 一段「被志願」的歷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1日訊】這是筆者身邊的人親聞親見的事情,都過去快70年了,家族中的陳大爺也過世十多年了,如果他活著,可能也90多歲了。陳大爺在年輕時,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被炸斷了雙腿,整個人從腰部以下就不能動彈了,癱在牀上度過了大半生,是他的老伴和女兒伺候了他一輩子。

抗美援朝剛開始的時候,剛剛不打仗了沒兩年,大傢伙兒覺得終於不用提心吊膽了,日子終於有點盼頭了。但那年入秋後,天氣較冷,村子裡的村幹部和部隊裡來的一些人,喜氣洋洋地挨家挨戶動員,鼓動家裡的勞動力光榮入伍,要去打仗。

那時,大家並不知道是去哪兒,只知道是要再去打仗了。陳大爺那會兒也就二、三十歲,新婚沒幾年, 剛剛覺得日子平穩了一些,心裡和大家兒一樣,都盤算著怎樣平平安安的過小日子,怎樣老婆孩子熱炕頭,沒有幾個人再想去打仗的。

那時的動員徵兵,是一輪接著一輪進行,不同的人輪番來家裡找。一天傍晚,陳大爺剛忙完活,就被村長找去,通知到家裡開會,說有重要的事兒要告訴大家。因爲催得急,沒辦法,陳大爺連飯都沒來得及吃一口就匆匆去了,一進屋,看到屋子的炕上擠滿了不少村裡的小夥子們。

陳大爺連飯都沒來得及吃一口就匆匆去村長家開會(示意圖片:柳鯤鵬/web.archive.org,CC BY 3.0,有改變)

大家見了面,都互相打了聲招呼。看著大家都有點疲憊的樣兒,陳大爺知道和他差不多,都是幹了一天活,還沒來得及吃飯就被叫來了。這時,村長掀簾進了屋,一位部隊裡的幹部模樣的人跟在後頭。

村長看到大夥兒差不多來齊了,見到地上還站著陳大爺和幾個小夥子們,就滿臉堆笑地連聲說:「嗨!在地上立著幹啥?炕上坐,炕上坐!」邊揮手,示意炕上已經坐滿的人讓點地方,「大傢伙兒擠擠、擠擠哈!大家都到炕上坐!」 炕上的小夥子們,也都是嬉笑著,你擠我、我擠你的互相推搡著坐下了。

等大傢伙兒都擠在炕上坐滿了,村長清了清嗓子,介紹了那位部隊裡來的幹部。原來他是來動員入伍的。這位幹部笑著給大家講完了之後,就說,如果有願意的,就舉個手報名。結果,一片沉默,誰也不吱聲。「呵呵……」那位幹部看著眼前的狀況,尷尬的笑了兩聲,然後就說:「那這樣吧,也不用舉手,誰願意的,想好了的,就站起來、動一動。」 然後,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村長,村長出屋了。

不一會兒,陳大爺就覺得屁股底下的炕慢慢有點熱,也沒多想,心裡想著,趕快開完會回家吃飯,這回兒還餓著肚子呢!越想越餓,肚子「咕咕「叫,但一看部隊裡的幹部還在繼續講,也沒有讓傢伙兒走的意思。

炕頭燒的越來越熱了,都有點燙手了!陳大爺擡頭左看看、右看看,身邊的人也都滿頭大汗,陸陸續續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但屋內地下站的幹部,還在嘴裡吐沫星子亂飛的講個不停。陳大爺也沒吱聲,屁股都沒敢挪窩,默默地也把上衣脫了,然後低下頭來,繼續忍著,臉上的大汗滴答、滴答往下滴。

炕頭越來越燙人了!終於,有一個小夥兒受不了了,站了起來。看到有人站起來了,那個幹部的眼睛立刻放光,整個人立刻興奮起來了,高聲地說:「好、好、好,這小夥子光榮啊!快、快、快,記下來,記下來。」 陸續幾個年輕人,也坐不住了,都快大半夜了,肚子又餓、炕頭又燙,都不禁的屁股開始左右挪動著,這樣,那位幹部就一一點出來說「這幾個也同意了」,就這樣,幾乎被找去的人,都被「志願」入伍了。

在戰場上,陳大爺被炸斷了腿,下肢都被截肢了,但好歹是保住一條命回來,因爲村子裡陸續去的那些年輕人,幾乎沒有回來的。

一轉眼,陳大爺也去世十多年了。在陳大爺生前,一提起這件事,他的脾氣就變得非常不好。他一直都不明白,爲什麼要打那個仗,那場仗究竟是爲了什麼而打?爲什麼要在別的國家跟別人打美國人?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