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26年後低調驗收 「領導人」消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2日訊】2020年夏天,長江洪水泛濫,三峽大壩持續超級洩洪,導致數千公里堤防水位超警戒,一度引發潰壩的擔憂。近日,中共官方突然宣布,三峽工程已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對此,有法媒說,詭異的是這一「世紀工程」當年高調開工,高調截流,26年後的今天靜悄悄「通過驗收」,不見領導人蹤影。

11月1日,中共新華社報導說,中國三峽工程完成整體竣工驗收全部程序。並宣稱, 根據中國水利部、國家發改委披露的驗收結論是,三峽工程建設任務全面完成,監測表明,攔河大壩及洩洪消能、引水發電、通航及茅坪溪防護工程等主要建築物工作性態正常,機電系統及設備、金屬結構設備運行穩定。

對此,法廣質疑,詭異的是這一涉及水庫、發電站多項建設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為何在開工26年後的今天才宣布「三峽工程建設任務全部完成」?

報導說,今天夏天長江洪水泛濫時,三峽上游的重慶遭倒灌,下游的武漢遭水淹,三峽庫區的洩洪功能以及大壩的安全性能,再度遭到廣泛質疑。當年高調開工,高調截流,如今這一「世紀工程」,卻靜悄悄「通過驗收」,不見領導人蹤影。

2020年夏天,中國多省連續數月強降雨,導致洪災泛濫,長江流域接連迎來5波洪峰,直沖長江中下游,自6月中旬起,三峽大壩持續「超級洩洪」,加劇了下游的災情,數千公里堤防水位超警戒,防汛形勢相當嚴峻。使「三峽大壩潰壩說」 甚囂塵上。

7月12日,中共官媒宣稱,「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對不起,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等文章進行甩鍋。被外界認為,這等於給三峽大壩判了死刑。

新華社7月18日也承認三峽大壩發生「位移、滲流、變形等」,但沒有給出具體的位移、滲流、變形的數據。

台灣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利用衛星,遙測中國7月長江水患淹水區域,以及三峽大壩長期變形的狀況。

中央大學在新聞稿中說,中國南方夏季連續強降雨,造成長江、淮河等流域嚴重洪患,7月份有1萬8千平方公里(180萬公頃)土地被洪水淹沒,其中有1萬平方公里是耕地,而城鎮、村落等被淹面積也逾2千平方公里,顯示洪患情況嚴峻。

該研究還發現,目前三峽大壩上游不遠處,水庫右岸的茅坪溪防護土石壩的壩體中段上部,有輕微的下陷趨勢,大致上沿衛星觀測方向,每年下沉約5mm。

李南央說:沒有「六四」就不會有三峽大壩,大壩防洪功能是「負值」。(STR/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份,李南央在接受法廣專訪時,直指「三峽大壩不但防洪功能為零,而且是負值。」李南央的父親曾擔任毛澤東的祕書,生前始終反對興建三峽工程。

李南央說,三峽工程最初只是為了「防洪」而建,後來就變成發電、防洪、通航等綜合性工程。當時她父親考量到二戰剛結束,因此說服毛澤東打消了興建三峽大壩的念頭。雖然後來多次提起,皆因經濟、工程能力因素被壓下。

直到1989年「六四學運」被血腥鎮壓後,江澤民為穩定民心並宣揚所謂的國威,因此下令興建三峽大壩。李南央強調,當初設計三峽大壩時,沒有綜合性和統一的論證,三峽不但不能防洪,而且需要洩洪,導致中下游淹得更慘。

李南央說,今年長江洪災的慘況,完全體現了大壩毫無防洪功能的事實,因為洩洪大壩反而對下游造成極大禍害,沒有任何亡羊補牢的方法,除非「炸掉」。

三峽工程自開工以來,不斷爆出質量問題。2003年三峽水庫蓄水前,中共國務院三峽工程驗收組在大壩表面發現了80多條裂縫。 2008年到2012年,三峽工程庫區共發生新生地質災害險情401起。

而在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

數百萬的三峽庫區民眾也成了真正的「三低」和「三無」群體。由此而產生的每年信訪的次數高達8萬多件次,連年持續不減。

李鵬在2003年出版的《三峽日記》中,拋出了江澤民。他說: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在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完工的慶典上,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賀,極為罕見。

2013年9月16日,中央軍委抽調4600兵力保衛三峽安全,足見三峽工程的隱患。

中共前國土規劃和水利專家王維洛也說,三峽前期工程施工的質量很差,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至今都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他預言,三峽大壩最終將被迫炸掉。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中國水利工程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曾三次致信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

黃萬里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