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川粉人潮一望無際 連民主黨籍濱州州長也讚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3日訊】【今日點擊】(3920-2)

提要
川粉人潮一望無際 連民主黨籍濱州州長也讚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明天美國的大選是歷史性的世界矚目,其實現在其他任何新聞都不是新聞,所有人都注重在美國大選上。美國大選的結果將確定未來整個人類的走向,那人類走向是包括人的苦難,包括人的自省都在其中。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賓夕法尼亞,賓州有20張選舉人票,所以被通常說這是搖擺州。那我個人後來查過它相應的故事,談不上搖擺州,在2012年當時奧巴馬大選的時候,賓州他拿下了超過對手,超過這個共和黨對手9.6%,非常高了。4年前川普去競選的時候,他川普拿下了賓州超過了希拉里0.2,0.2%,大概不到一萬張票,那希拉里輸得就有點不服氣對不對。

這裡邊有個潛台詞,在民主黨占有10%的這種優勢之下,在川普4年前一路走過來,都不被人接受的,包括共和黨都不接受的情況下,賓州人卻接受了川普而否定了希拉里。希拉里在民主黨當中絕不輸給奧巴馬,為什麼賓州人能夠有這樣的認識。賓州人當時的選舉川普是拋棄奧巴馬,因為在當時的狀況,作為川普就是個白丁,什麼搖擺州,胡說,不存在的,這是天下轉變的。所以在昨天的活動當中,民主黨的州長自己感嘆,說賓州是川普的天下。這是我們看到圖片了,這都很晚了,州長自己在推特上說:總統在賓夕法尼亞州太受歡迎了,我才不care那些什麼這個民意大選,就是民意投票,民意的那種調查,那都是假的,那完全是假的。你看一看這人就知道是怎麼樣,這是他在推特上發出來的。

川粉人潮一望無際 連民主黨籍賓州州長也讚嘆

就我個人來講,在民主黨的團隊當中有三樣武器,民主黨的真正的三樣武器:第一個大媒體,主流媒體;第二個就是民意調查,民意調研,民意的那種抽選;第三個是大的社交媒體的公司,這是民主黨。那這三樣東西幹嘛,這三樣東西是最具有控制力,欺騙美國人,欺騙美國人。他故意欺騙嗎?他以自己的目的為中心,大媒體已經不是真正的表達各自的看法,大媒體是完全保護拜登所代表的這樣的極左勢力的,它毀壞人類的目的。發生的任何事情,它基本上可以說,是王滬寧在美國社會的一種大分支。魔鬼在統治著世界,在美國就表現在今天的主流媒體上,宣傳、灌輸、欺騙、扼殺人的靈魂。

CNN、ABC、NBC、CBS、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媒體,他們去表達著人的精英當中的邪惡。而民意調查、民意調研,我們在節目中一再給大家說,民意調研在我眼睛裡,跟那個你看到的跟媒體是同撥人。在星期六,應該是10月31日,英國的脫歐大臣,他在接受採訪時明確說,在華盛頓DC那一撥搞民意調查的,跟大媒體是一撥人,一群人兩個牌子,所以全是欺騙來的。那欺騙、民意調查作為他競選的手段,那欺騙跟蠱惑的是普通的美國人,所以它等於是對真正的美國選民的一份污辱。而有著民意調查和這種大媒體的背書的時候,那一般的人是沒有能力對它抗爭的,是沒有能力抗爭的,因為傳統的美國人他其實很少去爭吵,去申辯,很少。

我們看到街頭真正傳統的美國人,都是生活比較安靜的對不對,不像我們去的中餐館,不是那個樣子,所以他很少去爭吵,只是表述。那傳統的美國人,面對今天大媒體和現代精英者的做法,他基本就是迴避的,這是我們通常說的沉默的大多數。那在這個過程中,同樣包括著社交媒體對吧,那社交媒體本身呢,推特最具有典型的一種標榜的概念。10月14日那紐約郵報登出消息之後,它即刻就給封殺了,中間持續了15天,15天到16天。一直逼到在10月28、29日的時候,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主席,在參議院透過視頻來聽證三個大社交媒體的老闆他的陳述,推特、Facebook、谷歌。

結果在這個過程中,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主席Ron Johnson,直接跟推特老闆發生衝突,說你在參議院公開的聽證會上,你發過誓,你就公開撒謊,公開胡說和狡辯。你是眾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關心。所以在參議院的這一次聽證會,之後的第二天星期五,推特的股票暴跌21%。就衍生了到星期五晚上,他就不敢再說話。這些人認識錢啊,這些人騙子啊,所以他就把紐約郵報,就封殺令就給撤銷了,撤銷了完全認輸了。結果在網絡上你看到的,所謂的沉默的大多數,就是在這些大的社交媒體的封殺背景之下,認清了這些極左勢力,跟中國共產黨同流合汙的真正的本質。

美國大選的選舉制度,會確定在美國社會中,出現一個很奇特的現象。它這篇報導是介紹它的選舉制度。4年前希拉里在大選當中,她的投票的人數,她獲得每張每張選票的人數,超過川普300萬,300萬,但是大選卻是大敗,原因是選舉人制度,它不是一人一票選出來。它是在它的選舉過程中,同時選出參議院100名的議員,眾議院438名議員,這是同時產生的,所以它就講說選舉人制度。參眾兩院加起來的所有議員,是538名議員,那這裡面還包括華盛頓DC的一些特別的機構,不是一個完整的,就是中間差了三、四張票,它是這麼個制度出現的。

那也就是說在不同的州,根據人口數量不同,它被分配出不同的選舉人數。在加州大概將近50張,在佛羅里達將近30張29張。所以大家去選在這個州裡面,如果川普獲勝,那29張的選舉人票,他就給拿下來了,它是這麼個概念。在這樣一個概念對比之下,特別是雙方的真相不清楚的背景之下,拉不開距離的時候,很像田忌賽馬。我們中國戰國時期的那個故事,齊國的故事,孫臏教田忌如何賽馬,從而出現戰勝齊王。那是一個,有人說那是陰謀詭計,其實談不上,談不上。我講的田忌賽馬在這裡面講述一個大的背景,就是雙方實力差不多,它做為一種戰術上的調整。它裡面就是田忌自己硬輸一個地方,扔掉一個地方,剩下兩場,勝掉兩場,二比一取勝。

那這裡面一樣,美國大選出現的場面,川普用了田忌賽馬的這種說法,拋掉就是大選的所謂誰領先的概念,帶有很多欺騙的成分,他不要那個,他只要真正的具有選票的地方,有著爭執的地方。所以在真正爭執的過程中,是佛羅里達州,佛州是真正爭執的地方。兩黨在那裡面的選票,永遠不相上下,相互取勝的距離只有百分之零點幾。川普曾經去年是勝了百分之一點幾,而在8年前奧巴馬只戰勝了對手0.4%,所以那是一個爭執的州。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