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從美國大選異常現象看制度和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6日訊】美總統大選幾無懸念的出現了很多人預計的計票疑點,法律訴訟不可避免。為什麼硬盤門都沒有顯著的影響?民主還是需要人操作,制度和道德哪個重要?

觀眾朋友好,今天是十一月五號星期四。前天是美國大選的日子,但是當天呢並沒有出結果。這在美國大選歷史上是非常少見的,曾經有過的也是因為個別州,因為選票太接近了,重新計票。那是只是一個州,像一這次有這麼多州,都在當天不能夠出選票結果,這確實是沒。以前沒有發生過,那麼這一次選情呢有很多爭議,也有很多這個疑點,那我們先把有爭議和有疑點地方呢先說一下,簡單的概括一下。

選情疑點

亞利桑那:開始宣布拜登當選,但當時計票並非聲稱的98%,而是86%,撤回,繼續計票。繼續計票後,川普開始追趕,差距縮小。

密西根和威斯康星,半夜前,拜登川普都是以類似的比例計票,川普領先,但停止計票,幾小時後重新計票,拜登選票垂直上升,川普原地不動,威斯康星已經宣布拜登勝選2萬票,川普團隊已經要求重新計票,按照選舉法,這個票數在可以要求重新計票的範圍內;而密西根不僅川普總統的票沒了,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John James(退伍軍人、企业家,昨天计票到60%时還是55比42领先,停止计票。今天开始计票時,昨天10%以上的的领先都没了。

司法观察:“我們的研究表明有180万张多出的选票(幽灵选票)出现在29个州的353个县”

選情膠著,今天有已經有密西根和威斯康星宣布拜登勝選,仍然有可能會有法律挑戰,還可能拖延幾天。關於選情的變化,屬於即時新聞,而法律挑戰,就留給競選團隊和律師法庭處理,川普團隊包括朱利安尼已經在賓州召開發佈會,宣布要提交法律訴訟。這都是早先預料之中的,川普總統任命巴雷特大法官,主要原因也是不能讓美國大選後的法律訴訟出現最高法院4:4的僵局。

事實上,選情的膠著是兩邊都沒有預料的的,從選前的造勢和選民的熱情,預測川普大贏沒有什麼疑問,尤其由於疫情,或至少以此為藉口,拜登及其團隊幾乎沒有進行大選集會,如果這樣也能贏得大選,那美國總統大選的整個模式都要徹底改變了;而另一邊,大多數媒體和民調都預測拜登大勝,結果差得很遠。如果我們不考慮舞弊因素的話,事實上它的膠著的狀態也超出大家的預料,那麼我想談一談幾個因素在競選當中的作用。

一、亨特硬盤門事件。

1. 事件是否足夠嚴重影響選情,從理論上是應該的,且不說有很多證據指向拜登知情甚至參與,僅僅是兒子利用其影響力和外國勢力勾結就足以讓選民懷疑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是否被出賣。

2. 有沒有影響到選情,我們不知道,只知道在硬盤門曝光之前,郵寄選票已經開始了,很多人詢問我可不可以改變選票,但有一點可能,影響沒有應該的那麼大,因為按照常理,在如此嚴重的情況下,拜登應該是完全沒希望的。

3. 選民是否知道?我們知道有主流媒體的沈默,有社交平台的封殺,肯定會影響硬盤門的傳播範圍和速度,但畢竟連國會都聽證了,只要想知道,還是很容易查證的,不會完全不知道。

4. 那只有兩種可能:美國人太喜歡拜登和他的社會主義以至於忽略了這件事;美國人根本沒把拜登當回事,有多少醜聞都無所謂,我上個節目講到實際上這是一場川普一個人的競選就是這個意思。

二、郵寄選票,這確實是最大的問題。

我以前就說過,投票程序越少,舞弊機會越少,郵寄選票經過寄送、收到打開填寫寄出,這幾步都沒有人監視的,寄送過程,收到後的人工處理,每一步都可能出錯,再加上時間延後。現在雖然沒有調查結果,但已經揭露出來的疑點確實不能否認。這似乎是策劃了很久的,從一開始郵寄選票,到延期計票,等等。

現在就要講一講民主的問題。中國人都認為美國是民主制度,是燈塔,我到美國不久聽一位美國朋友說美國的制度並不好,但是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當時不理解,事實上美國建國時強調的並非民主,而是自由,這是一個神保佑的自由國度,早期移民來美國是投奔自由,主要是宗教信仰自由。美國制度的設計最著名的對權力的制約,三權分立就是權力之間的制約。美國建國領袖們知道民主的弊端,會出現多數暴政,也設計了一套防止的方法,包括確保小州的權利,眾院是民主,每個議員代表一定數量的選民,而參院就大小州都兩個參議員,就是防止人口大州侵犯小州的利益,選舉人團名額也是按照這個分的。

問題是,制度設計的再好,也是人在執行,這次選舉和選舉前,包括過去4年通俄門調查,彈劾,對硬盤門的刻意隱瞞和封殺,都顯示出民主制度遇到非常大的問題了,也許問題一直都有,只是沒有遇到機會,一有機會就會爆發出來。也就是這次選舉把一些原來存在的問題都暴露出來了。

這就牽涉到華人中民主人士的一個辯論話題,是制度還是人性決定論。美國的制度多少是建立在當時美國人的道德水平和價值觀上的。本來在發達國家,美國有宗教信仰的人口比例是最高的,但過去幾十年,美國進步主義推動他們的觀念,在媒體、教育系統,從孩子開始,越來越遠離了神,結果連涉嫌腐敗和影響國家安全的行為都不在乎了,這樣的制度就無法運行了。

古人不是這樣的,漢朝每8000人才有一個官員,靠什麼管理?制度和道德是相適應的,互相支持的,如果人完全靠制度約束,就會鑽制度的空子,漸漸把制度破壞了。比如最近幾年不少紅州開始變藍,居然是因為藍州的公司和個人為了逃避紅州的高稅收搬到紅州去,卻繼續投他們力圖逃離的高稅收的政黨和政策。人類自己糾錯是很難的。還是要回歸對神的信仰,好的制度才能維持。

立即訂閱支持「橫河觀點」:https://youtube.com/channel/UCZZTfnyFhcdcg7LwSG6JMxw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