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大選歸屬勝負手出現?「賓州戰役」驚現45萬問題選票

中共不表態暗藏3大難言之隱 /左派「政變」蓄謀4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9號星期一,歡迎大家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過去的這個週末可以說是驚心動魄,很多人都有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感覺。尤其在幾家媒體宣布拜登勝選之後,拜登順水推舟舉行了演說集會,也自行宣布勝選。他那個電腦進水,腦子也進水的兒子亨特終於也敢出來露面了,一臉死裡逃生的幸福感,還堂而皇之在鎂光燈下和拜登來個傾情擁抱,秀一秀父子情深。

對被視為自由、正義之燈塔的美國來說,這無疑是恥辱的一幕,因為這個畫面釋放出了一個令人非常不安的信號:拜登根本就沒有任何意思想要與亨特切割,他在發表自己勝選演說的場合讓這個涉嫌賣國、洗錢、虐童、亂倫等醜聞纏身的兒子與自己同台彈冠相慶,實際上是在明明白白告訴全美國人,他在為這個兒子背書,誰要調查亨特,得先過拜登這一關。換句話說,無所謂你們信不信,只要你們懂得服不服就行了。

拜登急著發表演說有目的

拜登這麼急著發表演說當然是有目的的,川普說他是為了掩蓋大選並未得出最終結果這個事實,這當然沒錯。但拜登的意圖不止於此,他不僅要掩蓋自己宣布勝選毫無法律效力這個事實,還要刻意製造一個大選不存在舞弊,自己已經獲勝的既成事實,一方面打擊川普一方的士氣,另一方面也是提前為未來的司法判決搶占了施壓的制高點。

我們說過,拜登是華府混跡數十年的老油條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過把癮」式的宣布並無法律效力,他要搶著做,還有一層意圖在於,通過人為方式來強行製造自己的當選合法性,一旦未來司法裁決不利,他可能反過來指控川普操縱最高法搶走了大選,以當選總統身分號召大批早有準備的安提法等極端分子發動騷亂。

這並不是我在這裡危言聳聽,早在大選開票日之前,紐約曼哈頓和華盛頓DC以及其它很多敏感地區的商家,紛紛用木板封住門窗,再次上演了木板圍城的荒誕一幕,就是因為大家心裡都門兒清,如果川普勝選,那幫自稱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們肯定又要在民主黨的煽動下進行所謂的「和平示威」了。

大家想想,即便川普正常勝選都會這樣,更何況現在是通過司法程序把他們已經竊取到手的蛋糕強行拿走呢?他們那種絕望和痛苦會驅使他們幹出什麼來,是不難想像的對吧。

現在整個局勢已經進行到了一個新階段,川普在經歷了幾天的證據收集工作後,正式展開了司法起訴。這個階段雙方的情況是什麼樣呢?川普一方在平靜中、同時也是非常堅定、周密地在將部署向前推進,拜登一方在忙著制定內閣名單、計劃廢除川普的4大政策,AOC(民主黨議員)等人甚至已經迫不及待的擬定了未來將要報復的人選黑名單。

部分國家領導人推特祝賀留一手 中共低調

當然,拜登的實際境況遠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悠遊自在,儘管我們看到有一部分國家領導人給拜登發送了祝賀,但非常耐人尋味的是,這些領導人基本都是以推特個人帳號發送的,顯然是刻意避開了官方的渠道,他們都在保留餘地。

其次,更引人注目的是,中共迄今為止,沒有給出任何祝賀,只是外交發言人表示注意到了拜登宣布自己當選,並理解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

中共不表態,我認為是當前各國中最值得重視的信息。為什麼呢?因為誰都知道,「知拜登者,中共也」。中共此前在競選階段是公開表態支持拜登的,那時候大陸國內的輿論是一邊倒看好拜登而頻頻封殺支持川普的帖子,為什麼現在拜登宣布自己當選了中共反而保持距離了呢?

從表面的原因看,習近平不像馬克龍默克爾等人都有推特帳號,一旦表態就只能是官方的,萬一將來形勢逆轉了不好掉頭。但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北京現在肯定判斷拜登形勢占優,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突然反常選擇和拜登保持距離,說明他在配合拜登開始演戲了。

習近平配合演戲?為拜登「通共門」洗地

演什麼戲呢?《紐約時報》的文章可以說給出了答案。昨天《紐約時報》中文網在頭版一口氣就放上了3篇文章,標題分別是「中國或成美國新政府頭號外交挑戰」、「拜登,中國的『老朋友』還是未來敵人?」、「拜登與中國的46年:從支持中國崛起到對華強硬」。後兩篇甚至都是9月的舊文。

我以前在推特上和朋友們交流過,現在的《紐約時報》實際上已經相當於美國版的《環球時報》,他們的真實意圖,基本上都要把他們公開說的話反過來理解。他們突然把舊文都翻找出來扎堆發表,顯然是想營造一種「拜登對中共很強硬」的假象。

所以這齣戲,就是習近平要配合民主黨的黨媒來演一場為拜登「通共門」洗地,為所有因為拜登而捲入了與中共勾兌的美國政壇大佬們集體擦屁股的戲碼。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的排雷之舉,恰恰說明了他對拜登等人的操作並不真正放心,也說明他知道大選的塵埃並未落定。為什麼沒有塵埃落定?因為無論習近平還是拜登,包括一眾民主黨大佬,都還沒能滲透搞定整個最高法,這就是最直接的答案。

布什含蓄提醒拜登:法律通行證呢?

而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表態者,是前共和黨總統小布殊(布什)。作為共和黨建制派反川普的代表性人物,他在第一時間就發表了對拜登勝選的祝賀,被左媒大肆渲染,這並不奇怪。

但這些媒體在報導的時候都高度一致選擇性過濾了一個重要的信息:小布殊雖然祝賀了拜登,但他同時也發出正式聲明,將川普獲得超過7,000萬張選票稱為「非凡的政治成就」,同時強調說「川普有權要求重新點票並進行法律挑戰,任何未解決的問題都將得到妥善的裁決。」

大家看到了吧,連拜登奧巴馬等人視為親密盟友的小布殊都沒敢忘了他在2000年通過最高法院裁決翻轉了戈爾達標270票的先例,這本身等於在含蓄提醒拜登,你宣布自己如何如何並未拿到法律的通行證。

法律戰極為關鍵之地 賓州70萬票

說到最高法院,這就涉及到了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本次法律戰的一個極為關鍵的戰役,非常有可能就是在賓州

早在11月6號的時候,最高法院塞繆爾‧阿利托大法官就已發布了一項命令,任何在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日,也就是11月3號晚上8點後收到的選票,都要被隔離和保管,如果要進行計票,也必須單獨計算,不能混入到現在的計票數字之中。

這道命令的背後有一個重要的背景,賓州原來的法律規定是只有11月3號選舉日當天晚上8點之前郵寄到達的選票才有效。但在大選前幾天賓州最高法院提出了一個司法動議,要把大選後3天內的郵寄選票也都要計算在內。

該動議當時以4:3投票剛好在賓州高院通過,但這個動議並無法律效力,因為法院不是立法機關,通過的動議必須要賓州州議會通過才能生效。但賓州議會的多數黨是共和黨,所以當時的結論是需要至少2週時間來進行研判,那肯定是在大選之後了。但賓州州長是民主黨的湯姆‧沃爾夫,通過政府下令強行計算選舉日晚8點以後的選票。

這個操作的直接結果就是賓州的計票再次出現了戲劇性地翻轉,媒體把賓州判給了拜登勝出,拜登認為靠賓州這20張選舉人票一舉跨過了270張票的終點線,達到了279張,所以才有了後面自行宣布勝選等等一系列的鬧劇。

回到剛才的話題,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可以說剛好打在了拜登的要害上。因為賓州州政府強行計算超期的選票是違反賓州法律的,是無效的。所以如果最終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必須將11月3號晚8點以後的選票都剔除出去的話,拜登在賓州就將是一次大敗,因為在法律規定的截止期限到來的時候,川普領先了拜登足足70萬票。

阿利托大法官命令 打中拜登要害

也就是說,按照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那些超期的選票全部都要暫時隔離,如此一來,從法律意義上說,拜登的選舉人票將立馬被打回270張以下,他那些勝選演說的所有表情都將全部被浪費掉。

阿利托大法官的命令是6號發出的,拜登的勝選演說是7號發布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說拜登不過是自娛自樂的原因所在。他不是法盲,不會不懂這點基本的法律常識,但他已經沒有退路,只能靠著媒體的幫助來劫持民意,然後指望可以以此繼續劫持最高法院。

如果我們把這場大選整個看成一盤圍棋棋局,那麼可以說川普在佈局階段是占盡了優勢的,到了中盤鏖戰的時候,拜登靠著出老千的作弊手段取得了領先,自以為拿下了川普的一條大龍。但他忘了,自己的大龍一直都存在虛弱的罩門,而這個罩門被川普抓了一個正著。

也就是說,截止目前為止,我們看到賓州是最高法院最先下達命令重新計算的地方,這意味著川普一方已經放出了第一記勝負手,拜登一旦賓州失守,他將立馬潰不成軍,因為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昨天接受福克斯採訪的時候就明確指出,現在川普團隊握有的強有力證據證明,涉及這次選舉舞弊的州可能多達10個,他們至少擁有超過50位證人。

費城45萬張郵寄選票沒有原始信封

比如僅僅在賓州費城就發現有高達45萬張郵寄選票沒有了原始信封,信封都被扔掉了。沒有信封的意思就是,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這些選票是否有效,因為從理論上說,這些選票完全可以由同一個人填寫。

而第一個實名站出來指證郵局偽造11月3號郵戳的證人理查德‧霍普金斯,就是賓州一個郵局的員工。他已經將證詞提交到了參議院司法委員會。

儘管當地郵局馬上對他打擊報復,開除了他的工作,但最初採訪他的記者馬上幫他發起捐助,結果在15分鐘內就幫他籌到了1萬美元。當然,這是題外話了。

喬治亞大規模作弊 40萬選民投兩次?

還有在喬治亞州,我們都知道喬治亞州已經下令重新計票,現在已經發現的問題可以用驚人來形容。僅僅在格溫納特一個縣的官方選舉報告就顯示,該縣總人口有936,250人,已登記選民總數為581,467人,而本次大選的投票率為70.21%,也就是有408,268人投了票。

但最終數出來的選票有多少呢?是811,836張。也就是說,等於這40多萬選民每個人都投了1.99次票,基本等於投了2次。這種舞弊是什麼概念?這只能是有組織的大規模行為,絕不是少數幾個人鑽鑽不查身分的空子就能辦到的。

密歇根州電腦計票系統 關鍵零部件來自中國

當然,更不用說密歇根州那個已經廣為人知的電腦計票系統Dominion的軟件問題,現在被證實至少民主黨大佬佩洛西和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費恩斯坦都有參股該公司,而該公司的技術和關鍵零部件都是來自中國。因為該系統涉及面太廣,現在還在查證中。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簡單總結一下就可以看到,本次大選出現的舞弊手法已經至少發現了多達十餘種,其中包括了軟件計票作弊、一人多票、幽靈投票、冒名頂替、非公民投票、馬克筆廢票、點票員改票、過期選票郵戳造假、黑屋點票、拒絕監票員現場監督等等,稱得上花色齊全,蔚為大觀。

作弊手段早使用 2016年300萬非法選票給希拉里

這些欺詐手段都是本次大選一夜之間冒出來的嗎?顯然不是,這些手段早就被使用。尤其是這次被發現有問題的Dominion計票系統,早在2012年就在使用。

而在2016年選舉的時候,就有弗吉尼亞大學的調查與格雷格‧菲利普斯調查機構的研究都證明,在那次大選中出現了至少300萬張非法選票,而且都是投給希拉里的,這是川普贏得了選舉人票而沒有贏得選票總數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這些舞弊手段其實早就在一些州被局部使用,只是2016年大選川普屬於黑馬奇兵,希拉里一方低估了川普的支持度,才大意失荊州。但他們從2016年大選失敗後就開始在籌劃如何在今年大選中動用更廣泛的力量來將川普拉下馬。

這裡需要說明一下,這個說法不是我的杜撰或猜測,而是堪稱左媒風向標的《華盛頓郵報》自己說的。該報日前發文聲稱,推翻川普是一場至下而上的「起義」。文章承認說:「起義在2016年川普出人意料地獲勝後的幾個小時內萌芽,參加起義的有非裔、白人、拉美裔、亞裔和土著美國人。」所以,當拜登自行宣布為大選獲勝者時,他們集體鬆了一口氣,覺得一切都結束了。

大家看到了吧,當拜登公開說:「我們組成了美國政治史上規模最大、包容性最高的選民欺詐組織」的時候,我們說他不是口誤,而是他在本身不大靈光的頭腦驅使下不小心說出了真話,原因就在這裡。他們籌劃這場對美國的顛覆已經很久了。

美國之路決定世界之路 回歸正義還是滑向墮落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這次如果拜登靠舞弊得手上位,那就證明這一整套的舞弊手法是行之有效的,美國的三權分立以及司法公正將不復存在,以後的美國大選,將成為掌握這套系統的利益集團挑選玩偶來輪流坐莊的遊戲。

另一種形態的極權政府將很快成型。在中國大陸,極權政府是靠槍桿子來維持紅色江山不變色。而在美國,他們靠這套利益捆綁、選舉舞弊外加媒體封殺就可以做到沼澤地的江山不變色了。

所以,這次大選之爭的意義,早已遠遠超出了美國國內政黨輪替的範疇,而是一次真真切切的、事關整個世界秩序未來走向的正邪大戰,美國之路,將決定著世界之路,是回歸正義,還是滑向墮落,全都在此一戰。我們每個人都無法置身事外,每個人的選擇可能都會決定自己的未來。

好的,今天就暫時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和我們互動,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 :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