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美國要被和平演變了嗎?深度透視——郵局吹哨人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3日訊】美國要被和平演變了嗎?深度透視——郵局吹哨人事件:選舉舞弊不是偶然性的事件,而是反應了美國被系統性侵蝕了——美國存亡的危機時刻!

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1月12日,星期四。這幾天最重要的事仍然是美國大選,所以我們還得繼續關注。

前天,白宮公布了234頁書面宣誓證詞,證詞是由目擊者寫的,證詞包括死人票、就是這個人已經不在了,仍然投了票,還有相同簽名票,就是有一大批票都是同一個人的簽名,還有是有的票被重複計數,這是一部分內容。同時川普團隊也宣佈對密西根州的「韋恩縣」提起訴訟。剛才講的234頁證詞,都是韋恩縣的。這是一個川普團隊重大反擊行動的開始,看來川普團隊的策略是集中優勢先攻其一點,如果能在這一個縣選舉違法,就可以有連鎖效應。以上證詞主要是這個韋恩縣的,韋恩縣,有一批選票60%是同一個簽名,有35張選票沒有選民登記也被計進去了,有50張選票被多次計算,有一個証人說,她的兒子已經去世了,也被投票了,監票員也被各種各樣的種族威脅等等。這是白宮的新進展。

另外一方面,昨天,喬治亞州正式宣布手工重新計票,密西根州有個法官命令成立一個獨立選舉委員會重新手工計票,這一條消息還沒有得到其它方面的證實,況且也不是最後決定,但是畢竟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現在川普團隊在密西根西區法院提出了法律訴訟,除了喬治亞州外,也會爭取其它的州,包括賓州、威斯康星州和密西根州等重新計票。為什麼要重新計票,重新計票有沒有用?

今天我就和大家來分析一下為什麼要重新計票。美國和選舉有關的法律各州都不同,所謂重新計票,是指對計票結果有爭議,不能夠反映出真實的票數,注意,票數太接近不是唯一重新計票的理由,只是最常用的理由。排在第二位的是選舉可能有舞弊的指控,就可以重新計票。所以有人說有的州票數差距沒有那麼小,不足以啟動重新計票,這個說法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只要有舞弊的指控就可以重新計票。美國有27個州是可以自動啟動重新計票的,就是當兩個人的差距小於一個值的時候,比如說1%或0.1%,就可以自動啟動重新計票。有43個州是允許候選人或者選民要求重新計票。只有兩個州,就是密西西比和田納西州不允許重新計票,而這兩個州這次並不在搖擺州有爭議的範圍之內,也沒有人在這兩個州挑戰選舉不公平,所以這不是問題。這幾個搖擺州或者有爭議的州:喬治亞、內華達州和威斯康星州,它是法律允許重新計票,但不會自動啟動,需要有人提出要求,事實上已經有人提出這樣的要求了;而密西根和賓州是法律允許重新計票,可以自動啟動,也可以要求啟動。也就是說,這兩個州更容易啟動重新計票。這幾個爭議州當中,提出重新計票是合理合法的。

除了直接舞弊外,川普團隊的法律訴訟還挑戰一些州的選民登記制度,這不僅是這一次大選出現的,實際上已經出現一段時間了,就是選民資格是否違反了有關選舉法律中的選民資格的部分。這有一個典型案例,就是2019年,美國有個機構叫做「法律觀察」,它和洛杉磯縣達成了一個妥協,就是洛杉磯縣的159萬選民,叫做不活動選民,不是說都是死亡的,就是沒有選舉活動的選民,把他剔除出選民登記,包括有去世的,有離開本地搬走的,甚至搬到外州的,或者多年不選舉,不知道這個選民還在不在,只要幾次選舉不參加,就可以取消選舉資格,直到你重新登記為止,達成協議,就是說這些選民是沒有資格的。現在賓州保守派要求至少80萬選民,就是這次投了票的,不合格,應該剔除。事實上很多州長期以來拒絕執行這條法律,就是1993年國家選民註冊法。這是民主黨多年推行的一個政策,理由是讓選舉更方便,就是有些人怕麻煩就不去(投票)了,比如說不核對身分證,想想看,你去開個銀行帳戶都要身分證,都要Social Security,社安號的,為什麼這麼重大的選舉就不需要呢?今年還利用疫情強推郵寄選票,這些都讓那些不合格選民,或者根本就不是公民的,有了機會舞弊。

現在左派媒體說由於證據不足,不能證明有大規模有計劃的舞弊,況且有的州選票差距太大,沒有必要重新計票,計了也不可能翻盤。這個講不通,如果沒問題,或者重新計了也不可能翻盤,為什麼這些媒體和這些州要害怕重新計票?現在大家有質疑,有證據,重新計票後就澄清了,如果說沒有舞弊,重新計票以後沒有舞弊,大家就沒有意見了,對不對嘛?所以我相信、這些左媒也相信,如果這些爭議州都重新計票,川普總統當選是沒有疑問的,要不然他不用這麼害怕。

現在具體看看這些辯解有沒有基礎

1. 他們說各地選舉機構都說沒有舞弊現象,但選舉機構這次本身就是被懷疑舞弊的對象,就是參與者,他不能自證清白,所以重新計票不是讓同樣的人做重複的事情,而是審計和重新計票同時進行。審計是查第一次投票有沒有舞弊的問題,是不是都合法的問題,這是常識,媒體不可能不知道。

2. 還有一種說法是,即使舞弊也是底下人幹的,上面不知道,還有一種說法,舞弊是偶發現象,不會是全局性的,不會影響結果。這兩條是相關的,他們是同一個意思,只是兩種不同的表達而已。

我們以郵局員工吹哨人爆料為例,賓州郵政工作人員霍普金斯,他最早出來作證,而且是簽署了誓詞的,他聽到的是別人在談論前一天,就是4號那一天,這個郵局的員工是是怎樣將過期郵寄選票蓋上3號的郵戳的,只有一份搞錯蓋了4號的郵戳,那就說明這是已經完成了的工作,發布命令的是縣郵局局長。很多國家的運行主要靠的就是這種官僚系統,從上到下的,命令逐級下達,這在獨裁國家是這種管理方式比較多,如中國所有的部委都是從中央到縣區一條線下去的,每個部門都是一個上面的小的拷貝;美國情況完全不同,主要是地方分權,比如警察都是市一級的,最高到州警,沒有中央領導,州和市還沒有領導關係,聯邦政府和州更沒有領導關係。郵局是美國屈指可數的從聯邦之下到每個基層的官僚機構,到美國來時間不常華人,最困惑是郵局為什麼可以辦護照,這個想像不出來,是因為護照是聯邦權限,州市不能辦,每個人最方便找到的聯邦機構就是郵局,所以郵局是一個聯邦機構。縣郵局局長自行發布這種命令的可能性非常小,因為他要發布命令,這麼多接受命令的人都是證人,所以他一定是從上面接收到命令的。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種舞弊操作在這些地區,像賓州,就已經非常流行了,密西根州也是,根本就是半公開的,因為投訴也沒有用,也沒人當回事,只是今年有了新的方式,郵寄選票,他們只是換一種舞弊形式而已。這只是我的猜測,因為大規模的舞弊目擊證人太多,如果敢於做,一定是以前做過,沒有被懲罰過,還有一個就是上面下來的命令。

如果這還不夠,另一個證據就是郵政總局調查探員,郵政總局就是聯邦政府的,是聯邦調查探員和霍普金斯面談4小時,主要就是威脅他撤回證詞。這就證明霍普金斯提供的證據很可能直通高層,聯邦探員不可能為一個縣郵局局長冒這麼大的風險,以個人名義去威脅別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證據。再一個輔助證據就是華盛頓郵報發了一條假消息,說是霍普金斯撤回了他的指控,而霍普金斯馬上出來聲明他並沒有撤回,他進一步要求華郵撤回文章。威脅、報假消息,這是在配合一個大的行動,而在正常情況下,左派媒體是拿著放大鏡找聯邦政府聯邦機構毛病的,如果出現聯邦探員威脅證人的事,他們肯定要鬧翻天,有誰聽說過這些左派媒體會配合掩蓋聯邦政府醜聞的事?要知道華盛頓郵報就是靠曝光五角大樓文件,贏了和美國政府的官司,從而從一家地方報紙變成全國性大報的,那時候華盛頓郵報還是個小報。

最後簡單介紹一下另一個領域的研究進展。最早是有人發現,就是通過對媒體報導大選情況的攝影,發現大選當天電視播報的時候前後鏡頭川普票突然減少,拜登票突然增加,正好川普票的減少數字和拜登票的增加數完全一樣,就是說,這部分數字是從川普轉向了拜登,就是有人把票丟給他,這就導致另外一個人,看了這條消息後,他就去進一步挖掘研究各個州的數據,結果發現兩個現象,一個是大量川普票被轉為拜登票,另一個是大量丟失票,如賓州就有22萬轉移票,94萬丟失票。而所謂的轉移票就是從川普轉給了拜登。

這次的大選舞弊事件,最大的特點就是規模大,公然違法,左媒甚至不屑於掩蓋自己的極端立場,完全不在乎輿論,這不是一個立場觀點可以解釋的,以前畢竟新聞和觀點還是有區別的,所以你看媒體的劃分,CNN和華盛頓郵報,都是觀點和新聞,新聞比較偏中間,而觀點更偏左。這裡只有一個解釋,這是一個全面配合的陰謀,不僅是有人或集團策劃,更有超出人的因素在起作用,也就是正邪之間一個大的較量。
好,今天就和大家討論到這裡,這是個持續發展的事件,而且不僅對美國,也和全世界未來密切相關,因為美國本來就是自由的最後避風港。我們會繼續關注。

喜歡這個節目的話,請訂閱和點贊。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

訂閱「橫河觀點」 :https://bit.ly/33LovJn

關注新唐人推特:https://twitter.com/NTDChinese

支持新唐人: https://donation.ntdtv.com/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