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青青核桃到美味核桃料理

文:李敏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小時候大陸生活物資匱乏,逢年過節能吃上瓜子花生就不錯了。第一次見到核桃是在鄉下外婆家。一日隨父親外出,那時鄉村的路都是窄窄的小路,全靠雙腳徒步。路過晾曬稻穀的空地時,父親指著邊上的一棵大樹告訴我那是核桃樹。看我一臉的惘然,父親愛憐地拉著我走過去看核桃樹。

核桃青青的,父親摘下一個,用力打開後遞給我看,白色的果肉彎彎曲曲,之間是綠色的間隔。父親告訴我這是還沒成熟的,等核桃長成熟,外面的青色外殼去掉後,才是商店賣的硬皮核桃,這是好東西,能補腦。父親給我講了很多,他是軍醫,長年在外,一年見不上一次。

核桃能補腦還不貴

上初中時,大陸整體的生活條件改善了,母親囑咐我得努力考上省重點高中,還買了核桃和蜂王漿給我補腦。最近看了胡乃文中醫師的視頻後才知道,中醫確實有「以形補形」的說法,民間核桃補腦的說法確有其背後中醫養生的內涵。

我如願以償的上了省重點高中,然後是全國一流的大學,是否受益於核桃補腦?不過,這小小的核桃更多讓我想起的是當年父親愛憐的目光,和母親遞給我一小包琥珀核桃時那沈甸甸的關愛和期望。

海外生活十幾年後,已不再像剛移民出來時,買個東西不自覺換算兩邊的貨幣。也沒覺得買東西就比國內貴了,甚至覺得有的商品比國內還便宜,如Costco賣的核桃很大包,還不貴。

怎麼吃比較好?

早餐燕麥片拌核桃、香蕉和藍莓。(圖/Shutterstock)

核桃怎麼吃才好呢?從營養角度講,最好是生吃,因為核桃主要的保健作用是含不飽和脂肪酸,受熱後這些成分多少會被破壞掉一些。

但生吃的口感我並不喜歡,記憶裡還有大學女生宿舍裡,師姐用小電爐悄悄炒核桃的情景。那時沒有蜂蜜,用的是紅糖。頂著電爐被樓長沒收的風險,緊緊張張的烘烤了十幾分鐘後,我和她依著宿舍小桌吃核桃,感覺特別香。依然記得我倆當時興奮的樣子,眼神都發亮!

十幾年沒有見過那位師姐了,知道她已當上了名校的教授。不知道她是否還記得當年的情景?

我嘗試過煮粥或煲湯,感覺很方便。烤熟的核桃仁也可用來拌涼菜。我一般做雜糧粥,不同的穀物每樣放一點,最後添上一把核桃仁。這是中式粥的做法,吃燕麥片時也可以加。

我至今「享受」了西人直接把冰牛奶倒進燕麥片拌拌就吃的吃法。早上為了省時間,我寧可提前晚上把燕麥片煮軟了,第二天再把這「快速粥」熱了,撒上一點葡萄乾、芝麻粉和核桃拌著吃。

老這麼吃也想變花樣,我想過油炸。油炸肯定好吃,但我不喜歡油鍋弄得滿屋子油膩,也不想體重太離譜,想想還是用烤箱來烤吧。

簡易烤箱版作法

介紹兩個再簡單不過的核桃烤箱做法,第一個作法自然是烤箱版琥珀核桃。

先把核桃仁用烤箱烤10-15分鐘;需要的糖約為核桃重量的1/3~1/2,即400克的核桃,需要130~200克左右的糖,擔心體重就少放點糖。優先選擇冰糖和麥芽糖,兩者的基本比例是3:1,即3份的冰糖搭配1份的麥芽糖。

熬糖需要的水是糖的一半,即總共200克糖,就用100克左右的水,以此類推。大火燒開後,改成小火慢慢熬,顏色呈金黃琥珀色就可以了。這是個「技術活」,掌握後就會覺得很簡單。記得第一次熬糖是做芝麻糖,結果熬的時間不夠,掛上的糖看起來像白霜,但好在不影響吃的口感。建議先做少量,多嘗試幾次,掌握熬糖的技巧後,再增加一次做的量。

糖熬好後,趁熱把烤過的核桃仁倒進去,攪拌均勻即可。也可以撒上把熟芝麻,好吃又好看。

核桃餅乾。(圖/Shutterstock)

第二個作法是核桃餅乾,這是先把核桃打成粉的做法,所以一次不能吃太多。因為用料和做法都簡單,所以值得推薦。除核桃粉外,加一點核桃碎粒,吃起來更香。

一杯搭配核桃碎粒的核桃粉、三個雞蛋黃和兩勺糖漿(syrup)或蜂蜜,充分攪拌;三個蛋白用打蛋器打發後,和前者拌勻和做成核桃泥。用勺子把核桃泥在烘培紙上依次擺好,注意互相之間預留間距,因為一受熱餅乾就會膨脹起來。

核桃布朗尼(brownie)也是很受歡迎的,但用料和步驟都會多一些。我想了很多次,終究不曾動手去嘗試。

回想國內,踢踏個拖鞋下樓就能買吃的回來⋯⋯海外生活沒這麼方便,但至少無需擔心地溝油、黑心麵粉,也讓我體會到了灶台前獨有的樂趣,那份混雜在鍋碗瓢盆間的恬淡與喜悅。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