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被標記 藝術家張志強長年遭國安監視騷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4日訊】重慶法輪功學員張志強曾是綦江齒輪廠子弟學校的教師,遭中共迫害後於2002年回老家太安靠自己的手藝為生,長期被當地國保、派出所監控騷擾

明慧網報導,張志強為人本份善良,菸酒不沾,西南大學美術學院畢業,承接做雕塑、假山景觀,其專業經驗豐富,作品精美。

張志強的妻子陳慶曾是太安中學的優秀教師,一次正在上課時,被潼南「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綁架到「法制學習班」(洗腦班),逼寫放棄修煉的「悔過書」致瘋。陳慶的精神鑑定為四級殘廢,她喪失了獨立生活的能力,被學校開除公職。

張志強夫婦多年遭受身心上的折磨,一家人被掐斷經濟來源,僅靠張志強的手藝活養家。

張志強承接業務的電話號碼,多年前就被派出所和居委會獲取,他們明知他在哪裡,但每年都要例行公事騷擾他的父母和鄰居,要查問好多次。

2002年3月,張志強被太安鎮派出所人員逼迫在一張空白回訪表上簽字。住在他家對面的派出所的臨時協警周向陽專門監視他,常守在他家前後。有一次,張志強一出門,就被本村的霍啟洪跟蹤阻攔。

2004年5月,太安派出所開車到張志強的親戚家裡騷擾,問陳慶的下落。

2017年6月,張志強遭貴州桐梓國保通緝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他除了在醫院裡被體檢驗血外,還在審訊室裡被強行取血。國保警察鄭家俊單獨用一張有四個圓的試紙,把他的血塗在圓內做樣本;還說,上面要求要把血塗滿那些圓紙,就強制再取他的血,把圓塗滿。

2018年,太安鎮的一位居民揭露,他曾被中共不法人員問話:「張志強與哪些人接觸?」他說:「人家在外幹活養家,沒見到。」

2020年3月19日和5月中旬,太安鎮派出所兩次到張志強在塘壩的親戚鄭崇富家騷擾;第二次去親戚家時強制問話,讓回答張志強和陳慶在哪裡、做什麼;還對親戚強行攝像、做筆錄。

據潼南區印刷廠一位居民揭露,2020年7月初,潼南太安派出所和村委會的幾個人拿著張志強的照片問他是否認識?張志強是否在這裡租房?家裡有哪些人?這位居民不願意配合就推說不認識。7月初,中共人員又騷擾張志強在塘壩的親戚,問張志強在哪裡等。

有些被上級「610」國保命令來騷擾張志強的人也不情願參與迫害,又不得已而為之。

一次,警察到張志強非法抄家時,一個協警都看不下去了,說:「才多大點事,就抄家?以為好大個事,原來不過是信仰而已。」好幾次,被派來參與迫害張志強的人都不好意思進屋,到鄰居家問個筆錄,好向上級交差。

然而,中共對張志強的迫害仍然無處不在。國保警察告訴他,他已是被列為「重點監控對像」了,他以後再經過哪裡,有身分行蹤記錄;哪裡有「法輪大法好」之類的真相標語,他就是被調查的對像,甚至可能被綁架。

張志強每次乘火車,刷身分證時,就會在屏幕上彈出個「X」字符,然後他就被拉到一邊,有人蒐查其行李。他被警察告知,他的身分信息已被單獨做了標記。

據明慧網2018年6月25日報導,法輪功學員外出發生與身分證有關的安全事件出現最多的地方是火車站。在火車站進站掃描時,身分證號碼與中共的數據庫連上,安檢人員馬上就能知道此人是否有過相關記錄。如果發現是法輪功學員,他們攜帶的包裹及隨身物品,包括平板電腦、手機、U盤等都要被檢查。警察用專用軟件檢查,速度非常快。如果查到有法輪功資料,此人就會被車站派出所扣留,並移交給當地派出所。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