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美國的危機與選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5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最近幾天的好消息不斷,大家應該越來越有信心了。從昨天的選舉數據看,就已經是川普總統領先了。而拜登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在正在面臨司法起訴,雖然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不敢把真實的數字報導出來,各大網站的地圖上還是停留在拜登勝出的狀態。

真實的數據是什麼呢,大家可以到大紀元的網站上去看看,目前能看到真實新聞的大媒體除了Newsmax就是大紀元。

我們從最新的選舉地圖可以看到,川普總統獲得的選舉人票已經達到232張,而拜登只有227張。這個數字是怎麼出來的呢?大家看這6個灰色塊,分別是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賓州、喬治亞州、內華達州和亞利桑那州。這幾個關鍵州,從選舉日到現在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幾起幾落。從紅變藍,現在又變灰色。除了喬治亞州和威斯康辛州還在重新計票,其它的幾個州都已經進入法律訴訟程序。

大家可以看看這張對比圖,川普總統在這6個州提起訴訟,而昨天我們提到的乾坤大挪移軟件多米尼(Dominion)也是在這幾個州使用。所以,大家心裡應該有數了吧,現在多米尼公司內部已經有人站出來指證了,證明他們使用多米尼投票機系統的軟件修改了3千8百多萬張票。

因為目前還在訴訟階段,這幾個地方的選舉人票暫時不計入,加上昨天川普總統贏得北卡和阿拉斯加,那麼我們看到的選舉地圖目前就是這樣的結果,川普總統232,拜登227張。

另外,阿拉斯加的共和黨參議院候選人蘇利文(Dan Sullivan)贏得了參議院席位,這樣共和黨拿到了50席,為守住參議院獲得了關鍵性一席。這就是目前的選票情況。

其實,在我看來,重新計票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在選舉中出現這麼惡劣的舞弊行為,我認為,舞弊的一方根本就沒有資格參選總統。如果這樣舞弊作假都能成為總統競選人,這個國家就墮落了,以後總統候選人就會更加隱蔽的作假,就不會有公平和正義可言了,所謂的民主選舉也都會是一個玩笑。

美國憲法精神存亡的選擇

著名的維權大律師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在正式宣布加入川普法律團隊的演講中說,這次美國大選中出現的涉嫌大規模舞弊現象顯示,美國正面臨著一場憲政危機,如果不查清事實、撥亂反正,美國人將會失去已經擁有的自由。

這幾天,越來越多的共和黨人也開始站出來支持川普總統,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這次美國大選不是兩個政黨不同政見的選擇,而是美國憲法精神存亡的選擇。

美國的三權分立體制是建立在憲法基礎上的。當因為某種危機導致憲法無法行使,或因重大政治爭議而產生權力對峙的僵局,使得重要政府機構無法運作,陷入停擺狀態時,就是發生了憲政危機。

從這次美國大選的情況來看,大規模的選舉欺詐現象,使得憲法規定的選舉自由被少數精英階層所操控,人民選擇總統的權利被竊取。而當舞弊現象被曝光,各種證據被提交,主流媒體視而不見,各類闢謠機構開始所謂fact check(事實核實),將事實打成謠言。媒體越俎代庖宣布拜登當選。總統被剝奪言論自由,不僅推文被刪,連他的講話、白宮新聞發言人的講話都被主流媒體切斷。

從川普團隊在網站上發出通告蒐集舞弊證據,不到12個小時就收到了超過22萬份舉報文件。還有各路數學、統計學、計算機高手對選舉的數據所做的分析都指向大選計票存在系統性的舞弊現象,規模怵目驚心。

林肯·伍德律師昨天發推文說,鐵證如山,很快有人會進監獄。很多人。選舉舞弊真實存在,但是被大金主、大媒體、大科技巨頭們聯手掩蓋真相,欺騙全世界。

除了媒體和民調機構在選舉中製造各種假新聞和煙幕彈,超過130多位億萬富翁捐款給拜登和民主黨,就是為了保證拜登當選。臉書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9月向非營利組織「科技與公民活動中心」提供2.5億元資金,幫助地方政府應對11月大選所需的人員;10月,他和他的妻子再次捐款1億美元,說是為了鞏固投票基礎設施。

10月19日,「賓州選民聯盟」數名公務員和候選人提告扎克伯格干擾選舉。他們說,扎克伯格提供資金,明確要求費城開設不少於800個新投票點,所提供的資金還包括法官的酬勞,以使他們「監督計票和處理對於計票結果的爭議」。

扎克伯格在這起大型的選舉欺詐行動中,擔任了重要角色,連打官司的錢都打點好啦。扎克伯格曾經發表過一篇題為「準備迎接選舉」的長文。他說。「在2016年,我們沒有做好準備,來應對現在時常出現的有組織的信息活動,但是,我們從此學到了很多東西,而且開發出了先進的系統,結合技術和人力以防止有人利用我們的平台來干擾選舉。現在臉書已經做好了更充分的準備,來迎接這些攻擊。」

這段話聽起來,就是對2016年川普運用社交媒體平台造勢並當選總統耿耿於懷,所以精心準備了在今年大選中,對川普和支持者的封殺行動。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一人一票民主制度受挑戰

美國憲法開頭的第一個詞就是「We, people/我們人民」,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受到挑戰,合法的選票不被計算,而非法的選票大行其道,死人都可以「投票」,人民的聲音被封鎖的時候,民主自由就已經死了,人民的權利已經被剝奪了。從極權國家來到民主國家的人更能體會這種危機。

有人說,要尊重選舉結果。如果是一場沒有欺詐的公平選舉,我相信美國人民都會接受。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怎樣對待選舉結果的問題。是兩個陣營的對壘,美國社會的撕裂。而這種撕裂是誰造成的?有人將責任推給川普總統。恰恰相反,是民主黨精英撕裂了這個社會,破壞了人民的自由。

在奧巴馬時代民主黨執政期間,科技的進步,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快速發展,全球化的推進,跟中共的利益勾兌,為精英階層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財富,美國經濟演變成了極少數人占有絕大部分利益的模式。中產階級逐步減少,社會分化、貧富差距加大。

過去的美國有一個堅實的中產階級,他們不在乎誰執政,只在乎誰的施政綱領更適合國計民生,誰更能打動他們就投票給誰。只要是公平選舉,人們都會接受最後的選舉結果。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民主黨變成了精英階層的代言人,而共和黨成為普通老百姓的代言人。

加上對選舉欺詐的憤怒,更加激發了美國普通民眾捍衛民主自由的勇氣,大家追求的是公平和正義。不過非常滑稽的是,那些拜登支持者也認為他們自己是正義的。甚至在網上叫囂要打擊報復川普支持者。

民主黨AOC發起「川普支持者黑名單」運動

最近,民主黨籍紐約州眾議員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發起「川普支持者黑名單」運動,企圖在選後封殺共和黨人士。美國政治評論家珍妮弗‧魯賓(Jennifer Rubin)發推文呼應AOC,呼籲建立共和黨支持者的黑名單,以創建一個「有禮貌」的社會。正直的直率在他們眼裡是不對的,而虛偽的禮貌才是正確的。

不僅如此,民主黨反川普人士還發起了一個「川普問責案」(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他們在推特上說,任何為川普競選出力、在川普政府裡工作、為川普團隊捐款的人,他們將要讓他們失去工作並羞辱他們,並且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選舉日後第二天,瘋狂的媒體人、評論員奧爾伯曼(Keith Olbermann)在網上歇斯底里,發推呼籲要把川普總統從白宮拖出去,戴上手銬。他還想要把福克斯新聞的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和其他揭露左派、支持川普的人都抓起來。

這樣的社會是不是看上去很熟悉?美國的文化大革命要來了嗎?

他們要讓世界民主自由的燈塔美國淪陷,讓普世價值蕩然無存,以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取而代之。全球主義者的目標,我在《隱身的敵人》那期節目中跟大家說過了,就是一群撒旦的信徒,不管他自己是不是清楚地知道他們在信仰撒旦,他們已經被魔鬼操控著,要在全球實行共產主義。

中共的極權統治試點給了他們一個參照,現在他們想要在美國進行大革命。

對於經歷了文革與多次政治運動的中國人來說,今天美國發生的這一切一點也不陌生。文化大革命,那些社會精英、資本家、地主、前國民政府的官員都被劃分為階級敵人,打入政治賤民行列,並株連九族,在入學、就業、婚姻上一律遭受系統性歧視。

美國共產黨:埋葬美國制度與川普政府

美國《獨立宣言》說:「每個人生而享有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在內的不可剝奪的權利。」現在,這場選舉舞弊的背後,是有人要剝奪人民的權利。最可怕的是,幾乎美國的精英階層,和那些自認為進步主義的自由派人士都在否定美國憲法的核心價值。

他們想要把權力從人民手中奪走,成為一個政府集權的國家,想要維護他們利益階層的特權,就連蟄伏在美國多年的美國共產黨阿瓦基安(Bob Avakian)都呼籲追隨者投票給拜登,而且必須是拜登,他呼籲「為了埋葬美國制度與川普政府,美國共產黨人必須投票給拜登。」

歷史走到今天,美國的總統大選已經不再是一次普通的執政理念之爭,而是自由民主美國和共產主義美國之戰。

伍德律師說,「我們的國家現在面臨著攻擊,一場革命正在醞釀,他們想要進來拿走你的自由,拿走你的權利,廢除我們的憲法。」「什麼是憲政危機?我們現在面臨的就是憲政危機。」

川普總統今天磨難 猶如美國國父華盛頓面臨的絕境

有人說,川普總統今天的磨難,和當初美國國父華盛頓面臨的絕境類似。1776年7月,在《獨立宣言》發表後,大陸軍卻連連失利,到了11月,很多人甚至認為戰爭已經輸掉了。11月30日,英國人對所有北美居民宣布,只要對英國國王宣誓效忠和服從,就可以得到寬恕,很多人照做了。

那個冬天,美國的獨立變得遙不可及,士氣非常低落,這些美國的國父們,面臨著被孤立,成為自己同胞的敵人,然後以叛徒身分被絞死的結局。當時著名作家托馬斯·佩恩(Thomas Paine)寫下了名句:「現在是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刻(these are the times that try men’s souls)。」

華盛頓選擇了堅持,12月25日,聖誕日當晚,他率軍在極端惡劣的天氣裡渡河,雪夜行軍,取得了特倫頓戰鬥的勝利。1月3日,華盛頓再次渡河整夜行軍,又取得了在普林斯頓鎮的戰鬥勝利。

通過這兩次勝利,美國民眾開始相信他們能夠贏得戰爭。處於崩潰邊緣的美國獨立事業,得以被拯救。可以說,如果沒有華盛頓的堅持,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後來的美國。

如果說,兩百多年前,華盛頓領導了美國歸屬上的獨立戰爭,今天,川普領導的是一場美國意識形態上的獨立戰爭。這一次將決定未來全世界的走向。是走向被紅魔統治的共產主義世界,還是走向創世主給人類安排的傳統道義的未來。所以,現在川普和所有支持者所做的,不只是川普贏或者共和黨贏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而是美國的民主要贏,人類的未來要贏。

借用川普總統的一句話:只要你以自己的信仰為榮,對信念有勇氣,對神有信仰,你就不會失敗。雖然有很多朋友並不認同我說的關於神魔大戰的觀點,其實換個詞就是正義與邪惡之戰,這樣說可能大家就能理解了。

什麼是大選啊,大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對正義和良知的選擇。看上去我們在選總統,事實上,是人類在選未來。好,最後要提醒美國的朋友,如果給川普總統捐款,最好選擇匿名的方式,這樣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

好,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