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中共介入大選 美國新獨立戰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8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美國大選舞弊疑雲,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與線索浮現,舞弊背後的運作軌跡也越來越清晰。所以,今天我們要跟大家繼續來聊兩個重要話題:

話題一:揭露選舉投票機舞弊 關鍵證詞完整曝光

話題二:中共介入大選 全球左右派勢力殊死戰

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揭露選舉投票機舞弊 關鍵證詞完整曝光

昨天我們在節目裡初步提到,有一名具有委內瑞拉軍方背景的證人,出面指控Smartmatic和Dominion兩家投票機公司可以受到外部勢力干預。今天,我們拿到了這名證人的證詞,我們跟大家一起深入看看,這名證人披露哪些深度內幕。

這名證人是委內瑞拉海軍陸戰隊出身,後來被選中擔任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的貼身國安警衛,大家知道,查韋斯是臭名昭著的社會主義獨裁者,這位證人也因此見證了選舉舞弊系統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

證人說,查韋斯一直希望有一套選舉系統,可以確保當權者操縱選舉結果,可以選擇誰是贏家,從而取得政權、維持權力。在2009年初,一家叫做Smartmatic的公司願意與查韋斯合作,提議要開發一套軟件來操縱選舉,讓查韋斯相當興奮。

我們之前跟大家說過,Smartmatic最早是由三名工程師在委內瑞拉創立的,可能也因此才獲得查韋斯的高度信任。查韋斯也表示,他願意提供一切資源以及大量的金錢來協助開發軟件,只要軟件能夠保證達到他想要的選舉結果。

後來,Smartmatic開發出一套電子科技系統叫做「選舉管理系統」,這套系統完全順應查韋斯的要求,表面上,會先讓選民按指紋,並且記錄選民投給哪個候選人;但是後續的電腦處理過程中,系統可以自行轉移選票,但是選民不會察覺他們的選票被改了,不會留下舞弊的證據。

證人表示,查韋斯就靠著這套系統,在選舉裡無往不利。直到2013年,查韋斯病逝,現任總統馬杜羅要參選總統,他也用了這套系統。這套系統讓人可以實時地監看投票情況,並且可以隨時下指令修改投票數據。

結果,不妙的是,投票日當天下午兩點,馬杜羅落後對手200萬票,馬杜羅下令重啟全國的選舉系統,中斷網絡連線大約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系統中心就趁機竄改數據,把對手的選票轉給馬杜羅。最後,馬杜羅以領先20萬票的小幅差距,贏得大選,掌權到現在。

請大家想一下,今年美國大選開票時,幾個關鍵的搖擺州,一開始也都是川普領先,然後突然之間,這幾個州都因為不明原因停止了計票。等到計票恢復時,拜登的選票就開始扶搖直上,締造了「拜登曲線」的世界奇觀。對不對?這個情節是不是很異曲同工呢?

查韋斯在任內,就開始將這套選舉軟件輸出到周邊國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維亞、尼加拉瓜等國。大家可以猜到,會買這些軟件的國家領導人,目的都是為了造假選舉、壟斷政權,維持自己的獨裁統治。後來這套系統,也輸出到了美國。

雖然現在美國有三家主要的選舉製表公司,但是證人特別強調,「美國投票機公司Dominion及其它選舉製表公司的軟件,都依賴於Smartmatic選舉管理系統的衍生品。簡單說,Smartmatic軟件是每一家選舉製表公司的軟件和系統的DNA。」

甚麼意思呢?就是說,美國這些選舉系統公司的軟件,背後都或多或少受到Smartmatic的影響,甚至也因此受到委內瑞拉的影響與干預。

而且,最重要、也最有趣的是,證人還披露了Smartmatic和Dominion兩家公司之間的關係。雖然Dominion日前就在網站上公告,他們跟Smartmatic沒有關係,而且彼此還是激烈的競爭對手。

但是,證人卻指出,Dominion與Smartmatic其實是一起做生意的,他們的軟件、硬件和系統都有同樣的核心缺點,會讓外界有機會入侵竄改數據,還可以掩蓋入侵過程,讓一般人幾乎無法察覺舞弊或人為操控。

所以,即便選民在機器上選了他們想要的候選人,並且打印出來了選票,但是實際上的計票結果,卻是在後台的系統裡,由著別人操控決定,但一般選民根本無法察覺。簡單說,決定選舉結果的,不是選民,是電子系統與幕後黑手。

好,看到這裡,這是第一份權威性的證人證詞,完整、詳細地說明了這套電子選舉系統的發展經過,以及幕後的運作方式與舞弊手段。這份證詞是來自於川普陣營的知名律師鮑爾(Sidney Powell),所以可信度很高。整個證詞的內容與邏輯,也都與我們目前掌握到的其他現象與證據相吻合。

所以,從這裡,我覺得有幾個重點很值得我們深度思考與警惕:

第一,左派勢力與極權政府,是有計畫地利用高科技手段,加強數字極權主義,不但要用高科技加強對人民的監視管控,同時要用高科技,來欺騙、奪取政權的長期壟斷,卻又讓選民蒙在鼓裡,以為自己活在民主體制裡而不知受騙。

第二,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政權,在食髓知味後,開始將這套電子舞弊系統向海外輸出,除了為了賺取金錢利益之外,也是在幫助其他各國的左派勢力或極權勢力,通過「假民主、真舞弊」的手段來顛覆各國政權,並一步步地滲透、進逼西方成熟的民主國家。

第三,這套電子投票系統在過去十幾年內滲透美國,在美國各地逐漸普及。但是,這套系統具有許多安全缺陷,會有被滲透的高風險,不但多次有人向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舉報,就連民主黨的參議員們也都知道,還在去年表達質疑關切,但竟然都沒有人阻止或調查。

況且,美國身為高科技泱泱大國,竟然選舉系統要向外國公司採購,不但數據信息受控在外國企業手裡,還增加了被外國勢力介入干預的風險。這個簡單的邏輯,美國政府會不明白嗎?

因此,我想應該是,美國政治圈內部,長期有一幫特定勢力,刻意要讓美國民主走向電子投票,以便於效仿委內瑞拉那樣,可以輕易地操作選舉結果,從而長期控制選舉、壟斷權力;而且還特意要找外國公司來承包、來合作,確保數據的修改不會在美國境內留下「足跡」,才會更不容易追查。

第四,這幫想要長期壟斷美國政權的政治勢力,顯然是跟委內瑞拉等等社會主義政權關係友好,或者彼此信任。大家想一想,在美國,哪個政黨、或者哪些政治勢力會願意跟社會主義政權往來,而且關係良好、彼此信任?

很顯然,應該是美國的極左派勢力。但是請注意,有些政客表面上看起來雖然是在右派陣營裡,但實際上他們真正的政治立場與路線,其實也還是左派的,換句話說有點類似臥底吧。所以,我們不能簡單地用「這個人是哪個政黨」來劃分,而是他的實際作為與主張。

但是可以想見,這些極左派勢力,是有意與外國勢力合作,來取得美國政權、取得長期統治的壟斷地位。所以接下來,我們想帶大家繼續追查,美國大選舞弊背後,究竟有哪些外國勢力介入。

中場休息

不過,在追查外國勢力之前,我們先來看一幅有趣的政治漫畫。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公開表示,美國準備幫助中國人民推倒網絡防火牆,消息傳出後,引發中國網友一片慶賀。

而在這幅漫畫裡,可以看到蓬佩奧拿著噴漆在牆上寫「拆」字,牆上的總加速師神情相當緊張,想要阻止;可是墻內的大量群眾卻紛紛伸出手來,按讚支持。

這幅漫畫,相當生動地表達了許多中國網民的心聲,我們也希望中共的網絡防火牆,早日倒下。好,來看下一個話題。

話題二:中共介入大選 全球左右派勢力殊死戰

11月17日,川普在電報(Telegram)群組裡轉發一篇文章,說Dominion雖然是加拿大公司,但就連加拿大政府自己也不敢使用。川普暗示,Dominion背後的弊病太多、還有外國勢力干預的風險。

事實上,川普律師團成員鮑爾日前曾經公開在媒體指出,Dominion公司的背後,涉及了多個外國勢力,包括中共在內。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爾(2020.11.14):

「它是由委內瑞拉、古巴提供資金支持,中共也在其中扮演了角色,所以如果你要說甚麼是外國干預選舉,現在就在我們眼前。」

好,請大家留意,雖然鮑爾還沒公布更多的具體證據與涉案細節,但已經公開點名委內瑞拉、古巴和中共涉嫌通過選舉系統,介入美國大選。這三個政權有甚麼共同特色?
第一,都是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的左派極權政府。
第二,都是人權紀錄惡劣、嚴控人民的高壓體制。

第三,都是川普政府積極制裁、打擊的對象。

那麼,這些左派政權為甚麼要介入這次美國大選呢?

先講委內瑞拉。不論是現任的委內瑞拉馬杜羅政權還是已故的查韋斯,這些社會主義獨裁者一直都是川普批判的重點。特別是在擔任美國總統後,川普不但多次抨擊馬杜羅鎮壓人民,還強調美國絕不會變成委內瑞拉那樣的社會主義國家。

川普還大力支持委內瑞拉的反對派上台,甚至一度傳出美方可能出兵介入,驅逐馬杜羅,但最後並沒有發生。不過,川普卻起訴了馬杜羅及多位官員,指控他們涉嫌走私毒品到美國,這也是美國司法部罕見地起訴他國元首。

因此,川普政府可以說是馬杜羅的頭號天敵,如果馬杜羅想介入美國大選、拉下川普,可以說完全不讓人意外。

再來看古巴。古巴是老牌的共產主義國家,也曾經是美國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之一,儘管古巴一直沒有放鬆對人民的高壓統治,但奧巴馬卻積極與古巴交好,不但恢復大使級別的外交關係,還試圖推動對這個共產國家解除禁運。

不過,川普一上任,就推翻奧巴馬的寬鬆政策,恢復對古巴的嚴厲政策,避免古巴的共產政權利用美國資源來增長經濟,但卻又不放鬆對人民的高壓統治,等於是利用自由國家的金錢,來資助共產主義的壯大。

加上古巴對美國的間諜戰也行之有年,像被CNN稱為「最危險間諜」的古巴女間諜安娜‧蒙特斯(Ana Montes),就曾經在美國國防情報局裡潛伏超過15年。所以古巴一直都有著滲透美國、顛覆美國的企圖,再加上川普對左派政權的嚴厲打擊,古巴對川普政府的敵意,可想而知。

最後,是中共。這個應該不需要我多說了,過去兩年多來,大家清楚看到,川普政府可以說是中共政權的最強大敵人,不但徹底壓制北京政權的軍事恐嚇,讓北京不得不要求美方「不開第一槍」;川普還從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人權戰等領域對中共發動全方位的組合戰。

因此,如果說有外部勢力要介入美國大選,中共自然會是許多人心中的「第一答案」,中共絕對有著拉下川普、換上拜登的充分動機。

事實上,川普日前也在推特上發出一段短視頻,內容是Dominion公司的總裁在國會聽證,承認他們公司的產品有零部件是來自中國。說白了,川普在暗示,Dominion背後,有中共介入操作的黑影。

此外,過去兩年來,有大量的美國偽造證件,從中國運輸到美國境內;加上中共與拜登家族關係密切,存在權錢交易問題,這些跡象,其實都是中共滲透美國社會、試圖操控美國選舉的佐證。

好,雖然我們還不清楚,川普律師掌握到哪些更清晰、更有力的證據,但是可以看到,包括委內瑞拉、古巴和中共這幾個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政權,確實有充分的動機介入選舉,想要一次扳倒川普,為他們的政權維基解套。

所以,在我看來,目前這個局面、這場美國大選,其實有三個很重要的層次:

層面一:全球左派勢力聯手攻擊美國的殊死戰

我們之前說過,這次川普政府面對的,不只是國內左派勢力的全面性挑戰與政變,同時還面對著來自中共的左派壓力與滲透,沒想到,這次還有古巴、委內瑞拉等等左派政權加入戰局。

換句話說,這是一場美國左派與國際左派,聯手對抗川普與美國的殊死決戰。國際左派勢力希望一口氣扳倒川普,掃除美國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制裁與打擊,再與美國左派聯手,共同建立他們的「新世界秩序」或者中共講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但是,現在他們身份已經曝了光,如果這場全球左派勢力共同投入的選舉政變失敗了,那麼不但川普會一一追究這些干預大選、參與政變的國家,全世界也會有更多人民從這場大選舞弊,認清這些左派政權對人類的危害。所以對左派來說,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殊死戰。

層面二:左派推倒美國立國精神的文化戰

大家知道,美國當初的重要立國精神,包括了自由、平等、對神的信仰與道德,以及自食其力、不依靠政府的冒險拓荒精神。這次美國大選舞弊連連,過程醜態百出、謊言連篇,嚴重動搖國際社會對美國自由民主的信心。

如果這次真的讓左派勢力得逞、入主白宮,等於是對美國立國精神與傳統價值的動搖與玷污;而且左派一旦執政,勢必快速集中權力、走向「大政府」路線,也就會持續收縮美國人民的自由。

層面三:用電子舞弊顛覆民主國家的超限戰

從委內瑞拉與Smartmatic合作開發選舉軟件的故事可以看到,這些左派獨裁者想通過高科技,從幕後控制國家選舉、自訂選舉結果,維持長期統治的獨裁局面,卻也從中剝奪了人民的自由意志、剝奪了人民對這個國家的擁有權。

這套電子舞弊技術,再拿來傳播到世界各地,等於是全球左派勢力對世界各國發動一場顛覆政權的超限戰,特別是身為民主典範的美國,自然成為他們急於顛覆的首要目標。

一旦美國被顛覆成功,各國左派勢力就會信心大增,就會將這套模式擴大複製到世界各地,為全世界帶來難以想像的「共產紅潮」。

層面四:美國及全球人民捍衛自由的「新獨立戰爭」

嚴格地說,這次美國大選,已經不是表面上川普與拜登之爭、或者共和黨與民主黨之爭,而是美國人民在全球左派勢力試圖搶奪他們的自由、民主與立國精神之際,能否捍衛自由、捍衛未來生活的保衛戰,是一場對抗極權入侵的「新獨立戰爭」。

這場戰爭,要守護的是自由、正義、良知與道德等等普世價值,一旦美國落敗,那麼左派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勢力很可能因此信心大增,乘勝追擊各國、入侵全世界。

因此,再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這場大選選戰,是美國人民與全球人民對抗極權入侵的「新獨立戰爭」。這場戰爭的成敗,勢必會影響你我未來幾十年的生活與命運。

好,我們再重複一次,這場美國大選選戰,背後涵蓋了四個重要的層面:

層面一:這是一場全球左派勢力聯手攻擊美國的殊死戰。中共、委內瑞拉、古巴以及美國內部的左派勢力,向川普與美國發動一場你死我活的總決戰。

層面二:這是一場左派推倒美國立國精神的文化戰。左派勢力想要通過這場大選,推翻美國的自由、平等、信仰、道德等立國精神與傳統價值。

層面三:這是一場用電子舞弊顛覆民主國家的超限戰。國際左派勢力想通過高科技舞弊手段,竊取各國政權,顛覆自由民主國家。

層面四:這是一場美國及全球人民捍衛自由的「新獨立戰爭」。美國與全球人民,都將通過這場選戰,抵抗極權入侵,守護自己的未來人生與下一代。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秋暮隨筆

長空萬里風

暮蕩蒼山鐘

煙霞繚古寺

夕沉一抹紅

唐浩

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