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選舉舞弊海量證據湧現 大反轉開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0日訊】熱點互動川普團隊重磅新聞發布會,直指集團舞弊,誓言將奪回自由美國!共和黨委員呼籲遠離左媒,看獨立媒體了解真相|專訪Shawn Steel | 東方點評 | 熱點互動 11/19/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19號星期四。今天川普總統的法律團隊召開了新聞發布會,他們在新聞發布會上揭示了越來越多的大選舞弊的證據。這期節目我們將專訪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委員,前加州共和黨主席Shawn Steel,請他來分析一下目前有關大選舞弊的證據,以及川普團隊法律戰打上最高法院的前景。Steel先生是位律師,他的太太朴銀珠女士,今年在加州澄縣48區的眾議員選舉中,擊敗民主黨對手,成為新一屆的國會眾議員。

今天我們的採訪還是會用英文進行,我們會有中文的同聲翻譯。在節目結束之後,我們會有兩個版本上網,一個是中文同聲翻譯的版本,一個是英文原聲採訪的版本。Shawn Steel現在已經在skype上跟我們連線。斯迪爾先生在線上與我們連線,非常感謝來到我們節目。

Shawn Steel:這是我的榮幸,我很喜歡你們的節目,我特別喜歡你們的聽眾以及你們的觀眾。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首先要祝賀您的太太朴銀珠女士,她贏得了澄縣第48個選區的國會席位,我覺得她真的太棒了。

Shawn Steel: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競爭,而我的太太他十分的出類拔萃,她在1950年的時候,從共產黨主義的北朝鮮逃到了首爾,我們根據她的故事寫了一本書,用韓文和英文的出版了很多次。這次她贏得了這場選戰,對手民主黨人花了很多的錢,花了整整1千9百萬美元,但是我的太太仍然贏得了這場選舉,這是一場勝利 。

主持人:我也非常希望有機會能夠在將來採訪中,採訪到您的太太朴銀珠女士。

Shawn Steel:我們很期待。

主持人:讓我們來聊聊這次的選舉,首先關於今天的記者會,是川普總統的法律團隊召開記者會。在這個記者會中,前市長朱利安尼給出了非常多關於選舉欺詐的信息,其中包括了多個宣誓證詞的證據浮出水面。也談到了關於Dominion和Smartmatic這個選舉系統的作弊狀況,是鮑威爾律師提出的。她說川普總統以壓倒性的勝利取勝,而他們將會證實這一點。以及川普的高級法律顧問愛麗斯也說,我們在這個要保護選舉的公正性。

那Steel先生你覺得記者會,以及他所提出的證據,你有什麼樣的看法嗎?

Shawn Steel:很多時候人們不想談到這樣子,讓人不舒服的問題。其實在每個民主制度上都有舞弊的狀況,特別是在獨裁政權中更加如此。那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人類的一個衝動,但是你知道在150多年來,在紐約、芝加哥,在費城,在洛杉磯的民主黨人,他們是惡名昭著的去在選舉上作弊,很多的民主黨人也因此而坐牢。所以說這是我們需要把聚光燈投射去暴露的一件事情,那這次雖然可能贏不了總統,但是如果拜登當上總統的話,他將會是一個非常軟弱的總統,他也不會有足夠的手段。

有7千3百萬的美國人,如此多的人把選票投給了川普總統,他是有史以來獲得最多選票的總統。拜登主要是贏得了加州。但是,即使在加州兩邊的選票數量也是比較接近的,這是一個不可被忽略的事實。也需要讓民主黨人知道這一點,我們必須要改正規則,我們所想要的一切,比如你想要去坐飛機是要檢查身份證的,投票的時候也應該出示身份證才對,事實就應該如此才對。但很多的民主黨選民在選舉上作弊,他們一旦被發現了之後,他們就會失去他們的綠卡等等。

這種選民都應該如此的懲罰,但是現在民主黨人是找了很多的藉口,讓他們去非法的投票。那當然了還有些個死人投票的狀況,我們也看到了這種證據。目前雖然說這些證據的數量可能還不足以讓最高法院直接來干預,但至少的確指出了拜登的手腳並不乾淨。如果說他說贏得選舉的話,他不是光明正大贏到的。他將是個(沒有獲得足夠民意支持的)軟弱總統。但是川普總統做的是正確的, 我們需要計算所有的合法選票,這是共和黨人的訴求。

主持人:你知道在週一的時候,鮑威爾律師公佈了一份關鍵證人的證詞,這個證人有很深厚的軍事背景,他提到他親眼見證了Smartmatic這個軟件能夠不留痕跡秘密的操縱選票的結果。鮑威爾律師提到了Dominion和Smartmatic的選舉機器有嚴重的舞弊狀況,能把川普的選票變成拜登的選票,這也是真實發生了的事情。所以說鮑威爾律師提到,有非常大規模的選舉舞弊現象,並不是一般我們在以前看到過的選舉舞弊。那你對此如何看待呢?

Shawn Steel:自由派的人20多年來一直在抱怨電子投票的方式,他們叫苦連天,甚至讓黑客去改變這些個機器的算法,想要把民眾頭投票的結果給翻過去。而現在因為他們認為贏了。他們就說這些個機器什麼問題都沒有,你們要相信這個過程。這就是為什麼重新計票是如此的重要。這些機器本來是要加快(投票)過程的。 但是它也會把這個過程減緩。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以紙制的方式投票。

我們4年之前在威斯康辛州以微弱的優勢取勝,但是現在威斯康辛州要花整整4千萬美元去為重新計票付錢,如果說他在重新計票上取得勝利的話,這筆錢他才能夠拿回來。所以說威斯康辛州是至關緊要的,他們要把這個紙制的選票重新都數一遍。那無論他們當時用的是什麼樣的電子投票系統,它應該有一個廣泛性的法律,規定人們必須要通過紙張投票,因為紙張的投票更難以被操縱,而且他們更容易被追蹤。

但是問題有了電子系統,比如在威斯康辛州一個縣,同樣的一個機器,它把6千張選票都標錯了。那還不夠呢,還不只這麼多呢,所以說重新計票,以及把每張選票都審查一遍是如此的重要,讓每個美國人都感到滿意。大部份美國人對這次的選舉結果都抱有懷疑,至少半數美國人,投票給川普的這半數美國人都對現在的結果抱有懷疑。而民主黨人現在是拒絕重新計票,而且他們很心虛。而且接下來的4年將沒有人信民主黨人了。

主持人:你知道在威斯康辛州,在密西根州,在賓州,特別是賓州其中的一個案例。川普總統提出的案例,他們將會提到最高法院去,那下一步將會發生什麼呢?你是否覺得這些個法律的訴訟能夠很快的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又是否會受理這些案件呢?

Shawn Steel:我們現在不知道哪些具體的案件會打到最高法院,川普也不知道。這將取決於這些案件能否改變選舉的結果。比如說我們假設,我們在賓州是落後了10萬張選票,其實並沒有這麼多,但是如果你有2萬張選票是完全不可信的話,這個仍然扳不回來,改變不了結果。所以說最高法院可能是說,我們還是不要參與了,沒有意義。但是如果你可以展示,說有整整15萬張選票是有問題的話,那這樣子就有更好的機會去打到最高法院去。那麼最高法院就可能覺得說,我們最好試看看。

主持人:朱利安尼前市長他說,有整整68萬張選票是受到質疑的。

Shawn Steel:這個是我們需要搞清楚的,繼續探索的事情。的確民主黨人是完全操控了賓州,他們有個非常激進的左派的檢察長,也有個非常腐敗的州長,非常糟糕的州務卿,以及參與到其中的那些縣,都非常的糟糕,特別是在費城。所以說你要把這一切都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是非常困難的,但是它是可以做到的。如果說我們可以引起法院的注意,那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大部份的律師們都覺得,最高法院或許不想自己做出選擇,他們想要美國人做出選擇,所以說法院是更想置身事外的,除非真的有超級多的證據浮出水面。

那不僅是取決於環境因素的,證據還可能是負責選票的這個人,他承認他做了很多假選票。你需要有這樣實打實的證據。比如說有目擊證人,或者說他們說,他們把二十萬張共和黨的票丟到河裡了。你需要有這樣非常實質的、而不是理論性的證據,非常強硬的、實打實的證據才行,但是這一切很難,但是我們會持續的關注。朱利安尼是個非常好的發言人,而且鮑威爾律師是非常聰慧的律師,她知道最高法院會接受什麼樣的證據。。

主持人:今天他們的確在記者會上提到了直接的證據。當然他們說為了證人的安全,不可以公布所有的宣誓證詞。但是他們提到,只是在密西根,他們就有200個直接目擊證人的宣誓證詞了。所以說我們以後會看到他們的證據究竟是否足夠的強有力。

Shawn Steel:是的,那關於密西根我想說,在那裡我們落後了整整14萬張選票,而上一次我們是以10萬張的優勢取勝的。所以我們要記著一些民主黨的州,他們讓所有的人都很驚訝,包括川普。但是這一次又不一樣了,在那些民主黨的州,如果你要在那裡要展示說有14萬張選票是作假的話,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除非你有真正的人能夠非常具體的告訴你這樣子的證據,那他們可能還有很多人不願意出來發聲。但是這個數字越大,會讓更多人了解到這件事的真相。

你知道在中國任何事情都是受政府操控的,例如活摘器官這種屠殺的規模很大,(中共掩蓋不住)就會被很多的人知道。所以在中國所發生的這些惡行,我們有數量巨大的證據,有目擊證人,有視頻……我們需要很多這樣的證據,令人完全信服的證據,包括發生在中國的活摘器官,已經讓人毋庸置疑的了,這在國際上已經被確認的。這是經過了整整20年的不懈努力以及細節的挖掘,以及(許多)個人的故事去講述,才印證這一切。所以同樣的,在美國這場選舉舞弊的話題上,我們也需要這樣壓倒性的證據   才能夠證實這一點,我們還正在努力之中……

主持人:的確,川普也說這樣子大量的案件可能要花好幾年,當然他們正在晝夜不停的工作去蒐集證據。

Shawn Steel:或許我們會來不及,但是記著在12月15日選舉人團他們就要去選總統了。不是國會議員,也不是其他人,是選舉人團他們要選總統的。如果那個時候一選出來的話,基本上就成定局了!

主持人:的確!時間是一個要素。但是你剛才提到的密西根州,我想就密西根再談多一點。因為我自己以及我們的記者,我們在一個投票站至少採訪了兩個共和黨的督票員,還有幾個投票站的督票員,我們採訪的這幾個人,他們都看到了一些不規矩的行動,在有些深夜,比如說凌晨四點鐘送來的選票。那今天我們看到在密西根發生的一些事情,是發生了非常戲劇性的轉變。有兩個在密西根韋恩縣選舉委員會的共和黨官員,他們拒絕認證拜登在當地勝選的選舉結果。如果說密西根州的選舉結果無法受到認證的話,這是什麼意思呢?而且韋恩縣是他們密西根州最大的一個縣,如果他們拒絕認證選舉結果的話,會發生什麼呢?

Shawn Steel: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首先底特律非常大,但是非常悲傷的是因為民主黨人的腐敗,兩個的市長都還在坐牢(在底特律的兩個市長還在坐牢),這非常骯髒、非常混亂也非常腐敗,這都是因為民主黨在那裡執政了差不多100多年。所以說當然這些官僚主義者,他們在這個系統之內,沒有一個是乾淨的。

但是這兩個共和黨的官員,他們是創造了一個法律上的問題,而這個法律上的問題也真是讓這些複雜化了。在韋恩縣的共和黨人!的確「在韋恩縣能有共和黨人」這個事情都算不錯了。他們一開始是認證了這個選舉結果,後來他們又改變了主意,所以說的確,他們所採取的不同立場,他們可能永遠不會認證任何來自韋恩縣的選舉結果,這可能是一個策略上的錯誤,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錯誤的事情。那他們有他們的家庭,他們有他們的孩子,我非常的確信共和黨的委員會,正在給他們24小時的安保,特別是在底特律這麼危險的地方更應該如此。

主持人:那你說在這個時候還不明朗,不知道密西根能不能去認證這個選舉結果?

Shawn Steel:是的,這就是一個法律的問題,法庭必須要進行調解。你知道他們會需要一定數量的選舉官員,說要去認證這個結果。但是當這兩個共和黨人拒絕認證的時候,他們是沒有足夠的法律的必要性的。但是在上一週的時候,的確是看到他們改變了他們的想法。所以法院說:你已經這麼做出決定了,你不可以再反轉,所以現在這一點還不知道

主持人:我的確看到來自川普總統的一則推文說,這兩個官員是拒絕簽署這個文件的,或許他們可能當時只是口頭上的同意,但是沒有簽署書面文件了。

Shawn Steel:這可能是真的,你知道這些共和黨人因為拒絕承認選舉結果,而遭到了很大的威脅。

主持人:這讓很多人感到憂慮。這兩個共和黨人以及他們的家人,都受到了威脅,當他們一開始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的時候。但現在我們聽到,川普總統的律師團隊們,他們也受到了威脅。那至少我自己是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能在美國光天化日的發生,你對這個如何看呢?

Shawn Steel:你可以看到黑命貴還有Antifa,他們竟然能夠在大街上殺人放火,而且還不承擔責任,好幾個月來把城市佔領,所以說真的是見怪不怪了。看到左派得到更多的力量,這些人變得更加暴力了。那當然了,律師、還有督票員他們都會受到威脅,我們對此是知道的。但是如果美國人我們要拯救美國的話,你必須要挺身而出,去奮力一搏才行,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保護好自己,也希望警察能夠幫助我們。但是如果警察被撤資的話,我們就需要有自己的能力去保護自己、去保護我們的朋友。

主持人:為什麼這一切發生在我們國家身上呢?你覺得人民能做些什麼去改變這樣的情況呢?當然沒有人想受到威脅,只是因為你表達你的觀點。

Shawn Steel:非常好笑的是,共和黨人贏得了一切,除了總統的位置。也有兩件事情對民主黨人打擊是最大的,一個是向警察撤資,沒有人喜歡這個主意,太蠢了。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那些貧窮的黑人,他們是受苦受難最大的人群。第二個對民主黨人打擊最大的事情是,民主黨人除了要對警察撤資之外,他老是在說社會主義。你知道在拉丁美裔的社區之中,我們有好多人投給川普。例如在邁阿密有很多這樣的選民,還有亞裔的選民,他們知道社會主義的危害,所以他們強烈的支持川普。還有另外一個人是來自烏克蘭的,他是在烏克蘭出生,所以任何一個來自共產主義環境的人,他們都是我們最緊密的在美國的盟友。那些年輕的、寵壞的,上高等的、那些上非常華麗的學校的那些孩子們,他們根本就不懂社會主義是甚麼,他們還仇恨美國。

主持人: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場選舉如此的至關重要,因為它將決定我們國家的走向,究竟它是要走上一個更加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道路,還是要回歸到傳統的價值,要回到我們建國本質,你對此如何看呢?

Shawn Steel:你是絕對正確的,現在最重要的選舉就是在喬治亞州兩個參議院的席位,只要在那裡贏了的話,拜登就被阻止了,拜登就只能一事無成了。你知道現在看到,如果說這個參議院被共和黨人拿下的話,拜登就會處處受限。那現在我們在眾議院也有很多共和黨的力量了,現在本來南西佩洛西有很大的勢力,她的勢力也被削弱了,那參議院他們也不會忘記,他們在2020年所受到的非常卑鄙的攻擊。所以說我覺得非常有可能拜登他的任期就會非常悲慘的、非常不成功的,那這也是我們的目標,因為我們也不想他成功,因為他所代表的一切,對美國對自由來說都是有壞處的。

主持人:你會鼓勵人們去怎麼做呢?在這個重要的轉折點。

Shawn Steel:我們談一下喬治亞州,那就像我的太太,她的三個助手是很年輕的孩子,都是非常聰明的,我把他們派到喬治亞州,現在他們在100英里之外,他們從來都沒有去過那個地方,所以說有數以千計的年輕人,我們的團隊將會把這些人送到喬治亞州,去讓他們全職的工作,他們是要有支持,那就是要來自全國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我們還有小的募款者等等。我們學到的一件事情就是說,民主黨一直是控制著這樣的捐款的,但是直到2020年川普卻扭轉了這一切。

你知道你如果每個月捐20元的話,還是能帶來很大的改變,如果10萬人這麼做, 甚至100萬人這麼做的話,你的錢就能改變歷史。所以說這就是現有的憂慮要如何保住參議院的共和黨位置。同時也把這個節目分享給兩個朋友,就是你們可以做的,你也不用去分享給100個朋友,就把你在這個節目中所得到的好的信息、誠實的信息,將其分享給你的朋友們,那麼這是新唐人電視台所做的事情。你有這一團隊非常高質量的、非常精銳的記者們,他們可以做到這樣子的報導,所以說不要怕去分享你們的意見。

主持人:感謝您的支持。那另外一個原因喬治亞重新計票的問題,我知道在喬治亞州的參議院的競選十分的至關重要,但是現在在喬治亞的重新計票過程中,這個過程已經完結了,但是看起來它這個重新計票的過程問題重重,也看到時不時地有些沒有算到的票冒出來,甚至尤其超過9千張票是錯誤的投給拜登的,而且沒有任何的簽名認證,那您覺得喬治亞州的重新檢票過程你如何看呢?

Shawn Steel:這是一個打的最勝負難分的仗之一了,你知道在喬治亞州,我們30多年來一直是受到他的支持的,那我覺得可能是我們這一邊做的一些政局錯誤吧,我們太理所當然的、太掉以輕心的,我們都關注說佛州、德州、北卡我們都贏了,而且是以大幅的勝幅取得了勝利。另外他今年的狀況比以前好多了,我們也要看看一下我們自己的人,為什麼我們在喬治亞州輸了呢?那就是我們自己要反省的事情,不可以什麼都怪別人嘛,喬治亞州可是我們的囊中之物啊,現在竟然還要去爭取它嗎?它本來是個很共和黨的州,說實話從頭到尾,無論是立法會還是說州長還是說檢察長,大部分的國會議員在那裡是共和黨的一塊囊中之物,是一個堅定的中間之地啊。

為什麼在那裡以微弱的優勢輸掉了呢?這或者是一個我們政治錯誤吧,可能在那裡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去拉票。那第二呢,如果真的是有大規模舞弊狀況的話,我們將會在佛州找到,可能在費城找不到、底特律找不到,不好意思不是在佛州,在喬治亞州找到這樣子的狀況。那你知道我的太太,不好意思那是當地的檢察長來自亞特蘭大,那如果說他真的有很糟糕的事情的話,這是我們最能夠找到的地方,喬治亞州是我們最好的機會能夠應證選舉舞弊真實存在。

主持人:我知道川普的法律團隊仍然在那裡提出法律訴訟,想要防止這個州去認證它的選舉結果。

Shawn Steel:是的,在喬治亞州有非常好的法官,在密西根的法官可很糟糕了,但是在喬治亞州有非常好的法官,90%的人都是很好的。所以說如果我們有能站得住腳的證據一定是在喬治亞州的,但是說實話我有點不太滿意,我們怎麼能把喬治亞州給輸了呢。我想看一下我們的證據,那些個人們你怎麼能輸在喬治亞呢這些阿拉巴馬州一樣,你沒有藉口去輸掉那裡啊,那當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主持人:這其實也帶來我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的確看到左派的理念,在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多的傳播,特別是年輕人中。那我也知道事實上年輕人他們也越來越趨向於社會主義,有一些人不覺得它是個壞的主義,甚至有些人還不反對共產主義。就像你的太太她是來自一個對共產主義看得非常清楚的國家。

Shawn Steel:她整個的家庭都是來自北韓的,我太太整家都是來自北韓的。

主持人:是的,所以他們知道共產主義到底是怎麼樣的,那你對今天的年輕人要說些什麼呢?

Shawn Steel:我覺得我們必須要,作為保守派的我們,已經得到了我們國家半數人的投票(支持)了,有超過半數的人給我們立法者投票了,所以說我們必須要全面的在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上全面審查一遍,要把這些國家的受害者們,讓他們去跟我們的學生對話,而且我們也不能夠相信我們美國的那些個大學,那些個大學中的共和黨人、大學生的保守黨人,我們要給他們更多的力量,在30多年來維持在校園中,免費的為這些共和黨的學生打官司,這是我覺得更多的組織,他們需要在校園中更獲得一席之地,關於言論自由以及站得住腳的消息。

你知道我們正在擴招NTD新唐人,它是能夠幫助那些個不相信CPS、不相信ABC、不相信彭博社、不相信主流媒體的人,能夠幫助這些不相信主流媒體的人,找到一個這樣子的信息,正是這樣子的信息、這樣子的媒體,能夠呈現給我們的學生們,能夠傳承給下一代們,我們不可以放棄,我們必須要再接再厲做更多的工作。

主持人:非常感謝Shawn Steel,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問題需要得到討論,我也覺得我與川普總統的律師想的是一樣的,更多的美國人應該有得到這樣訊息的權利,也有知道這場選舉真相的權利,非常感謝您。

Shawn Steel:是的,這能夠幫助到我們以後的選舉,在今天挖掘真相是非常有用的,非常感謝您,我非常有榮幸與妳的團隊在一起,我非常的感激這次機會,我也非常期待你的工作成果,你們是我知道的全世界最重要的媒體機構了,這也是我所關注的人權和自由,感謝你我們再聊。

主持人:再見

Shawn Steel:再見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剛才我們採訪了加州的共和黨委員會,也是前加州共和黨的主席Shawn Steel先生。那麼跟他探討一些有關川普法律團隊的法律前景,以及有關大選舞弊的問題。那下面我們也想請新唐人一週經濟回顧的主持人東方先生上來,我們一起來探討一下有關大選舞弊,以及今天川普團隊的新聞發布會,那東方也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東方你好。

東方:你好方菲,觀眾你好。

主持人:好,東方先請您談一談,就是剛才我跟Shawn Steel先生這個採訪,Shawn Steel先生在很多不同的方面都談了一下他的想法,總的來說你怎麼看,就是對他有些想法您同意或者不同意或者你有什麼樣的一個觀點和點評?

東方:同意的地方就是美國的舞弊是由來已久,這倒是真的。尤其是在左派控制的地方,像底特律、費城、紐約、芝加哥、巴爾的摩,這些地方舞弊現象是已經很久了。但是我不怎麼同意的,就是剛才Shawn先生認為川普可能贏面很小,我倒不這麼看。因為怎麼說呢?今年首先Georgia recount可能就會Certify,但是今年如果其它地方也要recount的話,比如說威斯康辛recount的話。因為今年幾乎有40% mail in ballots還有就是Absentee voting,缺席投票和郵寄投票。這些recount的時候,過去發生過多次的recount,一般recount對大選的結果沒有什麼影響,因為頂多也就是幾百個、幾千個這麼一個規模,它不影響整個大選的結果。

但是今年不同的地方,就是一個是大選非常的膠著,拜登領先的地方票數都不多。第二很多recount是要recount這個mail in ballots,人家郵寄過來的選票。郵寄過來的選票recount的過程,如果你去確認auditing,兩方的人都看的話,就是說不是人去投的票被篩選出去的比例就會比較高,過去recount就是你是在現場投的票,這樣的票的確是我同意如果是一張紙的話,做錯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如果是mail in ballots,這個做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那麼我們都知道,early Voting還有郵寄投票,選民主黨的是很多的,2比1這個比例吧,如果在這個recount的過程中間,很多郵寄的選票、缺席的選票被篩選出,因為它不合格嘛,被篩選出去的話,這個川普落後的差距會縮小,逐漸逐漸的縮小,甚至消失或者說再超過,這是很有可能的。這是一點,所以我覺得現在不能說川普只是為了讓拜登未來四年的日子不好過,在做這個法律上的訴訟問題,我覺得他就是想贏。

主持人:我插一句。就是喬治亞州的recount,因為川普團隊他們是不認同的,他們說這樣的不核對簽名等等,這個整個recount的過程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像您剛才說的,如果有40%都是這樣郵寄選票,或者是缺席投票的話,你如果不去做這種身份的認證和核對,那本來這個票如果就是假的話,那recount的時候也一樣會算進去。

東方:對,所以其它地方如果你要recount,不是說光是重新計票一下,計票過程中的一切事,因為我們講一人一票,一人一票就是說一個合法的一人一票。比如說Graham就在媒體的受採訪時,他就說在賓州時候至少發現15個死人投票,這是經過核實再核實再核實,有15個死人投票。而且其中有6個人是人死了以後才註冊成為選民投票的,這是明顯的就是舞弊了。當然這6個只是很小的一個數字,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說這種現象是存在的。那麼如果因為在mail in 的選票上面,如果recount篩選出去很多的話,無疑對川普是有利的,這是一點。

另外一個就是最大的舞弊動手腳的地方,就是那個計票系統,這個Dominion這個計票系統。因為50個州裡面有30個州都是用Dominion計票系統。而且這個所有的搖擺州,所有出現川普要challenge的州,都是用了Dominion那個計票系統。今天記者招待會上Powell就提到了Dominion的事情。當然他們沒有提的太多,我想今天的這個新聞發布會起了一個什麼作用呢?就是因為兩軍相鬥,當然最扎實的就是在法庭上據理力爭。把非常hard evidence(有力的證據)提出來,就是人贓俱在,這樣hard evidence提出來。

但是還有一個層面的就是PR公共關係,在社會上要造這個聲勢。因為我想查一查,關鍵是一個Fraud(舞弊)有沒有Evidence(證據),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   去Search Google (谷歌搜索)的 Fraud(舞弊) Evidence(證據)。你猜清一色的100%都是左媒在說沒有evidence,你查出來的結果清一色的全是這樣的。這個說沒有evidence,那個說是a little evidence,然後那個說川普提出來的evidence很可笑的。就說清一色的都是這樣的,可見主流媒體、高科技的確是被左派給劫持了。那麼如果作為一個普通美國老百姓,他這樣去一search(搜索),他可能就會覺得沒有什麼evidence。所以我想川普的律師團隊,為什麼今天要在舉行一個記者招待會?我想他們也就是想糾正一下,美國民眾當中這樣一種perception(觀念)。因為打官司呢,hard官司還有一個就是soft perception,人的觀念,人的感受程度上是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剛才Shawn先生提到有一半的人認為這個election(選舉) rigged(非法操縱的)。

主持人:認為這次選舉不公正。

東方:對,應該更精確的來講是民意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共和黨認為這場選舉是舞弊的,那個人就很多。因為一個大政黨有超過一半認為這個選舉是rigged的話,這就是很大了。所以現在是的確存在了一個信任危機,一個非常基本的選民不相信整個選舉制度的危機。如果川普不藉這個機會把這個東西曝光,那將來真的是誰還會相信呢?誰還會相信這個election的公正程度呢?

主持人:對,他今天他的律師其實就是針對著媒體說了很多話。比如說朱利安尼他就是專門把一些證詞讀出來,而且說這個證詞是哪一個證人的證詞,然後比如說我們這一份法庭的申訴書,我們後面有8個證人的證詞。而我們總共有100多個,跟這個申訴書相關的有100多個證人。我不能都給你們看,因為這些證人人身安全會受到威脅。但是他說有8個已經附在上面了,這都是證據,他說是你們作為媒體應該做的工作,而不是我來給你一個個讀。

然後另外一個律師Jenna Ellis她說我們今天所做的事,只是一個opening statement,她說只是我們的一個序言。因為法律過程是非常冗長的。她說我們這麼大的一個案子,我們在準備很多很多的資料,這一些我們跟你說的只是一個序言一樣的東西。所以我們不可能把所以證據都在這時候,因為你們不是法庭。

東方:對啊,因為主流……實際上我也不叫他們主流媒體了。

主持人:左媒。

東方:左媒體,就左媒。他們對川普是 Hostile(敵對的),他們對拜登就是非常和善的,這一點就看的出來。所以因為現在官司還在打,然後川普團隊的律師還在蒐集證據。你去網上去Google的時候出來的結果,都是給你的感覺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這個本身就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剛才你在採訪的過程中,提到了川普的律師受到人身攻擊,他們的家人、孩子受到要攻擊他們的威脅。

主持人:是,有些共和黨的。

東方:其實在民主社會裡面,英文叫democracy。就是美國的開國之父,他們也預見到這個。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講,美國還不是一個民主制度,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度,還不完全是人多就說了算。就是他的聯邦制度就是50個州,每個州是平等的。這一點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在參議院,一個州兩個參議員,所以那些左派就很惱火。我們加州這麼大只有2個參議員,你那阿拉巴馬這麼小,你也2個參議員,跟我們是平等的。對,這就是美國開國之父們的遠見著實。他們想要一個聯邦、一個民主,是democracy而不是mobocracy,就是暴民。現在有點美國已經演變成一些暴民統治了,就是說你要是不符合我的想法。

主持人:我的想法,對。

東方:我就威脅你。

主持人:不符合我的意思。

東方:我威脅你,我威脅你的配偶,我威脅你的孩子,這就是暴民統治。那如果一個民主社會淪為一個暴民統治的話,最後就會變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這麼喜歡共產主義?因為它sound good,它聽起來很好,其實它不work(管用),年輕人不知道。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你說得非常對。如果允許這種暴民這種方式在社會氾濫的話,它真的會變成一個共產主義的社會。所以今天川普的律師他們也在說,他們說我們不會被嚇倒,不會被intimidate,然後我們不會被silent。我們就像Sidney Powell說我們要尊重美國自由人民的意志,奪回美國。因為在他們來看,Sidney Powell律師說其實真正川普的得票率應該是超過8千萬的。所以今天這個新聞發布會,很多人認為川普團隊其實提供了非常大量舞弊的證據,而且似乎是吹響了一個反擊的號角。您怎麼看?

東方:是的,我覺得這個它不單單是一個公共上面的一個Public relationship(公共關係),而是一個升級的。因為過去川普團隊開了很多官司,一般都是一些小打小鬧,說這個計票過程不符合規律啦!

主持人:對。

東方:說這個選票不符合……他們沒有直接了當的說你在舞弊。

主持人:對。

東方:今天這個新聞發布會朱利安尼直接就說你在舞弊,而且是系統的、有組織的、有中央控制的舞弊。這個是升級了,那就是升級了。

主持人:沒錯。

東方:不在是小打小鬧了,你就是犯罪了。所以我覺得這並不只是我給你喊出來的,我相信川普團隊他們是有這個底氣的,就是他們的確已經掌握了一些資料,所以他們才會這麼說。就是不是中國人講的虛張聲勢,他們可能是有一些東西,所以可能會有重磅炸彈出來,我們不知道。但是我也可以理解他們現在不會扔出來,因為扔出來以後,左媒肯定就一擁而上,先把那些weakness(弱點)給銷聲匿跡了。他們也不會這麼做。

主持人:您怎麼看Sidney Powell提到了Dominion、Smartmatic系統作弊的事情?因為她今天提到了還是不少細節。除了週一她在關鍵證人證詞,她把它曝光之後,今天她甚至提到他們有些特別的算法。比如說它可以每一張拜登的票算成1.25,然後把川普的票算成0.75,而且她專門說因為川普的贏面太大,導致他們的算法也不工作。所以他們必須在半夜的時候叫停計票,然後手工製造很多假的選票,而且她說這個是從下到上的政府的腐敗。所以他們誓言說一定要把它揭露出來。

東方:對,如果她所講的的確是有hard evidence來support的話,這就是一個很大的一個犯罪,就說真的是要坐牢,誰誰誰舞弊。

主持人:犯罪集團的犯罪了

東方:對,這就是一個犯罪集團。因為你偷竊的是大選,你竊國了,你等於真的是竊國了。

主持人:是。

東方:所以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這就不是一般的。如果說Sidney Powell如果提出這樣的指控,我想還是那句話,她並不是虛張聲勢。如果她真的有這些hard evidence的話,那美國真的要經歷一場徹底的反思,以及怎麼說,要把這個毒瘤給拔出來吧!如果這次通過這個曝光以後,因為的確是美國人其實心知肚明,舞弊都是存在的,一直也就沒把它當回事,這回挖出來以後的確對美國正源清流,對這個民主社會的正源清流,我想是有好處的。

主持人:是,從樂觀的一面來講,也可以說是一個機會。真的是排乾所謂的沼澤或者是深層政府的這樣一些黑暗勢力。

東方:對。

主持人:好,那非常感謝東方,因為我們今天時間也很快到了,感謝您今天做的這樣一些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希望您在下方留言,跟我們談一下您的反饋。好的,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