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歷數舞弊8大罪 川普團隊高調宣戰

「全球主義者」如何與中共對接?3州鏖戰,鮑威爾亮出終極撒手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20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昨天的節目最後,由於時間安排的關係,我們只能簡要的和大家討論了一下川普律師發布會的一些概況。這次發布會意義重大,信息量也非常龐大,所以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花點時間和大家來補充討論一些重點環節。

川普律師指控8大罪:向拜登竊國宣戰

這次川普律師團隊的發布會陣容龐大,時間長達一個半小時。從嚴格意義上說,發布會提出了眾多的罪名指控,列舉了一大堆舞弊現象,但由於特殊的原因,律師們並沒有當場出示太多原始證據和證人。

所以,這次發布會的確就是一次新聞發布會,雖然有部分證據的展示,但並不是大眾想像中的那種底牌盡出的證據展示會。為什麼沒有拿出底牌?朱利安尼說得很清楚,是考慮到每個證人的安全,同時也要考慮到很多敏感證據的安全。畢竟,證據是否有效,最終是法庭說了算,不是媒體。

所以,川普團隊的律師珍娜‧埃利斯才用強烈的語氣對著台前一堆媒體說:「你們的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實 ! 是真相!」

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福克斯的名主播塔克‧卡爾松要求欣妮‧鮑威爾出示修軟件改選票的證據,鮑威爾拒絕了,就是這個原因。站在律師的角度,她一定是以確保官司取勝萬無一失為第一位,她手裡的證據不需要先經過媒體驗證。

正因為不是專場的證據展示會,所以發布會更多具備的是一種輿論意義,也就是說,川普團隊正式向拜登一夥宣戰了。這是真正較量的開始,也標誌著川普團隊在經歷了大選夜被迫發起法律訴訟以來,從守勢轉入進攻的開始。

之所以我們說是轉入進攻,是因為川普律師們在發布會上指控了拜登一夥至少8大罪狀,包括了:

1. 監票員被阻止監督計票;
2. 民主黨各轄區內的紅藍居民區法律雙標;
3. 選民被人冒名投票;
4. 選舉官員被要求更改選票收到日期等非法操作
5. 投給拜登的票被投票機反覆多次掃描計數;
6.部分地區將沒有提前申請的缺席投票也計算在內,例如威斯康辛州
7. 部分地區「超標投票」,實際選票數遠超選民註冊數
8.計票軟件是專業作弊軟件,與外國勢力和左派金主索羅斯有聯繫。

這8條指控我們如果從內容上看,實際上包含了兩個層面的指控:一個層面是法律層面的選舉舞弊犯罪,各種各樣的花式操作。另一個是國家安全層面的犯罪,是跨越了政黨領域的,而且有外國勢力干預的背景下,對美國國家安全與合法政府的顛覆,這就是政變。

這當然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指控。雖然川普律師們沒有明確的說出「政變」這個詞,但我覺得他們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顯。

不是要推翻選舉結果 而是維護選舉的公正合法

律師珍娜在發言的時候,言辭異乎尋常的鋒利,一口一個「fake news」,並且非常清楚的警告說,這是一次審判,一切都要走法律程序,證據都將在法庭呈現。你們這些fake news 一直在迴避這個案子,並試圖歪曲我們這些工作的合法性。

珍娜還強調說,我們的目標非常明確,不是要推翻選舉結果,而是維護選舉的公正、合法與正當性。

這些發言內容,顯然是針鋒相對的。左媒現在的手法,是開始渲染川普團隊的法律挑戰是在輸了不認帳,是惡意拒絕權力移交,甚至攻擊川普是獨裁等等。但我們看到的事實,恰恰都是反過來的。川普團隊目前所有的法律挑戰,都是在當前法律框架範圍之內進行的,有哪個人拿出法律依據來說川普團隊目前的做法是非法的?沒有。

從另一個角度講,如果拜登認為自己每張選票都是合法的,都是經得起檢驗的,那就更應該支持川普團隊的工作,用證據和司法形式來為自己洗清「舞弊」的罪名才是合理的對吧,他這個得票超過8千多萬,創造了美國歷史記錄的總統才能讓人心服口服。

拜登自己也有龐大的法律團隊,如果他們覺得川普律師的做法有任何不合法的地方,他手下這一大幫律師都是吃乾飯的嗎?為什麼我們到現在為止沒看到拜登律師團隊有任何人出面來正式指控川普團隊非法呢?為什麼我們永遠看到的都只是這些假新聞媒體在那嗷嗷叫喚呢?

所以,我們說這次發布會從本質上來說,是不流血內戰的宣戰書,就是因為無論發布會在舞弊層面的指控,還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指控,都指向了一個核心結論:這是美國建國以來從未面臨的,大規模、系統性、有組織的政變叛國行為。其涉及的深度和廣度都遠超一般人的理解。

利益集團與紅色極權:悶聲發財的全球主義者

舉個簡單的例子,這個處於風口浪尖的Smartmatic投票系統被引進美國是誰主導的?喬治亞州第15選區共和黨議員斯蒂芬‧史密斯乾脆利落地發推說:是共和黨的小布什總統。

也就是說,許多腐敗政客勾結而成的利益集團,早已跨越了黨派界限,跨越了職業界限,形成了涵蓋不同行業的寡頭、大佬和高層政客坐在一起瓜分全球的權力與財富蛋糕的政、商、傳媒、科技混合體。這就是朱利安尼他們反覆提到的「全球主義者」。

不知道朋友們有否注意到,這種跨界聯合的政經巨鱷混合體,在紅色極權的中國大陸是最多見,也是運行最成熟的,因為這種混合體模式的背後,一定是以極權控制為核心基礎。所以,如果我們把這些極力鼓吹全球化,大談這就是未來世界的必然發展趨勢等等言論濃縮歸納起來,實際上用一個大家非常熟悉的詞就可以概括了,這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

也就是說,我們看到西方、尤其是美國的一些左派寡頭、大佬組成的利益集團,在終極目標上和中共的「紅旗插遍世界」,或者說「人類命運共同體」發生了幾乎是完美的對接。這就是為什麼川普一再說,拜登就是社會主義的木馬,朱利安尼們也一再說,外國勢力、尤其是中共勢力,有參與干涉了美國的大選,原因就在這裡。

為什麼我們說拜登如果這次竊國得手,未來的美國就將墮入極權化、紅色化的社會主義深淵,原因也在這裡。

其實,嚴格地說,拜登不僅在意識形態上是社會主義的木馬,在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上,他可以說直接就是中共的木馬。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和中共有那個家喻戶曉的10%利益勾兌,更主要的是,拜登所代表的這個利益集團,是有意把中共視為盟友的。

他們並不關心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安全,他們關心的只是能否問鼎控制整個世界的權力寶座。為什麼那麼多科技大公司和曾經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媒體集團都集體左傾?而且左的那麼徹底?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讀大學時曾經受到左派思想的污染,更主要的是,他們都渴望在未來全球一體化的所謂世界新秩序中,能夠分得一杯羹。這對普通人來說,是巨大的利益,是天文數字般的財富。

「明線」爭奪:3州拉鋸戰

好的,我們回過頭來繼續討論新聞。在昨天的熱點事件中,喬治亞州無疑是一大焦點,因為該州州長宣布已經完成了人工重新計票,結果顯示仍然是拜登以12284票優勢領先川普,因此左媒再次預判該州將由拜登獲勝。

這個消息備受關注不僅是因為拜登距離270票的終點線又靠近了一步,更是成為左媒口徑一致的所謂「證明Dominion投票系統安全可靠」的依據。中共大外宣更是開足了馬力大肆渲染。

喬治亞州的重新計票真的那麼有說服力嗎?當然不是。這個重新計票實際上就是一個騙局。

根據喬治亞州的法律規定,雙方得票差距只要小於等於0.5%,落後一方就可以要求重新計票。但川普一方對這次重新計票的要求很清楚,是希望剔除所有非法的選票,而且必須要核對簽名才能保證選票合法性。

但喬治亞州的重新計票是怎麼個計法呢?川普團隊的林伍德大律師早在17號就披露說,他已經拿到無可辯駁的證據,表明州政府指令地方選舉官員上報前一次的計票總數,而並非真正重新計票的總數,而且也根本不核對簽名。

也就是說,喬治亞州的所謂重新計票,變成了「重新上報第一次的計票數據」,這完全就是一個騙局。我們看到左媒報導的時候都刻意強調該州州長和州務卿是共和黨,但卻絕口不提這兩個人的家屬都涉嫌從採購Dominion投票系統1.06億美元的交易中,收取了巨大的回扣。

所以,林伍德才直言不諱說,「這些人已經腐敗到觸犯法律,他們故意參與了聯邦選舉中的欺詐行為。」他甚至給這個州長公開提出幾條建議:1.召開特別立法會 ;2.辭職;3.承認罪行;4.可請求去個離喬治亞州近一點的監獄。

目前的情況是,林伍德向法院提請緊急禁令阻止該州認證選舉結果,但未能獲得法官批准,因此林伍德表示將會上訴到聯邦第11巡迴法庭。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這個利益集團早已跨越黨派的界限,他們是靠一起悶聲發大財作為紐帶來維持圈內人的身分,同時達成了利益捆綁。基本的道德信仰也好,甚至政見分歧也好,在他們眼中都已經靠邊讓步。這個集團的每個成員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

其實川普也是一樣的沒有退路,川普為什麼受到這麼多來自黨內黨外的圍攻?他自己說的很清楚:因為我擋了他們的道。川普從來都不是他們圈內人,哪怕他已經做了4年總統,他都從來被視為這片政治沼澤地的圈外人。

這既然是正邪之戰,必然也是一場生死之戰。

儘管喬治亞州看起來險像環生,但在另一個州卻有好消息。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針對美國大選舉行首次新聞發布會,他公開宣布,在所有法院案件得到解決前,他不會承認拜登是這次選舉的獲勝者。

杜西在發布會上強調說,雖然他個人還沒看到相關證據,但一些法律訴求正在法庭上接受挑戰,因為每個投票的人都有一定的權利和補救措施。一旦法庭裁決結果公布出來,他將接受選舉結果。

那麼根據亞利桑那州法律規定,所有縣必須在11月23日前認證選舉結果,然後把結果遞交到州務卿辦公室。此後10天,全州範圍內的選舉結果將被認證。

也就是說,亞利桑那州可能最遲要到12月初才能有最後的結果。

綜合看起來,雙方仍然差不多是個平手。而在「明線」的爭奪戰還有一個對川普有利的情況,是賓州眾議院以112票對90票通過了一項決議,將對2020年選舉進行一個即時的審計,理由是選民註冊信息和投票之間的不一致和混亂,是該州未來選舉過程必須要進行改善的證據。

這次審計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本次審計將涉及每個縣的數據。另一個是該決議不需要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或州參議院的批准。

其實,這次審計是早在11月上旬就由賓州州議員發起,其內容直接涉及到賓州人無需給出任何理由就可使用缺席或郵寄選票,以及賓州最高法院違憲擅自延長郵寄選票截止日期,這種司法干預立法的行為造成了不必要的混亂。

那麼看起來賓州的審計方向和川普法律團隊的主攻方向是一致的,就是賓州最高法院越權違憲的問題。作為立法機構的賓州議會如果通過審計否決了這個延期接收郵寄選票的動議,那對聯邦最高法院推翻賓州最高法的裁決當然是非常有利的。

「德國服務器」獲證實:終極武器在誰手中?

最後我們還是要簡要的討論一下昨天的川普律師團隊發布會上一個重要的信息。在欣妮‧鮑威爾律師發言即將結束的時候,來自NEWSMAX駐白宮的記者埃瑪諾德‧羅賓遜直接提問說:「有報道說,在德國獲得了一個硬件,或可能是一個服務器,是真的嗎?」

不出意料的是,鮑威爾非常爽快地證實了這一點,她回答說:「是的,在某種程度上有關。但是我不知道是好人還是壞人得到了它。」

這個回答讓很多人都感到迷惑,因為這看起來似乎仍然是一個模糊的回答。但我覺得作為一個律師,鮑威爾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在此前的節目中我們總結過川普團隊成員多次提到過德國、統計選票數據這些關鍵詞。這次鮑威爾的回答,可以說是第一次在非常正式的場合向全世界證實了這個服務器的存在,她沒有明確說的只是服務器現在在誰的手裡。

但我們可以確定的一個重點信息是,德國服務器的確存在,而且被人拿走了,這本身已經就直接證實了美國本次大選的選票統計數據的確是在外國統計的,這已經足夠引發所有人對外國勢力干涉大選的質疑。

或者說,這個回答已經側面證實了關於SCYTL公司的相關報導。說到這家位於巴塞羅那的公司,我要感謝朋友們的提醒,我在昨天的節目中誤把巴塞羅那說成了西班牙的首都,這裡順便更正一下。

就是說,此前的媒體報導本身也是兩種說法,一種說是川普一方得到了服務器,另一種是說可能被壞人提前下手銷毀了證據。

究竟那種說法比較可信呢?我們來簡單回顧一下時間線:

11月9號,前國防部長埃斯伯被解僱。克里斯‧米勒被任命為代理國防部長。

一天後,11月10號,卡什‧帕特爾被任命為米勒幕僚長。埃斯納‧科恩‧沃特尼克被任命為負責安全和情報的國防部副部長。也就是說,國防部最關鍵的幾個職位整體換血了。

2天後,11月12號,德州眾議員戈默特向Newsmax講述了一次德國的突襲行動。這個神祕的服務器第一次進入大眾視野。

6天後, 11月18日,米勒在公開講話中證實,特種部隊和情報部門直接向他匯報工作。

服務器在誰的手中?這個答案,我想還是大家自己來判斷吧。我這裡只提醒大家兩點:1、鮑威爾是職業律師,她說話一定是站在律師角度來回答,不想讓人抓到任何法律上的把柄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2、當她一臉無辜的回答說不知好人還是壞人得到服務器的時候,站在旁邊的朱利安尼和後面的珍娜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也歡迎大家訂閱點贊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