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保衛戰留守記者:慘烈犧牲換國際迴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3日訊】在一年前的香港反送中抗爭,當時港警圍攻香港理工大學13天,許多親身經歷者形容當時的慘烈情況,更有許多堅持留守的媒體記者,將第一手畫面曝光,震驚國際社會。我們為您採訪到當時堅守理大11天的香港網媒記者「爆炸頭」,回憶當時難忘景象。

網媒記者爆炸頭:「我進去都已經預料被他抓的了,那為什麼不留長時間一些呢,是吧,留長一點也不會虧什麼,反正都是給他抓的,晚一天抓,早一天抓,我拍到更多的東西再被他抓是不是不會太虧。」

去年11月17日至29日,理工大學成反送中抗爭的激烈主戰場,當時警方揚言,在場記者如果不離開理大,會被控暴動罪。但他的兩名同事一離開,就被警方逮捕。

網媒記者爆炸頭:「我覺得未必是警方自己出的計謀,可能是有點陰謀,然後讓你上當,其實類似的情況,以前香港2014年、2016年的時候也有很多類似的情況的,天天都說清場、清場,金鐘天天都說警察要來清場,天天留守都沒問題,所以我經歷過這些東西我就不相信了。」

決定留下,早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而警方出動裝甲車衝向路障,抗爭者投擲汽油彈還擊,校園火海、血光四濺的慘烈一幕,正好被爆炸頭拍下。

網媒記者爆炸頭 :「那個時候其實是沒有什麼媒體站在那個位置的,就是在橋上,其他媒體都去了所謂A Core那十字路口準備看大戰,一架裝甲車駛過來,其它媒體都是在很遠的地方zoom(拉近拍攝)過去,甚至拍得不清楚,但我當時是站在橋的上面,哇,流星雨,那些其實是火魔法(汽油彈)來的,後面全部一大堆飛過來,划過我的頭頂的。」

他拍攝到的影片經許多媒體轉載,流傳到國外。理大圍城事件引發港人甚至國際社會怒火,緊接著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取得空前勝利,國際間的制裁法案也接踵而至。

網媒記者爆炸頭:「這個是不幸中之大幸,或者是一個副產品,可能是一個好處,把事情搞得很大。」「其實不止美國的,還有歐洲人權法案都是那個時候通過的。」

問爆炸頭堅持留守的最大意義,他說,當時校園內留守的記者所剩無幾,如果連記者都走光了,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沒人知道,他覺得自己更應該留下來,紀錄真相

新唐人記者梁珍、張芃香港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