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美國大選其實選的是美國人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大選日前暴露出海量的新聞熱點,真是讓全世界的人們目不暇接,在美國這樣一個數百年來民主典範的國度,能出現投票舞弊醜聞已經足以驚人眼球,如果再加上主流媒體干擾、外國政要搗亂、CIA做局,服務器設置在外國甚至有外國勢力介入,再加上郵寄選票干擾、300萬張死人投票、任意塗改選票、撕毀選票⋯⋯等等等等,簡直眼花繚亂、不勝枚舉,集歷來投票犯罪之大全,令人驚呼國將不國,是不是美國真的墮落到這個份上了。

美國的確已經被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滲透得很厲害了,但不能說美國真的就墮落到不可救藥,只是因為美國的重要國際地位才會如此吸引各方勢力逐鹿,只因總統選舉事關重大才會吸引黑暗勢力為此你死我活,我們可以在這場沒有硝煙的熱戰中聞到比原子彈爆炸還要強勁的爆炸力和這場大選對塑造未來世界的重要性。

川普目前已經得到了7200萬張選票,如果加上被對手破壞的幾百萬張選票,那就是大約8000萬張選票,甚至還有人稱如果沒有民主黨這四年來孜孜不倦的抹黑、彈劾、造謠、誹謗,那川普甚至可以得到超過1億張選票,可以說川普是不折不扣的贏家,贏得了美國民眾的大贏家,然而川普的勝利卻被一個號稱「華盛頓沼澤」的黑暗勢力、一個無處不在的財團、科技巨頭和龐大官僚階層構成的沼澤隔離開了,這個沼澤妄圖「代表」民意,替代民意,最終讓川普滾出權力中心。

這個沼澤是如此之強大,甚至可以操縱輿論界、把控情報和強力機構、任意操作選舉結果甚至決定世界上權力最大的人——美國總統的人選,那以前我們在課本上學到的美國「三權分立」的制度已經風光不在了,該改成「五權」分立了,哪五權呢?傳統的三權外再加上媒體輿論權和龐大官僚權,而後面的兩權實際上是被美國大財團和政府高層中既得利益者所控制著的。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再是川普能不能通過舉證和法院起訴扳回勝局了。現在的問題是美國是不是一個民選、民有、民治的政權了?!美國民眾不僅開始對選舉不再信任、對民主黨和拜登不再信任,而是開始對當前的政治制度能容忍黑暗勢力猖獗到如此之地步存在不信任了。如果連全世界最重要的選舉也能肆意人為更改,那被選上的政權就只能去回報當初把他們選上來的黑暗勢力,而不可能去代表民眾的利益,甚至會任意踐踏民眾的利益來滿足這個黑暗勢力無止境的需求了,那麼這個政權就會逐步走向集權、走向強制,然後用民主社會主義的漂亮外衣作掩飾,將這個自由的燈塔之國一步步改造為強權的淵藪。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對美國人民來說,如果人家現在可以用各種手段剝奪我們的總統,那下一步剝奪每個人的財產、自由甚至生命那也就是順理成章了,美國人民可能在自由社會生活得太久,那麼來自前共產國家暴政之下尤其是中共治下的民眾可以向你講清真相。回顧歷史,看看當年毛澤東對蔣介石的國統區是如何滲透的、奪權之前是如何向大眾許諾的、奪權之後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上神壇的,同時又是如何一刀一刀砍掉了中國傳統社會的宗教、文化、自由的。毛澤東的所作所為,被著名的散文家、學者聶紺弩總結為精闢的五句話:謊話說盡,壞事做絕,惡貫滿盈,斷子絕孫,遺臭萬年。這些話絕不是氣話,熟知中國當代歷史的人都知道這些話的份量。那麼看看「華盛頓沼澤」所幹的事,他們所實踐的事情與當年毛澤東的所作作為相距多遠呢?

所以,發生在今天的美國大選,其實選的不是美國總統,選的其實是誰配當美國的人民,只有偉大的人民覺醒了,才會在這片自由的土壤中產生真正偉大的美國總統,每個人都應該反思自己,今天我是美國人嗎?我該如何對待這個國家和我們的子子孫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