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訴心聲 澳華人:法輪功創始人功德無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4日訊】「我雖然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但我很感謝李洪志大師創立了法輪功。同時,我也認爲每個人都應該感謝李洪志大師,特別是中國人。」2020年感恩節到來之際,現居澳洲墨爾本的《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通過大紀元向法輪功創始人表示由衷感謝。

「對於中國而言,法輪功的創立、傳播及法輪功修煉者的反迫害之意義和價值,遠遠超出了追求信仰和追求信仰自由的本身。」他說。

阮傑祖籍廣東,在廣西出生長大,1998年來到澳洲。22年來,阮傑一直投身於民主運動,並且非常支持法輪功。而後他又創辦了《天安門時報》和「中國民主學校」,堅持至今。由於被中共列入黑名單,阮傑20多年來就再也沒能回過日思夜念的故鄉。

法輪功創始人功德無量

「李洪志先生能在中國的這個時代提倡這麼一個理念,確實很了不起!在中國歷史上,尤其是在中國現在這麼關鍵的時期,他樹立起了一面正義的旗幟。」當阮傑在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後,對法輪功創始人的敬佩與感激也油然而生。

2019年5月11日,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女王橋廣場(Queensbridge Square)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集會上發言。(陳明/大紀元)

阮傑認爲,法輪功所提倡的「真」是跟共產黨的「假」相對的,「善」是跟「惡」相對的,「忍」就是跟「暴力」、「急躁」或者「沒有任何寬容」相對的。所以他認爲「真、善、忍」可以顛覆共產黨所宣傳的很多東西。

「我覺得在中國社會道德回歸這條路上,李洪志大師是一個傑出的貢獻者。你可以不信仰法輪功,但你信不信『真、善、忍』?相信絕大多數人都希望生活中有「真、善、忍」,而不是「假、惡、暴」。所以說法輪功是一面旗幟,也是一個靈魂。法輪功對中國的意義非常大。」

「很多人沒有認識到這一點。中國社會道德回歸,確實是一個很漫長的路程,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走。那麼法輪功已經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而且他們二十幾年不屈不撓地反迫害,這種精神是一個民族最需要的。」

「如果一個民族,絕大部分人都對強權唯唯諾諾,都是想巴結權力,這個民族就沒有希望了。因為獨裁者往往都是剝奪人民的自由和壓制人民的創造力,然後讓人民服服貼貼地接受他的統治。專制的本質就不是文明的,在專制之下文明會被消滅、邪惡會被培養。所以每個民族必須要有反抗精神。反抗不是反抗你的父母,不是反抗你的朋友,而是反抗強權、反抗獨裁統治者。法輪功在這些方面做得都非常好。」

義無反顧支持法輪功

這麽多年來,除了民主運動,阮傑有一件堅持多年的事,那就是支持法輪功。多年前通過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阮傑感受到了他們的真誠與善良。

2019年7月20日,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前舉行7·20反迫害集會活動。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集會上發言。 (陳明/大紀元)

「有一件事情讓我很感動。2003年左右,民運人士王炳章被共產黨綁架回中國,我就寫了一封信要求澳洲政府關注王炳章被抓事件,然後坐長途夜班車,從墨爾本到堪培拉的國會大廈。到了堪培拉以後,我不知道是誰傳出了這個消息,可能民運圈裡有人知道我要為這個事情去堪培拉。」

「當時堪培拉沒有什麼民運人士,那天在我到達堪培拉後,早早來接待我、等我下車的就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他在車站早早就等著我,請我吃早餐,然後陪我一起去國會,然後又送我上車回來。」

通過這件事,阮傑覺得法輪功學員很有奉獻精神,是很熱情、很可靠的人。「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跟法輪功學員接觸,他們有什麼活動,我都去參加。有幾次我還去了堪培拉參加法輪功的活動,也得到了他們的很多幫助,獲得了他們的資料。」

「有時候我們可能會做錯事情,但是法輪功學員對待別人有一種愛和寬容。所以我認為有信仰和沒有信仰的人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的行為主要靠自己內心來控制,而不是靠外在來控制你。所以人們很相信自己的信仰時,他就會按照信仰裡的要求去做。」

「法輪功不是一種普通的文化說教。他上升到信仰的高度時,人的行為就會很自覺。如果你是一個很虔誠的法輪功修煉者,如果你講假話,我覺得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就違背了理念裡邊的『真』。所以我覺得法輪功學員是最值得信任、最值得交往的一群人。」

正因如此,無論法輪功學員組織什麽活動,阮傑都會風雨無阻地去支持、聲援。也正因如此,導致「共產黨非常非常恨我,在國內找我的家人;中共政府想從各方面來『教訓』我、阻止我。」

面對中共的淫威,阮傑並沒有退縮,他説:「很多人認識法輪功是因為他們爭取信仰自由。但是對我來說,從一開始,大約從2005、2006年開始,我就一直有這麼一個感受:法輪功的出現、他的意義遠遠大於追求信仰自由。中國共產黨統治大陸之後對這個社會道德的破壞是史無前例的。特別是最近二三十年以來,社會風氣、社會道德的墮落可以說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而法輪功是提倡『真、善、忍』的,『真、善、忍』本身就是一種很好的理念,普世價值跟他是相通的。」

「在我小時候,我的父母都會告訴我做人要善良、要講真話、不要做惡,做惡會天打雷劈的。這種文化本身就是一種敬天神、做善事的一個原則。那麼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就是當代中國社會最需要的。」

「而在共產黨的統治和宣傳之下,很多人的是非觀都沒有了,道德觀更加沒有了。所以現在中國社會道德的墮落跟共產黨的馬列主義、撒謊還有暴力是連在一起的。」

2020年6月7日,澳大利亞維州不同族裔及民間團體在墨爾本市中心的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抗議「一帶一路」集會。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我知道我們的前輩和父母講,1949年以前的社會風氣不是這樣的,雖然也有盜賊、有土匪,但整個社會、整個環境呢,就像我舉過一個例子:1948年,我的表叔考上大學,沒有路費,全村人每人一斗米、每人一塊銅板,是這樣湊錢給他去的。」

「我們那裡有個地主,過年過節或者每一次他上街路過給他打工的長工家,都會買東西送給那個長工的家人。當時的風氣不是像共產黨說的那樣,1949年以前風氣怎麼不好、怎麼黑暗。反而是1949年以後,打人、殺人、坑蒙拐騙,比比皆是,都是因為共產黨奉行的那種謊言、暴力,和它的那個共產黨文化很有關係。」

「中國文化裡邊講因果報應,而共產黨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號召批判因果報應、批判中國傳統文化,推廣共產黨的暴力、鬥爭哲學,就造成了中國社會道德的墮落。」

法輪功對中國社會道德回歸舉足輕重

面對當今中國的社會亂象,阮傑反復強調,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對中國的道德回歸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法輪功的出現,他是中國道德回歸的先鋒隊,這個是很重要的。共產黨對中國的破壞,最關鍵的不是經濟,也不是別的,而是對社會道德的破壞。這種破壞,可能要三代、四代人才能恢復過來。所以法輪功的興起,可以說對中國社會的道德回歸起到先鋒隊的作用。」

「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喜歡『真、善、忍』?不管哪個民族,不管哪個時代,只有共產黨才鼓吹假大空、鼓吹暴力。『真、善、忍』跟中國文化裡的『以和為貴』、『多做善事』、『善有善報』這種文化是一脈相承的。」

「而且法輪功以一個修煉團體的方式出現,走這種方式,能夠更好地去影響中國普羅大眾。如果說大家都信法輪功,人們在中國大陸都這樣煉功修身,那麽對社會道德的回歸非常有好處。」

「目前來講,在中國,提倡良好社會風氣的團體基本沒有。所有的團體都被共產黨消滅了或者被共產黨控制了。現在中國的基督教、佛教、地下教會都被共產黨摧毀,地面上所謂的教會都被共產黨控制著,還要掛著習近平、毛澤東的畫像,還要升中共僞國旗。現在中國的宗教領域完全被共產黨摧毀了,烏煙瘴氣的。」

「我認為,法輪功的出現,是中國道德回歸的一線希望,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對法輪功的理解,應該著重看他的內涵。」

法輪功是民族精神的塑造者

阮傑認爲,「法輪功是我們民族精神的塑造者,也會重新點燃我們的民族精神。因為法輪功不單單是信『真、善、忍』。當他們受到共產黨迫害的時候,他們勇敢地站出來反抗,而且堅持了20多年!」

「中國大陸從1949年以後到現在,不只是缺乏道德,而且缺乏反抗精神。只要官方不同意做的,他就乖乖聽話,不管對錯。自己的權利、自己的前途命運,不去抗爭,而是順從官方。但是法輪功能夠對強權說不,能夠勇敢起來反抗強權。」

「其實一個民族的精神,勤勞勇敢也好,尊老愛幼也好,這種民族精神我們要提倡。但是更重要的是反抗強權的精神、追求自由正義的精神,這才是真正的民族精神,這才是最可貴的,這才是中國人當下最缺少的精神!」

「如果有『真、善、忍』的道德,又有對強權的不屈服,追求自由公正這麼一種精神,這幾種精神結合起來,中華民族才是一個具有完整精神的民族。」

法輪功精神生生不息

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而在這21個年頭裡,法輪功修煉者也一天都沒停止過對強權暴政的反抗與揭露。阮傑深信,這股正義的力量終將戰勝邪惡。

2018年3月25日,墨爾本部分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三退」集會,墨爾本《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在集會上表示,「三退」不僅關乎中國大陸百姓,與海外華人也息息相關。(托尼/大紀元)

「這種精神很值得我們學習,而且對中國整個民族來講也是非常寶貴的。也許現在很多人還是熟視無睹、無動於衷,但是法輪功修煉者堅持了這麼長時間,這就會感染很多人。他樹立了一個我們民族反抗強權的旗幟,那麼他會慢慢影響更多的人。」

「共產黨的邪惡大家都很清楚,人民的抗爭不是馬上能夠獲得勝利的,但是一定要相信『正』一定會戰勝『邪』,『好』一定會戰勝『壞』。壞的只是一時的,從長遠來講它會走向滅亡的,因為人類總是正義和善良占上風。如果邪惡占上風,邪惡永遠獲得勝利的話,人類就不會有這麼長的歷史和文明。正是因為人的本性是『文明、善良、愛』,這個是占主流的,這個主流才能讓我們人類發展到今天。

「還有我感觸最深的是,法輪功裡邊有很多人才,我認為不是因為有人才才有法輪功,我認為是有了法輪功,才有了他們這些人才。比如說現在在自媒體上有幾個很好的博主,還有好幾個個人頻道,他們講得非常好,他們都是法輪功修煉者。」

「為什麼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呢?我自己理解,因為他們心中有神,心中有精神,這種精神能打破任何致命的障礙,能夠使他們更深刻地去了解、更深刻地去挖掘事物的本質。」

「因爲心中有神、有信仰的人都有底氣,有底氣就會更有可能發揮他的潛能。心中有正念、心中有神,就會有很大的能激發自己潛能的力量。如果一個人心中有很大的精神支撐,他才會不擔心任何對他的攻擊,也不擔心人家對他的否定。我覺得這個很重要,我覺得這個是法輪功有那麼多人才的根本原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