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光裕到馬雲 中國首富有多危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4日訊】1999年7月19日,胡潤(Rupert Hoogewerf)在上海發布了中國第一份財富排行榜「胡潤百富榜」。沒有想到,這份榜單後來成爲中國+富豪的「殺豬榜」。許多登上這份榜單的中國富豪被抓捕入獄,其中,曾三次成爲中國首富的黃光裕,因「非法經營」等罪名被判14年有期徒刑。而王健林馬雲,也一直處於危險之中。馬雲曾說過,在中國擊敗你的並非技術,而是一份文件。黃光裕入獄之後,有不少人表示,中國首富是一個最危險的職業。

首富:中國最危險的職業

1999年7月19日,胡潤(Rupert Hoogewerf)在上海發布了中國第一份財富排行榜「胡潤百富榜」。沒有想到,這份榜單後來成爲中國+富豪的「殺豬榜」,許多登上這份榜單的中國富豪被抓捕入獄。

德國《明鏡日報》2015年11月發表題爲「爲什麼富豪在中國生活有危險」(Warum Reiche in China gefährlich leben)的文章寫道,「在大多數國家,一個人的名字被列入最富裕公民名單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在中國,被列入『胡潤富豪排名榜』是令人擔驚害怕的事情。這個名單已經給太多的中國超級富豪帶來厄運。他們中有的受到國家媒體的攻擊,有的被控貪污腐敗,還有的被判監禁。因此,『胡潤富豪排名榜』如今在中國也被稱爲『殺豬榜』」。

中國財經媒體《海哥商業觀察》11月23日報導,自胡潤發布中國富豪榜以來的20年間,中國首富更換了幾代了。

其中,黃光裕、王健林馬雲,可能最受媒體關註:黃光裕和王健林曾三次登上榜單首富,馬雲則在2020年四次問鼎首富。

2004年,白手起家、36歲便成爲首富的黃光裕,被很多人看作是中國最年輕、最成功的企業家。

2008年,國美銷量達到1200億,黃光裕身價升至430億,黃光裕和家人一起成爲火炬手領跑。然而,緊接著,黃光裕便因經濟犯罪被逮捕,以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數罪併罰,被判刑14年。

黃光裕被抓,被認爲是他觸碰了中共金融體制的底線。

報導說,國美上市之前,黃光裕開始玩起了「類金融」的遊戲,憑藉國美在家電零售的地位,延期支付上游生產商的貨款,從而促進國美門店擴張。國美電器借殼上市之後,黃光裕藉助於一系列資本運作使身價幾何級增長。左手實業資本,右手金融資本,以實業資本獲取利潤進入金融,再以金融資本的槓桿作用促進實業。

黃光裕出事之後,中國知名財經評論家葉檀認爲,黃光裕的資金要在內地與香港之間來回騰挪,爲了追求資金的快速流動,就要冒險繞過中共嚴格的資本項目審覈。

葉檀說,「我覺得這是一種商業效率跟制度發生嚴重對抗的情況,所以我認爲這也是一個制度漏洞和制度悲劇。」

黃光裕案牽涉大批高層落馬。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非法經營罪,就像當年虛報註冊資本、虛假出資等罪一樣,屬於企業家經常不慎陷入的常規犯罪。」

當時很多人感慨道,在中國做富豪,是最危險的職業。

王健林身家縮水1000億

在黃光裕出事後5年,比黃光裕年長15歲的王健林成爲首富。在中國,首富和首富也都有交集。

網絡上廣泛流傳一張黃光裕和王健林喝茶的照片。這張照片大概拍攝在2005年,當時萬達尚未上市,黃光裕已是首富。在以資本論英雄的世界,王健林反而成爲了「小弟」。但風水輪流轉,在黃光裕服刑期間,王健林迎來了高光時刻,2013年成爲首富。

王健林認爲,從商要親近政府、遠離政治。王健林解釋說,「這句話的核心就是要走市場,搞自己的商業模式,但我也不讚成遠離政府,在中國我覺得遠離政府太假了。」

王健林承認,「在很大程度上講,萬達的成功離不開政府的支持。」

從2010年到2014年,中共先後出臺政策鼓勵企業「走出去」,作爲中國首富的王健林,也在海外瘋狂「買買買」。

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至2017年初的5年間,萬達在歐美、印度及澳洲等地進行了超20次大手筆投資,投資總額高達2451億元人民幣,涉及地產、酒店、影視、娛樂、體育等多個領域。

萬達們在海外投資規模急劇擴張,引發了中國外匯快速流出、外匯儲備直線下降。2014年~2016年的3年時間內,人民幣貶值約10%。爲避免資本大規模外流可能導致的金融系統崩潰,中共收縮了海外投資政策。

王健林卻還沒察覺到凜冬的到來。2016年3月,王健林表示,「萬達的錢既不是偷的搶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們自己辛辛苦苦賺出來的。我們自己辛苦賺的錢,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

但中共一紙文件下來,海外投資政策收緊,王健林只好甩賣海外資產,將資金轉移回中國大陸。

中共一紙文件,讓王健林的命運發生180度大逆轉。2017年6月下旬,一則關於「銀監會要求部分銀行調查海航集團、安邦集團、萬達集團等近年來大舉進行海外投資的一批公司的貸款情況」的消息傳出。隨後,萬達遭股債雙殺,萬達電影遭巨量拋盤,午後緊急停盤。

又過了不到一個月,網上再傳「銀監會要求對萬達在海外的六個項目嚴格管控」的消息;8月,中共下發《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限制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境外投資,而這些恰恰是王健林近幾年來重點佈局的領域。

隨著2020年美國芝加哥物業項目出售,王健林在海外布局的房地產項目將全部清倉。

相比上次做首富時,王健林身家已縮水1000億。

馬雲惹惱習近平 史上最大IPO被突然叫停

報導稱,中國首富們的財富來之不易,但走向失敗或衰落只需要一份「文件」。

2014年初,馬雲曾表示,在中國,「打敗你的可能不是技術,而是一份文件」;王健林也表示,「我希望文件越少越好,或者說文件要多,多的都是更進一步開放的文件,不希望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就怕這個。」

中國首富們對中共文件的擔憂,最近再一次從螞蟻集團被稱爲「史上最大IPO」的被突然叫停得到驗證。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的中共官員報導,馬雲惹惱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從而叫停了螞蟻集團的上市。

報導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螞蟻集團即將上市前的10月24日,馬雲在一次演講中引用了習近平的話,並希望通過創新解決中國的金融問題。

報導稱,習近平閱讀了有關馬雲這次講話的政府報告,他和其他一些高層領導人非常憤怒。習近平命令中共監管機構展開調查,並幾乎封閉了螞蟻集團的IPO之路,最終導致這樁IPO在11月3日被叫停。全球投資者之前已投入逾340億美元認購螞蟻集團的股票。

華爾街多位分析師認爲,中共監管部門叫停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可能會使螞蟻估值縮水多達1400億美元。

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分析認爲,螞蟻上市涉及幾百萬股民,上萬億資金,涉及面相當大。但是「老大」(習近平)一翻臉,不管不顧,掀了桌子,這就是極權的任性。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轉載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