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金里奇:揭盜竊選舉的竊賊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Newt Gingrich撰文/秋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懶惰導致馬虎,而馬虎則導致了美國歷史上最厚顏無恥的盜竊案被曝光。

盜竊2020年大選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涉及大範圍的違法行動,以及個體行為人與政府官員之間的非法合作。他們從選舉日起就一直在努力掩蓋他們的行蹤,但是他們的行動不夠快。現在,法院需要阻止他們銷毀更多的證據,以便賓夕法尼亞州和全國其它地方的人們能夠準確地評估他們的不法行為的後果。

11月21日向聯邦地區法院提交的爆炸性的新訴訟詳細地記錄了各種非法手段,均被用於增加選票數量,以支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手段包括根據居住地對選民進行不同處理,以及由黨派活動家直接操控賓州選民登記系統。

今年的郵寄選票和缺席選票數量空前,幾乎所有人都預料到這將導致由於各種缺陷,例如缺少保密信封或者信息缺失,而被拒絕的選票比率將高於平常。在賓州,根據歷史規律,可能會有數萬或數十萬張選票被拒絕。但是事實相反,只有0.03%的郵寄選票最終被拒絕,大約有1,000張選票。

鑒於絕大多數郵寄選票投給了拜登,因此這位民主黨候選人從這種差異中獲益頗豐。但是這一反常現象是如何發生的呢?

結果發現,民主黨大本營的選舉官員,如阿勒格尼縣(含匹茲堡)、費城縣和費城的周邊縣,特別是特拉華縣,為了給選民提供優惠待遇而越權,而這些優待是該州傾向共和黨的地區的選民所不能得到的。

具體來說,選舉工作人員違法對郵寄選票進行「預拉票」,以確定它們是否丟失了保密信封或者沒有包含必要的信息。當選票被發現有缺陷時,選民們就有機會糾正或者「補救」他們的選票,以確保他們的選票有效。至少在某些情況下,民主黨官員甚至得到了選民名單,以便與他們聯繫,商討如何「補救」他們的選票。

傾向共和黨的縣的選舉官員正確地解釋說,這違反了賓州的選舉法,但是民主黨州務卿凱西‧布克瓦爾(Kathy Boockvar)發布了指導意見,授權這種非法行為,儘管她沒有法定權力這樣做。

然而,這並不是民主黨違反法律給他們的候選人以不公平的優勢的唯一方式。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跨黨派的托馬斯‧莫爾協會的Amistad項目的律師和調查人員進行了廣泛的實地調查,發現了這起陰謀的另一個因素,其中涉及更加惡劣的行為。

布克瓦爾還越權允許私人黨派組織,包括臭名昭著的親民主黨組織「搖滾投票」(Rock the Vote)進入聯邦州範圍內的統一選民登記處(Statewide Uniform Registry of Electors,SURE)。

訴訟援引布克瓦爾的話說,「『搖滾投票』的網絡工具與我們的系統相連,使得選民和他們的合作夥伴可以通過在線程序完成選民登記過程,無縫隙地為賓州各地的選民服務。」

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外界組織代表潛在選民向該州提交登記申請是一回事,但是只有選舉辦事員才可以直接將這類信息錄入紀錄。

只要查看一下選舉後選民名單就很容易明白為什麼了,這些名單上的名字包括瑪麗‧四月‧史密斯(Mary April Smith),後面跟著瑪麗‧五月‧史密斯(Mary May Smith)、瑪麗‧六月‧史密斯(Mary June Smith)、瑪麗‧七月‧史密斯(Mary July Smith)等等,包括了日曆的其它日期依此類推。然而,當同樣的選民名單在一星期後購買時,那些可疑的名字卻神祕地從名冊上消失了。

在這種情況下,這是有系統地掩蓋不法行為的直接證據。因此對州範圍內的統一選民登記(SURE)系統的一切進一步修改應立即停止,以便在更多證據被銷毀之前對紀錄進行徹底調查。

企圖劫持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竊賊們肯定會在某個地方失手,現在他們正試圖在他們的罪行完全暴露於美國公眾之前,把他們犯罪行為的明顯證據清理乾淨。我們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否則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再相信我們選舉的公正性了。

原文The Thieves Who Stole Our Election Got Sloppy刊登於英文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黨人,在1995年至1999年期間擔任眾議院議長,並在2012年競選總統候選人。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