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習近平匆忙祝賀拜登 中共垮台恐再加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25日,習近平正式祝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習近平美國大選的態度上忽然大轉彎,似乎很蹊蹺。

11月3日美國大選後,3個星期以來,中共外交部和黨媒一直聲稱等待「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如今,美國大選的法律訴訟才全面開始,習近平卻等不及了。他的祝賀比起其他一些國家的首腦,顯然遲了很多;比起另外一些國家的首腦,如俄羅斯、巴西等,又顯得太倉促。習近平祝賀的時機相當突兀,顯得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習近平的突然祝賀,實際是他近日連番舉動的一部分,他又一次產生了嚴重誤判,並正在以此為依據,展開新一輪的外交攻勢。習近平的反常舉動,很可能出於內部權力鬥爭的需要,也再次反映出他內心的焦灼和進退失據,恐將導致美中關係的進一步惡化,並加重中共政權的垮台危機。

習近平賀電背後的玄機

川普剛剛告知美國聯邦總務署(GSA),可以通知拜登為其過渡團隊提供資源。這或許是習近平突然祝賀的一個緣由。拜登一直在試圖組建所謂的過渡團隊,並籌劃大量啟用奧巴馬時代的人物,包括被媒體看好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布林肯目前是拜登的首席外交事務顧問,也曾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副國務卿。在拜登競選期間,布林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與中國完全「脫鉤(Decouple)」的想法不切實際,最終也只會帶來反效果。他說,「美國自包含中國等世界各地吸引學生、人才、想法與投資,並從中獲得極大利益,若把這些切斷會是個錯誤,重點應是如何取得平衡。」

據稱,布林肯屬於民主黨內的對華強硬派,但所表達的仍然是延續「接觸」政策,最多僅稱中共是「最大挑戰」。這當然正中習近平的下懷,他很可能自認可以擺平拜登,也可以擺平奧巴馬的前閣員。對習近平來說,美中關係似乎要回到以往的節奏,這應該是他產生誤判的原因之一。

習近平在賀電中希望「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聚焦合作,管控分歧」。

習近平公開向拜登喊話,期望拜登能結束美中脫鉤,最好能回到4年前的狀態。習近平不但自己公開喊話,還授意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喊話。

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長在《紐約時報》的文章

11月24日,《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中美構建合作–競爭關係是可能的」,作者是前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傅瑩,現任中共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一個已經退休的中共外交官,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當然不會是一家之言,這在中共體系內是不可能的。她當然是在習近平的授意下,才能發出這樣的文章,憑她個人的能量,也無法在《紐約時報》刊文。

這篇文章直言,「過去四年中美關係受到嚴重損害」,「美國認定中國要爭奪世界霸權」,「美國處處阻擋」,「華盛頓開始打壓中國科技企業」。傅瑩的話與中共一貫的腔調並無不同,基本上就是責難現任美國政府搞壞了美中關係。

之後,文章對拜登喊話,「重新激活中美關係時,重要的是準確判斷對方的意圖」,中共「無意取代美國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即便競爭不可避免」,也可以「發展某種『競合』(合作與競爭)關係的」。這番話,幾乎完全呼應了拜登首席外交事務顧問布林肯的態度。

文章還開列了中共的和談清單,包括「華盛頓則應該為在美經營的中國企業提供公平的環境」,如「華為」、「TikTok」;「美國早該放棄干涉他國內政的習慣」;「中美應當相互尊重、承認各自政治制度不同」,「不要在台灣等問題上挑戰中方,或是介入南海領土爭議」。

這些題目,等於要求拜登全面推倒川普的對華政策,中共押寶拜登的態度躍然紙上。在疫情問題上,文章更要求抗疫合作,中美「攜手提高全球疫苗的可獲得性和可負擔性」。換句話說,中共不但不準備就隱瞞疫情道歉,也不會賠償,還要求美國貢獻出疫苗技術,中國可以拿來大批生產。

習近平迫不及待地向拜登喊話,列出了咄咄逼人的談判籌碼,這樣的文章刊登在《紐約時報》,自然引來了各界的非議。《紐約時報》還特意發表一篇文章,題為「時報為何刊登傅瑩論美中關係的文章」,辯解為何刊登了「中國政府官員傅瑩撰寫的專欄文章」。

可見,習近平為了這篇文章使出了多大的力氣。拜登並未真正當選,更沒有上任,習近平就急急忙忙地動用了在美國的渠道。在美國大選舞弊調查的關鍵時刻,習近平卻不顧及落下滲透美國的口實,更不顧及與拜登家族的權錢交易醜聞。這表明,習近平很可能迫於內部的巨大壓力,或者他自己的極度不自信,急於扳回外交上的嚴重劣勢。

習近平再度嘗試突破包圍網

習近平先後在APEC和G20視頻會議上講話,希望突破國際孤立的心情相當迫切,同時他還做出明顯讓步,同意簽署了亞太ACEP自貿協議,更聲稱可能做出更大讓步,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CPTPP)。

拜登宣布勝選後,習近平儘管沒有及時祝賀,實際卻判定並押寶拜登將會扭轉美中關係,並開始了新一輪的動作。剛剛發出的祝賀,不過是習近平押寶式的另一個更大膽的舉動。

11月24日,習近平再次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嘗試更大的突圍舉動。

通話中,習近平仍然強調「多邊主義」,「疫苗交流合作」,還稱「擴大內需、擴大開放」,「給德方帶來新機遇」。但按照中共黨媒的描述,默克爾僅稱「就疫苗合作加強溝通」,希望「推進貿易投資、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合作」,「希望同中方加大努力,推動年內完成歐中投資協定談判」。

德國當然希望更多進入中國市場,但沒有承諾提供疫苗技術,卻要求中共在投資協定談判中趕快讓步。說起來,這次談話並無成果,德國政府也不可能破壞與美國的聯盟,習近平的這通電話似乎只是讓自己產生了錯覺。

與此同時,習近平又開始信任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黨媒消失了一段時間的王毅,11月25日忽然高調訪問日本,與日本首相菅義偉見面時,王毅轉達了習近平的重要口信,但菅義偉卻絲毫未提邀請習近平訪問日本,這應該是王毅此行的主要目的,似乎再次落空。

中共外交部網站上,發布了王毅與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達成的所謂「五點重要共識和六項具體成果」,實際全部都是務虛的客套話,中共黨媒根本沒有刊登。新華社卻特意刊登了另一條相關消息,《王毅談釣魚島問題》,披露了中日商談釣魚島發生了嚴重爭執, 稱「近一段時間,日方一些來歷不明的漁船反覆頻繁進入釣魚島敏感海域,中方不得不作出必要反應」。

王毅的日本之行,看來也沒能突破,還再次挑起了爭鬥。習近平的突圍行動,並無成效,倒是忽然祝賀拜登最引人注目,也最可能產生反效果。

習近平又在軍隊講話

11月25日,中共軍委召開軍事訓練會議,習近平發表講話,再次強調「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堅持聚焦備戰打仗」,「建成世界一流軍隊」。

這樣的描述,與1個月前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又發生了變化。當時的公報僅稱「建軍百年奮鬥目標」和「習近平強軍思想」,還稱提高「軍隊現代化質量效益」,「國防實力和經濟實力同步提升」,顯得相當低調。中共軍網當時也發文附和,大談「戰略定力」,稱關乎「前途命運」,「保持戰略定力」,就能「頭腦清醒、處變不驚,進行冷靜觀察」,「謀定後動」。

1個月前的論調,比起7月30日習近平的「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倒退了不少;1個月後,同樣的口號又回來了,還稱「聚焦備戰打仗」,看來無法冷靜了。

習近平左右搖擺、忽上忽下,應該令下屬十分費解。習近平的內循環和新發展格局理論,目前似乎沒人真能理解,也無法貫徹,更循環不起來,在中共內部很可能導致了不小的暗自抗拒。川普繼續制裁、加大脫鉤,更令虛假的內循環現出了原形。習近平應該也深感壓力,只能不斷增加封號,以掩蓋對自身權威的不自信,

美中關係在習近平手中搞壞,引發中共黨內越來越多的非議,各級官員的後路被斷、消極怠工,中共政權難以為繼。拜登宣稱勝選,似乎成了習近平的最後一棵稻草,他也只能押寶拜登,看不到川普最終獲勝也就成了必然。習近平等不及美國大選法律戰的結果,急匆匆地指望從拜登突圍,表明中共政權內部極度不穩,習近平的誤判和反常舉動,恐怕還會招來更大風暴,加速中共政權的垮台進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