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賓州參議院要自行指定選舉人!川普總統最高法院之戰勝算幾何?

國防部解僱基辛格為防軍事政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8日訊】最新!賓州參議院發起動議,不承認賓州選舉結果,要自行指定選舉人!川普總統最高法院之戰勝算幾何?國防部解僱基辛格為防軍事政變?|熱點互動 11/27/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27號星期五。本期節目我們持續關注美國大選的最新局勢,賓州第三巡迴法庭駁回了川普團隊的訴訟,而川普律師緊接著表示將上訴到最高法院。另外賓州州議會在週三舉行了聽證會之後,州參議院在今天發起了一項動議,要求不承認賓州2020年的選舉結果,並要求議會,由議會來指定選舉人。那麼另外國防部在近日突然解僱了11名高級顧問,其中就包括基辛格

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點評分析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特約評論員田園博士,田園博士您好。

田園: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觀眾朋友也歡迎您手機給我們發簡訊,或者在我們視頻下方留言。那我想請二位先來談一談賓州第三巡迴法院的這個事情。這個可以說有可能是第一個進入高院的案子,那我想先請田園博士來分析一下,就是第三巡迴法院他駁回了川普團隊的訴訟,川普的律師就說下一步就是最高法院。我想先請您談一下,您覺得他這個駁回訴訟的理由是不是站得住腳?另外,如果這個案子下一步就是到最高法院,您覺得最高法院他會不會受理這個案子?

田園:對,這個具體的案件在第三巡迴法院,他的目的是想,因為川普團隊指控,這次選舉中存在著大規模的舞弊現象,所以他想讓這個第三巡迴法院判決某些地區,費城還有附近的一些縣,他的選舉無效。那麼這個第三巡迴法院就判決說,川普團隊敗訴。但他的理由是非常非常的荒謬,我給大家仔細的解釋一下。

在美國的選舉過程中,在唱票的時候,也就是你把這個選票拿出來清點的時候,大家都安排了所謂的監票員。什麼意思呢?就是如果是只有一方在場,那麼比如說你只有民主黨,或者只有共和黨一方在場,這樣的過程不被認為是合法的。那麼所以有兩黨籍,甚至無黨籍的自願監票員在場,大家在唱票的過程中,才能保證這個唱票的過程是符合所謂的程序正義的。也就是說這個程序是正當的,大家最後的結果,大家都比較容易接受。那麼這個第三巡迴法院駁回川普團隊的上訴,用了一個非常非常奇怪的理由。他們說聯邦法律裡面,沒有說投票監督員必須得站在哪裡,或者他們可以站得多近。這些都沒有具體規定,因此,我們要把你這個訴訟給駁回。

那麼大家想一想,這個監票員他的功能是什麼?他的功能就是要近距離監看每一個選票的點票過程,這樣才叫監票。而在賓州,尤其是在費城一些地區,共和黨的監票員被隔離在至少200英尺以外。200英尺那就是60米,60米以外。60米以外不管你視力如何,任何一個人你能看得清楚,這個點票員手裡面的選票選的是誰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也就是說,如果你把監票員隔離在這麼長的距離之外,這個監票員就完全喪失了監票的功能。

所以這個第三巡迴法院駁回的這個理由,簡直是荒謬絕倫,我自己沒有看到過有這麼荒謬的事情。他說聯邦法律沒有規定,說監票員必須站在比如說50公分以內,所以你這個上訴就是非法的,我就駁回你的上訴。聯邦這個第三巡迴法院就是以這種理由駁回了川普的上訴。那麼這個事情我們可以兩面的看,第一方面這個第三巡迴法院判決顯然是非常非常荒謬的。那麼既然監票員都被遠遠的隔離在外,起不到他的功能,還怎麼能起到監票的功能,還怎麼能叫做監票員?但是另外一方面,第三巡迴法院把這個訴訟駁回之後,我們可看到這個訴訟可以馬上將近入最高法院。

那麼最高法院負責賓州的這塊的法官,有沒有可能接受這個訴訟,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因為現在目前訴訟的6個主要州裡面,賓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等等等等。幾乎負責所有這6個州的法官都是保守派的法官,這是有利於川普團隊的一個消息,這是一方面。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說,比如說賓州他好像是分給了Alito大法官,那是不是就是Alito決定要受理,那他就受理了,他不需要去問其他8位大法官的意見?

田園:對。在接受這個案件的過程中,只要是主審這個州的大法官決定接受,那麼這個法案就將進到最高法院,一個人的決定就可以是最終的決定。所以這6個州的訴訟,目前都看來是都由保守派的法官來負責,所以這6個州的訴訟很有可能最終都會受到最高法院的受理,賓州這個例子也可能是其中之一。那麼一旦進入了美國高院之後,那就是要嘛就兩種情況,一種是5比4,另外一種是6比3。

當然現在我們處在一個非常非常奇特的一個時代,這次選舉可以說是前所未有。如果讓這些法官一個一個來接受各州的這樣層出不窮的各種各樣的訴訟案件,這樣的2020年大選這個案子審結,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所以我覺得在這種非常的時期,美國的最高法院應該採取非常的策略。不但要接賓州這樣一個案件,同時要以這個案件為契機,把所有有關2020年大選的案件一併接過來。全部進入最高法院,然後一步審完。這樣才能夠滿足在明年1月20號,甚至在今年12月份的選舉人團選舉之前,把這件案件徹底審結的這樣一個情況。所以最高法院的法官應該有這種膽識,應該有這種魄力,同時也有這種歷史性的責任,來做到這一點。

主持人:是,趙培先生也請您談一談賓州第三巡迴法院的駁回,因為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迄今為止,川普團隊的這個上訴,在州一級的層面法院幾乎全部敗訴。然後上訴到巡迴法庭的時候,有的,你像這個也是敗訴。好像是敗的多勝的少,包括這個,我不知道第十一巡迴法庭,林伍德律師上訴的那個結果怎麼樣。似乎這些法庭他對於廣泛的舞弊,各種各樣的指控,他似乎全部是認為都是不存在的。

一個您怎麼看現在這個案子,是不是最終都會上到最高法院?另外一個,您覺得最高法院他有可能會怎麼樣去處理這些案件呢?

趙培:其實法官也是人,每個法官的判決,還是看他個人的膽識和正義良知。相比巡迴法庭的法官,一般情況下他沒處理過這麼關係到國運的案子,所以他可能就是說,我否定你就是為了讓你更快的上訴,這對你有利。比如說川普的律師團隊可能準備更多的證據,他馬上就會到高院。那麼高院只要判下來,那麼下面的結果可能對川普就很有利。剛才田園博士已經講了,可能的投票結果,就對川普很有利,所以他只是走一個過場,這是一種情況。

另外一種情況是說,他確實都站到民主黨那邊去做,因為讀法律的人,他也是文學系統教育出來的,特別社會主義的這種東西,對西方教育滲透非常厲害。你比如說加拿大曾經有一個案例,就是有個學院,就是說我們就不承認同性戀婚姻合法。那麼這個加拿大的整個律師公會說,你們學校畢業的所有畢業生,它是個很有名的學院,出來之後不能在,我們就不給你律師執照。所以整個法律系統也是左傾的非常厲害的一個,在加拿大和美國都是同樣的情況。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下面這些法院的法官裡面,因為他們畢業的人多,所以能碰到的機率就比較高。但是賓州卻是有一個法官判得不錯,他就說州長你那個認證要趕快停下來,我們不允許你再認證了。所以他又判得不錯,這都看個人的勇氣。我們就接著說他上訴到高院,如果大法官判了6比3或者5比4之後,也可能出現幾種不同的情況。

一個是他可能是滿足了川普律師團隊的要求,這個我們要繼續看川普律師團隊要求。如果川普律師團隊只要求對這些11月3號之後的郵寄選票全部作廢,那麼賓州的選舉人團還可能出現一個,按照11月3號之前計票的結果出來。也就是說,把整個州的勝利還給川普的這種情況。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可能川普律師團隊會要求,整個賓州的選舉作廢。那麼這裡面就回到了更多種可能性,就是賓州的這20票到底由誰來決定。是由州議會來決定呢?還是重新選?還是說整個美國不選了,直接利用憲法修正案第十二條到眾議院,由眾議院一州一票選出總統。這個也都是可能的,所以還是看,高院還是重頭戲,我們要看川普的律師團隊到底提什麼要求,和大法官怎麼判的。

主持人:對,其實說到州議院,我想問問一下田園博士,現在賓州的議會,他不是週三辦了一個公聽會,然後現在參議院就舉辦公聽會這樣的組織的議員,他和另外兩三個議員聯合起來發起了一個動議,一個resolution。就在今天他是說要求把2020年的賓州的選舉結果,就是不去承認。而且他在動議中寫得很長,最後他列出了很多條。包括不承認賓州這個選舉結果,包括議會要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力來指定選舉人,而不是由州長或州務卿指定選舉人。

就是說這個賓州的發展,似乎是兩條線,一個是最高法院會怎麼判?一個是他議會本身是不是有可能,如果通過動議是不是這個選舉人就會由議會來指定了。那如果這樣,他們會不會就是指定了支持川普的選舉人呢?

田園:對,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一個新的發展。那麼賓州現在兩院,賓州的參議院是共和黨28,然後民主黨21,也就是共和黨是多數黨,共和黨掌控了賓州的參議院。那麼在賓州的眾議院也是同樣的情況,共和黨113,然後民主黨是74,也是共和黨掌控了眾議院。那麼我去查看了一下美國的憲法第二條,以及賓州的相關的憲法。確實如此,他說的在這個動議裡,在這個決議裡面說的這個情況確實是這樣的。

就是賓州的所有的選舉團成員,都必須是由該州的立法機構來指定,而不是由該州的行政機構來指定。也就是說該州的州長和州務卿,是沒有權力去指定這些選舉團的成員的。可是在選舉團這個制度問世將近100多年以來,一直是基本上是一個形式上的一個事情,就是說只要是某一個候選人贏得這個州,那麼基本上就是一個形式上的走過程,那麼大家就是由這個行政機構來指定一些人,去投這個票,那麼最後投這個票,基本上就是完全投給這些在該州獲勝的候選人。

可是目前出現這個情況,就是說在美國歷史上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這樣一個大選的結果。舞弊的情況簡直是讓人吃驚,到達了這種程度。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賓州參議院的領袖拿出這樣一個動議來,我覺得是一個非常有政治智慧的這樣一個舉動。一方面從法律上來說,他們確實是有法律賦給了立法機構這樣的權力,他們確實有這樣的權力。而這個行政機構是沒有這樣的權力,來指定選舉團的成員。另外一方面,他們通過把這個權力重新用法律的方式轉移到自己手裡的話。

主持人:而且他們直接說了,我不承認你這一次選舉的結果。

田園:對,而且要求他們的行政機構,也就是州長和州務卿,停止對該州選舉進行認證工作,他不承認這個選舉的結果。這樣的話,那麼如果由立法機構指定的選舉人會投選票給誰,那麼現在拜登已經很多的美國的左媒已經把他聲稱為是當選總統,聲稱他將在1月20號就任為下一屆美國總統。那麼現在看來,其實其中的變數是非常非常之大的。如果是賓州的立法機構,那麼共和黨掌控了參議院,共和黨掌控了眾議院,來選出一個賓州的選舉團。那麼這些選舉人是否投票給拜登,完全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主持人:是,而且我覺得,趙培也請您談談,我覺得這個不單單是賓州,因為下一步亞利桑納州在週一會有聽證,然後緊接著密西根州也會有這樣的聽證。那我不知道其他的州,比如說威斯康辛州,或者是喬治亞州,他們會不會跟進。因為這些州的參眾兩院,州的參眾兩院好像都是共和黨人控制的。如果這樣的話,他們會不會出現像賓州這樣一個情況,那這個完全就是顛覆了大家對下一步有可能這樣的預測和認知,是吧?

趙培:對,其實這個聽證會一個非常好的地方,就是他讓這些所有的議員們,以前只是,你比如說現在媒體封鎖很嚴重,議員們很多有良知的議員,他覺得是不是我是少數派,那麼他在這個聽證會當中,聽到這麼多證據。其實他的人的內心的善良,和人內心對正義的堅持,他被激發出來,他被選民選為立法機關,他就有這個主持正義的心,所以被激發出來,他們覺得自己不是孤獨的。所以我們看到在聽證會之後,整個的賓州的這些共和黨的眾議員們也都站了出來。所以他們要做這個事情,這個是個很好的心,勢力在前面走。

另外亞利桑納州的聽證會其實也可能出現類似的結果,就是他們聽到了大量的舞弊的證據之後,他們認為這個舞弊,比他們想像的更嚴重。他們作為一個美國一個州的立法者,他有權力來制止,有責任有義務出來制止這個舞弊,他們都會站出來。那麼他不僅僅是個連鎖反應,就這個聽證,三個聽證會一完之後,形成連鎖反應。剩下的幾個州可能他會不舉行聽證會,他也敢站出來,也會去否定掉大選結果,這個都是可能的。

那麼這裡涉及到一個最有意思的是,在聽證會當天是川普總統打電話進來。你從川普的言詞當中,你非常能夠聽到他對法律系統非常有自信,他的意思說,沒有第三者的干擾之下,即使他們作弊了,我們也能通過法律系統,把這個大選給扭轉過來,不讓作弊者去竊取這個大選。所以你就知道川普其實是以一個最小的代價,走這種法律途徑,走這種立法程序,來把他的票找回來,把他的勝利找回來的這個過程。

我覺得這個過程雖然很艱辛,但是只要堅持正義的人不被這些所謂的媒體上了公式,或者被這個政變集團的各種手段給壓垮的話,他們一定,川普總統的票一定能找回來,勝利還是屬於美國選民的。

主持人:田園博士說到高院我再問一下,因為高院最近這兩天剛剛通過了一個,剛剛做了一個判決,在這麼一個關鍵時刻,做這樣一個判決,我覺得有指標性的意義。就是他以5比4否決了紐約州要限制,要以疫情為理由,限制宗教集會這樣一個規定,他把它否決了。5比4是5個保守派法官,然後大法官羅伯茲站在了自由派一邊。您怎麼看這樣一個決定,它的一個意義。

田園:對,這個決定其實是一個荒謬絕倫的這樣一個決定,就是說不但羅伯茲應該,這個結果不應該是5比4,而應該是9比0。應該是全體法官一致確認,像在這個紐約州對宗教機構的箝制,還有在加州對這種宗教機構的箝制,是一種違反美國憲法的決定。但是非常非常不幸的是,包括羅伯茲在內,還有其他的幾個所謂的自由派這種左派法官,都竟然站在了真正憲法精神的對立面,才有了5比4這樣一個結果。

那麼這荒謬在什麼地方?大家知道不知道在加州這種地方,脫衣舞俱樂部和毒品店,賣大麻的的商店,被認定為所謂的叫做必須行業,所以他們在疫情期間是可以開門的。而其他任何的機構,只要不被民主黨支持,不被民主黨喜歡的機構,比如說像飯館,比如說像宗教機構,教堂也好,是猶太教堂也好,都必須關門。所以這才出來了這個網上大家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搞笑的視頻,就是加州的有一些牧師不得不把自己的教堂註冊為脫衣舞俱樂部,才能夠在這個疫情期間繼續開門。就是說我們這個世界已經荒唐到了這種程度,而這個訴訟案到達了最高法院之後,竟然還造成了這種5比4這樣的結果,竟然有4個法官認為這種荒唐的局面是正常的。所以這就是這個判決最荒謬的地方,他不應該是5比4,他應該是9比0。

對於像紐約州這樣的地方,大家知道紐約州在疫情發展之初,在今年三、四月份的時候,每百萬人的死亡比例在全美在全國都是最高的,到現在這個紀錄都沒有被任何的其他州超過,紐約州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那紐約州在這種疫情的影響下竟然還這麼胡作非為,竟然把這個教堂,人們要去崇拜上帝的地方要把他強行禁止,要把飯館強行禁止,據估計在這次疫情過去之後,可能有將近45%到55%的飯館就將不能再繼續存在下去,這可以說是對他們不僅僅是民生,甚至宗教自由都有深遠的影響。

主持人:是,但是就是說,如果說,說到這個對於大選的這樣一個指標性的意義,如果照您剛才這麼說,是不是也是很多人也很擔心的一點就是說如果川普團隊的這些案子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究竟有沒有,究竟會不會站在川普團隊一邊認定這個舞弊是存在的,已經違反了憲法,還是說甚至有可能出現變數。因為如果像這麼一個宗教團體的這樣一個都是5比4的話,那在其他的這個東西他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決呢?是不是現在其實不是特別肯定呢?

田園:對。問題現在就在於這個地方,現在我對於,你說我對最高法院有沒有信心,我其實是傾向於我對最高法院比較沒有信心。因為這個最高法院,因為大家過去一直說什麼,這個最高法院現在有巴雷特之後就將存在一個所謂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其實這個概念從來沒有存在過,所謂的保守派法院從來不存在,從來存在的就只有左派法官抱團,幹出這種令人覺得非常荒謬的事情。

比如剛才說的這個訴訟過程中,大家看到就是脫衣舞俱樂部可以繼續開,然後大麻店可以繼續開,但是你的宗教場所不能繼續開,竟然有四個大法官認為這個是合理的,其中包括三位所謂的自由派大法官,還包括一個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那這很顯然這四個人既然能判這個,能判決說宗教場所不能開放是合理的,他們也能夠用同樣的理由判決說大選根本不存在舞弊現象,所以這四個人我們不可能對他們有任何指望,尤其是羅伯茲這個人。

羅伯茲這個人是最高法院的所謂的Never Trumper,就是他是不管是誰,就是不要Trump,就是不要川普,就是這樣一個人。所以這四個人的選票我們現在應該已經有一個大致的估計了,就是說他們肯定是要反川普的,不管川普團隊拿出多麼堅實的證據,不管2020年大選中出現多少舞弊的現象,有多少舞弊的選票被包括在選票裡面清點,這些人是不會有任何的,是不為所動的,他們一定會反對川普。那麼至於剩下的五位大法官,是不是能做出這種符合程序正義的這樣的宣判,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怎麼樣,您比較樂觀還是?

趙培:他其實這個性質,宗教集會人數其實背後是有一道川普的開放國家政策和拜登的封鎖國家政策之爭嘛。作為川普來講他認為就是說在病毒的毒性減弱或者傳播性增強的情況下這些數字可能沒有意義。因為這個病毒是人體能夠抵抗得住的程度,死亡率正在降低的這個時候,你這個時候把全國封鎖起來沒有意義。而這個拜登封鎖國家政策,其實他類似於一個社會主義改造的過程,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大企業高科技企業的股票都在漲,他們都存活下來了,而小企業都關門了,就跟中共搞得那個工商業、手工業改造一樣,都把合併成集體企業或者幹什麼,都關門了,這樣的話整個美國的這個中產階級會大規模的縮小,因為他們找不到工作他們只能依賴於福利生存的話,等於是把美國製造了一堆貧窮人口,成為一個高福利制。

主持人:給政府更大的權力。

趙培:對,特別是這些高科技公司可高興了,比如說那個大家都待在家裡,大家可能都要在YouTube上看一下熱點互動,所以這個YouTube你可以看一下這些企業的股票,它在這個疫情期間是剛開始稍微跌一下,然後迅速的翻番,特別是亞馬遜這幾個在網上賣貨的,翻得就更厲害,你就知道這個企業它在這個疫情是受益的,它在封鎖這個政策上他們受益的,所以他們都會來幫助拜登就是這個原因。

那麼大法官裡面,他這個5比4也表現他們理念上這5位大法官是贊同這個川普的開放國家的政策,就是他認為宗教聚會人數不必要限制,或者是餐館也可以開一部分,但是怎麼開,可能只准外賣或者是裡面的人要保持距離或者怎麼樣,那麼那個4就是徹底封閉國家,它其實背後體現的是一個站隊。那麼這個站隊我希望他們保持到大選結束。另外,那個羅伯茲其實他是小布什總統的人馬,所以他來回跳。我覺得共和黨內部要給小布什一點壓力了,這些歪門邪道的招,既然作弊集團可以用,那麼做為一個好人,你有的時候也是需要一點這種背後的招數,才能夠讓這個正義的天秤傾斜回來,恢復一個正常的平衡,也就是正義必勝的這種結果。

所以我覺得這個關鍵問題是在共和黨建制派這部分,我覺得你們應該明白如果這次大選真的讓作弊集團贏了,那你們以後不要幹別的,就買Dominion的股票,共和黨占持股多少,民主黨持股多少,就能決定大選了,就能決定總統人選了和議員人選,那美國還要選幹什麼,大家花錢買股票不就解決這個問題,這是多麼可悲的一個事情啊,所以我覺得共和黨建制派現在應該清醒頭腦,包括小布什,站回共和黨根本利益,一個公平,注重個人的美國社會這一邊。

主持人:您這個呼籲,我覺得是挺好,不知道會有沒有結果。但是我個人對於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還是有一點樂觀,因為畢竟巴雷特這是關鍵一票,在大選之前這個關鍵的職位空缺出來,而且巴雷特又順利當選,我覺得他是有他的這個意義的,而且這一次的這個投票確實顯示出她這一票是關鍵的一票,所以我們確實想要看一看這個案子打到最高法院以後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果。

那麼接下來我想問一下趙培先生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看到這兩天又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國防部突然把11名高級顧問解僱了,就在週三。然後這11名顧問包括大名鼎鼎的基辛格,還包括前奧巴馬時期的這個國安顧問,就是國安顧問叫做阿爾布萊特。您覺得就是為什麼?就很多人說川普這是在抽乾沼澤,但是他為什麼在現在來抽乾,來做這個舉動,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這涉及到一個什麼引發了這次所謂的抽乾沼澤行為,就是美國的總務署長墨菲被迫,她是有各種騷擾,被迫答應拜登團隊做這個交接給他們提供資金,她其實是阻止整個的政變滲入整個美國政府,在明面上滲入美國政府的一把鎖。現在這把鎖被打開了之後,緊接著美國之音就說五角大樓裡面要跟拜登做交接,五角大樓等於是美國的軍事機構,那麼等於是以前在暗地底下的陰謀,現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了,所以這非常危險。

那麼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基辛格。基辛格幹了一個什麼事呢?11月14號,當時彭博新聞社主持一個中美經濟論壇,這個當時你可以知道美國主流媒體的想法是想讓王岐山,中國國家副主席出來承認拜登的政府。王岐山在當時不承認,現在是承認了。最後這個事讓基辛格急到什麼程度,到他發言的時候就說,習近平一定要跟拜登達成一個共識,要不然雙方就有戰爭。你就可見他多麼急著要把這個拜登給推出來,所以你把他放在國防部的顧問名單裡,他堂而皇之到國防部裡給那個人篡奪軍事政變他都可能幹得出來。

特別是奧巴馬在接受新聞訪問的時候說了一句,說我們可以命令這個海豹突擊隊把這個川普總統從白宮裡面驅逐出來,你這個就是軍事政變的信號,所以川普總統這一次就是預防他們搞軍事政變,所以先把你們明面上的人都清除掉,告訴你們這個交接是不存在的,你們不要想交接這個軍權。軍權還是會在美國合法總統的控制之下,絕對不允許你們搞軍事政變。你看看他現在離軍事政變其實就差一步,他能夠指揮軍隊了。

你比如說發動軍事政變,怎麼發動呢?我們以前也講過他首先控制媒體,他控制沒控制住?他控制住了。只發佈軍事政變集團的新聞,甚至各種新聞,臉書都給你標上誰是總統。但誰是總統?連合法選票都沒有認證,誰是總統不知道啊!所以法律程序還在走,不知道啊!所以你根本不是一個美國的一個媒體,或者美國的一個新聞平台,你就是個軍事政變說話,等於媒體它控制了。

那麼你看看警察和FBI的高層,如果他們真的有良心的話……這裡面會被滲透的很嚴重,而且在高層。如果他們真的能夠起到一個正常的保護市民、保護公民的一個武裝力量的一個作用的話,墨菲女士就不會被死亡威脅而沒有一個執法者出來吱聲,就證明他們滲透到了一個執法的高層。執法,那麼下一步他們想控制軍隊。而川普總統提前做的一個事,就是把特種部隊的指揮權,把這國防部長解僱了,把特種部隊指揮權交給代國防部長。這就是說預防他們直接拿到海豹突擊隊,或者是任何的這些特種部隊的指揮權和情報部門的指揮權。

所以川普總統,你看他明面上他是在走法律程序,他背後也在預防著軍事政變。所以等於是說把你們先都開除,包括基辛格,你們不要想堂而皇之的在五角大樓裡面篡奪軍事政變。讓這些白宮的官員或者軍事主官不接受合法總統的命令,而接受政變集團的命令,這是一個警告,對下面的人,也同時表明川普非常知道這些人,政變起來能夠做到什麼程度,軍事政變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覺得川普總統這手防得好,那麼軍事政變可能在未來不會發生。

主持人:田園博士,這個事情您有什麼補充的看法嗎?

田園:對,這個事情我覺得倒不是一件太大的事情。咱們說為什麼川普總統上台以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所謂的叫做Never Trumper。他們的來源究竟是什麼地方?他們為什麼這麼拚命的去反對川普總統?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有基辛格這樣的官僚。因為大家知道美國有一個所謂的稱謂,政治學裡叫做院外遊說集團。這些人就是各種各樣特殊利益的代言人。這些人最大的來源,就是以前曾經在美國聯邦政府或者各級州政府擔任官員的這幫人,基辛格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很著名的一個例子。

這些人最大的利益來源,其實很簡單,就是通過他們在官府裡,工作之後獲得的這種經驗,獲得的這種人脈,然後去為外國政府和利益集團賣命,才能夠給他們帶來最大的金錢和各種各樣其他的收益。那麼基辛格這個人就是一個典型的權力掮客。這個人為尼克森政府和當時的中共勾搭,搭橋引線,然後在後來的歷屆美國政府裡面,基辛格這個人都是一個親中共的一個典型的代表人物。這個人是這麼賺錢的。

那麼川普總統上台以來,一下子把這些所謂的前朝元老的財路徹底給切斷了,川普政府沒有任用那麼多的這種院外遊說集團裡面的頭面人物,包括基辛格這樣的民主黨的頭面人物,他是為共和黨政府工作,但這個人完全是一個民主黨,一個好戰份子。還有另外一型的,另外一些新出的,像在小布什政府和柯林頓政府裡面出來這樣一些遊說的政客。川普總統可以說是把他們的財路徹底堵死了,這就是這些所謂的Never Trumper,就是除了川普誰都可以這樣人物的來源。

那麼大家看到這些人被川普總統拒之門外之後,又不得不找其他的門路,最後進入了像國防部下屬的這樣的,所謂的也就像中共原來設立的所謂顧問委員會的這樣的一些機構。就在這樣一些機構裡面共職,然後試圖對川普總統的政府和他的一些閣僚有所影響。這些人從來就是幹的這個把戲,所以可以說這個把這些人解職,可以說解得是太晚了。因為當時川普總統他只能對閣員層次的任命,可以直接控制,他想任命誰提名誰,那就提名誰。可是針對閣員自己僱用的這種顧問,我想川普總統可能就不至於有這個能力去控制,也不至於有這個心思去控制,因為你們閣員下面你們愛幹什麼事情就幹什麼事情。

主持人:但現在國防部長被換了,所以新的代理國防部長可能就採取一些果斷的措施。

田園:對,這些基辛格,還有像以前原來布什任命的一些官員,還有在布什政府擔任國會議員的那些人,就是被原來的國防部長馬帝斯塞到顧問委員會裡面的。所以如果你仔細看一看,全聯邦的閣僚這種級別他們的顧問委員會,裡面估計充斥了大大小小的基辛格。這些顧問委員會都應該被徹底解散,這些人都應該被徹底的摒棄在美國政府之外。

主持人:好,那這樣還是回到大選最新的進展。我想問一下田園博士,我們現在看到很多有關舞弊的這種信息、數據、證詞,都在不斷的浮現。當然鮑威爾律師她也在喬州和密西根州,已經提交了100多頁的訴狀。但這個我們沒有時間展開談,可是有一篇文章我想請您點評一下。它從宏觀上分析了拜登今年的得勝的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它是說拜登在五個方面打破了大選的常規。

我稍微列舉一下,第一個他得到了8,000萬張選票,比什麼希拉里、奧巴馬全要多,而且基本上坐在地下室就拿到了比川普總統還要多的選票。而且他的活動上並沒有什麼熱情,但是奇蹟般的他讓這些沒有熱情的選民,非常有熱情的給他投票。第二個他說拜登輸掉了大多數的風向標的縣,但是卻贏了。

這個我當時我也覺得非常奇怪,因為幾乎沒有一個近年的美國總統在輸掉了俄亥俄和佛羅里達之後,居然還能登上總統寶座的。所以當時川普總統拿下了佛羅里達和俄亥俄,很多人說這個是Game over,沒問題了。而且不只這兩個,拜登在很多縣,58個風向標縣中他輸了51個,然後他居然還是贏了。

第三個這個文章說,拜登在所有的大城市都比柯林頓得票少,就是在4個大城市得票多。第4個他說民主黨在所有其他上都輸了,什麼眾議院什麼的、但是參議院現在還在膠著,但是很多眾議院、州級的都輸了,唯獨拜登贏了。第五個他說川普在Primary初選中得票率是最高的,他說通常75%以上,這個人再次當選就是沒有問題的。川普當時在黨內初選得票率是94%,但是他也還是輸了,拜登還是贏了。所以您怎麼看這篇文章這樣的列舉,我覺得這是一個對美國政治非常熟悉的人寫出來的這樣分析文章,川普總統也轉發了。

田園:沒錯,對,這個是聯邦黨人協會網站上發出來的一篇文章。我看了一下,寫得確實很有道理。那麼大家知道在2020年大選舞弊消息頻傳之後,很多人在網絡上都發出了一些對這個舞弊證據的這種分析。不管是從統計上來說,還是從政治學上來說,還是從選區的選民的結構和人數來說,這個出現這種非正常現象簡直多得數不勝數。那麼比如說剛才你已經提到了,在美國政治裡面有這樣一句話叫做得俄亥俄者得天下。

主持人:還有得佛州者得天下。

田園:對,就是俄亥俄州在美國政治中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但近年來他就是慢慢越來越偏向於共和黨,越來越偏向於川普總統。所以川普總統在兩次選舉中,都以大比數贏得到俄亥俄州。那麼除此之外,除了像俄亥俄州這樣的所謂的風向標州之外,在美國還有58個所謂的風向標縣。拜登竟然在這個風向標58個縣裡面,只贏了7個縣,而川普總統贏了51個縣,最後還說川普總統將要輸掉白宮。這怎麼可能呢?就說這種,發生這種事情輸掉俄亥俄州,然後輸掉風向標縣裡面的51個縣,還能夠入主白宮,這種情況在以往的總統選舉中發生的機率幾乎可以說是零。那麼還有大家知道,現在非常著名的所謂的拜登曲線。

主持人:對,統計學上。

田園:就是在威斯康辛州和在密西根州,突然發現在某個凌晨4、5點鐘的時候,拜登的選票出現突躍性的增長。而在拜登選票增長的時候,過程中川普的選票增長卻沒有發生任何的增長,這都是違反這種統計學的這種現象。還有剛才提到的,當時拜登怎麼可能拿到比美國可能出現第一個黑人總統,美國可能出現的第一個女性總統,拿到的選票更多?拿到了將近7,900萬的選票,這都是不可能的。拜登天天坐在地下室裡面,然後也不跟選民見面,也不跟非常崇拜他的媒體見面,他怎麼可能獲得這麼多的選票?

而且他的選票在很多的大城市,在很多民主黨控制的區域,不但低於歐巴馬,而且遠低於希拉里.柯林頓。但是在那4個大城市裡面,剛才你提到的4個大城市裡面,在亞特蘭大、在費城這些地區。為什麼偏偏在這4個大城市裡面,拜登能夠超越希拉里.柯林頓和歐巴馬的紀錄?這很顯然現在這4個大城市所在的州,都是我們現在的選情最集中的那6個州中的其中4個。那麼這種作票的這種嫌疑是非常明顯的,只有民主黨在這個4個大城市裡面設定了他們的目標,那麼才能做出現在這樣的局面來。種種的跡象表明,拜登這種所謂的當選,極有可能是一個舞弊的結果,這次2020年大選現在這個結果,絕對不是個正常的結果。

主持人:趙培先生還有不到2分鐘,也請您很快補充一下。

趙培:這個川普總統在推特上,今天說拜登如果不能證明他那8,000萬張選票是合法的選票,他就甭想進入白宮。這已經說明川普已經從統計學上發現問題了。因為如果拜登拿到這麼多選票的話,川普就不可能拿到7,300萬張選票,川普應該在6,000萬或者更低的按照統計學規律的對比,這表明川普總統他要在法律上一直走下去。所以我是覺得川普總統其實是對美國的司法體系,還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即使整個教育系統已經把司法體系搞得非常左了。但是他仍然相信當中這些有良心、有正義的法官,能讓他拿回他應該得到的選票和他大選的勝利。我覺得如果按照川普7,300萬選票是正常數字,或者已經被縮小的數字,他應該拿下的是個絕大多數的勝利。我覺得歷史應該把這個還給川普總統,我覺得在未來的很艱難的法庭當中,我希望正義的人們不要喪失了信心,就是說正義再往前走,一定會贏。

主持人:好的,是,像鮑威爾說川普應該是贏了8,000萬選票。好的,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精彩點評,我們會持續關注大選的最新進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
特約評論員:田園博士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