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戈薩爾:媒體無權宣布大選結果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8日訊】美國的幾大媒體都稱2020年的大選是副總統拜登勝出。但選舉並沒有真正塵埃落定:佐治亞州和威斯康星州已經被要求重新計票;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的訴訟也在進行中;還可能有其它的質疑。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採訪了亞利桑那州聯邦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了解他對選舉現狀的看法,大科技公司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以及他認為需要怎樣才能重新獲得美國人民對大選的信任。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對選舉現狀的看法

楊傑凱: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議員,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戈薩爾:謝謝!楊,我很高興能參加這個節目。

楊傑凱:戈薩爾議員,就在不久前,許多媒體宣布喬·拜登現在是美國當選總統。我想知道你如何反應。

戈薩爾:我覺得很有趣,因為他們沒有資格這樣宣布,而是要由國家本身來宣布。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從來都不是唐納德·川普的朋友。我確信他們會這樣做,所以,(我告誡他們)不要輕易下斷言(So be careful what you ask for,俗語,本意是莫輕易許願!)。

楊傑凱:我現在在紐約。隨著這個消息的傳播,我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光聽聲音判斷的話,有很多人在鳴笛等等,所以看起來,似乎相當多的人,已經接受了所宣布的內容。

戈薩爾:他們可能已經接受了,然而其中仍有很多(懸而未決)留有(變化)餘地的地方,我希望確保這是一個公平的選舉,即每個人的選票都被正確地計算和記錄。

楊傑凱:據我所知,你現在正前往州首府。那裡會發生什麼事嗎?

戈薩爾:無論他(川普)在做什麼,都是為了確保各州政府,確保他們有一個公平的選舉,確保選票被投出後能被正確記錄。我們要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軟件。這似乎是一個問題,因為這與在威斯康辛州使用的是同樣的軟件,克拉克縣也是如此,喬治亞州也是如此,那裡的情況,似乎非常不正常。

總統來過亞利桑那州我所在的(第四國會)選區4次,兩次到尤馬(Yuma),一次到(亞瓦派縣)普雷斯科特(Prescott),一次到(莫哈維縣)牛頭城(Bullhead City),反響非常熱烈,非常熱烈,所以這些(選票)數字似乎未核準。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知道還有一些選票還在那裡(待統計),所以他仍然有機會扭轉局面。

但是我們要確保美國公眾感覺到……特別是我所代表的亞利桑那州選民,能夠確信這個過程是正確的。如果是算法有問題或軟件出了故障,我們需要找出它。我認為這是憲法所要求的,以確保選舉的神聖性:每一張選票都是合法地投出的,並且被正確地統計。

楊傑凱:你有什麼理由相信這個軟件可能有問題?現在你怎麼看?

戈薩爾:在密歇根最終發生的事情,就是他們注意到這個算法開始起作用,實際上把共和黨的選票,變成了民主黨的選票,僅僅在那個地區就有6000張選票。所以,重申一下,(那個)軟件,如果出現了這樣的故障,這是非常麻煩的,因為問題很有可能存在於他們實際推出的每個軟件包當中。

同樣的軟件在整個喬治亞州被使用,德克薩斯州拒絕使用它,還用在了亞利桑那州的馬里科帕縣。順便說一下,(在亞利桑那州)只用在馬里科帕縣。然後,在內華達州只用在克拉克縣。它還用在新墨西哥州、科羅拉多州、伊利諾伊州。所以美國有很多州都在使用它,而且他們都不是唐納德·川普的支持者。所以,(糾正軟件問題)這是一個時間短、代價小的行動,來讓美國公眾重新認識到,我們的選舉不受俄羅斯或其它國家的影響。

建議對亞利桑那州的所有選票進行手工統計

楊傑凱:那麼應該做些什麼來評估這個問題呢?你有什麼建議嗎?

戈薩爾:總之,我們正在要求對我們州的所有選票,進行手工統計,包括共和黨、民主黨和無黨派人士的選票。你去統計所有的郵寄選票,你去統計它們,然後與機器的統計進行比較。這應該能告訴你,票數應該一樣的、相同的。如果不是,如果有很大的差異,你就能發現問題。

否則,你會猜測這個算法被做了手腳。我的理解是在大選開始之前,在這些程序啟動前,被人放了一個補丁。

楊傑凱:你對結果的預期是什麼樣的?或者你有什麼預期嗎?

戈薩爾:如果軟件系統有內置的問題,它會顯示出來,很容易弄清楚,只是很耗時,但是我認為,儘管這個國家目前黨派之爭嚴重,這是一次重獲美國人民信任的了不起的行動。

信任就是一系列的承諾得到兌現。如果我們說前副總統拜登贏得了選舉,那就讓我們確保能驗證它,確保我們能讓人們放心:事情果真如此。但是,如果你一次又一次地向人們承諾一些事情,卻沒有兌現,一些人也沒有為他們所做錯事承擔負責,比如那些指控唐納德·川普的民主黨人一樣,人們對這個體系就會失去信任。

除非我們現在就這麼做,否則喬·拜登當美國總統,能有什麼可信度和正當性呢?特別是當你已經知道了,(《紐約郵報》曝光的醜聞——)那個電腦裡裝滿了亨特·拜登的東西,電子郵件和圖片。現在美國公眾已經不相信這些了。

楊傑凱:你實際上正在呼籲州長召集立法機關的特別會議。是什麼內容?目的是什麼?

戈薩爾:我們要做的就是根據我們的憲法,由我們的州立法機構對選舉進行監督,關注馬里科帕縣的所有不同地區的選舉,以及他們對周圍所有縣的影響。所以在我們州,州長必須重新召開一次特別的立法會議來實施監督,這就是我們的目的。目前,州議會在休會。現在他們仍在發揮領導作用,但是我們需要做的是讓他們回去工作,支持這次審計,把審計作為第一步。

媒體斷然宣布大選結果是不合法的

楊傑凱:回到我之前的一個問題上,我的問題是,你對媒體斷然宣布這次選舉的結果的做法,有什麼擔心嗎?很多媒體都參與了,你擔心他們對美國公眾產生的影響嗎?

戈薩爾:楊,我們曾經說過,沒有人可以用故意暗示(subliminal messages)(誤導民眾),這是不合法的。這與說唐納德·川普將在全國各地遭到重挫(be creamed),有什麼不同?事實並非如此。

無論他們怎麼想,這都是一場勢均力敵的競爭,而且他們整個過程中,幾乎都不公平:壓制總統言論、大媒體參與推動、大型平台推動反川普運動等等。所以我認為我們需要確保美國公眾知道,尤其是現在,需要讓公眾知道,這個軟件出現了一個故障,尤其是在密歇根州。我們需要確保故障不會發生在喬治亞州,其影響可能是巨大的,在亞利桑那州,在內華達州也是一樣。

楊傑凱:你預計這(手工計票以比對結果)要花多少時間?

戈薩爾:這要看實際需要了。從目前來看,如果資源和人力充足到位,時間不會超過兩個星期。這只是他們的正常程序的一部分,涉及的範圍稍微廣了一點。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查看縣記錄,對他們的全部投票做一個抽樣調查,然後尋找一些錯誤。

這就是再向前走一步,說「我們有一個問題,所以我們要確保這個問題在整個投票過程中不存在」,因為,可以創建一個算法,隨機跳過。這就是你必須做全面審計的原因。

極左派收集川普支持者信息 應提法案阻止違憲行為

楊傑凱:那麼,議員先生,我想換一下話題。我看到了你對國會女議員亞歷山大·奧卡修·柯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發的一條推文的評論,該推文的大意,似乎是號召人們收集川普政府官員、川普競選團隊成員以及川普的支持者等等的個人信息,你做了一些評論,我想請你談一談。

戈薩爾:好的。那個推文充滿了馬克思主義色調,收集你的對手的信息,這種做法正是美國公眾所譴責的。我們不能容忍這種做法。從現狀來看,他們對唐納德·川普都做了什麼?

他們提出了所有這些指控,都是不實的指控,沒有一個能證明具有任何可靠性,實際得到的結果,就是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開始站出來說,(《憲法第一修正案》中)關於誹謗的法律需要重啟,這樣我們就能看到這些不實的指控,是如何毫無顧忌地被公然拋出來的。

我猜想她不相信《第一修正案》,不相信言論自由,對吧?令人震驚的是,我們竟有這樣的人處於那樣的地位,不相信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這正顯露了她的本性。

楊傑凱:有人做了回應。我不熟悉這個組織,也許是「讓川普擔責項目」(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邁克爾·西蒙(Michael Simon,前奧巴馬政府的幕僚)說,「我們將收集每一個川普政府的工作人員,競選團隊成員,他們的代表,所有人(的信息,以進行清算)。」這個組織是什麼?

戈薩爾:我不知道。我能做到的,我能處理的,我才說。我覺得這很無禮。這和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做的事情是一樣的,楊。他們正在未經你的允許,收集你在用戶平台上的言行。

這就是為什麼我提出法案,來處理這個問題,阻止審查,阻止數據收集,阻止拼凑線索(以按圖索驥進行清算)。這些都是表達自由、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的重要方面。這正是我們憲法的全部意義所在。所以這確實顯示了她(AOC)在馬克思主義外衣下臭名昭彰的卑劣形象。

大型科技公司在選舉中的表現

楊傑凱:現在,讓我們來談談大型科技公司方面的問題。關於媒體方面我們已經談論了一些。你怎麼看待大型科技公司,在這次選舉中的表現?

戈薩爾:這不用我說。在這個問題上最重要的專家,是來自德克薩斯州的愛潑斯坦博士(Robert Epstein)。他在參議院聽證會上作證時說,在2016年大選期間,有超過200萬張選票(在科技巨頭的操縱下)被推動去到希拉里·克林頓那裡。在(2020年)這次選舉中,他們打算爭取超過1500萬選民。

但是看看他們最近所做的事情,在總統剛一談到選舉的時候(就通過封帖等)審查他的發言,這有多麼的專制!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實質,限制言論、集會和內容,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刪除(《通訊規範法案》的)230條款(註:社交媒體的免責條款,即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無需為第三方使用者的言行負法律責任,同時也保護了其對部分冒犯性的內容進行限制,或者賦予他人技術手段來限制冒犯性內容的行為),確保他們對錯誤的行為和壓制言論自由負責。現在他們要負的法律責任是(作為互聯網服務供應商)讓讀者可以去到他們的平台(自由發言),但是當他們的行為就像發布者,和你們(報紙)一樣,那麽如果他們發表虛假言論,就應該可以被起訴。

法案要求:科技巨頭得到用戶許可才能過濾内容

楊傑凱:關於選舉結果等方面,我在總統的推特上看了一下,在一連串的這些帖子中,有大量的帖子都有這樣的警告,你只有快速點擊才能閱讀。

戈薩爾:重申一下,他們可以表明,他們確實能踐其所言,它(我提出的法案)實際上提供了人們想用的過濾器,並確保這是平台必須履行的義務,所以,我的提案中所有關於定義什麼是非法言論,並且由我自己來決定的內容,現在都講得通了。

現在他們已經表明,他們可以做過濾器,他們可以做到對每個人進行一對一過濾。所以對我的提案應該沒有異議,(内容過濾器)應該是雙方(平台和用戶)都同意的,因為每個人都信仰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

楊傑凱:你能用幾句話告訴我,(你的)這項法案的確切目的嗎?

戈薩爾:它確定了一種廣泛的豁免權,這是由法院解釋的,而用戶不能起訴平台任何事情。他們真正擁有這種豁免權的時候,是在他們充當一個平台,而不是一個發布者的時候。他們不想為那些在他們的平台上,發出或刪除的內容承擔責任。

但是現在他們成了發布者,實際上平台與用戶有了對話,這是城鎮廣場,是交流思想的地方。所以最終發生的事是,在他們審查人們的時候,他們限制了言論自由。如果他們朝著這個方向發展,他們就得把豁免權拿掉,這樣就和你們或者其它媒體一樣,承擔同樣的責任。所以如果你做了錯誤的指控,或者你審查了某人的言論,你就有可能被起訴。

楊傑凱:那麼,你如何看待司法部對谷歌的反壟斷訴訟呢?

戈薩爾:我覺得很棒。但是我認為人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做反壟斷之前先取消230條款,否則你就等於是把當前平台上的5條或10條大鯊魚,分成小食人魚。如果它們要把你吃掉,這取決於它們的撕咬的力度,因為它們仍然具有一攬子豁免權。所以現在人們所做的就等於是給他們一群人一攬子豁免權,這樣做實際上是不應該的。如果你和我都不能享有豁免權,為什麼他們可以享有豁免權?

楊傑凱:議員,基本上圍繞著整個選舉過程,你認為在不久的將來會發生什麼?

戈薩爾:我認為你將看到媒體攻擊川普政府,就像他們在過去四年中所做的一樣,甚至在他成為候選人之前。我想你會看到「拜登政府」,或者叫前副總統和他的臨時政府,開始把人安置到位,這就是我的觀點。如果這(糾正選舉亂象的)一切(努力)都失敗了,他將成為美國候任總統,那麼你最好做好準備,因為他製造了一個爛攤子。

我實際上認為,這要取決於對這些挑戰的處理結果,你需要構建美國公眾的信任,否則你會使情況變得更糟。對穆勒案、拜登案、烏克蘭案、奧巴馬案、干涉川普政府案、拜登慘敗等進行調查,你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會發生什麼情況呢?人們會在全國範圍內譴責「正義沒有得到伸張」。

怎樣才能重新獲得美國人民對大選的信任?

楊傑凱:議員,你認為如何讓整個美國,重新獲得對未來政府的信任?

戈薩爾:我認為正義必須得到伸張,尤其是當你看到亨特·拜登的電腦裡有備份電子郵件時,這些郵件表明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為了個人利益,故意地和蓄意地干預美國的事務。我們還在調查烏克蘭事件和奧巴馬門事件,這份(聯邦檢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的調查報告需要完成。

當你結束調查,美國人民會說:「等一下,什麼?哇!哇!哇!如果我受到這些指控,我早就進監獄了。我不會有機會逃脫,(只要)收了200美元(就是有罪),而不進監獄(是不可能的)。」他們想看到證據,如果你是無罪的,就讓證據說話。

如果他們不打算這樣做……我認為一切需要公開,因為我們被管理著,我們希望確保我們對我們的政府的運作方式有信心,共和國的運作是基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也是我們的共和國繼續前進的前提。

楊傑凱:議員,最後還有要說的嗎?

戈薩爾:是的。我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危險的時刻。如果事情處理不當,我們會兩敗俱傷。如果我們能著手開始構建美國人民的信任,也許這是新時期的曙光,但這取決於你如何處理這些事情,確保信息的透明度,確保信守承諾,確保人人都在為共同的目標共同努力,並且獲得尊重。

楊傑凱:戈薩爾議員,感謝你接受採訪。

戈薩爾:謝謝!楊,謝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