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把「謊言文化」發揚光大到了極致

——關於「謊言文化」的札記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89年12月8日至18日,時任中共國防部長的遲浩田訪問美國。期間,遲在美國防大學演說時,面對聽眾關於「六四」的提問,曾當眾表示:「天安門廣場上沒死一個人。」此言一出,群情譁然。

事隔4年,2003年的春天,被瞞報許久的SARS已在中國大面積擴散,發展成為威脅到全世界70億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這種十分危急的情況下,4月3日,時任中國衛生部長的張文康竟然在新聞發布會上信誓旦旦地宣稱,SARS已經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 例SARS,死亡3例」。但幾天後的4月19日,北京301醫院蔣彥永大夫向媒體提供的證詞即爆出真情:到4月3號為止,單是北京309醫院就已經接收了 60個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過了張文康公布的數字。

消息公開後,世界輿論為之震驚!張文康因此被輿論冠名為「謊言部長」。

在中共歷史上,如此說謊者遲浩田和張文康顯然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翻閱中共從起家到今天的八十多年歷史,可以說它是無時不撒謊,無事不撒謊,張嘴即是謊言,撒謊成性到了極至。中共的歷史完全稱得上是一部名副其實的謊言史。難怪大陸民眾譏諷說,「共產黨的報紙除了日期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與一般說謊者不同的是,中共不但說謊成性,而且創造了源遠流長完備精緻的謊言文化。作為整個「黨文化」的一個基本部分,它是中共對大陸人民進行愚民宣傳和奴化教育並欺騙國際社會的重要工具,也是寄生在中華民族肌體上毒害我們的一隻「毒瘤」。

有人以為,說謊只是中共個別掌權者的所為,不是「黨」的責任;還有些人認為,現在的「黨」已經承認了過去的造假事實,改正了錯誤,不會重犯欺騙民眾的錯誤了。這些出於善意的看法,源於對中共的本質缺乏足夠的了解。其實,說謊是中共與生俱來改變不了的本性,戈貝爾的「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和林彪的「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是中共私下一向信守和密不示人的教義。更有甚者,按照中共的「黨邏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說謊不但不是什麼可恥的事,而且光榮無比;只要黨的利益需要,什麼謊都能說,什麼謊都值得說,什麼謊都應當說。中共從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謊言不斷,根源就在於此。因此,不管是誰掌權,也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或者將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說謊。如果有一天中共不說謊了,那它也就不是共產黨了,只要它還是共產黨,就必定要造假說謊,而且一旦搞起政治運動,還會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特別是在重大的善惡是非問題上,更是如此。

中共來到人世後的八十多年裡,在其活動範圍內和影響所及之處,謊言就像空氣一樣瀰漫於歷史的各個時段和社會生活的各個空間,幾乎無所不在。中共不但欺騙國人,而且欺騙國際社會,不但在黨外謊話連篇,而且在黨內也是說謊成風,不但欺上而且瞞下,不但自欺而且欺人。大到治國方略,小到身邊瑣事,遠到古代,近至眼前,可以說沒有它不敢造假不曾造假的。中共不僅以大量造假著稱於世,而且有著強烈持久的說謊動機,與時俱進的造假手段,高超精緻的謊言傳播藝術和密不透風的謊言保障機制。它說謊從來都是持續的而非間斷的,是系統的而非零亂的,是有目的的而非無意識的。毫不誇大地講,謊言已不是中共一時一地一事的行為,一種因它而導致的尋常的社會現象,它已經成了中共的行為方式、統治方式和生活方式。換句話說,中共已經創造了一種只有在共產黨國家裡才會存在的「謊言文化」,並且把它發揚光大到了極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