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推薦 前眾議長:每個共和黨州議員必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9日訊】前美國國會眾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週六(11月28日)推文說,每位共和黨的州議員都應閱讀民意觀察員帕特里克‧巴沙姆(Patrick Basham)的分析,並要求監督委員會審查州內的大選投票。

「巴沙姆說得很清楚,這次選舉幾乎可以肯定是在5個州被盜的。每個美國人都應該擔憂這起選舉盜竊案。」

巴沙姆是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前兼職學者和高級研究員,也是民主研究所(Democracy Institute)的創始理事。巴沙姆曾任加拿大弗雷澤學院社會事務中心的創始主任。

但他自稱民意觀察員。

巴沙姆週五(27日)在《旁觀者》(The Spector)發表文章(題為「為何2020年總統大選令人極其費解」,Reasons why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is deeply puzzling),指出美國大選結果多處違背常識。

他寫到,現在誰要大聲說一句自己覺得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很奇怪,誰就會被嘲笑成陰謀論者。

「那就當我是一個陰謀論者吧……11月4日週三凌晨,美國民主制度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想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確實合情合理。」巴沙姆寫道,「我是民意觀察員,我發現這次選舉令人極度困惑;我還認為,川普(特朗普)競選團隊仍是在其權利範圍內對選舉結果進行辯論。」

他在文中列舉了2020年大選的一些基本事實,以及違背常識的地方,質疑川普怎麼可能輸掉。

首先,川普總統獲得的選票超過過去任何一位尋求連任的總統。

與2016年相比,川普2020年大選中增加了1,100萬張選票,在歷史上尋求連任的總統中,川普獲得的支持票數增長排名第三。

相較而言,奧巴馬總統連任時的票數(2012年)比4年前要少350萬票。

第二,川普2020年獲得的投票增加了很多,根據出口民調,川普在許多主要群體中的表現都比2016年好得多。

95%的共和黨人表示,投票支持川普;天主教徒也以更高的比例支持他;川普在郊區男性工薪階層白人中的歡迎度也表現出眾。

另外,川普還是自1960年以來收到少數族裔投票率最高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在非裔選民中的支持率也比2016年增加了50%。

反過來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全美範圍內的非裔支持率低於90%,而這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通常能保持住的投票率水平。

此外,川普在西裔美國人中獲得的投票中也增加了40%至67%。從數學上說,在西裔人口占60%左右的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新墨西哥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贏得這些州。

第三,領頭羊州(風向州)比2016年更偏向川普。佛羅里達州,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在美國的媒體調查中都顯示,川普會大幅拿下。

自1852年以來,只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贏得這三州後就失去了選舉人票,而他在1960年如何敗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至今令人生疑。

至於中西部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向來與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保持一致。俄亥俄州又跟佛羅里達州通常保持同方向的搖擺趨勢。當前的統計顯示,在少數城市外圍,「鐵銹帶」都偏向川普。

也就是說,這三個州的走向本應隨領頭羊州偏向川普,但結果卻不是。

第四,拜登在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領先,都因為大量的城市非裔選票湧現。

在這幾個州對應的民主黨大城市——底特律,費城和密爾沃基——都出現了雪崩式的非裔選票。

拜登的「獲勝」優勢幾乎完全來自這些城市中的這類選民,而巧合的是,他的非裔選票總是在決定勝選的關鍵地點以及關鍵時刻出現。

在其它可類比的州、可類比的群體中,拜登都沒有得到同樣的支持,這對於總統勝選者來說是極不尋常的。

第五,拜登比奧巴馬輸掉了三百多個縣,卻比奧巴馬拿到更多的選票。

媒體報導說,拜登在全美範圍內贏得的選票超過歷史上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但他只拿下17%的縣,是歷史上拿下縣數最少的一位;他只贏了524個縣,相比之下,奧巴馬在2008年贏了873個縣,但現在的報導卻是,拜登的總票數上超過了奧巴馬。

換句話說,拜登必須在524個縣拿到超過奧巴馬當年873個縣的選票,那平均每個縣的投票率至少增至奧巴馬當年的一半以上,這很難解釋過去。

第六,勝任的總統候選人通常能帶動、幫助同黨同僚拿下其它席位,但拜登卻沒有。

共和黨人保住了參議院,並在眾院迎來了「紅潮」,贏得非常激烈的27個選區的競選席位。此外,川普所在的政黨並沒有失去任何一個州的立法機構,實際上共和黨在州一級的控制權取得了進步。

也就是說,選民會傾向於選擇喜歡的總統候選人,同時也挑選候選人所在黨的國會議員,但拜登和民主黨卻沒有表現出這種規律。

第七,民意測驗和非民意測驗之間存在異常。

即便在民意測驗出錯時,非民意測驗指標也不會錯,幾乎100%的正確記錄。而每個非投票指標都在預測,川普連任。

非民意測驗包括:政黨註冊趨勢;候選人各自的主要選票;候選人的熱情;社交媒體關注者;廣播和數字媒體評級;在線搜索; 捐助者的數量,特別是小額捐助者數;以及每位候選人的下注人數。

如果川普輸掉這次大選,那麼這些非民意指標中的一個或多個,將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犯錯,而且所有指標都同時全部犯錯; 這是極不可能的結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