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法律戰!戒嚴反叛亂?看清川普戰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5日訊】【今日點擊】(3948-1)

提要
法律戰戒嚴反叛亂?看清川普戰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包括弗林將軍,都提到說就目前川普而言,應該採取緊急的類似緊急狀態,也就是說實施軍管。實施軍管把憲法暫時中止、暫時停止,停止憲法然後有點兒像這種軍事的,就是軍事管制吧。包括議會什麼都會,立法機構所有的東西都會停止,然後用他手中現在的證據,用他現在的證據在全國範圍內抓人,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原因就是說,就今天在這一次大選中,作為美國整體社會的一個,整體運作的機構,完全充斥著腐敗,幾乎沒有任何一個部門,能夠潔身自愛,任何一個部門能夠逃脫其中。

這是在過去將近20年裡面,在今天就是美國政府歷屆總統,從柯林頓、小布希再到奧巴馬,這樣幾屆總統他任職其間,腐敗充斥著整個美國的執政機關、執法機關、立法機關。這個社會是靠法律來維護整個社會的,個人是靠著信仰來支持的,所以這是一個內外對應的。如果一個從立法、執法跟法院本身,都充斥著整個腐敗的話,那就是這個社會管制就根本就不存在了,美國政府就等於不存在了,其實是有這個成分在裡頭。

那在這個成分的背景之下呢,即使川普到了最高法院,即使最高法院,確認了川普可以贏得這次總統,那川普面對今天整個執法、立法,跟這個法院本身,我們和行政部門本身,這樣大規模的腐敗,這樣大規模的造假,他將如何面對後面的4年,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對吧。如果維持現狀他成為總統,那今天當他面對眾議院的時候,他想做的事情根本做不來的,因為眾議院依然是腐敗的。就現行的體制州政府在很多問題上,對於相對它來講是獨立的,他沒有任何辦法。美國的司法體制就是這樣,限制著總統的權力,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法律戰戒嚴反叛亂?看清川普戰線

他即使能夠獲勝他都沒法面對,那這個道理出現之後呢,就變成另外一個問題了,所以才很多人提到一定要實施軍管。實施軍管的意思,條件就是美國本次大選,遭受了外國勢力的直接控制,這是一個真正的條件。遭到外國勢力的直接控制,那就是對美國國家的直接的攻擊,攻擊了每一個美國人。因為美國人民,他們的投票在呈現出結果的時候,完全被扭曲、被竄改了。而這種體制之下呢,作為單一的美國人民,他很難知道真相,因為投票是個體的每一個個人的,這一份投票的權利跟自由是絕對個人化的。

很多美國家庭他們之間有著政見的分歧,那可能父親投的是民主黨,母親投的是共和黨,他們之間在這個問題上不去協調的,說咱一家子一定是這樣的,咱一家子是那樣。不是,美國人做事是不這樣,他很獨立的尊重個人的。那在這種獨立尊重個人的背景之下,客觀條件就促成,每一個美國人他只知道自己的取向,他永遠不知道全國的取向,他不知道的。那全國的取向,今天擁有權力能夠保持真相的,是美國總統,這是真的。所以當他知道被竄改之後,美國總統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向美國人民還原真相。

所以我們提到了有關實施類似1861年,當時林肯的做法,在整個全國處於一種,完全軍管的背景之下,大規模去抓捕那些造假的人、欺騙的人。因為美國的社會是一個誠信的社會,在誠信的基礎上才給予了各州,他們獨立的權力。包括美國總統都無權干涉,才給了各州議會,每州都有最高法院,每州有州的法律,它給各州有這樣的立法機構、執法機構,有州法律本身。而州的法律本身,即使美國總統都必須遵守的,美國總統沒有權力推翻的,所有這些都是在誠信的基礎上,信任的基礎上。

那今天民主黨做的一切,就是以信譽為藉口,以誠信為藉口,卻以大規模造假摧毀整個美國社會,這是真正的叛國罪,這是叛國啊對吧,這是一種真正的要顛覆美國的本身,所以面對的是這問題。那非常奇怪的就是說,希望川普能夠實施軍管的這個說法,在所謂的主流媒體中沒有人敢提。而它能夠抵抗的就是在這些搖擺州,要動用它所有的這些司法系統,包括法官,盡最大可能阻止川普的任何司法case,這個東西川普也控制不了。所以推時間,然後能夠耗到法定的日子,把時間耗完,這是它唯一能夠做的,因為作弊的一切都已經成形了。

所以你看到的有關川普的所有的內容,它都不報導,這是革命的另外一方式,這是要革整個美國人的命啊,革命的另外方式,沉默。但面對軍事管制他們知道這會要命的,而川普今天是完全有條件的。所以川普有兩條路,最高法院那是一條路,但他是被動的;實施軍管他是主動的,任何一個時間都可以。那川普似乎呢還在,他認為有時間嘍,還在延續了最高法院這個角度在走。所以在威斯康辛、喬治亞、密西根,相應的幾個州現在的case都出來了。

賓州的case走的最早,現在有兩個,賓州有兩個case已經放在了最高法院,克魯茲敦促最高法院,去審理這個賓州的兩個案子,能夠開庭。但是很有趣,就是在昨天在賓州、喬治亞跟密西根,很多法律case呢,很出人意表的快速在跟進。其中一個滿特別的,在威斯康辛川普自己下的這個告的狀,就是他自己file一個以他個人的名義,告到這個法院去,告到威斯康辛州,在威斯康辛州直接告到州的最高法院,星期日應該是星期日告的,他地址用的是白宮的地址,就是美國總統我自己上告。

大家要聽明白這個,對中國人來講就簡直是,說習近平要狀告,要狀告義烏,他買了個東西,那是個偽劣產品,他要到義烏到浙江最高法院,在以中南海為地址告狀去。我覺得對所有中國人應該是一個提示,這是三權分立,這是真正的總統的權力,這個權力者被法律完全給限制住了,很有趣的就這麼寫的。所以那個狀子呢結果昨天一早,就被這個最高法院就給打回來了。威斯康辛州的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說你這個案子不能這麼打,你這個案子還要回到下一級,就是下面的這個法院去打,那因為你不能這麼往上跳,總統都不能往上跳。

但是他在判這個案子的時候呢,可能是因為總統嘍,所以賓州的最高法院幾個大法官,都拿出自己的意見。在意見書上講這次的事件,這是法官自己說,這次的事件在全國範圍內出現了,非常的令人難以解釋的現象,而這份現象透顯著整個這個體制,就是國家體制受到了劇烈的衝擊。所以要拿到真正的這種案例,就是你的證據要遵循法律的這種環境,要完全給聚集在一起。因為這個案子最後的結果,很可能在全國有著巨大的影響。

他寫了這麼一段,然後他給打到下級法院,他並沒有說我完全鬆手了,他跟下級法院說你們去審理收集證據,最後怎麼判,給我判。它法院系統上下是有這個這套系統的,下級法院替上級法院最高法院打工,最後判斷的結果要給最高法院去決定。所以有一個說法應該是對川普呢,是非常好的消息,他既完成了法院上下的程序,而這個東西呢,又會出現一個很客觀的呈現。川普團隊盡最大可能揭示事情真相,與川普團隊作對的,盡最大可能掩蓋事情的過程。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