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國製假選票還在運入美國?CNN成中宣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5日訊】中國製假選票還在運往美國!嘉賓談獨家採訪鮑威爾律師內容;喬治亞州將見證民意爆發;CNN內部錄音曝光,美媒幾成中宣部 |熱點互動 12/04/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4號星期五。本期節目我們先請特約嘉賓林曉旭先生來談一談,昨天他對林伍德律師和鮑威爾律師的一個獨家採訪。之後我們在請他談一談,現在處在暴風眼中心的喬治亞州的情況。那麼節目後半段,我們會特邀資深媒體人曾輝燕女士,來談一談她對美國媒體現狀的看法。現在林曉旭先生已經在skype上,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那我們先請曉旭來講講昨天他的採訪情況。曉旭你好。

林曉旭: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謝謝。那曉旭我們先來談談昨天你的獨家採訪的情況,我看你已經放在了Brave Hearts with Sean Lin,你的個人頻道上。是通過電話對林伍德律師和鮑威爾律師的一個採訪,我聽上去他們好像當時是在去一個什麼地方的路上,是不是,然後他們說他們非常忙。跟我們很快介紹一下這個通話的背景和一些主要內容。

林曉旭:這兩位大律師確實是很忙,他們在採訪中也提到了,他們以後每個晚上都有一些briefing,有時候有法律文件要批要忙,所以他們就可以說是非常忙。其實我比較驚訝的是喬治亞當天他們演講那個集會,他們待了那麼長時間。其實他們確實是一方面要把法律方面的證據蒐集全,另一方面又要配合著,讓民眾看到目前舞弊的嚴重性。所以他們其實是肩負著兩方面的責任,它們接受採訪其實也是有冤要訴,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在喬治亞這個集會上的演講,被其他的媒體扭曲的很厲害,特別是林伍德他不是提到了,人們應該首先要搞清楚,現在的這個舞弊,這個Dominion系統它所帶來的這種系統性的舞弊,如果這個時候你不糾正的話,那人們再去投票的話沒有意義,對吧,你還是在舞弊系統再重新做一遍。所以他就是說一方面要糾正這個問題,另外一方面他是呼籲喬治亞州的兩個參議員,帕度(David Perdue)和羅夫勒(Kelly Loeffler),要他們站出來呼籲州長,來啟動一個special session。

因為按照喬治亞州的法律,只能是州長來提出這個動議,所以他就覺得這兩個參議員,如果你現在不出來說話,那你就等於說沒有站在民眾這一邊We The People,沒有聽民眾的這個訴求。那為什麼到1月5號這個時候要選你們了,他是這個意思。但他並沒有說要boycott(杯葛)這兩個人,但是其他媒體都指責他,要要求民眾不投票給這些參議員啊,攻擊他,相當於人身攻擊那樣的。所以他其實是覺得這些媒體太不像話。

那他也是感受到獨立媒體《大紀元》、新唐人對整個事情還是比較客觀、公正的。對他們是這點以這樣一個背景說,他們願意更多的跟沒有成見的媒體進行合作。另外一點,對鮑威爾律師來說,她確實也是有重磅炸彈要釋放,要爆料,所以他就提到了說,目前其實還有很多假選票還在,是中國印的假選票,還在跨過美國邊境,運到美國境內來。而且她提到了是有證據的,是有實憑證據的,而且有證人還看到,假選票還在運入到美國來。

所以當時我也追問了一句,是不是通過,因為墨西哥有很多毒品販子,通過各種渠道運到美國來,所以我就問是不是毒品販子的渠道?她說這倒也不知道。但總的來說,她是知道中共對於美國選舉的影響是很嚴重的。她也知道民間的力量也被中共的資金滲透以後,也被調動起來去支持拜登。像華人進步協會等等,就是拿中共的錢在搖擺州做這些地面的介入。

主持人:她很肯定的說這些假選票是在中國印的,是嗎?

林曉旭:是,這點她是非常明確的,因為他們採訪時間很短,所以細節我還沒來得及追問。但總體來說,我覺得她的口氣是比較確定的。另外一點,她也認可麥克納尼(McInerney)將軍的陳述。

主持人:那等一下您可以再闡述一下另外一方面,我們可以先聽一段您的視頻中的錄音,就是跟您剛才說的假選票相關的一段錄音,那我們請後台放一下。

(播放採訪鮑威爾律師的錄音)

主持人:他說這個假選票還在不斷的進來,而且甚至可能用在下面的這個選舉中是嗎?

林曉旭:是,因為如果上一次是靠假選票影響了整個選舉結果的話,那再一次的選舉,可能還是需要這些假選票,肯定他們這方面也得做準備。我覺得這點倒是沒有想到,她提到很多剛才沒有說到,用飛機運來,還大量的飛機運過來的假選票。

主持人:對,而且我記得你在採訪中還問她說,難道這個州政府不採取措施嗎?她說不是州政府,聯邦政府都應該採取措施。所以這難道就不應該趕快去制止,或者出動特別的這樣一個小組去把它阻止嗎?

林曉旭:所以這個就是一個現在比較大的問題,現在FBI聯邦調查局還有司法部,他們到底有沒有實際作為的問題。所以我其實覺得前天司法部長巴爾的陳述,其實影響力非常大。因為他這樣說,他說還沒有找到充分的證據,能表明有大量的選舉舞弊能改變選舉的結果。他這麼一說,其實有很多州,本來很多州的包括議會、議長等等,還在猶豫不決。

因為比如說在亞利桑納、密西根等等,這些開過這種聽證會,曝光大量選舉舞弊的這種聽證會的地方,本來議會就一直在膠著之中。結果巴爾一出來聲明之後,很多人就覺得心裡有底了。比如向亞利桑納的議長,他就出來寫了份聲明說,沒有充分的證據等等,引用的就是巴爾的這個陳述。而且巴爾這個陳述其實危害挺大的,所以我覺得包括川普總統,他前天不是出來做了一個46分鐘的演講,其實他也是看到這個事情的危害。

因為如果你整個司法部長不認可這個選舉舞弊的存在的話,沒有人比他更有說服力了,所以總統只有自己出來講這件事情。

主持人:對,而且我覺得包括亞利桑納這個議會議長發的這個信,包括巴爾所說的。可是我們這些天在不同的聽證中,包括在密西根也好,還是在之前的賓州也好。這些很多證據和證人都是非常,可以說是非常充分,而且是非常明顯的。而朱利安尼說巴爾他們司法部根本就沒有去聯繫他們任何一位證人去調查,所以我不知道他說目前沒有看到大規模的舞弊證據,是因為他沒有調查才沒有看到,還是說他調查了一些,完全不是朱利安尼他們證人的這些東西,然後就是給了這麼一個結論。

林曉旭:我覺得一定程度上,他應該是違背良心說這種話的。我在採訪McInerney將軍的時候,他就明確說,說巴爾一定是瞎了眼,才看不到這些證據,說得非常重的了。而且他這種態度,我覺得現在很多人可能就是這樣一種心裡,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就是不認可。你比如說今天像喬治亞的州務卿,他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是要重新認證喬治亞之前的認證的選舉結果,再一次認證。

州長Brian Kemp (布賴恩·肯普)好像也跟他只是做一個,唱個雙簧。這個州長Brian Kemp說要做驗證簽名,但是州裡面的法律規定是只有負責選舉的官員,那就是州務卿,他能夠決定要不要做這個簽名認證。那這個州務卿不做,那又能怎麼樣呢,對不對。這兩個人互相演雙簧,所以使喬治亞情況就變得複雜了。

主持人:對,喬治亞的情況我想多說幾句。喬治亞昨天的二場聽證會,其實川普團隊給出了很多的證據、證人和證詞。其中一個最大的、現在在網上熱傳的就是一個視頻。這個視頻就是在半夜的時候,在一個fulton縣的計票中心,他們以一些藉口把人都趕走,然後視頻就顯示,留下的人從桌下拖出三個大箱子,然後把箱子裏的選票拿出來,就去記錄。這個時間點呢,其實後來也有人說,挖出來的這個點票數據,當時錄像記錄的這件事情發生的時間,和喬治亞州當時半夜一點多有一個spike,拜登票數的一個超高的spike是吻合的,時間點是吻合的。所以就有人懷疑說,是不是就是因為這一批票進去以後,所以就讓這個數據……你怎麼看這個最新爆出來的視頻,這樣的證據有多大的力度?

林曉旭:我覺得這個證據應該是相當充分的,因為是視頻事實記錄下來,而且具體是哪些人在視頻中,這個網民都已經人肉搜索,都已經確定這個人是誰了,而且很明確的,當時就是以一個藉口叫他們都走,剩下四個人在裡面操作,所以整個過程是很明確的。這個過程你沒有其他監票員存在的話,這個本身就是違法的一件事情。然後又很明確,這些人由箱子裡面拿出這些證據。那麼你想正常情況下這個選票應該怎麼樣管理的,你怎麼會突然間是桌底下那邊箱子拉出來的。所以這個箱子的存在和裡面有選票的存在,這本身就說明這是一個違法的事情。所以實際上這個是我覺得目前為止最有份量的一個證據,所以也是因為這個證據,喬治亞州州長Brian Kemp,就說這個證據是令人憂慮的(concerning),那他也就是說了這麼一句話。但是反過來也說,面對這樣的證據,他也不得不說「這個證據值得令人憂慮」嘛!

但是我覺得他們現在還是想方設法抵賴,所以fulton 縣的官員,還包括州務卿,州務卿辦公室的一個官員就出來說,這個fulton 縣他們是有個一個固定的監票員的。所以當時雖然人少,但還是有固定監票員的,就是好像是找藉口抵賴,說這個證據還是沒有明確證據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徹底的狡辯和抵賴,在這樣的視頻證據之前都還有這樣的狡辯和抵賴。我覺得讓我聯想到林伍德律師在採訪中他提到說:人們已經憤怒了!他就說很angry。就是明確的證據已擺在面前,他還不承認,還不願意調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會激發民意比較大的反彈。

主持人:對,我覺得對於州務卿和州長來說,他們為了洗清自身的嫌疑,可能也不願意去承認有任何的問題,因為這樣就變成他們自己有問題了。所以我覺得這個有個利益衝突在。但是,就是在喬治亞州它其實有很多證據,它不只是這一個視頻。他這個律師當時去作證的時候,他說:有2,500多重犯人投票了,然後有6萬6千多不到投票年齡的人登記了,有1萬0315個死人投票了,有4萬多搬走的人也投票了。

就是說這些明明白白的證據和數據,都已經擺在那邊了,但是對於這些參與的官員來說,他們可能就是選擇根本不去看這些證據、不去看這些證人。所以我覺得這個確實會讓民意相當的憤怒。那您怎麼看接下來會在喬治亞州發生的這樣的集會?今天彭斯副總統已經去打了頭陣,那明天川普總統會去喬治亞州,來做這樣一個集會,為這個參議員助陣。您怎麼看接下來喬州的民意發展,和這個局勢的發展呢?

林曉旭:我覺得川普總統明天的集會應該是非常大規模的,因為民意現在反彈很大。剛才你提到的這些實實在在的數據呢,其實州裡的官員當然是以各種藉口就是不去承認,因為他覺得這是你民間自己做的調查,又不是我官方的、也不是司法機構做的調查。你這個數據、研究方法有甚麼問題呀等等……,反正找各種理由,就不去承認他。但是民意是看很清楚的,有些是實實在在的證人出來說話了,人們都覺得這不只是數學家、統計學家做的分析而已,是實實在在的證人出來說話,所以我覺得民眾、那些民意應該是很明白的。

所以我想川普總統現場集會,這是大選之後他第一次走下來跟大家的集會,應該會是人潮洶湧的,因為民意現在我覺得現在是不可阻擋的一個力量。那這個力量也會進一步逼迫這些州裡面的共和黨的官員,進一步釐清楚他們所面臨的局面。因為其實他們一直在否認一個事實,其實整個共和黨現在就是川普的力量,對不對?就是整個republic base其實就是川普base。他們如果想刻意否認這一點的話,他們一定會跌個大跤的。

如果川普總統自己出來競選的話,一定會讓民眾更加清晰,川普總統就是非常堅定的要把選舉舞弊的事情揭露到底,而且是非常明確的事,不會退縮的。而且他現在捍衛的是整個美國選舉的機制、民主的機制,而不是他個人是否連任的問題。我想大多數民眾應該看到這一點:他不是為個人來做這件事情,對吧!個人的話,很多人現在也說,川普你可以過四年再來競選啊,對他來說也沒有問題。但他現在不退讓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是美國整個憲法體制受到威脅,而且如果能夠讓現在這種明火執杖的舞弊行為繼續下去的話,美國就不可能有更公平的選舉了。所以我覺得這個利益攸關的情況下,應該會有大量的民意表達出來。

那我覺得另外一點就是會在法律層面上也會給一些法官更大的壓力。因為現在可以看到包括這個林伍德和辛蒂・鮑威爾在喬治亞州所做的一些起訴,也面臨著一些障礙。包括上個星期天,他是先在地區法院提出了上訴,當時得到了一個臨時的命令(order),就是他本來是要求十個郡的,但是只批准了三個郡裡面的Dominion Voting Machine Systems不能夠被破壞,或者是刪除數據等等。但是到星期三,星期三晚上不是也進一步做了另外一個上訴嗎?但到了今天,星期五上午,實際上就是聯邦的上訴法庭又給他駁回了,說這個聯邦上訴法庭沒有管轄的權利,因為地區法庭所提出來的東西並沒有提出一個命令式的、需要上訴法庭來評論(review)的。所以就是說又一波三折這樣的一種情況吧!

主持人:但今天川普的團隊在喬治亞州又發了一個新的訴狀,又做了一個新的起訴,就是也是要求喬治亞州暫停這樣的一個認證。

林曉旭:是,所以他們就是這個法律團隊嘛,就是確實除了林・伍德、鮑威爾,朱利安尼和Jenna Ellis他們也在同時動作。幾個州都在同時……,一個從選舉舞弊的角度,另外一個是這個程序合法的問題,兩邊同時進行起訴。

主持人:是,我是想問一下就是喬治亞州有沒有可能成為一種突破口,因為畢竟昨天這個喬州的證據,可說是迄今為止最有利的,舞弊的視頻的證據。另外一個,喬治亞州畢竟他的這個州的參、眾兩院的議員,都是共和黨為主。那麼在這種川普總統又去喬治亞州,又這樣親自去做集會,一月份他有參議員選舉。就是在各方面這種情況的下面,你覺得有沒有可能他成為一種突破口。比如說,他的這個州的眾議員真的就有可能去發起動議,要自己來做這樣一個選舉人的選擇。

林曉旭:我覺得是很有可能喬治亞州作為一個突破口。因為南方人,其實現在上一點年紀的南方人,還記得當年馬丁路德・金的這個運動,喬治亞州其實人們有比較深的、追求民主、追求自由這個概念的。所以,你看這個南方的很多的這個本土的黑人、善良的黑人,他跟大城市裡面的這個很多亂的地區的黑人還不一樣。由於我以前在喬治亞州、阿拉巴馬州都待過,那邊非常善良的黑人的力量是不得了的,而且他們非常虔誠的教徒,所以他們如果很明確的知道這個是為了捍衛美國憲法體制而戰,而且是在這個精神層面上覺得也是正義戰勝邪惡的這樣一種戰役的話,他們會出來的。

而且這個力量非常大,而且當地這些牧師團體還有福音派牧師的力量都非常大,所以我覺得川普總統到那邊演講一定會再一次讓民意浮出面上來。因為很多人確實還是,就是屬於Silentman20:41,因為聽證會啊、集會啊能去的人還是有限的,又是Weekday很多人還要上班,但是明天是週末,我相信人潮是非常大的,而且會給整個喬治亞州一個巨大的震撼,讓人民知道民意是不可阻擋的,那真相披露出來的時候,如果腐敗的官員一味的無視的話,一定自己會跌個大根頭。

主持人:是,我也是覺得,就是很可能這個週六的集會會掀起一個民意的洶湧的高潮,那美國人也都在說這個州、這個國家是人民的,不是幾個州長或州務親,或者幾個官員的,所以面對這麼確鑿的這樣一些舞弊和不法、非法,甚至違憲的這樣的一些舉動,如果是相當於你根本不去看的話,那我想人民的這個情緒真的有可能像火山爆發一樣。

好的,所以我們在週六的時候我們新唐人、大紀元都會有直播。我不知道曉旭你會不會去,反正我想在網上會有很多人觀看,(林曉旭:有可能吧。)有可能,好的,好的。那好,那就請您先在線上來和我們一起來聽一聽曾慧燕女士的,她對於媒體的一些看法。

我們下面一些時間想請著名的資深媒體人曾慧燕女士,來談一談她對美國傳媒的一些看法。曾慧燕女士她在港、台、北美這邊的媒體是有近四十年的這樣的一個經驗,我們今天非常感謝,非常高興能邀請她上我們的節目。曾慧燕女士您好。

曾慧燕:您好,方菲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您,謝謝您。好的,那我想我們就抓緊時間,很快請您來談一談這些個重要的事情。一個就是這幾天有一個大家都在熱議的事情就是CNN它現在又成為一個焦點,有一個叫Project Veritas這樣的一個組織,他通過一些方式錄下了CNN晨間這些高管的晨會的電話的錄音,他錄了一段時間,一兩個月,那麼現在他宣布他要把這些錄音就公布於眾,然後讓大家聽一聽CNN到底是怎麼樣去做新聞報導,他們是用什麼樣的出發點,然後這個,現在曝光的一些錄音就是基本上你可以看出來說,CNN它是非常非常的明確的就是說,他對川普,他不能當作正常人來報導,這是他的一些高管,包括他的總裁說的原話,說要報導「川普的不穩定行為,什麼隨著時間越來越瘋狂等等」,所以他已經把他定性了,所以你只能往這個框子裡套。

那麼另外呢,也談到了說,像過去的這個亨特拜登的電腦門,他們在會議中也是明確的,因為這個錄音是兩個月的時間嘛,所以當時亨特電腦門出來的時候他們就說,這個不去報等等吧,我並沒有聽全,我不知道您聽到他們迄今為止聽到了多少他們這個錄音的內容,您對這樣的內容曝光您是不是覺得很驚訝,我不知道您是什麼樣的觀感?跟我們先談一談。

曾慧燕:是的,我一直在關注這個事情,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來講,如果《真相工程》現在這個爆料、這個錄音都屬實的話,那是非常讓人家擔憂,跟這個震驚的。是要說CNN在最近這個選前選後的這個報導中都已經很多人非議、詬病,因為現在美國這個主流媒體,完全是可以說是違背了媒體這種尊重事實、力求公平的行業道德,就是等於公信力自己喪失了,他們就是到了對川普這種抹黑,全面的抹黑不餘遺力,為了哄抬這個拜登,就是罔顧事實,我們一直在關注這個事情,已經感覺說美國公眾的這個知情的權利跟表達的權利都已經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我非常擔心這個言論自由的這個大旗啊,事實上已經在退色了,所以在美國當了43年的著名的維權律師,現在也在幫川普打官司的這個林・伍德(Lin Wood),他說他從來就沒有想到有一天言論自由在美國會被封殺,但是現在大家都看到有目共睹確實已經發生了,應該說不嚴重的來講,這個是美國的憲政危機,我作為一個媒體人我就感覺媒體,特別主流媒體,有人說是左媒啦,我們還是叫它主流媒體,它這個報導完全是喪失了中立的立場,是表達個人的情緒,還有個人的偏見,如果我們反省一下,如果自己都沒有職業操守了,那還有什麼資格評論他人呢?

我是感覺對媒體這種不公平,等於只有一個聲音這種傾向,我是非常的痛心,所以我曾經用一句話來形容美國主流媒體現在在墮落了。因為如果說你報導兩位總統的候選人,應該是不偏不倚、也不包庇,充分發揮媒體的這個社會功能,讓美國的選民就是很充分了解兩位競選人,那現在媒體沒有做到這樣,特別像您剛才說的那個,如果他們內部有對自己人下的指示,那我感覺跟中國這個黨媒體,中宣部也經常給黨媒下達這個指令,就沒什麼兩樣了。所以我希望大家重視這個問題,不要讓這個問題繼續惡化下去,要保護我們民眾這個知情權。

主持人:那我想問您一下,因為對於有些人來講他如果說並沒有特別深刻的體會到,這些左媒的對事實的扭曲也好,還是什麼也好,他可能會覺得說,那你CNN報出的這些錄音,那這個就是他內部的編輯原則嘛,那每一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編輯原則,他可能就覺得說這個亨特拜登的電腦門是不可信的,我們就不報,或者他可能就覺得說川普這個不退讓的行為我們就不報,就是這個屬不屬於正常的媒體編輯原則的範疇呢?

曾慧燕:媒體呢當然他是可以,因為每個媒體比如說有偏左的,有偏右的,有中間偏左偏右的,也有就是右派左派的,他是可以選擇報導什麼不報導什麼,但是呢,你不能說因為你評論你可以有個人的偏見,但是呢,你報導事實這個不應該有個人的偏見,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比如說我們現在每天都在關注幾個搖擺州的公聽會,我們看到大量的,我們都有目共睹那些證人站出來說那個舞弊的事實,那為什麼主流媒體不讓民眾有一個知情權呢,最少你要把這些東西報導出來,你才能知道說讓民眾來評,用他們的眼睛跟耳朵來評論這個是假的還是真的,最少你要做到這一點。

但是你不能視若無睹,等於假裝看不到一樣,那你就等於剝奪了民眾的知情權。那我就感覺這個已經犯了媒體公正給民眾的一個知情權的一個大忌諱這麼講。那變成你等於沒有credit,沒有公信力了,這個我認為是比較嚴重的問題。你看這次美國的大選既然有不少人對這個舞弊提出質疑,那就應該認真去追查有沒有這回事?因為你做媒體的也應該是給選民一個交代。如果查證不是事實的話,也能給質疑方還他們一個清白。但是主流媒體根本就沒有去查證,一概就說是不實消息,幫著摀蓋子。

很多反川的這一派,包括很多美國的挾洋派的所謂的高等知識份子,也是聽風就是雨,也跟著說不可能舞弊。那為什麼同樣一批人2016年的時候,你說川普當選是通俄門,舞弊當選的,那現在為什麼你就說美國的選舉制度是經過二百多年的考驗,不可能有舞弊的?那就是跟媒體是一樣的,都是用雙重標準。包括主流媒體,很多記者他是討厭川普,所以就寫出一大堆莫須有的罪名,等於強加於他。你們剛才講到的亨特·拜登的電腦門的事件,你不能說你沒有去追查,就一概說這個是俄羅斯的陰謀。

因為我們採訪新聞的時候,我們非常重視消息來源是從哪裡來的。亨特·拜登的電腦的事件,他說這個新聞來源是從電腦店的主人那裡來的,而且拜登這邊始終沒有正面的否認。那作為一個記者來講,你是不是應該最少去追查一下這個電腦,是不是亨特·拜登的?因為聽說上面還有刻他的名字。

主持人:就是他的收據。

曾慧燕:你沒有去追查,你不管他是小報還是大報,你不能說《紐約郵報》的就是小報,小報的消息就不可信。我們是要看你的消息來源可不可靠,否則的話亨特的律師為什麼還要跟電腦店的老闆討回這個電腦呢?如果不是事實的話,對不對?所以我們作為媒體,我們不應該有偏見,我們應該是追清這個事實的真相,然後給公眾一個交代。而不是想當然你這消息就是不實的,假的。你根本沒有盡到追查真相的責任,你就不應該說這個不合事實。所以我就感覺媒體在這次報導,不管是大選前還是大選後,都已經沒有盡到責任,可以這麼講。

主持人:因為其實不只是公聽會,他們不報導,連包括前天川普總統說他最重要的一次演講,46分鐘,這樣的演講都居然只能放在Facebook上,用這種途徑來發給公眾。而不是說作為一個全球最強大國家的總統,可以說是全球最有權勢的人,應該是通過所有的電視台去發布他的講話。結果沒有,他是通過一個Facebook。所以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我覺得您說的媒體已經成了中宣部,成了一個另外的一個黨派發聲的工具,可能還真的是已經相當嚴重。您覺得是不是可以說美國的新聞自由,已經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害?那麼這個傷害會不會是長期的,就是以後一直會,甚至更惡化呢?

曾慧燕:會有這個趨勢。因為一個媒體,你現在等於是已經淪落到變成某一個政黨、某一個利益集團的一個利用的工具,而且是沒有發揮社會的功能。我感覺很多媒體自己也都可能受到他們報社負責人,或者是電視台負責人的壓力。所以有人就說,難道現在美國已經沒有真正的媒體了嗎?所以現在也是一個自媒體的時代。

主持人:對,自媒體。

曾慧燕:我們感到很可悲的是,難道我們現在要得知這個真相的話,是靠美國的自媒體嗎?像我有一個中國自己的媒體,他是比較關注美國的大選的。所以他很感慨,他說美國的媒體,那時候他也看了2016年的大選,他比較呢說現在他看不到讓大家充分了解兩位競選人,也讓世界了解這個美國。今天我們看不到這個場面,取而代之的是無底線的攻擊、謾罵,他說難道美國沒有真正的媒體了嗎?他說我很可悲的是,我現在慢慢看到一個閉嘴的美國。我聽了他這麼講,我自己在美國也當了30年的記者,我是感覺很痛心。我在香港其實有做了10年的媒體,那時候我們在香港也是非常重視這個言論自由的,我們當時也感覺美國是我們新聞自由的燈塔。

但是這一次,我是感覺媒體已經有點不像話了,可以這麼講。如果說我們現在主流媒體無視那麼多的證人的證詞的聲音,現在不光是讓七千多萬的川普的選民非常的不服氣。美國恐怕也因為這個舞弊,如果幫了民主黨的大忙,那四年以後你不能擔保他們還有人會用這個招數,把這個對手一個個的選下去。這個美國的兩黨制度就名存實亡了,跟一黨專政是沒什麼差別了。而且現在還有一股勢力,如果你不親民主黨的人,就要被清除、被整肅,這個就是一黨專政的官場的作法。所以我感覺主流媒體幾乎一邊倒,把所有聽不進去的聲音通通排除掉。

唯一跟中共還有一點的區別,就是還沒有請不同政見者去喝茶,抓到監獄裡邊。但是這麼下去的話,是非常令人擔心的。因為媒體的監督跟言論自由還有兩黨輪流執政,是美國的兩大糾錯的機制。如果將來沒有的話,是不是我們很擔心美國就會這麼滑落下去呢?所以現在根本不是說川普還是拜登誰當選的問題,而是美國這次的大選到底有沒有舞弊的現象?有沒有我們媒體對這個舞弊的現象,進行合乎程序的監督跟調查?言論自由媒體監督是依法獨立,是不是還能得到保障?所以這是我們應該每個人都正視的問題。

主持人:對,非常重要的問題,也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再想請您談談,還有一個我們也看到一個現象,因為主流媒體其實左派媒體,有人把他們叫不好聽的名字吧!因為他們的不報導,除了自媒體之外,還有一些新興的媒體、新生的力量也在蓬勃發展。當然新唐人、《大紀元》本身也做了很多的報導,包括所有的公聽會都在直播,所以也得到了相當多的主流社會的認可,民眾的認可。那麼還有像美國的Newsmax、OAN,還有一些包括其他小一些的媒體當然也再報導。所以您覺得這樣的一個後果,會不會也是讓這些所謂過去的這些媒體,慢慢的確實也在流失觀眾,甚至失去他們過去的地位。而讓很多新的能夠發聲的媒體,在這個機會中反而得到大量的觀眾群而蓬勃成長呢?

曾慧燕:是的,因為俗話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讀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一個不報導真實聲音的媒體,不管是有多麼輝煌,曾經輝煌過。但是你現在違背了你的新聞道德的操守,放棄了新聞媒體作為第四權的權利的話,他一定會被讀者跟聽眾、觀眾拋棄的。因為我們現在那麼多的媒體,大家都有選擇的權利。如果你失掉了公信力,不是為廣大的讀者或者是聽眾服務的話,它一定會被新興的媒體取代的。像Newsmax本來只有2萬多的訂戶,今年3月份的時候,我最近沒有去關注,但是大選之後它已經飆升到43萬訂戶了,這個比例非常的厲害。

我想包括你們貴台,還有新唐人電視台,以前可能有一些新移民因為共產黨的宣傳,一來說法輪功、《大紀元》,他們就會好像有一點害怕什麼的。但是現在很多人愛看,就是因為他們要從媒體裡邊聽到一些比較真實的聲音。所以如果說現在因為也是一個謠言滿天飛的時代,兩邊都有聽到一些不實的消息,那我們就是希望不管媒體在任何的情況下一定要堅持說真話,報導事實的真相,這樣一定會得到讀者跟聽眾的歡迎。等於我們要聽從民意,民意會選擇真的媒體還是假的媒體?這個也是我們要共同努力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現在還有一分鐘,我想曉旭看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還有一分鐘時間。

林曉旭:我覺得比較重要一點,就是現在這些主流媒體他們實際上一方面是拋棄公平報導的原則,同時其實他們現在是配合其他的勢力,進行對美國憲政的推翻的這種運作,可以說是一種共犯。就像McInerney還有林・伍德律師都提到,實際上現在美國面臨的問題是這些黑暗勢力,實際上是一個叛國罪的問題。所以其實美國媒體現在這樣運作,他們是一起配合這些黑暗勢力,一起來推翻美國現有的政權體制。所以我覺得這個一定會使將來整個媒體大洗盤,目前媒體如果是刻意的隱瞞事實,不讓民眾知道真相的話,一定是共謀罪的,而不是簡單失去公正的問題。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我們今天也非常感謝曾慧燕女士上節目來跟我們分享她的一些觀察。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特約評論員:林曉旭先生
資深媒體人:曾慧燕女士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