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祖國、中華、中國是:中華民國

作者:肖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居民:即使你沒有任何社會地位;儘管你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不論你是富人、中產、貧民;也不論你是職員、工人、農民……;縱然你安分守己,不觸犯任何「法律」;哪怕你沒有任何政治訴求,只求安安穩穩的生活;你依然隨時都可能無緣無故的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殺死!

中華民國的公民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落地後,華夏中國的主人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房客,失去了土地、財產、獨立、自由……。「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屠戮搶奪了中國人所擁有的一切;極力編造其合理、合法,血腥、殘暴維護搶奪來的一切:土地、財產、權力、統治……。絕大多數人不知道這樣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隱穢著不經過表象的法律程序,隨意殺人的機制!機制賦予「中國共產黨」中央首腦、地方頭目,有超越所有外表的黨規、法律、制度、准則等更高的權力。憑借這個隨意殺死人的機制,某些級別的中共官員,依據相關的黑黨規、黑法令、黑條例、黑程序,通過人們聞所未聞的黑機構、黑部門,可以隨意處死任何一個其轄制下的中國人。殺死人的憑據僅是中共官員自己的憯斷;甚或沒有任何理由,這個中共官員就可作殺人決定。而對於被殺死的人,竟然是無任何原因的被隨意弄死!殺死人,或許只是爲了組織部門考覈官員的一個勾。二〇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CCTV4在「中國新聞」欄目中報道,「中共中央關於廢止和宣佈失效一批黨內法規和規范性文件的決定」,「有三百件被廢止和宣佈失效,……」,其中有「同憲法和法律不一致」。從報道中可以窺探隨意殺人機制的端倪。中共地級市公安局專職車技的技術警察,就是用於執行這個機制,以車禍手段暗殺死人的劊子手;當有人被隨意處死的時候,使人們認爲只是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公安局技術部門,接收到相關黑機構、黑部門暗殺處死某人的指令,其黑話或者暗語是「大×」;以暗殺執行殺死人的手段,其黑話或者暗語是「零×」,綁架是「零×」。公安局存在專職車技的警察,這是中共隨意殺人機制參與運作的黑機構、黑部門中,可以被外界察覺到的一個環節。而其僅僅是冰山一角,更多內幕根本不爲人知!專職暗殺黑機構、黑部門的存在,被隨意暗殺死的人數量極大!筆者曾就職鞍山日報社,同事朱忠均被滅門:朱忠均的兒子八十年代死於離奇的車禍,朱忠均九十年代死於車禍。鞍山日報社有兩位記者在八十年代分別死於不同的離奇車禍。還有兩位同事也分別死於不同的車禍,幾百人的群體竟有如此高的車禍死亡率!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對不是偶然的特例。對於有影響力、有號召力的人,有正義感、直言批評「中國共產黨」的人,在從事文化、教育、社科、人文、新聞、社會團體等群體中,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這些人有多少死於車禍?!近些年殺人的手段增加了遠距離、短距離高強能量波長期輻射攻擊暗殺;通過飲料、茶葉、水果、肉、蛋、日用品、衣物……等投放的各類快速、慢效殺人毒藥暗殺;將殺人毒劑打進身體暗殺;將被害人暗地綁架後,活摘人體器官牟利暗殺……等等,隨意殺人手段更加隱蔽、殘暴,被暗殺處死的人更類似自然死亡。筆者的一位親屬離奇的突然死亡,其中的一些現象很難不令人懷疑死亡的原因;筆者還有兩位同事很離奇的死亡。筆者在國內、國外無緣無故遭到了極多次的車禍暗殺,多種高強能量波長期輻射攻擊,通過飲料、茶葉、水果、肉、蛋、日用品、衣物投放殺人毒藥暗殺,將殺人毒劑打進身體暗殺以及其它手段的暗殺等等,且有確鑿證據能夠證明其爲實實在在的事實。筆者已經被鞍山地區的中共某頭目簽下了「大×」,要求黑部門「零×」處死。但是我並不知道爲什麼要被處死,被如此狂轟濫炸的處死!隨意殺人的機制,「中國共產黨」中央,黨魁可決定全國范圍的群體、個人的生死;地區的頭目,可決定本地區范圍的群體、個人的生死。中共黨魁江澤民依據隨意殺人機制,憑自己個人專斷,輕鬆超踰「中國共產黨」最高准則的集體領導體制,從容跨越中共組織原則所不允許的個人凌駕集體,設立擁有無上權力的黑機構「六一〇」,調動舉國人力、物力、財力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中共核心領導層已經規范化、制度化的集體領導制度,能出現個人凌駕集體的例外,就是隨意殺人機制露出的猙獰面目。表明隨意殺人機制,是高於黨規、法律、制度、准則的根本機制。所派生的黑機構、黑部門具有至上的權力,以執行隨意殺人機制。「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惜採用各種卑鄙手段來維護長久統治,真正的中心、真正的基本點就是隨意殺死人的機制。或炮製莫須有聞所未聞的罪名,通過搞運動殺死中國人。或製造饑荒,以飢餓殺死中國人。或煽惑對立人群,並供給武器、彈藥,以「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殺死中國人。或人爲置措貧窮,以艱困殺死中國人。或調動軍隊,用機槍、坦克明目張膽的殺死中國人。或制定黑黨規、黑法令、黑條例、黑程序,賦予大首腦、小頭領幾乎無限制的殺人權力,設立專門殺人的黑機構、黑部門,以人們根本不知道、超出認知的黑手段、黑方法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殺死中國人。動用了它能發現的、能找到的、能利用的一切殺人手段,隨意殺死「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我國,祖國,中華,華夏中國的主人:中華民國公民!

中國共產黨」一九二八年的黨章,規定「中共為共產國際之一部分,命名為中國共產黨,為共產國際支部」。實質是蘇俄爲自身利益而構建在中國的蘇共分支機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於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蘇俄國慶日,九一八事變後的第五十天),首都在江西瑞金縣;宣稱「武裝保衛蘇聯」。一九三五年十月,首都由江西瑞金縣遷至陝西延安。「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的畫皮,一九三七年九月被「中國共產黨」爲了生存而丟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於一九四九年十月,其爲「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拷貝。是「中國共產黨」因生存的需要,而丟棄的第一張畫皮「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複製品。「中華人民共和國」囂言厲色、道貌岸然,其僅是「中國共產黨」的另一張畫皮。

「中國共產黨」這個來自蘇俄的邪靈,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畫皮,在我國,祖國,中華,中國,中華民國的土地上無惡不作!出賣大片領土。殺死農民,搶奪他的土地。逼死、打死業主,霸佔他的工廠、商號。國家官員、縉紳儒博、民望賢士被殺死、迫害殆盡。華夏文明、道德、文化、禮儀幾將傾竭。強徵農民的口糧,又不準出門要飯求生,數千萬人活生生餓死在家中。故意製造貧窮,數以億計的人在非人的艱難中掙扎,隨時死與困頓。隨意弄死不喜歡、不高興、不耐煩,甚者不順眼的人。曝骨履腸迫害有信仰的人。各種名目殺死的人難計其數。甚至於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人體器官。彌天大罪,罄竹難窮。

「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公民,它喧聒的「人民」,是「中國共產黨」利益集團的替代詞;「中華人民共和國」綁架著中國人,豕視爲低端人口、不穩定因素、動亂根源,執用監獄的模準施以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國土,中國是它的浮居寄寓;中國的領土它隨便出賣、任意糟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蘇俄的螟蛉子,其文化纂襲蘇俄;中國的文化被「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爲寇讎,必砸爛、崩亂堪以偷快。「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其僅是中華民國歷史的腳注;如人身體癌瘤,沒有人的靈魂,決不會是人,其只有恐栗、斮戮、貪婪、愚賤等魔魍的本性。

「中國共產黨」行爲、組織、思想、理論等形式與實質來源於馬克思、列寧等戎狄僻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理念、政治結構、政府體系、政府結構、社會意識、社會結構等蹈轍於弊狄蘇俄。中國唐朝傑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和哲學家韓愈指出:「孔子之作《春秋》也,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於中國則中國之。」中華王道觀念的華夷之辨以爲:中華而夷狄則夷狄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華夏、中華、中國名謂的夷狄蠻塵!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前所未有、唯此僅見敝夷濁狄入主我華夏!「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滅我國本、崩我國常、喪我國格、賣我國土、剽我國財、鄙我國眾、殺我國士、絕我國師……,叫囂隳突而國無寧日,一言以蔽之無惡不作。其以中華之名,行毀中華之實。「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輒肆殄滅中華文明。唯「驅除韃虜」,堪「恢復中華」!不然中華文明則爲無源之水、無本之末,終究殆無孑遺。

紹承中華正統的中華民國,必然使穢夷芥狄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觸及魂魄的遑駭。中華民國的文明、歷史、人民、文化、國旗、國歌……,任何中華民國的元素,都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由來至鄙垢生命本質的恐懼而悸顫。癌瘤隨時都會被切除,無時不在的悚栗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行爲。

被「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害死的國人,如果化成自己國家的旗幟: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飄揚在我國,祖國,中華,中國,中華民國的上空,「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必然灰飛煙滅!

一九四九年十月大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宣布「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

德國分裂時期,東德尼古拉大教堂定期「祈求上帝,讓黑暗中的東德有亮光照耀」,最少時只有六個人捧著蠟燭參加祈禱。參加祈禱的人不斷增加,當幾十萬人點亮蠟燭,一面唱著詩歌,一面手捧護著那被冬天寒風將近吹熄的、忽明忽暗微弱的燭火,緩緩走上街頭一起祈禱,柏林牆打開了。

爲什麼我們大家不爲那些被殺死的父老鄉親、兄弟姊妹,樹立起來我們自己國家的旗幟: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爲被「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戰打死的;土地改革運動打死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打死的;三反五反運動打死的;反右運動迫害死的;被飢餓死的;「文化大革命」逼死的、打死的;歷次運動逼死的、打死的;「六四」打死的;「計劃生育」未曾來到世上就被殺死的我們的骨肉;迫害信仰而被殺死的;被活摘器官死的;被酷刑折磨死的;被暗殺死的;被失蹤死的;被毒奶粉、毒食品、假疫苗、假藥、環境汙染……致殘的、害死的;強佔農田、強拆民宅害死的;被貧窮折磨死的;被躲貓貓死、蓋被死、夢中死……;爲林昭、遇羅克、張志新、聶樹斌、李尚平、孫志剛、錢雲會、李旺陽、雷洋……;爲所有這些被殺死的骨肉同胞、手足至親,樹立起來我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