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天作之合:德州訴訟案為什麼註定改變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1日訊】 大家好,我是秦鵬。德州訴訟案快速發酵,繼密西西比等 20多個州加入了德州對四個搖擺州在最高法院的起訴之後,美國時間週四,美國首都所在的哥倫比亞特區以及關島和20多個民主黨控制的州和地區,也加入了對被告四州的支持。

這是世紀對決,終極訴訟?還是內戰一觸即發?

為什麼案件由德克薩斯發起?為什麼一定會贏?

我們今天就來談一下這幾個問題。

週二,德州總檢察長告四大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喬治亞、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州違憲之後,因為之前的案件大多數被拒絕,很多人一直在擔心可能發生幾個結果,第一是最高法院不受理,第二是時間上會晚、來不及,第三是最高法院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判決敗訴。我覺得這幾個擔心都有道理,但是都不會發生。

朋友們擔心不受理的原因很簡單,之前很多選民自發提起選舉舞弊訴訟,但不少都被法院以「缺乏訴訟身分」或「沒有利益相關性」而拒絕受理,通俗點說就是「與你無關」。那麼德州案件為什麼不會呢?我週二在推特上說過,德州案最大的最正當的理由有兩個,一個是這是州告州的案件,第一審的受理法庭就是最高法院;第二是德州起訴的理由非常有力量。除了大家最關心的憲法第二條,各州違反了州議會決定選舉人的條款,由州高等法院頒布法令或者州務卿州長行政系統發布行政命令的方式,篡改了選舉法,這剝奪了州議會的憲法權力,屬於違憲行為。德州起訴的另一個非常重要的理由是,被告各州,由於無視州法和聯邦法律,不僅玷污了本州公民的選票誠信,也玷污了德州和其它合法舉辦選舉各州的選舉誠信。什麼意思呢?就是,本來大家都在準備一個全國性的大考試,大選,結果有些人考試作弊,合夥打小抄,那麼這種情況下,讓那些老實守法考試的人怎麼辦?是不是對他們不公平?

熟悉美國的人知道,這一系列問題,實際上涉及到美國最重要的一個法律條款,憲法第十四修正案裡面的公民權利和平等法律保護條款。它最早是南北戰爭之後,為了解決昔日農奴問題而增設的。對美國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有「第二次制憲」之說 。這個第一款,也是美國憲法涉及官司最多的部分之一,1973有關墮胎問題的羅訴韋德案和2000年有關美國總統選舉的布什訴戈爾案等擁有里程碑性質的判決,均是以這一款為基礎。因為《獨立宣言》,說「人人生而平等」,但是當時男人和女人、黑人和白人的權利並不平等。所以,這一條就是落實平等權利的,是天賦人權、不可剝奪的權利。

這第一條的全文很短:「所有在合眾國出生或歸化合眾國並受其管轄的人,都是合眾國的和他們居住州的公民。任何一州,都不得制定或實施限制合眾國公民的特權或豁免權的法律;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在州管轄範圍內,也不得拒絕給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護。」

具體落實到大選裡面,那就是一人一票,誰也不能代表其他人,不管你是有錢人還是沒有錢的人,不管是什麼種族。全體美國人都一樣,每一個州的每一個成年公民都一樣, 堅決不能讓某些州搞特殊,弄出一人多票,或者無權投票的人投票,或者把某些人的票給另外的人。

所以,我當時說,最高法院肯定得受理。後來,隨著密西西比州和Arizona、甚至四個被告州的喬治亞州的總檢察長的加入,這個案件就越來越有力了。週三,川普總統也以參選人的身分介入了這個案件。當天,美國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們以6:3的表決結果同意受理此案。

那麼今天,美國時間週四,在最高法院給被告州書面答覆的下午3點之前,不出所料,四個州按時遞交了申辯材料,而民主黨這邊,DC和其它20個州表態支持被告,共和黨這邊,俄亥俄最新加入支持,連同德州一共20個州要求宣判被告四州選舉違憲。阿拉斯加等5州還沒表態。

這樣,對案件的公正審理是有幫助的。因為,很多人之所以擔心不公正處理,是怕大法官被恐嚇或者收買,當所有力量、正邪兩方的力量都壓到了這個案件當中的時候,大法官反而在某些方面輕鬆了。因為大家都會盯著審判的結果,大法官的安全有了更大保障。

在這個案件的整個處理上,我認為是一個神來之筆。我們知道,11月9日和10日,有德州等10個州的總檢察長和議會,表態認為賓州高等法院在大選之前修改延長郵寄選票日期等違憲。現在演變成了一個州對四個關鍵搖擺州的起訴,而且直接上到了最高法院。

我認為,這個案件也是參議員克魯茲的傑作。他跟朱利安尼不一樣,朱利安尼曾經是紐約總檢察長,實際上熟悉的刑法,所以我們看到在各州聽證會的時候,朱利安尼安排證人出場、詢問證人和展示證據,井井有條。而且還喜歡算數,問證人你認為這樣的選票有多少張?這樣有利有弊,利就是讓人們看到作弊的各種方法,相信作弊是有證據的,所以我們看到現在左派媒體不再說沒有證據了,大選中叛逃的福克斯新聞還轉發了喬治亞州的富爾頓縣,選舉官員領著3人,在趕走監督者和其他人之後,從桌子底下拉出3個行李箱,半夜數票。這樣的證據可以說震驚了美國。

但是這樣的弊端也同樣存在,那就是一級一級的、要打到最高法院很累,而且由於川普目前被認證的選舉人票數是232張,川普要湊夠270張票,就需要打掉拜登至少36張票,而且他這邊要增加至少38張票,也就是至少3個大州。我們看到了,現在這樣的路子上來的,只有一個賓州接近最高法院。而川普現在最缺的是什麼?時間。時間緊迫,幾乎來不及了。

而由德州訴訟,就省事兒多了,一下子告了4個州違憲,一共62張選舉人票,只要贏3個就輕鬆超過38張選舉人,足夠了。而且,因為這些州修改相關法規的條文和時間等都擺在那裡,非常容易審查,判決不複雜,不需要一張張計算選票。

所以,這就變成了一個高屋建瓴的憲法官司,設計的非常巧妙。這樣的大手筆,最有可能出自2000年幫助小布什打過佛州案件的克魯茲之手。

這個案件的設計的,另一個巧妙之處,是選擇了德州來打這第一槍。顯然,德州人克魯茲熟知德州歷史,才能這樣做。

好多人可能都知道德州出牛仔,川普今年7月關閉了中共在德州的休斯頓總領館。但是,德州還有一段非常獨特的歷史。這也是它在在政治上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它是美國唯一一個以共和國身分加入美利堅合眾國的州。當時加入聯邦的條件,是它可以隨時有權利脫離聯邦。在德州,你幾乎看不到美國國旗,星條旗,孤星旗才是德州人心中的州旗和國旗。

1836年到1844年,德州是一個從當時墨西哥獨立出來的一個國家,德克薩斯共和國。在此之前的30年代,德克薩斯還處於墨西哥統治之下。時任墨西哥總統的獨裁政策,激起了德克薩斯人的強烈反彈,德州人為自由而戰,宣布獨立;遭到墨西哥出兵鎮壓。 1836年的2月底,3000名墨西哥軍人把200名德克薩斯民兵,圍困在德克薩斯的阿拉莫城長達13天。德州起義者缺衣少糧、彈藥匱乏,當時阿拉莫守城的將領召集了所有人,划下一條生死線,請自願留下的人跨過那條線,結果除了1人,所有人都邁出了那一步。這200人戰鬥到最後一刻,全部犧牲,但消滅了10倍於己的敵軍。而起義軍的犧牲精神,給了德州其他起義者震撼刺激,3個星期後,800得克薩斯民兵以死亡9人的代價擊潰了1600多名墨西哥士兵,還俘虜了當時領兵的將軍—-墨西哥總統安東尼奧。此後,宣布獨立。

後來,因為這些人很多是美國移民,以及為了長久發展,以休斯頓將軍為首的人主張加入當時的美利堅合眾國。加入美國的時候,德克薩斯共和國保留了許多權利。比如美國國旗和得州州旗享有一樣的地位,同時需要敬禮,且上升位置一樣高,還有如果德州人同意,它們可以隨時獨立。這樣的條件是絕無僅有的。

而且,德州還有自己的軍隊,一個整編陸軍師、兩個陸軍整編旅,一個空中作戰旅,五個戰鬥機大隊,一個空中運輸在隊,七個獨立團……這些部隊,全部都歸德州州長管,而不是美國總統。

所以,直到今天,德州州議會門口寫著:「1845年,美利堅加入了德克薩斯共和國」。在德州人的眼裡,州權高於聯邦權力。

雖然作為共和國的歷史只有9年,但是卻對世世代代的得州人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因為在這裡生活的人們都是骨子裡嚮往著自由的傳統白人。

每當民主黨上台執政,得克薩斯就會「不安分」,2012年奧巴馬連任後尤為如此。因為在價值觀上,德州人是非常保守和傳統的,可以說是美國中的美國。它們受不了民主黨的左傾和反傳統。

例如,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合法,但德州州長表示,我們德州人對這個判決不感興趣,這違反了我們的第一修正案的宗教自由,我們不贊同同性婚姻。

2015年底,敘利亞危機,全世界發達國家忙著難民安置,美國也準備接收,德州馬上表態,我們德州不接收一個難民,我看啊,全美所有的州最好也不要接收。

奧巴馬大力推行禁槍,德州則頒布州法律,德州居民可以帶槍上街。州長還喊話,既然奧巴馬總統要禁槍,那歡迎他親自到德州來收。

所以,德州這段共和國的歷史,什麼意思呢?由它來發起這個案件,如果不能公正處理,那麼就意味著他們的州權得不到保障,美國的憲法不復存在,那麼依附於此的美國聯邦也不復存在,所以,這意味著德州會宣布獨立。美國處於1776年—憲法要不要繼續維持,以及自由要不要繼續存在。

那麼,可能有朋友就說了,現在民主黨這邊,DC和其它20個州表態支持被告的四個州,那麼它們也可能宣告獨立,或者變成兩個聯盟獨立,美國面臨著內戰。

但是,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呢?因為,民主黨這邊聚在一起基本上靠利益紐帶。很多民主黨州實際上政府債台高築,瀕臨破產。比如,美國債務最嚴重的的五大州分別是:新澤西州,平均每位納稅人負擔5.79萬美元債務;伊利諾伊州,平均每位納稅人負擔5.2萬美元;康涅狄格州,平均每位納稅人負擔5.07萬美元;夏威夷州,平均每位納稅人負擔3.17萬美元;馬薩諸塞州,平均每位納稅人負擔3.01萬美元。被認為富甲天下的加州政府也一度面臨破產。高福利政策實際上支撐不了這些州的長期發展,它們還需要聯邦扶植。

而德州這邊呢,是美國本土面積第一大、全國面積第二大的州,足足有69萬多平方千米(僅次於第一大的是阿拉斯加州)。GDP總量全國第二高,為1.887萬美元,約占美國總量8%,超過加拿大、韓國和俄羅斯,僅次於加州的2.79萬億美元。支柱性產業是軍工、航空、信息工程、化工能源。德州也是美國第一大產油州,石油占全美的三分之一,天然氣占全美的四分之一。農業和畜牧業也很發達。

至於打仗,民主黨州也不可能,因為川普現在控制軍隊,如果它們想造反,那么正好川普可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動用暴亂法開始平叛,反而相當於幫助了川普。

所以,儘管民主黨這邊也糾集了一些州搞聯署。但是最終的決定力量,是聯邦最高法院是不是判定四個州違法、違憲。而答案可以說是肯定的。

由於現在的問題是美國作為一個聯邦要不要存在的問題,而不是一個統一的憲法下,選擇什麼自由的問題,所以結果很可能不是按照保守派自由派劃分的5:4,很可能會高更。比如,我們看到昨天最高法院同意受理的時候,投票結果是6:3。搖擺派大法官羅伯茨這次沒有落跑到左派那邊。

週三,媒體報道,川普問克魯茲,如果此案到達最高法院,他是否願意對此案進行口頭辯論。克魯茲表示同意。

在美國面臨分裂的時候,德州牛仔會拯救美利堅嗎?我在研究德州共和國的時候,發現當時的第一任總統休士頓,跟克魯茲非常像。不知道,這一世,是不是他轉生而來,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兌現這最後的誓約?

好,請朋友們訂閱我的頻道。謝謝大家。

德州議會門口寫著:1845年,美利堅加入了德克薩斯共和國

訂閱秦鵬政經觀察:https://bit.ly/2IHLu0o
支持我們:https://donation.ntdtv.com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