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大將離世後做了閻王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2日訊】佛教認為人生死皆是命中注定,人死並非如燈滅,而是在六道中輪迴轉生,至於決定人在哪個「道」中轉生、何時轉生,則是由其生前造下的善業、惡業決定。行惡業者,進入地獄接受懲罰;作善業者,投生於天界;修行者,則可脫離輪迴。地獄或冥界、冥府、陰曹的主宰者被稱為「閻王」或「閻羅王」。

閻王」的稱謂源自印度,其後隨著佛教傳入中國,並與中國本土信仰融合,演變出了具有漢化色彩的「十殿閻羅王」之說。傳說閻王手中有本生死簿,上面記錄著每一個人的壽命長短。當一個人生命已盡時,閻王就會派遣黑白無常或者牛頭馬面,將其魂魄押解到陰曹地府接受審判,然後決定其去處。因此中國民間有這樣的說法:「閻王註定三更死,決不留人到五更。」

不過,作為低層境界的神,工作繁重的閻王也會定期更換的,由生前被選中的人在死後接替。清代小說《聊齋誌異》中的《上仙》等篇目中就隱晦提及,而且閻王有事或者要休息放假,就需要找人代班。如果找陽間的人代班,這人必定是剛毅正直的,而且配得上相應的神位。如宋代有「包青天」包拯入地府代班當閻王的故事,就是因為包拯的生命來歷不凡,據說是文曲星下凡。包拯離世後接替閻王之位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有意思的是,唐代魏徵等官修的正史《隋書》中居然記載了隋文帝時的大將軍韓擒虎死後作閻王之事。

高麗繪畫,十殿閻王中之第五殿閻羅王。(公有領域)

韓擒虎,字子通,河南東垣人,後來居住在新安。他的本名是擒豹,據說他在十三歲時生擒過一頭猛虎,遂改名為擒虎。

其父韓雄,在北周官至大將軍、洛虞等八州刺史,以武功卓絕而知名。作為虎將之子,韓擒虎不僅容貌魁偉、頗有英雄氣概,而且性格也是豪爽大度,且以有膽識謀略見稱。他還喜好讀書,經史百家都均有涉獵。周太祖見其非尋常之人,就讓他常與自己的兒子交遊。

後來,韓擒虎憑藉著軍功被拜為都督、新安太守,稍後又升為儀同三司,承襲了父親的爵位新義郡公。

在周武帝討伐北齊時,韓擒虎活捉了鎮守金墉城的齊將獨孤永業,並說服其投降。其後,他率軍北上平定范陽,並因此被加封上儀同,被授予永州刺史之職。同樣,對於南邊的陳朝,勇猛的韓擒虎亦多次挫敗其先鋒部隊,使陳軍喪失鬥志。

581年,北周靜帝以楊堅眾望所歸下詔宣布禪讓,楊堅三讓而受天命,定國號為「隋」,改元開皇,是為隋文帝。開皇初年,隋文帝打算吞併江南的陳朝,因為韓擒虎文武雙全、頗有聲名,因此任命他為廬州總管,並把平定陳朝的任務交給了他,這讓陳朝非常害怕。

在隋朝大軍南進之時,韓擒虎為先鋒,他率領五百人連夜渡河,襲擊採石城。在其進攻時,守門兵卒還都沉醉不醒,韓擒虎非常順利地攻下了採石。隨後進軍姑孰,半日就攻下,並駐紮在新林。江南父老素聞其威名,紛紛來駐地拜謁韓擒虎,晝夜不絕。陳人大駭,其將樊巡、魯世真、田瑞等相繼投降。晉王楊廣上奏,文帝看後大悅,設宴賞賜大臣。

為迎戰隋軍,陳朝末代皇帝陳叔寶派領軍蔡徵鎮守朱雀航,當守軍聽說韓擒虎將至時,紛紛潰散而逃。其後,隋軍推進到秦淮河南岸,陳將任忠投降,並開北岸朱雀門迎接韓擒虎入城,陳後主被俘,陳朝滅亡。韓擒虎與另一員大將賀若弼皆因此功勳被封為上柱國。

陳朝滅亡前,江東有民謠道:「黃斑青驄馬,發自壽陽涘。來時冬氣末,去日春風始。」眾人都不知所謂。直到韓擒虎平定陳地,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黃斑青驄馬」指的是韓擒虎,他本名「豹」,豹子身上有黃斑,平定陳地的時候,騎的是青驄馬,而他往返的季節也正好與民謠相對應。

後來,突厥來隋朝進貢,隋文帝對他們說:「你們聽說過江南的陳朝天子嗎?」他們回答說:「聽說過。」於是皇上讓侍從領突厥使臣到韓擒虎面前,說:「這就是捉獲陳朝天子之人。」韓擒虎厲然看了他們一眼,他們頓感恐懼,再不敢抬頭看他。其威風凜凜若此。

不久後,隋文帝又封韓擒虎為壽光縣公,食邑一千戶,以行軍總管的身分屯兵駐守金城,防備胡寇來犯,隨之又授其涼州總管之職。又過了一陣兒,韓擒虎被隋文帝徵召回京城。

清《古聖賢像傳略》之韓擒虎像。(公有領域)

一天,韓擒虎鄰居的母親看到他家門前有盛大的儀仗隊,好似君王出行般,便好奇地詢問儀仗隊中的一個人是何原因。那人說:「我們是來迎接我們的大王的。」說完,其人和整個儀仗隊就都消失不見了。

沒過多長時間,一個病得很重的人突然驚慌失措地跑到韓擒虎家說:「我要拜見大王。」門人不解地問:「什麼大王?」答曰:「閻羅王。」韓擒虎的家人聽說後,很生氣,想要鞭打他,韓擒虎阻攔道:「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已然足矣。」

在睡了一覺後,韓擒虎忽染重病,幾天後就去世了,終年五十五歲。大概地府已經迫不及待等待他的上任了。

作為正史,「二十四史」中很少記有陰陽界的故事,而韓擒虎死後做閻羅王的傳說竟被納入,說明這並不僅僅是傳說。

另據晚唐敦煌變文《韓擒虎話本》中的描述,說韓擒虎滅陳後,五道將軍持天符請他出任陰司之主。韓應允並請假三天,告知了文帝。隋文帝為他舉行了告別宴會。第三日,有一紫衣人、一緋衣人乘烏雲前來迎接,自稱「某二人緣是天曹地府,來請大王,更無別事」。於是,他辭別朝廷君臣和家小,赴陰間當閻王去了。@*#

參考資料:《隋書‧韓擒虎傳》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