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何要關注、翻譯、傳播翟東升講話及新唐人大紀元爲何能「異軍突起」

作者:曾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錚按:近日接到一個媒體採訪請求,談翟東升的講話及其圍繞著這個講話引發的種種現象,包括新唐人大紀元爲何能異軍突起、是否與所謂「美國保守派草根合流」的問題。以下是我回覆的全文。)

問:翟的視頻講話為什麼受到你關注,被你選中?這段視頻又是如何進入諸如fox這類英文媒體的視野的?

答:我覺得他的講話裡透露了很多值得關注的信息,最重要的是:中共到底希望誰贏得美國大選?

其他的,如中共爲何在現在加快開放金融市場,中共在美國高層有人,中共利用美國權力核心圈力量,在美國沒什麼搞不定的事,中共幫拜登的兒子建立金球基金公司,等等,包括他講的那個搞定華盛頓書店老闆的故事。這些東西從一個體制內高級智囊口中講出來,當然份量不一樣。

另外讓我吃驚的是,他是當著全場(我估計有)上千觀衆講的,而且是全網直播的。他演講時,我數了一下,觀衆大笑、鼓掌大致有6次,如他說他很會「忽悠」外國人,所以領導選他去溝通習近平新書發布會場地,一沓美元搞不定的事,我就用兩沓去搞,等等。觀衆聽到這裡時會心地大筆,鼓掌,顯示對他的欣賞和贊同。

這種整體國民已經墮落到欣賞和認同「忽悠」別人、拿錢開道的現狀,於我來說是很吃驚的。因爲我離開中國已經近20年了,我沒想到現在中共國人的心理狀態已經變成這樣了。

還有就是,他談到:「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什麽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啊?明白了?這裡面都有買賣。」

說到這裡的時候,觀衆也會心開心地笑。這讓我非常痛心。中共把美國高級政治人物腐化了,而且好像全體中國人都知道了,不用明說都明白了,可是,美國人沒幾個知道的。

拜登家族的腐敗,跟中共的交易,在海外華人圈不是什麼祕密,早幾年我就知道。可是,美國人沒幾個人知道,且所謂主(要下)流媒體一直在壓制消息。

通常來講,一位總統候選人的兒子,而且連帶他本人,有那麼大的醜聞,媒體鑽天尋地,掘地三尺也要挖出來報道的。現在呢?(我真心希望,我這段回答不會被屏蔽掉。)

美國公衆對中共、中共國人的現狀和心理太缺乏認知和了解。華人都叫他們「傻白甜」,這您可能有也所耳聞。

所以,這些促使了我想把翟的講話原樣不動翻譯給美國人和西方世界的觀衆看、聽,讓他們瞭解真實的中共,和真實的中共國人。

如何進入FOX視野的我不知道。他們沒有聯繫過我,沒有問過我可否使用我翻譯的視頻。可能大家在網上傳來傳去,他們不知怎麼看到了吧。也可能有別人推薦。

中文圈也有不少人直接盜用我的視頻沒打招呼,那我沒有辦法。大家都是在傳播真相,所以我也沒去計較。

問:美國許多保守派評論員都在談這個視頻,他們的許多觀點和你說的一樣,班儂還說翟的視頻證明了特朗普真正為美國利益服務,沒有和內部出賣美國的精英勾結。顯然你編輯的視頻為美國的保守派提供了急需的彈藥,這個是否也是大紀元新唐人網絡媒體在美國輿論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即同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保守派草根合流,為他們提供了輿論支持和表達渠道?

答:對不起,我不太清楚別的保守派評論員在說什麼,我沒有看過他們的言論。我也不知道我翻譯的視頻是否爲誰提供了彈藥。我沒有加評論,也沒有編輯他的講話,只是把之前翟的頻道上傳時刪掉的部分放回去了、還原了。現在那些視頻都沒有了,已經都刪了。

我翻譯及發布這個視頻,是在自己的自媒體頻道上做的,與新唐人大紀元沒什麼關係。我也不確定我可否代表新唐人大紀元迴應媒體的問題。

不過,據我的觀察,同時也是很多中西方觀衆的評論,新唐人大紀元近年上升比較快,是因爲他們有自己的立場和擔當,同時也敢於報導別的媒體不敢報導,且刻意掩蓋的。比如最近大選舞弊聽證會,別的大媒體都不報,只有新唐人堅持十幾個小時做直播,當然想看的人只能通過新唐人看了。

還有就是,當幾乎所有主(要下)流媒體都宣布拜登獲勝時,新唐人大紀元堅持不跟風。這一點也受到許多觀衆讀者的稱讚。

一個媒體是否能最終站住腳,當然是要靠觀衆和讀者的選擇和支持。我不認爲媒體應該跟什麼派合流。媒體應該是獨立的。

倒是現在的許多西方主(要下)流媒體,變成了黨派的喉舌,只差跟中共黨媒一樣,掛一塊「黨媒姓黨」的牌子在大廳正中了。

最後,我希望您不要因爲有一個什麼預設的觀點(如新唐人網絡媒體在美國輿論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是與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保守派草根合流,為他們提供了輿論支持和表達渠道),而修改和以一種會用來證明你的預設觀點的方式,來引用我的迴應。

我也是做媒體的,發表時編輯有改動、有選擇,這我完全理解,但我不希望我的迴應會被不適當引用,或歪曲,希望您理解。我的話如果不方便用,我寧可您全然不用。沒關係的。我理解大家的難處。像我這樣自由自在做自媒體,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只需要對自己負責,是一種奢侈,呵呵。

又:我事先說明(威脅)一下,如果我感覺我的講話被不適當引用了,我會發表我的迴應的原文,以正視聽。希望您不介意。以前吃虧太多,我不得不多一個心眼。

問:翟說美國有我們的人,也有一種看法認為那充其量是遊說團體(比如胡平),大國在美國都有自己的遊說團體,中國也不例外,比如像基辛格這樣所謂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還有幾個,按照這種看法,翟的評論不一定就能揭示中共對美國的什麼陰謀,都是合法的院外活動或公關。你怎麼看呢?

答:這種觀點只能糊弄「傻白甜」吧,要不就是真心爲中共洗地的。翟所說的「兩個月之內搞定」的那些幾件事,如銀河號事件,炸大使館,撞了飛機,哪一件是遊說團體能搞定的?中共與拜登的交易,拜登兒子的合夥人Tony Bobulinski(聲明請見:https://www.jenniferzengblog.com/home/2020/10/22/tony-bobulinski-hunter-amp-jim-biden-were-paranoid-about-keeping-joe-bidens-involvement-secret-x7b7f)不也確認了嗎?Big guy就是拜登,有10%的股份,等等。

其他的事例也太多了。生活在海外的人,如果說要假裝不知道的話,那就是選擇性眼盲耳聾了。

12/12/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