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凌源傳法(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5日訊】(接上文)

二、李洪志師父傳法期間的神跡

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星期天),開班的前一天,師父在凌鋼文化宮為八百多名學員增加了一場帶功報告,時間為兩個半小時。期間,師父一邊為學員講解氣功和法輪大法的法理,一邊為學員發功調理身體,使參加傳授班的學員受益很大,很多人在會場上感到身體輕鬆,精神狀態良好。師父在辦班前為全體學員做帶功報告,這是參加凌鋼傳授班的學員的偏得。

法輪功傳授班正式開班,是從二月二十二日晚六點半至九點半第一講開始,至二月二十八日晚第九講結束,共八天。李洪志師父上台時只拿一張很小的白紙便開始講課,他先向學員介紹了自己的簡歷,然後講了氣功理論和法輪大法的法理,參加班的學員普遍為師父深奧的法理、淵博的知識所折服,不時報以掌聲。現場的學員都不同程度的感到強烈的能量場。每一講結束後師父親自教學員法輪功動作,師父有時還直接走下台來到學員中間,手把手的教動作,直到大家都學會為止。就這樣,在師父辦班期間,每天都十點半以後才能離開文化宮回去休息。回到賓館還要看學員的來信和學習心得。

師父在凌鋼傳法,以淺白的語言講明了深奧的道理,以神奇的功力使學員身心受益,至今,學員們回憶起當年那段幸福時光還激動不已(註﹕下文中的「我」不一定是同一學員):

1. 一面之緣,司機的腰痛病不翼而飛

在接師父來凌源的路上,司機曹師傅說:(工會)某主席,我的腰疼病好幾年了,連續開車就腰痛,怎麼治也不好,最近又重了。某主席說:那你就跟著練一練氣功吧,有可能管事。此話是無意所說,但被坐在車上的師父聽到了,當時師父沒說甚麼,也沒看到做甚麼。直到汽車開到凌鋼賓館,司機曹順民要離開時,師父對老曹說:好啦,你的腰以後不會再疼了。老曹聽後很驚訝,連忙說謝謝您了。當時在場的其他人都很高興,但也沒太在意。

過了三天,師父在凌鋼文化宮辦班講課時,老曹倆口子早早來到文化宮門前等師父,並說,三天了,他的腰確實是好了,到這來是想當面感謝李洪志師父的。老曹的腰疼病在無意中就給治好了,被大家稱為一件奇事。

2. 三個不能練氣功的人

師父對參加法輪功傳授班的人有嚴格要求,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煉法輪功的,因此師父在二十一日上午利用開班前的半天時間,逐份審查了所有學員的申請登記表。師父認真審查後,從七百八十多份申請登記表中挑出凌鋼醫院習某某,一軋廠劉某某,還有一個名字記不清的,共三人不適合參加班,告訴凌鋼文化宮負責人,通知三人不要參加班,並退回報名費。師父要求工作人員耐心的做好三個人的勸說工作,勸他們三人不要煉法輪功,最好其它功法也不要練,如果他們堅持練氣功,對其本人和家庭都會有不好的影響。

事後經調查了解,此三人之前都練過其它功法,並且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身體障礙,本人工作和家庭生活都不正常。此事使凌鋼工會領導和參與辦班的工作人員都覺得不可思議,感到師父太神奇了,這三個人的申請登記表和其他人沒有甚麼兩樣,師父是怎麼看出這三個人不能練氣功的?並且那麼準!

3. 師父帶來的聽課證恰好是報名的人數

大法學會要求每個人有一個聽課證,帶證上課,聽課證由北京大法學會帶來。主辦方預計有二百人聽課。可經過宣傳後,報名者達到七百多人,那麼多人沒有證怎麼辦哪?參與的人都非常著急。沒想到師父來後,告訴大家帶來七百多個證,正好是報名的人數。參與的所有人真是又驚又喜,終於讓有緣人都能聽到法了。

4. 師父預先知道我們遇到的波折

當師父講完第四堂課後,特別是講到了佛家功與佛教等內容,有位聽課的凌鋼政工系統的領導有些接受不了,他認為法輪功在宣傳「封建迷信」,個別領導的批評和非議確實給工會領導帶來很大壓力。公司政工例會散會後,當時的兩位原工會主席來到賓館看望李洪志師父。

當打開房門後,師父熱情的招呼坐下,沒等他們說話,師父就主動說:現在已經講了四講了,你們公司有的領導對我所講的一些內容接受不了,今天你們是不是遇到難題了?我把我們功法研究會的證件、資質給你們看一下,你們還可以複印備案,也可以讓你們單位的法律部門驗證一下,宣傳部門也可以來我這裏做一些採訪。師父的一席話讓他們很吃驚!剛剛開過會的內容,師父是怎麼知道的!參加會議的工會部門只有他們兩名主席,不可能有人向師父講過啊!

說著師父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幾本證書交給他們。證書中有國家民政部頒發的《國家社團法人證書》,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頒發的《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直屬功派證書》、《中國氣功科學研究院直屬氣功師證書》、北京市工商局註冊並頒發的《全國氣功辦班營業執照和收費資格證書》,另外還有一些資質和獎勵證書。看完這些證書後,他們的思想壓力一下就沒有了,也進一步證明中國法輪功是經國家註冊登記的合法社團組織,法輪功在全國辦班是合法的。

隨後凌鋼報社對師父進行了採訪,記者小胡在《凌鋼報》上寫了報導文章並配了插圖,接著凌鋼工會、凌鋼報社、凌鋼司法處分別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師父的相關證件、資質進行複印備案,使那名政工系統的領導再也無話可說。

5. 照相機真的照不出圖象來

師父在給學員上課時對學員首先強調要集中精力聽講,不要對師父拍照。會場照相、錄像只允許凌鋼工會安排專人進行,其他人員包括學員都不能在師父上課時照相,如不聽勸阻,即使照了也照不出圖象來。辦班開始時,特別是第一節課時,有的學員沒有把師父的話當回事,有的也不信,非常不禮貌的對正在台上講課的師父拍照,相機閃光燈的閃亮和拍照聲音對講課的師父和全神貫注聽課的學員都產生了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師父一般都提出了制止,指出個別學員這樣做會影響上課秩序,並特意提出,凡是未經允許,自行在會場拍照的,你的相機是照不出圖象的!對師父的批評,很多人開始不信,但實踐證明,凡是在會場自行拍照的,都沒有照到任何影像。如一位坐在會場第三排中間來自錦州市漁政局的學員不聽勸阻,在會場照了幾次相,但第二天拿到照相館沖洗時,發現膠卷裏沒有任何圖象,才使他徹底信服。

6. 師父準確畫出紅山女神像

李洪志師父在凌鋼辦班期間,基本上都是晚上講法教功,白天活動不多。此期間凌鋼工會曾幾次邀請師父去熱水湯洗溫泉,但每次都被師父婉言謝絕。但提出去凌源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參觀時,師父卻很高興的答應了。

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師父來到了紅山文化遺址。因為當時紅山文化遺址展館是閉館期間,所以只能在山頂上看一看所謂的土台和祭祀台。簡單的看了一圈後,在沒有任何人向他介紹紅山文化概況的情況下,師父就說出了這個遺址是五千五百年至七千年前的母系社會所留下的,並蹲在地上用樹棍給大家畫了一個女神像,其頭髮梳右邊,眼睛很大;師父還畫了一個梯形的平台,給我們講解此地的地形地貌,當時人類的服飾、經濟等情況,這些都與凌源文化部門展出的紅山女神照片和紅山遺址構造,形狀非常相似。

師父對紅山文化的揭秘和所畫的女神像讓陪同參觀的人感到驚奇。

7. 印證古老的傳說

師父告訴我們,凌源的山裏有修道人,已經修了三千多年了,但你別找她,你也找不著。我們聽了覺得很驚訝,因為這個傳說一直在凌源的老輩人中流傳,而中共無神論毒害下的人們都是視為笑談的。師父的話印證了這個古老傳說的真實性。

8. 學員甲:晚期癌症患者絕處逢生

我今年七十三歲,從小就體弱多病。長大後嫁到婆家,人口多活計累,又受氣,落了一身的病。九一年我覺得渾身無力,極度貧血,到承德檢查,醫生一看片子,嚇了一跳,說:這太重了,是乳腺癌二期晚期。右側乳房都長滿了,左側已經癌變,大癌瘤像個大螃蟹緊緊抓在我的胸脯上,周圍還有一圈小的。當時承德醫院做不了手術,只好去瀋陽做的切除手術。醫生和家人說:最多活不過三年。我極度沮喪,不知哪一天就永遠的走了。

九四年正月,我抱著聽聽看的想法走進了「凌鋼首次法輪功傳授班」。在首場師父的帶功報告上,我就覺得師父講的太好了,我越聽越愛聽,越聽越舒服。我心裏想:這哪是甚麼氣功師啊,分明是從高處下來的大佛。從課堂出來,我走路一身輕,歡喜的不得了。到第三堂課時,我就不用家人送了,我自己去,自己回,別提多高興啦。從師父的法理中,我明白了病是怎麼回事,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去做,把藥也扔了。師父講的法太好了,沒聽夠。在家人的支持下,我連續跟了師父六個講法學習班:凌源、錦州、大連、哈爾濱和長春。二十年來,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一直平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按「真、善、忍」修心性,提高層次。

9.學員乙:師父一句話治好了我的腿

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騎車不慎將腿摔壞了,整個腿都腫了,眼看師父就要來凌鋼傳法了,很是著急。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晚上,我忍著疼痛來賓館門口接師父,師父身邊的弟子老劉問我:怎麼了?我就把情況簡單的說了一下。老劉說:你靜一下。一會我就覺得從頭頂向下「唰」的一下子,非常舒服的感覺,動動腿,不太疼了。師父傳法第三天,看我一瘸一拐的,問我怎麼了,我又說了一遍情況,師父說:「你跳,往起跳。」我聽師父的話,就跳,越跳越舒服,就像騰雲駕霧似的,腿不疼也不瘸了,我高興極了。

師父平易近人,面容祥和,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師父一起吃飯時,師父不時的給我們夾菜,還送我們每人一張名片,我保留至今。

10.學員丙:師恩永難忘

我家四口人,兩個孩子讀書,妻子有病,並常年臥床不起,有時候神志不清,幾天不吃東西。我一個人上班,既要養家,還要給妻子治病。師父來凌鋼傳法,讓我看到了希望,我就帶著全家人都去聽法。第一堂課下課後,師父來到我們面前說:「你家困難,把她的(我妻子)聽課費退還給你,但准許你帶她來聽課。」並再三囑咐第三堂課一定要來,我們非常激動。 但第三堂課她沒有來成,第四堂課下課後,我還是用自行車馱著她 ,兩個孩子扶著,準備回家。剛走到會場院門口,見師父大步向我們走來,來到跟前,甚麼也沒說,只是瞅了她兩眼。我們回到家後妻子就開始嘔吐不止,吐的全是膿和血。第二天,她就開始能吃些飯了,也不臥床了,身體明顯好轉。

當傳法結束時,我們都去看師父,臨走時,師父叫住我:「你等會走。」又走回屋裏,拿來一個桔子,在手裏攥了一會給我說:「拿回去給你愛人吃吧」。我把桔子拿回家就給了妻子,她接過來,連皮都沒剝就放進嘴裏吃了,她好像明白是師父給的。從此以後,她就能正常吃飯了,身體也一天天好了起來。我們全家不知如何感謝師父。

通過聽師父講法,我懂得了許多的道理,心性也在一點點提高。有一次我正在煉功,妻子跑過來,將我摔倒在地,這次我守住了心性,沒打她,也沒罵她,躺在那兒想:是我傷你傷的太厲害了,現在還你呢,我不動心。這時,我看見師父打著坐過來了,用手摸摸我的頭,走了。又一次,媳婦突然甩過來一隻鞋,沒打著我,反覆幾次就是打不著我,當時我守住心性,坐那沒動,突然心中像有一股甘露香甜香甜的向下移動,直到丹田。還有一次,我打坐中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人追我,我就往上升,升得很高很高的……

11. 學員丁:師父拿掉了我身上的附體

師父來凌鋼傳法前兩個月,我去同事家回來,特別難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家人領我到瀋陽、北京都看不好。「看香的」說我有附體了,是那個東西鬧的。我非常痛苦,甚至不能上班。臥床不起, 直到師父來凌鋼傳法,聽到第三堂課時,我逐漸感覺舒服多了,回家就躺在床上,不知甚麼時候突然我的胸口窩「咚咚咚」劇烈的跳動三下,驚醒了我,這時我才發覺我睡著了。胸口窩跳過後,身體前所未有的舒服。之後,就開始能吃飯、能睡覺了。以後,我又連續跟了師父四個班,身體逐漸好了起來。聽了師父講法,我知道了師父拿掉了我身上的附體,我們全家人都對師父的救命之恩感激不盡,從此堅修大法至今。

12.學員戊:頑症不翼而飛

我有多年的支氣管擴張病,經常咳嗽、咳血。醫生說無藥可治,誰給你治好了,你告訴我。藥物治不好,又轉向氣功,學了幾種氣功,都不見好轉。後來聽說法輪功了,說如何如何好,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買了票。第一堂課是師父的帶功報告,師父讓我們閉上眼睛,想自己的一個病,我想我的支氣管擴張病,瞬間感覺師父的大手緊貼我胸部一揮,我立刻感覺非常舒服。以後,我又看了兩次師父講法錄像,每到讓我們想自己一個病的時候,仍有師父的大手在胸前一揮的感覺,仍然非常舒服。以後我也不咳嗽,也不咳血了。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並大口的咳血,我悟到是消業,也就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身體,我一點都沒害怕,靠著牆坐著一動不動,慢慢的不咳嗽也不咳血了。兩個多小時後,我試著站起來,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而且非常舒服,我就大步的走回家了。二十多年過去了,我支氣管擴張的病早已無影無蹤了 。

13.學員己:我看到了手上的小法輪在轉

不知甚麼原因,我的肚臍總是會往外流膿流水,越流越多,每次都能擦上半卷衛生紙。稍有動靜,就使我渾身震痛,全身出汗。醫生說:這很危險,容易感染引起爛腸子,需住院治療。當時正趕上師父來凌鋼傳法,我有緣走進了課堂,在師父的帶功報告課上,師父說:你看你們的手,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一個小法輪。我真的看見了手上有一個小法輪在轉。師父又讓我們想自己的一個病,我根本就想不起來我的肚臍的事了,就認為我沒有病,想了家人一個病。隨著師父講法,我的肚臍不知不覺的就好了,再也沒犯過。

14.一位朝陽學員的回憶

在參加師父講法班之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老人,患有十多種疾病,其中有骨質增生、肌肉萎縮、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白癜風、腰腿痛,視力相當差,戴二百度花鏡看報紙也只能看標題。我第一次參加師父的講法傳功班,眼睛就好了,老花鏡也遠離了我,其它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

一九九四年正月初十,師父應邀到凌鋼辦班。這次我的小孫子也和我一同前來聽法。他當年九歲,脾不好,吃不下飯,經常吃藥。開班的頭兩天師父給他淨化身體,從此他能吃能喝的,身體特別好。

這次來凌鋼聽法,我認識一位六十來歲的女同修,她原來是一位教師,文革期間到農村參加所謂「勞動改造」,有一天往車上裝一捆一捆的高粱頭,已經裝得太高了,很難再裝,監工的人在一旁奸笑著硬讓往上裝,由於用力過猛造成她的腰骨節嚴重錯位,多少年來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處於半癱瘓狀態。一九九三年,她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的講法班,在會上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從此,她錯位的腰奇蹟般的好了。師父在凌鋼辦班講法,她聽說後就來了。

(待續)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