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侃:最高法院的猶豫和川普的期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高法院拒絕德州對四大戰場州的訴訟,很多人突然一下感到眼前又一片漆黑,希望變得渺茫。很多人解讀這是川普法律團隊所遭遇到的最大挫折。怎麼看這個問題呢,最高法院拒絕的理由是:受憲法保障德州的司法權並未因其他州的選舉方式而受到影響,因此其他州要如何進行選舉,德州無權評判。

這聽起來很像中共的主權高於人權理論,在家打死人,鄰居不能管。中國怎麼侵犯人權,其他國家不能管,否則是干涉內政。

之前,人們寄予厚望的最高法院,此時也關上了它的大門。他們不願意參與進來。川普總統在發推文中說最高法院缺少智慧和勇氣。

對大多數人來說,在這危難時刻,人們把希望,把關乎自己權益,關乎合眾國的安危,這樣如此重大的責任的事件,交給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的最高法院九個大法官,聽起來都是對自己不負責任。

在揭露和抵制這場大選舞弊的犯罪過程中,多少證人受到威脅、甚至被打傷,失去工作,有的被親人不理解,就連美國聯邦總務署署長艾米莉·墨菲及其家人,寵物均接到來自各方的威脅,不得不做出讓步,同意為拜登的班子提供過渡時期資源。

那九個大法官也是人,他們同樣會受到各種各樣的威脅和誘惑。而且,大家把自己的權利和責任都推給他們九個人,本身就給他們帶來很大壓力,讓邪惡把目標集中到他們九個人身上,就像大家舉起一個物體,大家都出一份力,雖然感覺到有壓力,但還能承受;當眾人放手,讓九個人去承擔這種壓力,他們就可能被壓垮。壞人們會把目標集中到這九個人身上就夠了。

再看德州的訴訟案,影響實在太大,涉及其中的有四十多個州,德州一方有二十個州,民主黨方聚集二十二個州反對德州一方的訴訟,加上被訴訟的四個州,全美國四十六個州預參與這場訴訟。而且有人說下一步退出聯邦,真不知道這是維護聯邦,還是分裂聯邦。有這種想法的,在某種程度上跟用大選政變是一樣,都是要搞垮合眾國。而這種涉及聯邦存亡的大事,不是最高法院能承擔的,甚至不是現在這個議會能承擔,必須是美國民眾自己來決定。

有時把這場竊選之戰說成是第二次南北戰爭,甚至要打內戰。其實這不是南北戰爭。南北戰爭是人類的戰爭,兵爭天下,王者治國。雖然有血腥,但雙方是人在打。但今天不是,今天的戰爭是用道義與良知與共產主義的戰爭,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戰爭,看看近百年的歷史,人類還沒有通過戰爭打垮了共產主義。每一次戰爭、每一次暴亂都是共產主義滲透的機會。

今天的這種對立雙方是以意識形態不同來劃分,沒有明確的戰爭分界線,戰爭不可能發生,如果有暴力出現,那一定是動亂,而不是戰爭。在這種情形下真要打,用《戰爭法》來衡量,那都是犯罪,那就像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武鬥,變成綁架、襲擊,而善良的美國人是不會用那套東西,看看今天的美國,安提法和BLM暴徒擅長這種手段,他們都是蒙面,從背後進行突然襲擊,以多襲少,攻擊弱小,甚至攻擊婦女兒童,最後就變成一場殘酷ISIS戰爭。

在歷史,被共產主義侵蝕的社會都是因腐敗、墮落。而一旦被共產主義思潮所侵蝕,那些人的思想就非常的變異和殘暴,人格扭曲,因為沒有人的善惡,也就沒有基本良知。共產主義能滲透,就是人心不行了,給共產主義有機可乘,對超出人類層面的,在人思想中的東西,用武力很難解決,那是人要用道義和良知去戰勝的。

川普在等什麼

看看川普,雖然他的言論一直在被左媒封殺,twitter一直也在阻撓他的推文,有時甚至在封殺他的推文,但他還是堅持在那發著推文,那是他與外界溝通的一種方式,他在推特上不厭其煩的講述大選舞弊的事實,民眾在被左媒假新聞欺騙中,只能通過看川普的推文了解近況,律師團隊在幾個州舉行的聽證會,也是傳播真相,這也是為什麼川普會往聽證會現場打電話,那是在突破被媒體封殺的防火牆的一個渠道,他可以把聲音傳出去,讓更多民眾知道真相。

在2020年大選後,川普去喬治亞州參加參議院議員競選集會,在那個集會上他也講大選舞弊的問題,他通過這種方式與民眾溝通,鼓勵民眾去傳播這個真相,在集會上他仍然呼籲民眾不要放棄,要繼續出來參加投票,呼籲民眾切實監督投票,那是民眾自己的權利和義務,那是民眾的職責,那是捍衛憲法和共和制度,他感謝那些勇敢走出來作證的人,感謝他們的勇氣,是因為有這樣的勇氣,才能使美國的共和得以存在,守住這片造物主賜予的,是因為有這樣的勇氣,才捍衛了天賦人權。

左派看到這點,在它們幾乎壟斷了媒體之後,它發現那些新興的小媒體在利用社交平台作為依託發布信息,所以它們開始封殺社交平台,就像中國大陸的言論管制一樣。從12月13號開始,在社交平台上開始封殺有關大選舞弊的言論,YouTube甚至將川普團隊在線節目(The Right View)和兩個全新的廣告都封殺了。因為它們懼怕真相的力量。

左媒的新聞封鎖是為了愚弄人,不僅欺騙人,讓人不知道真相,還能讓人增加仇恨,這跟中國大陸的黨媒是一樣的。

川普在被媒體封殺的情況下,就是通過這種方式講述真相,喚醒民眾,讓更多民眾走出來,民眾出來的越多,正義的力量越大,會有更多人站出來作證、捍衛憲法,對於還有良知的法官、議員、各級官員都能起到正面推動作用。

正義需要人的勇氣才能彰顯。此時希望更多覺醒的美國人站出來,每個人的光亮雖然小,但是匯聚起來就是沖天火炬,照亮黑暗的夜空。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