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凌源傳法(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6日訊】(接上文)

(三)學員眼中的師父

在學員的眼中,師父是那麼偉大,而又那麼平易近人,一切為別人著想,師父的言傳身教,學員們永遠銘刻在心:

1.吃住不搞特殊化

師父在凌鋼辦班期間,本著一切為學員著想,生活一切從簡,堅持不給承辦方找麻煩的原則,在住宿、就餐方面都為所有人樹立了榜樣。師父謝絕了凌鋼工會已安排好的凌鋼賓館最高級的套間客房,堅持住宿在賓館的普通客房,並謝絕了由凌鋼工會負責承擔其在凌鋼辦班期間的住宿費用的要求,完全由師父和隨行人員自行負責宿費。

在就餐方面,師父到凌鋼後就提出一律不接受宴請。就是既不參加主辦方(凌鋼工會)的宴請,也不參加學員的宴請。開始時,凌鋼工會在賓館的二樓小餐廳安排了一個房間,每日三餐按賓館接待上級客人標準就餐,但是只吃了一頓飯後師父就提出,他和研究會的幾名工作人員都在一樓大餐廳同其他普通旅客一樣,排隊到賣飯口買飯吃。後經凌鋼工會協商,由餐廳服務員負責把定好的飯菜端在餐桌上,這樣就不需要師父去排隊了。在凌鋼期間師父和隨行人員住宿、就餐費用全都是自理,沒有由主辦單位(凌鋼工會)掏一分錢。師父的高風亮節、嚴於律己的做法深深感動了凌鋼工會的領導和參與辦班的工作人員,也感動了學員和賓館工作人員。

學員回憶之一: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晚上,我們日夜想念的師父終於來了,住在凌鋼賓館。晚飯時,凌鋼工會領導徵求師父的意見,是不是吃點素的?師父很客氣的說:「不用,吃甚麼都行。」於是,吃得很隨便,師父沒有任何要求。第二天我與食堂打了聲招呼,是不是為師父做點素菜。當吃飯時,師父看著桌上的素菜,很嚴肅的對身邊工作人員老劉說:「做甚麼,吃甚麼,不能搞特殊。」還招呼大家坐下來一起吃,師父還為我們夾菜,要我們多吃,而師父只吃了一小碗飯,一小碗湯。師父知道我家困難,剩下的菜讓我打包帶回家。看到師父這麼平易近人,這麼關心我們,讓我們發自內心的感動,有種說不出的親切。

學員回憶之二: 負責接待的領導,很尊敬師父,為師父安排了二百元錢的高級房間(當時是最好的房間),師父要求住普通間,領導不同意,說:「咱們報銷」。第二天早上,我為了看師父,去的比較早,親眼看到師父正在吧台自己掏錢交了二百元的住宿費,並搬出高間住進普通間。我看在眼裏,記在心上。當領導要給我們報銷去合肥請師父來凌鋼傳法的路費時,我們沒有報,師父為我們做出了榜樣,我們是師父的弟子,自己再困難,也不用公家報銷。

2.辦班收費全國最低

師父來到凌源後,首先,對主辦單位(凌鋼工會)辦班收費情況進行了解,詢問凌鋼工會是否按辦班協議規定的標準收取學員費用,一場帶功報告,九堂講法和教功課共收五十元,平均每節課五元。這個辦班費用在當時全國所有氣功辦班費用是最低的。對於已參加過班的老學員每人只收四十元,經濟困難的學員只收他們二十元。由於凌鋼工會在之前對部份老學員也按五十元收取的,師父一再要求將已多收的十元退還給老學員。

3.課時安排為學員著想

師父研究制訂每天的上課時間時,聽說學員的工作和參加傳授班在時間上發生衝突後,提出利用晚上職工下班後和星期天的休息時間辦班,於是商定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一)下午為帶功報告會,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辦班時間定為每天晚六點半到九點,這樣就保證了凌鋼和其它單位的學員既能夠正常上班工作,又能專心的參加傳授班。這種辦班的時間安排在其它地方是沒有的。

師父考慮到近百名外地學員的食宿和其它困難,就將二十八日星期天改為一天兩節課,將時間縮短了一天,使他們能早日返家並節省一些差旅費用。師父考慮任何事情都是在為學員著想。

4.飯桌上的一幕

我有幸聆聽了師尊在凌源的講法,師父處處以身作則,令學員們特別感動,銘記在心。後來聽同修講,師父來凌源傳法時,他們和師父一起吃過飯,一次,師父的飯碗裏有一個黑色稗子粒,師父用筷子把它挑出來磕在飯桌上,稗子帶出了一粒飯粒,師父就把那個飯粒撿起來吃了。

5.師父滿足所有學員的心願

九天講法班結束那天正好是星期天,這一天就在白天辦班。學法班結束後,大家都想同師父合影留念,有些學員直接找到凌鋼工會領導,要求把大家的意願反映給師父,凌鋼工會領導聽了大家的要求後,覺得師父同八百多學員合影難度很大,師父不一定會答應。但當把學員的要求講給師父後,師父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就在戶外同大家分別照相。有的是幾十人一起合影,有的是全家同師父合影,師父冒著冬寒,微笑著坐在學員中,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分別同八百多名學員合影留念,使全體學員同師父留下珍貴合影照的願望得以實現。

二月二十八日晚六點半,凌鋼文化宮內舉行了中國法輪功凌鋼傳授班結業儀式,李洪志師父給凌源大法弟子留下了無比珍貴的題詞:

圓明

心懷真善忍
修己利與民
大法不離心
它年定超人

(全文完)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