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姓:歷史為川普總統鋪平了絕地反擊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目前的大選局勢撲溯迷離。信息太多,頭緒太多,變量也太多,我們只有化繁為簡,剪去枝蔓,才能找出它的主幹和脈絡走向。

(1)如果我們把美國大選中千頭萬緒的博弈,歸結為以川普總統為代表的正義力量與以中共為首的邪惡勢力之間的較量,格局就變得很清晰簡明。

(2)美國民主黨、左派、以及深層的「大重構」力量,在價值觀上是傾向於國家威權主義,傾向於大政府,因而是傾向於社會主義的,追溯它們在當代的源頭,就是中共;或者倒過來看,中共通過近半個世紀向西方的滲透、深耕、培植和潛移默化,造就了今天的美國左派和歐洲白左聯盟。

(3)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美國亂局,其根子並不在兩黨競選的像驢之爭,而是早已深埋在自1972年尼克鬆開啟的夢幻之旅的歷史進程中,在「擁抱熊貓派」長達近半個世紀的主導下,美國真心實意地迷戀中國,中國假心假意地示好美國;但中共壓根就沒想過以美國為榜樣改變自己的制度,而是反過來試圖利用美國的輸血發展壯大,將自己的制度推向全球。

(4)中共很早就清醒看到,要戰勝像美國這樣勢力超群的民主國家,必須要有「韜光養晦」的長遠戰略眼光(鄧小平),要緊緊抓住美國對華綏靖給出的「戰略機遇期」(江澤民),將意識形態身分藏起來,「隱姓埋名」的跟美國人做生意,一心一意謀發展(胡錦濤),讓美國長期陷入「正在改變中國」的錯覺中。

(5)中共的這套戰略是如此成功,其經濟實力在很短時間裡,像打了「激素」一般地迅速膨脹,達到創紀錄的快速暴富。中共的權貴們樂觀地認為,再過二、三十年,到本世紀中葉(即所謂「建國一百年」)時,就可以公開與美國叫板決戰了。眼看著中共正朝著勝利的目標大踏步前進時,沒想到的是,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習近平!由於他個人渴望當「偉大領袖」,將中共隱藏了幾十年的意識形態旗幟,大張旗鼓地亮岀來招搖過市了,這讓美國和世界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清了中共的驚人圖謀。習近平的個人野心將中共的「百年大計」全搞砸了,因此,在喚醒世界團結一致圍剿中共這隻紅色恐龍方面,習近平功莫大焉!

(6)至目前為止,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已經達到半壁江山的規模,在搞亂美國民意,撕裂美國社會等階段性目標上,中共取得了巨大成功。本次大選充分表明,中共離分裂美國、挑起內戰、進而摧毀美國民主制度的終極目標,已經近在咫尺了!

(7)12月11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最高法駁回了德州的上訴。表面上看,這是川普的失敗,令人沮喪,但深入觀察,卻令人驚喜!因為這個事件讓目前處於混亂膠著的局面,終於迎來混沌初開的契機。

(8)川普有幸避開了「訴訟陷阱」。民主國家有一個顯著特點:許多事務都可以快速高效辦理,唯有一種事務快不起來,即就是打官司。因為民主社會的法律都信奉程序合法(即程序正義),不管什麼結果,先要把合法程序走完,程序合法性決定著判決的合法性。如加拿大的孟晚舟案,已經打了兩年多,就是程序使然。這個特點在美國更突出,為了走程序,有些案子打上個二、三年是常事。假如這次最高法接了德州訴訟案,民主黨同樣可以提出訴訟,借訴訟跟川普糾纏,攪渾水,耗時間,邊對於時間貴過黃金的川普來說是災難性的,最高法只要在時間上一拖沓,就可以將川普獲勝的時間窗口全滅了,換言之,最高法可以借用各種程序理由,堂而皇之地困死川普!因為在官司還沒有打完以前,川普是沒有理由啟動戒嚴選項的。可見,德州訴案真是一招法律險棋。好在最高法因懦弱怕惹麻煩而拒絕了德州訴案,讓川普逃過一劫。

(9)最高法快速駁回德州訴案,而且是以不願意管這事兒的姿態駁回的,客觀上是給了川普一個特大禮包,它包括:A、德州訴案進一步喚醒民意的目的達到了;B、川普既避開了訴訟陷阱,又走完了維權的法律程序;C、讓美國民眾看清了最高法的淪陷;D、川普實施戒嚴軍管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都備齊了,只等倒計時數完的那個臨界點到來。這個大禮包幾乎把什麼好處都給了川普,這只能是神在操作!

(10)歷史的弔詭之處在於,在關鍵時刻的許多事件,都具有「雙刃劍」的效應。最高法駁回德州訴案,雖然讓川普避開了法律沼澤,但卻誘發了徳州的獨立傾向,這就是川普的難處。川普正面臨著當年林肯總統所面臨的難局,即:在三權制衡失靈的情況下,既要保護美國憲法,又要防止美國分裂陷入內戰。只是,林肯的難局是他剛上任總統就碰上了,所以他沒來得及阻止美國內戰的發生。川普今天面臨著同樣的難局,但他具備的條件要比林肯好很多。

(11)一方面是拜登盜國賊們的逼宮,另一方面是德州欲脫離聯邦的獨立傾嚮導致美國所面臨的分裂局面,這兩條線齊頭並進的倒逼,將川普總統推上了不二選擇的「華山一條路」:實施2018年9月簽署的緊急行政令,啟用1807年的《反叛亂法》,設立「外國情報監控特別軍事法庭」,宣布戒嚴,實行軍管,逮捕叛國賊,平息政變,恢復美國憲法。

(12)值得注意的是,當最高法駁回徳州訴案時,除了左媒歡叫了一陣外,整個拜登陣營出奇的安靜,沒有一點歡慶,這很詭異,我甚至感到了他們的失望——川普沒入套!真正令拜登們和其背後的主子中共感到恐懼的是,川普最致命的一擊,一定是放在最後一刻才出手,讓拜登們連反抗的餘地和機會都沒有。

(13)川普現在的所有明線(朱利安尼、林伍德、鮑威爾等),都是在佯攻,真正決定命運的是他的暗線(軍隊、法蘭克福服務器、多米尼公司、抓捕馬杜羅、中情局長等)。無論是明線還是暗線,都到了最後攤牌的時刻。

(14)在星光燦爛的夜幕下,川普總統的信號槍會在什麼時刻打響?我個人認為,就在12月18日前後。依據是,川普總統在2018年9月12日簽署了一份緊急行政令,這份行政令最核心的一點是:授權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在大選投票日(11月3日)後的45天內,調查有無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證據。同時還授權無限扣押外國干涉者的在美資產。45天的截止日期就是12月18日!

(15)毫無疑問,中共操縱美國大選的實錘證據,不是零星幾條,而是一大堆。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調查報告一旦出爐,並確認中共的犯罪證據,那顆絢麗的信號彈就會劃破寂靜的夜空!接下來,就是《反叛亂法》、特別軍事法庭、肅清內奸、全面追究中共、經濟徹底脫鉤、北約聯軍軍事打擊…….套用習近平的一句口頭禪——該是美國向中共拉清單的時候了!現在,這根嗞嗞作響的導火索,己燃到最後一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