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情報總監叛變?「非常之路」川普的最後抉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8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12月17日,星期四。

紐約的雪好大啊。平時10分鐘走的路,今天竟然走了16分鐘。雖然天氣很冷,但是到地鐵站的時候,卻有點出汗了。其實中途還在擔心,今天有沒有地鐵呢?還好,終於沒有讓我失望。

美國總統大選好像也是這種情況,現在遇到了阻力,目前正在艱難的向前跋涉。目前人們已經把目光投向了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希望在那可以翻盤,但實際希望不大。如果國會大戰仍不能取勝,川普那就只剩下一條路了。

今天還要談到一個重大問題,美國國務院已經正式認證,中共是國家安全威脅。這個問題,我們留到後面來談。

國會戰未到,烽煙已起

選舉人團投票沒有解決大選紛爭,人們已經把目光投向了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

率先表示將在聯席會議上挑戰拜登當選的阿拉巴馬眾議院莫•布魯克斯(Mo Brooks)昨天(16日)再次表示,不會放棄挑戰選舉欺詐。

密蘇里州聯邦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對CBS表示,選舉過程將在1月6日結束。霍利說「正在研究過去的作法。

2004年賀2016年大選之後,民主黨人在眾議院和參議院都提出了關注。這確實是憲法和法律給參議員和國會議員唯一的討論平台,讓他們有機會提出對選舉的擔憂」。

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對Newsmax表示,參議員共和黨人將繼續關注選舉欺詐,直到聯席會議對選舉人團投票計票。當被問到是否挑戰選舉團投票時,他意味深長地說「我們將拭目以待」。

昨天出席參議院聽證會的蘭德•保羅(Rand Paul)議員暗示,他可能會參加挑戰選舉人團投票結果。他說「欺詐行為發生了,選舉在許多方面被盜,唯一可以解決的方法就是未來加強執法。」

此外,喬治亞州正在競選連任的參議員洛夫勒(Kelly Loeffler)也表示,不排除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提出挑戰。

英文《大紀元時報》聯繫了所有的共和黨參議員和當選參議員,截止到昨天(16日),只有羅姆尼(Mitt Romney)參議員表示反對挑戰選舉人投票結果。

國會聯席會議還沒有開始,已經隱隱聞到了一股硝煙的味道。多數共和黨議員希望在1月6日推翻之前的選舉人投票結果,但這個難度其實並不小。

國會戰勝負難料

1月6日參眾兩院的聯席會議,所有的議員要共同確認總統人選。

布魯克斯眾議員對Newsmax表示,「提出反對的任何兩個人,一名眾議員和一名參議員,都可以迫使參眾兩院投票」。

其實在我看來,形勢並不是很樂觀。因為如果有人提出書面反對意見,至少兩院各有一名議員簽署之後,才會退回到兩院。然後兩院在2小時之內進行討論,審議是否接受反對意見,之後分別進行表決。

如果多數反對,仍將維持選舉人投票結果;如果多數贊成,那麼反對意見成立,被提出異議的選舉人票立即失效。如果川普和拜登都不夠270票,那麼將依照第12修正案,眾議院按照每州一票的方法選出總統,參議院依此選出副總統。

目前按州來劃分,共和黨州在眾議院占多數,有26席。如果每州一票,對川普可能是有利的。但前提是眾議院的多數議員同意廢除有異議的選舉人票。

現在眾議院按席位劃分,民主黨議員佔據多數席位。就算共和黨議員都同意,票數仍然不夠,還需要有幾位民主黨議員倒向共和黨一方。

這種可能性大嗎?當然可以盡力爭取,喚起人性中最基本的正直公義。

參議院聽證,舞弊醜聞再曝光

昨天(16日),參議員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舉行了有關大選「違規」聽證會。

川普團隊律師傑西‧賓納爾(Jesse Binnall)在聽證會上表示,內華達州的選舉過程充斥著選民欺詐行為。

其中包括6大項:超過4.2萬人重複投票;至少1500名死人被註冊投票;超過1.9萬外州人投票;大約8000人投票地址不存在;超過1.5萬人使用商業地址或超過90天無人居住的地址投票;大約4000名外國人投票。

賓納爾指出,今年8月3日,內華達州大幅度修改了選舉法,採納了AB4法案。這個法案「導致內華達州郵寄選票的數量從2016年的7萬張,飆升至今年的69萬張」。

賓納爾還表示,川普團隊在內華達州的調查過程遭到了相關選舉官員的拒絕,「全州的所有選舉官員都是零透明度」。目前被專家認定的選舉欺詐超過13萬例,實際數量更多。

賓州眾議員弗朗西斯‧萊恩(Francis X. Ryan)在證詞中表示,賓州郵寄選票系統缺乏一致性、違反法規,完全不可信。而且賓州公布的數據前後矛盾,公開數據網站11月4日報告說已經發出310萬份郵寄選票,但11月2日報告的數據是270萬,「沒有人解釋這40萬選票的出入是怎麼回事。」

根據麥克拉夫林前天(15日)的最新民調,46%的美國人認為大選投票有欺詐;52%的人贊成川普繼續打官司。這些人中,有一半是投拜登的選民。

大選醜聞不斷曝光,會讓人們看到民主黨人所做的醜事,可以喚起更多人的公義心。這件事必須要做,也是爭取更多民意支持的好辦法。

川普或許是在一步一步展現給美國民眾看,讓看到正常法律途徑都被堵死了,看清民主黨左派的無恥。然後當國家情報總監提交的報告證實,大選遭到外國勢力的干預之後,再行使總統特權?

但現在國家情報總監的報告提交,已經被推遲了。

外國干預大選報告延遲提交

昨天(16日),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在推特上宣布,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不會在18日的截止日提交對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評估報告。

推文引述戰略通訊主任阿曼達•肖克(Amanda Schoch)的話表示,昨天下午,拉特克利夫接到職業情報官通知,「情報界將無法在12月18日的最後期限、遵照行政令和國會規定」,提交關於大選受外國威脅的機密評估報告。

就是說,川普總統在2018年總統行政令中規定的事情,大選日後45天內提交報告已經不可能了。什麼原因呢?

CBS新聞資深記者凱瑟琳•赫里奇(Catherine Herridge)週三報導,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說,「在2020年11月存在中國(中共)、伊朗和俄羅斯的外國選舉干預。」

本月3日和6日,拉特克利夫也兩次提到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其中對福克斯說的最直接,他說「從情報界的角度看,我們確認外國勢力干預或影響了選舉。」

從拉特克里夫的這些表態看,問題可能不在他身上。

消息人士對彭博社和福克斯表示,情報界尚未在內部就中共影響總統大選問題達成統一。一些資深情報分析人士堅持認為中共干預了總統大選,也有一些人在淡化中共的活動。

就是說,拉特克利夫並沒有完全擺平屬下,造成了報告難產。畢竟今年5月才就職國家情報總監,下面可能有人不服。

這就不免讓人又多一種擔心,是不是拉特克利夫受到了威脅?或者像聯邦總務署長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一樣,家人也受到了威脅恐嚇呢?

喬治亞州連發怪事

最近幾天,喬治亞州連續發生了兩件奇怪的事,而且死了兩個人。

今天喬州調查局推文表示,一名調查員本週過世,明天舉行葬禮。薩凡納早報也看出了訃告,但都沒有說明死因。

但是14日,喬州當地媒體報道,年僅51歲的調查局局長蘇利文(James O’Sullivan)在家中突然「自殺」了。

坊間傳聞,蘇利文生前在調查一樁離奇的案子,就是喬州州長坎普(Brian Kemp)女兒男朋友迪爾(Harrison Deal)的離奇「車禍」案。

在12月4日,坎普的準女婿、也是兩位參議員候選人的實習生,突然遭遇「車禍」死亡。但是從現場照片看,這位21歲小夥死亡的原因似乎並不是「車禍」這麼單純。有證人說,聽到了爆炸聲。照片也顯示現場似乎發生爆炸,濃煙滾滾。

巧的是,迪爾是競選連任參議員洛夫勒的團隊成員。就在他死亡的前一天,計票中心涉嫌舞弊的視頻被曝光了,坎普要求州務卿核查選票簽名。但是迪爾死後第二天,坎普就退縮了。

一起車爆,一起家中「自殺」,這兩件事是否有什麼關聯呢?

順便說一下,密西根州那名黑人女議員辛西婭(Cynthia)因威脅川普支持者被調查後,再度發出威脅,「我們拿出命來為你們辦事,民主黨、共和黨人都有,別惹惱我……」

一名情報高官對福克斯所說的那樣,他希望「情報能準確、誠實地反映出關於中國(中共)及其它所有情況」。

希望如此,但喬州發生的事情,也不免會讓人擔心,拉特克利夫或家人受到某種恐嚇,而不敢繼續向前。

有網友表示,希望不是又一個陷阱,已經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了。也有網友表示,「誰也不願意當那個關鍵環節」。

州議員:儘快實施戒嚴法

網友是一語雙關,顯然在說國家情報總監的同時,也在指國會和聯邦最高法院。

聯邦最高法院此前拒絕了一樁非常明顯的違憲案,就是德州控告搖擺州違憲案。具體背後的原因不知道,但顯然最高法院也不能維護憲法了。

而國會能不能真正幫川普翻盤,勝算並不高。現在情報總監的報告也難產,幾乎正常的渠道都出現了問題。

前天(15日),弗吉尼亞州共和黨籍州參議員、州長候選人阿曼達‧蔡斯(Amanda F. Chase)呼籲,總統應該聽從弗林(Michael T. Flynn)將軍的建議,儘快實施戒嚴法。

蔡斯說,「還沒有結束。感謝川普總統有骨氣、拒絕認輸。川普總統應按照弗林將軍的建議,啟動戒嚴法。」

英文大紀元也在特稿中表示,今年的總統選舉不同以往,需要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來保護它,保護我們的共和國以及我們的未來。

評論中分析,從根本上說,當前的危險不是拜登與川普誰獲勝的問題,也跟民主黨與共和黨無關。而是「美國正面臨著一股邪惡的勢力,它想摧毀我們的國家,事實上毀滅人類一切美好的東西。這次選舉是自由與共產主義、善良與邪惡之間的巔峰之戰。」

評論指出,川普作為總統,可以行駛總統權力,「保護我們共和國的未來,逮捕那些陰謀通過選舉舞弊剝奪人民權利的人。《叛亂法》使川普能夠動用軍隊,在有爭議的州查封關鍵的選舉證據,並對選票進行透明、準確的統計。」「我們的制度處於危機之中﹐川普應該採取行動恢復法治。」

*****

「非常之路」是川普的唯一選擇

其實我們也都看到了川普的情況,所有可能的正常途徑現在都已經行不通了。留在川普面前的,只有一條「非常之路」。就看川普能不能在重大歷史關頭,做出果敢堅決的選擇。

這麼說,並不是我這個人好戰。其實我是一個非常喜歡和平相處的人,我希望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平等相待。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川普面對的對手絕非善類,所以川普根本輸不起。

我相信川普是一位善良的老人,有很多具體事例都可以證明。昨天我們也講了他的一件事,這裡也不再重複了。

我也支持川普有一個寬廣大度的心胸,有一副慈悲心腸,能夠包容所有的人,包括政治對手。這也是我的本性。

但中國有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自己善良,能保證對手也善良嗎?

大家還記得,被稱為民主黨「四人幫」之一的聯邦眾議員AOC,在11月6日已經明確表示,要建立一個支持川普者的黑名單,將來對他們追責清算。而且她已經啟動了一個名叫「追責川普」的項目。

大家想一想,對支持川普的人都這樣,他們對川普本人會心慈手軟嗎?如果拜登上了台,民主黨左派會對川普和他的家人高抬貴手、一笑泯恩仇嗎?我是極度懷疑,用拜登那句話說「得了吧、夥計」。

而對這個結果,美國人民可能早就預見到了。所以「我們人民」才在華盛頓郵報上公開向總統呼籲,希望採取有限度戒嚴,然後在軍隊的維持下重啟選舉。因為這樣總比走向內戰好。

那份聲明中表示,如果總統不能維護憲法,那只有人們自己想辦法解決,維護憲法和自己的權利。

他們會怎麼維護呢?在很多地方,我們都看到了端著槍走上街頭的美國民眾,誓言保衛自由、保衛國家。

一旦走到這一步,百姓將再無寧日。所以為了避免這些嚴重的後果,川普已經只剩下一條路了,一條「非常之路」,就是採取雷霆萬鈞之勢,啟動《叛亂法》,抓捕那些不法作亂分子。

中國有句話叫夜長夢多,而現在時間正一點點流逝,拖得越久,對川普就越不利。所以川普應該當機立斷、事不宜遲。

中共又對拜登冷淡

川普會不會行使總統特權,是對他的一種特殊考驗,看他是否具有大智大勇。但這條路,的確可以使美國和美國人民避免更大的災難,同時又可以對最大的敵人中共實施打擊。

其實現在,中共是非常緊張的,就怕川普果敢出擊,所以現在中共有點小心翼翼。

前天(15日),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問發言人汪文斌,美國選舉人投票確認拜登當選,中方有何回應?習近平是不是有與拜登通話的安排?

汪文斌的回答相當令人意外,他只是表示「注意到有關選舉結果」,並且表示習近平在11月25日已經向拜登致電了。然後就又是轉到了那套老話,什麼「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等等。

中共官媒報導到汪文斌的回應時,只有寥寥數語,並且用了一個含糊的標題,「中方注意到美國大選最新進展」。

這個標題,這樣的回應,似乎中共官媒非常的「客觀公正」。因為這顯然與中共的真實想法是不一樣的,中共在急切的盼著美國大選塵埃落定,盼著它的代理人拜登上台。但是現在的回應,卻不敢表現出來內心的喜悅。

這樣的反應,當然不會是外交部和新華社能夠做主的,應該是中共最高層的授意而為。換句話說,這個作法,很可能是來自習近平。而通過這種煞費苦心的安排,也反映出了北京當局內心的極度不安。

因為川普並沒有認輸,這一點至關重要。只要川普不認輸,那麼結果就沒有確定。而且律師團隊在積極進行法律戰,國會聯席會還有可能翻盤。這些都是未知數,所以中共不得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其實最主要的,中共就是害怕川普採取雷霆萬鈞之勢,把那些不法作分子都抓起來。而這些人,幾乎都與中共有利益關聯。如果川普像當年的林肯總統一樣,也順帶把與中共關聯的人一併抓起來,那麼中共在美國幾十年的佈局,就將被連根拔起。

另外,也可能有另外一種原因。因為中共在香港的濫抓濫捕,還有對新疆、西藏、法輪功的種種人權迫害,已經是向整個西方世界在公開挑戰了。

現在美中關係已經不可避免的走向了全面對抗,中共擔心其它西方國家與美國聯手,一同對它進行制裁。

其實現在的形勢,已經是國際社會在聯合圍堵中共了,只是中共不想遭到更劇烈的圍堵和打擊。鑑於這些考量,中共不敢對選舉人投票結果表現的喜形於色,不敢對拜登表現的熱情。

美國認證中共是國安威脅

今天中午,美國國務院正式認證,「中國共產黨是國家安全威脅」。推文中引用蓬佩奧的說法「中國共產黨構成了真正的威脅。我們希望中國以我們要求其他國家的方式參與到世界舞台上。」

大家請注意國務院的用詞,是中國共產黨CCP,而不是中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就是說,在美國看來,中共就是恐怖組織,跟伊斯蘭國是一樣。

這是美國的又一個重大舉措。那麼相應的,所有的中共黨員,毫無疑問都成了恐怖組織的成員,將會受到追查抓捕。

我們關注其他西方國家是不是會跟進,如果跟進,中共和中共的所有成員都已經沒有路了。

其實在一週前,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的當天,多個人權團體就呼籲美國國會,儘快通過法案,將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從來就是一個「犯罪集團」,它建政以來迫害死了數千萬中國人,如果美國把中共指定為「跨國犯罪集團」,意義重大。

在此之前的10月1日,國會議員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提出一項法案,要求將中共確定為「跨國犯罪集團」,並要求美國對中共實施制裁。

而現在美國這個動作,既是對議員和人權團體的回應,也是再向國際社會吹響打擊中共的號角。

這也擺在中共的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面前一個重大抉擇,是不是要抓緊退出中共的這些組織。如果不退出,相當於就是犯罪集團成員一樣,將會受到美國嚴厲的打擊,只要邁出國門,就存在著被抓捕的危險。

所以事關重大。何去何從,每一個人都要三思。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記得把它分享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說到真相,現在美國人很難從主流媒體上看到真相。也正因如此,很多人都在問,難道主流媒體都錯了嗎?在今天的會員區,我們就來說說這個問題。歡迎您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難道「主流媒體」都錯了?

在中國大陸的精英階層,幾乎相當多的人認為,拜登已經當選了,川普打官司也沒什麼用了。

一說到舞弊,就會有人問,為什麼沒有一個主流媒體報導?這在國內的知識階層中,是比較常見的問題。也可以說是21世紀以來最尖銳的一個問題:難道美國的民主燈塔偏移了、主流媒體都錯了嗎?

美國的主流媒體,曾經是公正、客觀的,起著不可或缺的監督角色,被稱為「第四權」。這一點,很多能夠接觸海外媒體的大陸人,印象都是比較深的。

歷史上,見證美國司法獨立的標誌性事件,就是「水門事件」。兩位記者的獨立調查,揭開了選舉舞弊的真相,致使尼克松不得不宣布辭職。

「水門事件」見證了美國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被許多人看作是二十世紀,人類歷史文明發展的一個重要標誌。

在八九十年代,世界上非常認可西方媒體報導,認為西方主流媒體比較公正,也比較客觀。根據非營利組織「美國優先政策」的主管柯蒂斯‧埃利斯介紹,回到1980年,回溯到1972年尼克松總統對北京開放之前。1980年美國給了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但是美方提出了限制條件:就是每年要對北京的人權記錄進行審查。

當時的西方媒體,對於共產中國還保持著警覺,對天安門廣場的鎮壓、西藏人權狀況等等都非常關注。所以每一年,總統都必須要證明中國正在取得進步,正在釋放政治犯,和做一系列其它的事情。事實證明,制約是有效果的。

每年在總統必須做出這個年度認證之前,中共都會釋放一些政治犯,做做樣子。但是有這種人權與經濟掛鉤的記錄,就是普世價值對於共產主義的警惕。有了這樣的順序,美國才開始下一年度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但是技術和資金方面,卻根本談不上與中國掛鉤。

到了1999年,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殘酷鎮壓迫害,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江澤民把目光放到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想藉這個通道改善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所以不惜大幅讓步,獲取美國同意,讓中國加入WTO。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中國通」白邦瑞透露,在美國關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辯論中,時任總統克林頓沒有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要求,就是要求中共釋放兩千到三千名政治犯的條件。其實在1999年7月以後,中國的勞教所和監獄關押的「政治犯」,主要是以法輪功學員為主。

白邦瑞說,一位離開中國的李女士,曾經參與幾次中共的祕密會議。李女士透露,為了通過WTO,「中共發起一項包含宣傳和間諜的項目,複雜程度遠遠超過美國情報界對這方面的最大估測。」

這導致在2000年,美國原本是給中國永久性的正常貿易關係,變成了永久性地取消人權記錄審查。

克林頓政府當時打出的所謂「中國自由願景」,得到了很多精英的認同。克林頓曾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中國會變得更自由。他的這些關於中國入世的理想主義言論,當時被華盛頓的大多數精英所接受。

就像西方預言書《諸世紀》中說的那樣:「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在這一年,江澤民一夥開始瘋狂的迫害有信仰的人;也是這一年,用冠冕堂皇的說辭來欺騙世界,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2001年4月18日,《華爾街日報》報導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新聞,獲得兩項普利策獎。執行編輯鮑爾‧斯泰格在有關法輪功報導獲獎一事,曾經做出這樣的評論:「這是一個面對強大的警察反對報導的壓力,以勇氣和決心,通過敏銳有力的筆法,將一個故事報導出來的範例。」

但是從那以後,國際社會的媒體上,就很難再見到關於法輪功的正面報導了,將近二十年的沉默。被稱作「第四權」的國際主流媒體,從那以後就開始走上了下坡路。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說,「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美國,中共滲透的目的性是非常強的。」「從每年的經費和人員投入,都是相當巨大的,而且是經營了很多年。」

他說,中共的統戰體系非常龐大,「對於美國之音、紐約時報、BBC等媒體的滲透,不是去整體的收購。」「對其內部人員的滲透到底有多深、強度有多大,目前還沒有辦法去確定,類似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是不知不覺的。」「這種方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更加隱蔽,很難引起美國主流社會的關注。」

美國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龔小夏在去年年底,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中共投入了重金,就是要控制國際媒體機構。

根據塞繆爾2013年發表的「研究美國代理人機構的報告」,中共遊說美國的方法,是利用大公司的利益,來代表中共介入,「利益已經成為支持親中共貿易法規的基礎」。而司法部對於外國遊說力量的主要監督者,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報告稱:「中共已經在其領事館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型遊說公司」。中共暗示,「如果你要在中國的市場上取得成功,那你就在美中關係中發揮作用」。中共或明或暗的迫使跨國公司遊說美國國會,目的是實現中共的政策目標。

受訪者說,中共大使館會跟蹤誰在國會作證,誰去了國會山,誰簽署了支持信件。這些在中國投資的大公司就是這樣,其首席執行官不斷與中領館接觸。

多年以來,紐約華爾街的主要投資行,扮演了為中共在海外融資的關鍵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銷商、做保薦人、做財務金融顧問等等,為中共輸血續命。

美國的媒體是由私人資本控制的,這樣一來,資本與中共一勾兌,就使媒體的獨利性失去了。而中共的公關方式又隱祕,出手又闊綽,所以很難引起美國主流社會的關注。

再說說川普與媒體的故事,這要從二十年前開始。

2000年前,克林頓在中共加入WTO的問題上,發表過多次樂觀的演說。有媒體曾報導,川普在2000年,用調侃的語氣說要競選總統。川普還出版了新書《美國:值得我們擁有》,書中說中共是美國的「最大長期挑戰」。

白邦瑞說,總統川普現在要做的是糾正過去長達20年或更長時間內、美國縱容中共的不良行為。川普抽乾沼澤的決心絕不是一時的衝動。

桌面上談「圍堵中共」,桌面下獲取真金白銀的日子,讓川普,這位被華爾街精英看作是同路人的商人給攪局了。川普把中共提出的任何問題,都公開到桌面,等於把過去20年形成的利益通道攔腰切斷了。

2016年,川普剛剛當選,就喊出抽乾沼澤。從那開始,一場激烈的角鬥就拉開了序幕。而媒體成了最顯著、最重要的戰場。

前《紐約時報》高級編輯、觀點專欄作家巴里‧韋斯在辭職信中嚴厲譴責左翼勢力,批評他們在新聞編輯室橫行,排擠、攻擊中間派員工。他指出:「在紐約時報的觀點頁面上,自由交換意見的條件已經不復存在。」

她還披露,她的左翼同事們不能容忍她的中間派觀點,稱她是「納粹和種族主義者」,而這些口號也是媒體用來定位川普的說辭。甚至頗有影響力的《時代》雜誌也不例外。

2018年6月,一名洪都拉斯的小女孩跟她的媽媽試圖偷渡被攔截。於是媒體大肆宣傳,說小女孩被強迫與媽媽拆散,因此嚎啕大哭,引人同情。《時代》雜誌還將小女孩的照片跟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為雜誌的封面,並在封面上加注了一句「歡迎來到美國」,試圖用這個宣傳嘲諷川普。中共官媒和反對川普的各國媒體,都對此紛紛轉載。

一時間,哭泣小女孩,把納粹、種族主義的標籤貼到了川普身上。這個新聞事件,頓時淪為國際媒體聯合炒作的假新聞。

但尷尬的是,小女孩的父親,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小女孩並沒有跟媽媽分開。美國邊境巡邏隊也出面證實,小女孩一直與媽媽在一起,並沒有被拆散。

根據《華盛頓時報》報導,獨立記者阿特基森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書名是《傾斜:新聞媒體如何教我們熱愛言論審查和仇恨新聞事實》。她在書中表示,當今越來越多的新聞工作者,已經放棄了職業道德,成了某種意識形態的宣傳工具。

阿特基森列舉了媒體對川普總統100起最嚴重的攻擊。她警告說,人們必須要認識到,當前在許多新聞媒體中,做所謂報導的人,實際只是打著記者的旗號的「政治工作者」,或大公司的「遊說者」,「他們無意給大眾提供準確的信息」。

作為獨立記者,阿特基森曾經在美國老牌主流媒體CBS、CNN和PBS工作過。她說:「曾幾何時,記者們會去尋找證據,會對可能妨礙真相曝光的企圖進行探訪……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記者放棄了他們的職業道德。」

阿特基森以這次大選中被廣泛揭露的選民欺詐和舞弊為例,她說:「媒體剛開始說『選舉沒有欺詐行為』;當欺詐行為被揭露出來時,他們又說『沒有廣泛的欺詐行為;而當更多的欺詐行為、舞弊和宣誓證詞以及證據被大量揭露出來時,他們接著說『這些都不會造成什麼影響,沒有涉及足夠的選票…』」

大選是否舞弊,為什麼把主流媒體的報導,成為大多數國內知識分子判斷的重要標準呢?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叢日雲表示,中國知識界和媒體的誤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識界和媒體誤導的結果。西方知識界和媒體普遍敵視川普,給他安了很多的頭銜。比如,說他是種族主義、民粹主義、反全球化分子、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等等。

叢日雲教授說,由於對川普的認識有嚴重的偏差,面對川普的行為,就會感到凌亂,就會覺得他不靠譜、不按常規出牌、多變。其實這往往反映的是觀察者想像出來的川普,與真實的川普發生的衝突。

叢教授說,如果不是川普的果斷,美國會更加撕裂,像川普這樣目標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堅定執著,不惜冒著巨大風險、阻力,也要履行承諾,恐怕是罕見的。

叢教授指出,當我們追隨西方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的時候,我們得問一下自己,川普反對的,是你所支持的嗎?其實如果在中國推行所謂多元文化主義,絕大多數人是難以接受的。比如奧巴馬廁所,生理上屬於男性而心理認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廁所,還有更衣室和浴池;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按種族比例分配上大學的名額,以及各種職位和機會。這些事情,大家會同意嗎?

西方有句諺語:「欺騙和虛偽害怕接受考驗,而真理卻迎接考驗。」

2020年的美國大選,已超越政黨、政治的範疇,是一場大是大非的普世價值觀之戰。每一個漠然,都是對邪惡勢力的縱容,每一個正念,都是對人類未來美好的加持!

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內容,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支持沐陽: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關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