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大法洪傳時期的故事

文: 東北法輪功學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8日訊】憶師尊在國內傳法時點滴事

彈指一瞬間,師尊在人間傳法、正法已經走過二十二年多了。

師父為正大穹,當年傳法時吃了很多苦,奔走於大江南北,留下了許多神跡,在邪黨統治的社會中能夠把這個大法洪傳開,使上億人得法,身心健康、受益,讓有緣人真正的修煉上去。

「明星功派真神啊」

在初期,師父為了讓人們了解法輪功,也出手為許多人治病,在我家親戚中就有三人有這樣的榮幸。

一九九二年夏天,姑父腸粘連,在醫院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是等死了,幸運的是師尊給治好了;小姑是心臟膜脫落了,是師父給補上了,要是去醫院得花十幾萬元,也不一定能治好的;三叔從小就體弱多病,活著很苦,各種偏方都無效,是師父給治好了,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以前這些事例都寫過)。

一九九三年,師父參加了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在會議期間,師父帶著隨行弟子開手為有緣之士調整身體治病,在社會普及法輪功,讓人能儘快的認識法輪功。親戚聽到信息後,帶患癌症的鄰居來到北京。憑著軍事誼文出版社的地址,在北京四處打聽,找了一個星期,才找到左家莊會場,這位患者已經不能行走了,被家人抬著來到會場。

治病的人很多,兩個展位一時容納不了,人群擁擠,甚至要擠到旁邊的展位上去了,而這位患者非要找李大師。師父看場內人很多,找一處場外肅靜點的地方,給這位患者調整、清理、淨化身體。這位患者當時就能下地行走了,親眼目睹的人都無不為之驚歎。

手到病除,妙手回春,師父揮手之間就讓患者脫離苦痛,得救者數不勝數。

即時,法輪功在北京一下引起轟動、享譽全城。博覽會上,李大師獲得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在本屆博覽會上,李洪志大師是榮獲獎勵最多的明星氣功師。三場報告會場場爆滿,連會場的人行道、欄杆上都坐滿、站滿了人。每次聽完李大師的報告後,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大家對李大師讚不絕口。

法輪功熱點持續升溫,兩個字:神奇!這是什麼功派?眾口一致:「明星功派!」

初聞大法

九三年,親戚在博覽會期間,購買了一盤《法輪功》錄像帶,內有簡介、教功、報告會及記者專訪師父給病人調病的典型事例。

九四年正月,親戚來我家時,拿來錄像帶、錄放機,讓我們看,跟著學煉功。那段時間是我們家有緣得法的基礎。親戚告訴我說:「看教功帶跟著煉功,身體就能得到調整,可神了!」

家裡有四人跟著學煉,天天晚上按照教功帶學煉,眼睛看著李大師親自教功的動作及要領,耳朵聽著煉功音樂,都帶有大法慈悲的能量、強大的能量場。功中各種反應都有,熱、冷、拉、吐、咳嗽、頭疼等消業、淨化身體的症狀都出現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師父把我天目也打開了,閉眼煉功時,佛、菩薩、山水等圖案都給顯相了,高空中一尊菩薩拿著法器木魚在一下一下敲打在眾生頭(腦袋)上,「梆梆」聲,敲醒我們這些業滾業滾過來的封塵已久的迷失之徒。靈魂在震撼,朦朧中,感受到了大法師父是來救度眾生來了。

有一天,在我眼前由遠而近,徐徐飄過一尊金光閃閃、頭髮捲捲的,手結著印的佛的坐身像(後來知道是師父法身),內心頓生喜悅之感,發自心靈深處的充滿整個生命的幸福感,問其他人看見佛了嗎?原來這是慈悲的師父為了度化弟子,一次一次點悟給我顯真相,真是太幸運了。

師尊傳宇宙大法,我的身心沐浴在佛光裡,於同年三月份預購了參加師父面授班七張票,於四月二十八日──五月八日參加長春七期班。

有佛緣是化來的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五月八日,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辦的第七期法輪功學習班。因為要參加的人數特別多,約三千多人,場地有限,所以學法班分白天班和晚上班,共計十天。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們全家及朋友到達長春市,暫住親戚家。第一天開班,我們十人乘坐無軌電車,趕往會場的中途停電了,大家下車徒步走,大約有三里的路程,才能到達會場──吉林大學鳴放宮禮堂。

時間很緊,大家怕遲到,都急急忙忙趕路,誰也沒想起還有一位患頸椎增生壓迫腦神經的患者,她來長春一個多月了,在醫院看病花了一千多元錢,也沒治好,錢也花完了,聽說李大師辦傳法班,也就跟來了。說來神奇,讓病痛折磨得死去活來、疼的直撞牆的這個患者卻和大家走的一樣快,頭也不覺的痛了,一切不適症狀全消,進課堂後全好了!原來一路上,師父就給她調整身體。十堂課下來,和健康人一樣。

在學習班的日子裡,每天課後休息時,在門前場地,我們幾個學員站在師父身邊看師父。眼前的師父很親切隨和,沒有一點架子,師父的臉色特別紅潤、皮膚特別細膩、光滑,渾身透著一種特別的說不出的氣息。氣質莊重、神態安詳,真是非常的年輕英俊,身著一套灰色西裝,白襯衣,就像三十歲的樣子。每天課後結束時,我們久久不願離去,總想在師父身邊多呆一會兒,多看師父一眼。每次都等師父上車了,我們才離開會場。

那年,五月一日的上午,主辦單位根據學員的要求要與師父合影留念,師父欣然同意了。每個地區的學員按順序站好。師父一組接一組和學員合影。當師父與我們地區留影時,師父上下打量瞅一眼家父(當時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後來明白了師父在講法中說:「有許多學員過去看見過我給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動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瞅你的時候就打出東西去了,我從我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打出神通去。打出去之後你那兒馬上就好。」[1]這是千真萬確的。

那時,家父老來喪子,日夜思念兒子,都想病了,整日以淚洗面,四處找人打聽,全家人都跟著擔憂牽掛,誰也沒有辦法。這次家父也來尋找師父請教,但看到師父特別忙,沒有機會問,但師父什麼都知道,在講課中說:「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2]。「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執著這個東西,你根本修煉不了,所以佛教中沒有這個內涵。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2]家父聽到這段講法時,知道了是說自己呢!在強大的能量場加持下,確實把心中的煩惱全忘了。照相那天,回到住地時,老父親說:「真神了,大師管我了,不想哭了,大師度我這樣的學員太費勁了、太沉,大師真是大慈大悲呵!」

我家親戚中,有十三人參加過師父面授講法班。就如同在八十年代,一位有功能的親戚說:「在咱中國,以後的真神、真佛、真菩薩都落在人身上。將來最大的佛出在咱東北,你家與最大的佛緣分很大,你家其中有一人能領大夥修好(指助師洪揚大法,引導有緣人煉功)。」我得法後才明白那人說的是真的。

因為當初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多數是有病的,有事兒心裡解不開結、求師父給化解冤緣的等等。為了祛病健身而來的,在學習班上,對師父講的法理還聽不太明白,不能完全理解的。就知道好,有道理、愛聽,那十天班,在每一天當中,身體都會發生很大變化。

而有的人瞪眼睛問法輪是怎麼下的?我看到整個傳法場上空頂部有一大法輪轉,落下小法輪的,人瞬間就得著(也就是下上了),法輪是有靈性的,認識人,沒有緣分法輪不上身。當學煉到法輪樁法時,大法輪在雙臂間轉,散發著紫色光圈,感覺到法輪在小腹部位也轉,並給不同的學員調整身體後下法輪,看的很真切。師父「再把那金光閃閃的法輪和整個這部法的許許多多東西往你身上下,使你能夠修煉,給你淨化那已經無比骯髒的身體,這是開天闢地都沒有人敢做的事情。」[3]心中有一種喜悅的感受,真的好幸福。

十天班結束了,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心裡對師父說:法輪大法法理深深打入我心靈深處,溶入了生命中。牢記師父在最後一課中說:「其實大家已經起到了主力軍的作用,特別是在這段時間,你保證是個主力了。」[4]一年後,在真正的洪法修煉中,才體會明白是走在洪揚大法的前頭,要在這一地區所起作用的。當遇到過關難時,放不下執著苦惱時,看一看師父和我們合影照片,那是身為弟子的驕傲,那是有緣在先!一切煩惱全消。「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對修煉者不再是傳統中的師道尊嚴,而是超越生命的歸宿,修煉之路,是道,是光明。

十八年走過,風雨洗禮,道路蹉跎,法輪功修煉者與師尊相逢的喜悅,註定了我們成為大法的見證人。

大法洪傳初期 組建煉功點

一九九五年早春三月末,幾個功友建議我們應組建煉功點,人越來越多,購買材料也方便,參加班回來後快一年了,申請建立義務輔導站基本夠條件了,現已有兩名功友自願擔當輔導員(義務教功)。他們到長春總站申請,順便幫助新學員帶一些書、資料、煉功帶、講法帶,以便幫助大家得法修煉,這也是助師洪法,盡一點微薄之力,也是積德之事。

四月份,人人期盼著師父的第三本書《轉法輪》來了,只能先購請五十本《轉法輪》、三十本《法輪功》(修訂本)及錄像帶、煉功帶以滿足大家學法的心願。

七月份暑假期間,長春總站召集各地市、縣的輔導站的輔導員培訓,北至哈爾濱,南至瀋陽,各站去了三、四人培訓一週。地點在吉林大學的會議廳,組織大家每天看師父講法帶,室外教功。那時師父贈給各地輔導站一套講法帶,告誡弟子們的傳功方式,回各地後的輔導員怎樣帶領本地洪法教功及不許收費,大家借個教室、會議室或在學員家中,輪流放錄像,大家切磋交流怎樣組織學法,並且發給每人兩本複印本《師父在廣州輔導站講法》及《在北京輔導員會議上的正法意見講法》,大家切磋怎樣傳功、教功、交流,在法上怎樣做到是修。集體學法,整體提高,人員發展迅速,各鎮都陸續建煉功點,到農村學員家放錄像,教功,幫助請書、資料。

我得法後五個月時的一天,在夢境朦朧中,有一個聲音(沒看到人)問,有一種光幹活(打工)不掙錢,你願意幹麼?當時我主元神沒思考脫口就說:「幹!」當時,也不知幹是什麼活(工作),醒後也沒悟明白(幹什麼活)。後來才知道是師尊的選擇,我當了本地區的輔導員。這種活正是出力不掙錢啊。但是我們成就的是威德,這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

一九九六年在大法洪傳的時候,中原大地有過一段風和日麗的季節。各煉功點新學員逐漸增多,大約每月一次,從長春購回多少書、講法錄像帶、煉功錄音帶也不夠,由開始一人背資料到兩人背、三人背到打出租車去購書,逐漸的發展形成了中轉站的購書點了,這裡的學員都有三親六故,拿到資料後,都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傳去了。這種親傳親、友傳友是最實在的。我們大法洪揚沒有廣告。就這種形式傳了全國各地,在我們這裡拿書、拿資料,再傳往各地區的有:黑龍江、佳木斯、哈爾濱、吉林、德惠、松原、河南、河北、甘肅、上海、海南省、本地周邊鄰縣城,還有一位台灣功友來親戚家串門,還請購錄像帶帶回台灣呢。這些表面上是我們動一動口,跑一跑腿,其實真正是師父的法身在做,在牽線,在找有緣分的人。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份常人社會工作,利用休班的時間去外地義務購書、資料,無論時間、費用都嚴格要求自己,謹遵師尊的告誡:不在其中掙一分錢。自己在錢財、時間上是心甘情願的付出並且是常年如一日。從自己微薄工資中拿車費,一路上省吃儉用,一切從簡。利用自家房、電話、電視機、錄放機,給新學員放錄像,堅持數年如一日的教學員學功之後,有書、資料就來煉功點,組織固定時間學法,組建煉功點去外村鎮及本市周邊鄰縣,騎自行車,往返四五十里,是經常的往返來去幾次煉功,才能建成。

師尊告誡弟子們:「新學員一定要輔導,有人問問題還要耐心解釋,我們煉功點的所有學員都有這個責任,要普度眾生。什麼叫普度眾生?叫眾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眾生。」[4]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開始後,那些警察、國保、刑警、檢察院的批捕科都想在斂財上做文章,問:「材料多少錢來的?路費從哪來的,吃飯、喝水、租車費、購書的車費從哪出的?」我說:「告訴你能相信嗎?我們拿自己的工資,書、材料一分錢不加,多少錢來,到家就多少錢賣,而且代賣損耗都是自己的!」他們聽後說:「不可思議,你們大法圖啥?」我說:「就是圖眾生那顆向善的心。」這件事就不立案了。

永不磨滅的洪法篇章

九七年三月份,長春輔導站準備「師父傳法五周年書畫展、攝影品展」,準備時間三十天,我們地區按時送到了大小近二百件展品,小到一張畫、幾句詩句,大到一張牌匾一米八長,有二件展品獲大會專訪好評。我們地區有五百人次參觀展覽,共展十天,會場每天接納一萬人,是個空前的盛會。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投稿明慧網,現有文章詳細記《震撼江南塞北的盛會—記長春法輪大法書畫攝影作品展》

洪法聖會 整體提高 促進修煉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同修們商議說:以前都是看外地同修的法會交流,建站三年了,我們還沒有開一次大型法會,為了在本地的學法、煉功、洪法、修煉、整體提高能起促進作用。

要辦成一個真正能促進修煉的莊嚴法會,各項籌備分別進行。租用場地,告訴各個煉功點學員每人寫一份心得交流稿,關於如何組織學員談心得體會,遵照師尊在講法中說:「我們可以有選擇的,在事先聽一聽他要講什麼,尤其我們搞一些大型的會,一定要審稿。注意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個學員要說錯一句話,我們這個事情弄不好就出問題。」[5]

審稿中,挑選了各方面有代表性的文章包括(小、中、高)學生、工人、農民、幹部、工程師、輔導員、學法小組長等不同類型二十人發言,歷時四個小時。法會以師尊的詩句:「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6]來指導大家修煉。在大法修煉中,思想境界在昇華,道德回升,由祛病健身向高層次修煉這樣一個整體提高的目地。

銘記在心的記憶

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以一名輔導員、老學員的身分非常榮幸的參加了師尊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聆聽了師尊對輔導員、老學員的囑託和那無限深情的教誨及期望。從那時起深感自己在修煉的路上不但要修好自己,更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每當拿起《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這本書時,總是忘不了那一幕幕激動人心的場面,耳邊迴盪著師父那諄諄教誨,總是熱淚奪眶而出。

會場設在長春香格裡拉國際飯店大廳的禮堂。二十六日下午,參加法會的學員從四面八方陸陸續續來到飯店門前入場,按照順序我們是第一批入場的。當我一走進大廳禮堂時,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主席台前及四週擺滿了鮮花,絢麗奪目,會場莊嚴肅穆、溫馨祥和,與以往每一次法會都不同。當時我非常激動而興奮的跟身邊的同修說,師父親臨會場。可身邊同修都不相信(因為師父已去美國定居,而這次法會誰都不知道是什麼內容)我說,你們等吧,一定的。入場結束,會場鴉雀無聲、座無虛席。

五點整,慈悲的恩師突然出現在入場的大門口時,頓時,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師父面帶微笑,穩健的步入會場,在師父經過的過道兩旁的學員、弟子紛紛和師父握手,離師父遠的學員、弟子都不約而同雙手合十,向師父行佛家禮!學員向師父獻鮮花,師父健步登上講台,單手立掌向學員、弟子致意,長久掌聲之後師父示意讓學員坐下。

師父知道弟子的心情,想看師父清楚一點,所以師父坐得高一點,我們都懷著無比崇敬而喜悅的心情,聚精會神的聆聽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對我觸動最大的是師父在講法中說:「在座的輔導員、老學員,你們做了許許多多你們還認識不到的偉大的工作,真正的是偉大的工作。」[7]「你們覺的你們做的事情好像是比較簡單,也不像常人的領導工作還有些報酬。你們完全都是憑著自己的熱情和對大法的認識在做,看上去簡簡單單,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掌聲)也就是說,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工作看的那麼太簡單。你們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7]當聽到這時,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激起了自己對這份工作的神聖感:因為有時帶著人的狹隘觀念去待人做事;有時遇到各種矛盾沒有守住心性,沒有按照師尊要求的大善、大忍去做。

師父說:「往往我們在修煉中也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都是在常人的各種矛盾的表現當中魔煉我們的心性。」[7]因此,這些年當中我一直遵循師父的教導努力去做。

法會休息十多分鐘,弟子們都圍在師尊身邊,向師尊請教在修煉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師父一直微笑著耐心的解答。法會歷時五個多小時,大家都覺得沒聽夠,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大家也不覺累,不餓。法會結束時,學員弟子們戀戀不捨的送走師父,久久都不願離去,沉浸在幸福和喜悅之中,後來聽負責主辦的弟子說,這次法會租用的禮堂是師父付的錢,沒用學員弟子一分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廣州對全國部分輔導站站長的講話 〉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7]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3/22/149431.html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