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晉升四上將 滿面愁容引猜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9日訊】中共政權陷入更為嚴峻的內外交困危局之際,習近平18日現身北京八一大樓,授出4個上將軍銜警銜。但規模不大的授銜儀式顯得相當肅殺。現場視頻可見,習近平滿面愁容。引起輿論猜測。

據黨媒報導,12月18日下午,中央軍委晉升上將軍銜警銜儀式,在北京八一大樓舉行。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晉升上將軍銜警銜的軍官警官頒發命令狀。

儀式結束後,習近平等人同晉升上將軍銜警銜的軍官警官合影。

12月18日,習近平又授出4個上將軍銜警銜。(視頻截圖)

評論人士楊威在《大紀元》刊文說,黨媒發布的視頻裡沒有看到習近平的笑容,令規模不大的授銜儀式顯得相當肅殺。習似乎曾努力要擠出一點笑容,最終卻沒有做到,反倒更顯愁容。

不過,黨媒報導,習近平當天還參加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長達14多分鐘的視頻中,主要是習近平在講話,大多數時間習都面帶微笑。

為什麼到了傍晚習近平就笑不出來呢?楊威分析說,中共新一輪內憂外患之際,習在經濟工作會議上的笑容,恐怕故作姿態;傍晚授銜儀式笑不出來,或許是白天作秀太疲勞,或許是故意扮嚴肅,也或許再次愁從心來。

7月29日,習近平也曾在北京八一大樓親自晉升將領,當時現場氣氛也是一片愁雲慘淡。習近平更是愁容滿面,罕見地是,只有火箭軍政治委員徐忠波一個人被授予上將軍銜。

楊威分析說,當時,習近平藉機展示軍權,這一次應該也是類似的情況。

這次晉升上將軍銜警銜的軍官警官包括:軍委後勤保障部政治委員郭普校、西部戰區司令員張旭東、戰略支援部隊政治委員李偉、武警部隊司令員王春寧。

郭普校是陝西耀縣人,2019年12月調任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政治委員。2018年7月才晉升中將軍銜,兩年多就晉升上將,應是習近平認為的心腹。

張旭東剛調任西部戰區司令員,去年10月1日,曾擔任天安門閱兵儀式副總指揮,也是2018年7月才晉升中將軍銜。也應是習近平破格提拔的心腹。

李偉剛調任戰略支援部隊政治委員,2016年7月晉升中將。現在成了六大軍種之一的政治委員,也晉升為上將;王春寧剛升任武警部隊司令員,如今正式成為上將。

楊威說,習近平上台後,把武警收歸到軍委,自然擔心犯上作亂,但似乎始終是一塊心病。又一輪內鬥的關鍵時刻,習近平籍此展示軍權。他在試圖阻止黨內對他的質疑,急於維繫岌岌可危的權力,軍權被視為最後的殺手鐧。

目前正值南海、台海局勢緊張之際,習近平不斷放風備戰打仗。示意圖( Getty Images)

另外,目前正值南海、台海局勢緊張之際,習近平近期不斷放風備戰打仗。

也有觀察家認為,習近平此時晉升上將,是他已經意識到中共政權內外危機惡化,而握緊「槍桿子」成為最後救命稻草。

10月13日,習近平視察廣東潮州海軍陸戰隊時,再次強調備戰打仗;11月25日,中央軍委軍事訓練會議上,以及11月30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持續 強調聚焦聚力備戰打仗。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習近平近期把目光放到中共軍人身上,目的是強化個人權利,而且他好大喜功的個性,認為唯有透過打一仗才能確立其地位。

自由時報引述分析說,習的意思是要準備與美國打仗,在台海與南海兩處的反對勢力都是美國,因此中共軍隊各項行動,都有與美國一分高下的意味,現在處於叫罵階段。

圖為美國印太司令部東北亞政策司司長邁克爾•斯派克上校(Michael Spake)正在夏威夷的史密斯營地,等待中共軍隊代表參加為期三天的視頻對話會議。(美國印太司令部)

就在12月中旬,中共軍隊拒絕參加與美軍的一次正常溝通會議,宣稱美軍要增設議題,所以不參加。此舉被認為是中共的又一大敗筆,等於激化了美中軍事對峙的態勢。

《看中國》專欄作家鄭中原說,習近平看似強硬的話,更多的是說給國內人聽的,就是恐嚇民眾,現在要打仗了,不要再搞事,習要以此維穩國內民怨沸騰,捆綁全國人民保護中共政權,同時向黨內反對勢力發出警告,為他的下一個任期鋪路。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