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人:拜登是其子外國交易的「直接受益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2日訊】12月20日,首位披露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內幕的美國暢銷書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受訪時表示,喬·拜登是其兒子亨特與外國機構利益往來的「直接受益人」。喬·拜登從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抽取10%的利益。

據大紀元報導,施韋澤在福克斯新聞「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中談到,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本人沒有任何能力、沒有任何人脈能夠從事這些外國生意,他唯獨只有一個條件——他父親當時任職美國副總統。

施韋澤表示,這不是亨特一個人的事情。亨特曾抱怨自己要支付整個家族一半的帳單,意思是說他的錢間接流向喬·拜登。但事實是,喬·拜登是亨特外國利益的直接受益人

節目主播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例舉亨特郵件中曝光的一件事——亨特的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在華府瑞典大廈有一間辦事處,亨特曾索要多把辦事處鑰匙,包括:給他的父親拜登、他的繼母吉爾·拜登(Jill Biden)、他的叔叔吉姆·拜登(Jim Biden),以及華信基礎設施投資公司董事長董功文

施韋澤表示,由此可見拜登家族與中國(中共)相關人士之間的密切關係。

「這件事很有代表性。拜登家族在其政治活動和商業活動方面,在其密切互動方面,模糊人們的認知,使人們難以了解真相。」施韋澤說。

「我們要記住一點——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及其董事長葉簡明與中共軍方有直接關聯,這不是一家普通公司,該公司深涉中共政治圈。」

「就是這家公司——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喬·拜登這個『大人物』(big guy)要從中抽取10%的利益。他們在瑞典大廈的那間辦事處同時運作拜登基金會和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辦事處。」施韋澤說。

施韋澤2018年3月出版了《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隱藏腐敗並使親友中飽私囊》一書,首次披露亨特·拜登與中共的交易。該書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

施韋澤也是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資深撰稿人、政府責任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長,今年9月主持了BlazeTV的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

根據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9月公布的一份報告,在亨特‧拜登向布朗寧(Cecilia Browning,瑞典大廈總經理)提出為其父親和華信能源董事長的親信配辦公室鑰匙要求前不到兩個月,華信能源向亨特‧拜登的公司西哈德遜III(Hudson West III)匯去500萬美元。

報告稱,從2017年8月華信能源向亨特‧拜登的公司匯入資金之日起至2018年9月,西哈德遜公司共向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Owasco匯去479萬美元的諮詢費。

報吿稱,美國監管機構將在2017年8月4日給Owasco的第一筆電匯標記為「潛在的金融犯罪活動」。

根據參議院的報告,在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間,Owasco還向亨特叔叔詹姆斯‧拜登(即上面提到的Jim Biden)的諮詢公司Lion Hall Group共匯出140萬美元。這些交易也被標記為「潛在的金融犯罪活動」。

亨特‧拜登本周透露,他已經接到通知,特拉華州聯邦檢察官正在調查他的「稅務」事宜。多家新聞媒體報導稱,調查的重點還包括其在國外的商業活動,包括與華信能源的合作。

亨特‧拜登給布朗寧的電郵來自一台據稱屬於亨特的筆記本電腦。他於2019年4月將其送到德拉瓦州一家修理店,且逾期未取。亨特未對此否認。店老闆將電腦修復後不見有人來取,就通過律師交給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朱利安尼於10月份將電腦硬碟中的內容與《紐約郵報》等媒體做了分享。該媒體率先對硬碟中大量「令人不安」的信息做了披露。

10月14日,《紐約郵報》報導,2017年5月13日的一封關於6個人分配合作利益的電郵顯示,有一位「大老闆」(big guy)在亨特等與華信能源的合資公司——中鷹控股擁有10%的股份,且由亨特代持。

拜登家族前商業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於10月份證實,喬‧拜登對其家族在中國的商業交易「十分熟悉」。而且那位持10%的股份的「大老闆」就是喬‧拜登。

波布林斯基是2017年5月13日那封電子郵件的收件人之一。當時他是亨特聘請的中鷹控股執行長,也因此了解和披露了更多內幕。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