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雇攻擊退黨中心 100名「小粉紅」卻集體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3日訊】近日,全球退黨中心的義工們向《看中國》表示,自今年7月以來,中共「五毛」對退黨義工的攻擊越來越頻繁,但撥打退黨熱線辦理三退的人反而變得越來越多。

老人求助退黨義工:共產主義毒害美國青年

美國退黨中心義工趙女士對《看中國》表示,自今年7月份美國頒布禁止中共黨員入境的規定以後,退黨中心熱線就特別繁忙,除了一些在美國學習工作的中國年輕人,還有不少老人打電話要求辦「三退」。

趙女士說,這些老人的子女不同意他們退黨,也不肯幫他們辦「三退」,所以他們就打電話讓我們幫著退,「這些老人很氣憤,有的就講這個共產黨太壞了!這些孩子到美國還受到這麼大影響。共產黨洗腦太厲害了,洗到美國來!孩子在中國的時候還小,以為到美國讀書終於不再被共產黨洗腦了,結果共產黨滲透到美國大學,還改變大學教材,儘說社會主義好,說川普(特朗普)政府不好。」

「有一位女士是個教師,她說她孩子受共產黨的滲透太厲害了!從教材入手毒害他們,現在不僅毒害大學,中學、小學教材都在改變,說美國青年被他們(共產主義)毒害的好厲害,都在著急。」

大陸公安打退黨熱線「懺悔」

趙女士表示,撥打熱線的民眾除了要辦理「三退」,也有很多人想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詢問各種問題;還有人打電話來表示感謝,誇他們「做得好」;甚至有大陸公檢法人員打電話來「懺悔」。

趙女士透露,她曾多次接到一名大陸公安局幹部的電話,「他每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都咳的很厲害,身體出了問題了。他說他在國內參與了迫害法輪功,要向法輪功學員懺悔,他承認共產黨非常的『壞』和『邪』。他說自己當初身不由己,現在非常後悔。」

攻擊退黨中心的「小粉紅」們全部三退

加拿大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張玲對《看中國》表示,最近頻繁接到大學生從中國大陸打來的電話,每次都是一群學生對著她破口大罵,但不管他們罵的話多麼難聽刺耳,張玲始終沒有生氣,還一直平和耐心的跟他們講,最後這群大學生都很受感動,一批一批的辦理了「三退」。最後他們還告訴張玲,其實他們也不想罵她,是有人給錢讓他們這樣做的。

張女士說:「他們很多是大一的學生,我說我不在意你們對我什麼態度,只要你們平安了我就高興……我給他們講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講行善積德的道理,他們都很愛聽;講共產黨的邪惡,講活摘人體器官的殘忍。我說,一開始我都不相信有活摘器官,我就打電話給上海長征醫院,因為以前我家裏有人在那住過院,對那地方比較熟悉,我就想看看活摘這個事情是真的假的,我就試探他們說我家有人想換腎,然後一個醫生告訴我,江澤民的兒子在他們那裏已經換過四次腎了。他說就看你花錢多少,最快的4個小時、1-2個星期,最長2個月。」

「我就跟那醫生說,咱不能眼裏就剩『錢』字了,在老百姓眼裏大夫就是活菩薩,可這手術刀都變成屠刀了,咱中華民族都是炎黃子孫,同宗同族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呀!我說著說著就哽嚥了。結果那個大夫就歇斯底里的大喊,問我到底是誰,說我要是敢過去就把我也活摘了,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講……」

張玲還跟這些學生講了很多共產黨作惡的真相,他們都非常受觸動。她說:「這些人本來是來搗亂的,後來他們明白了真相,都轉變了,領著一波一波人不斷的來做三退,接連退了100多人。」

不過,也不是所有搗亂的人都能聽的進去,義工趙女士表示,他常接到一群大陸年輕男女的電話,「又叫又罵,罵下流的話,骯髒的不能入耳的話都有,共產黨雇這些五毛打電話的事情一直都有,但這陣子就比較厲害。他們就是想罵得我們最後都不願意接這個電話了,但是他們影響不了我們。」

趙女士說,有一次一個人2小時打了51通電話,占著電話線影響正常辦理三退的人,「他說打這個電話,打一通共產黨就給他一次錢,說我也給他錢他就不打了。」

全球退黨中心主席正告「替中共作惡者」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這些幫中共作惡的人為了一點小小的利益,就出賣自己的良心,可惡又可憐!但他們這樣做,也表示了中共政權對退黨大潮非常害怕。

「因為有三億六千多萬中國民眾已經退出了中共黨團隊。這對他們來說是致命的打擊:退的人多了,邪黨政權不就垮了嗎?所以他們都特別怕中國人民明白真相,也特別怕退黨大潮。」

易蓉強調,中共這種一貫的恐嚇暴力、下三爛的手段對退黨中心不起作用,退黨大潮勢不可擋!尤其中共在年初時將瘟疫散布到全球,使國際社會受到重創,死了很多人,國際社會對他們的做法已是深惡痛絕。

「大家可以看到現在國際社會都在圍剿中共的大趨勢,尤其是美國,最近宣布了禁止中共黨員入境,或是不能入籍、不發綠卡等等,這些使得中共作惡的機會越來越少。中共政權要垮台是一個世界大事,一定會有這麼一天。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這些人做了這麼多壞事,他們應該為自己的未來想一想,如果他們還有良心的話,他們應該反省。我也勸這些人能夠停止作惡,找回自己的良知,公開退黨。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而不是落得一個為中共陪葬的悲慘結局!」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