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遭「電力政變」?台資深媒體人透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4日訊】近期,一場席捲中國大江南北的「電荒」,不僅影響工廠企業經營,也嚴重影響到廣大民眾的生活,令民間怨聲載道。對於這場詭異的電荒,各種猜測不斷。有台灣資深媒體人認為,習近平正在遭遇一場「電力政變」。

從12月上旬以來,中國浙江、內蒙、江西等地的眾多工廠反映,收到了緊急通知,要求12月16日至31日,所有加工廠全部停止生產,政府機關也收到通知,要求氣溫在3度以上不得開空調。

湖北、廣西、河北、成都、重慶、西安及北京等地,也均以最高用電負荷創下紀錄,要求開展有序用電工作。

廣東省的多個大城市廣州、深圳、東莞、佛山及珠海部分地區,21日凌晨突然無預警停電、斷網;12月22日,上海市多個地段也開始停電,包括唐家灣路、新河馬路,新河鎮等路段。

12月21日至25日,北京豐臺區、西城區、東城區、昌平區等部分街道或社區也相繼停電。陸媒「今日頭條」報導部分停電通知,稍後相關報導被刪除。

國網湖南電力12月19日更以用電負荷創新高為由全面進入「戰時狀態」。

各地拉閘限電,不僅嚴重影響工廠企業經營,也影響到居民生活,令民間怨聲載道。對於這場詭異電荒,各種猜測不斷。

面對輿論壓力,當局給出的解釋包括「工業恢復」、「寒流導致取暖需求上升」、「年底減排指標」等等。但官方給出的理由難以服眾,甚至遭到嘲諷。

中國正發生一場「電力政變」?

12月23日,台灣《三立新聞》引述資深媒體人黃創夏分析說,中國可能正在發生一場「電力政變」,可見習近平所面臨的詭譎風雲,絕對是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和理解!

他說,這波停電,很多人直覺地就想到因為中國缺少了澳洲的煤,火力發電廠動不了了,造成「黑暗時代」降臨。他認為這是刻意誇大了「中澳大戰」的影響力了。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產煤國,年產量超過全球需求的一半。澳洲煤的影響都不大。

黃創夏表示,這次大停電,反而讓人聯想起2015年中國股市。也就是針對習近平的「金融政變」。金融政變目的是既然習掌握了一切權力,那就故意惹出亂子來,讓習去負責解決,搞到越亂,民心惶惶,就越能夠惡整習,希望習要適可而止。

他說,事實上,除了「電力政變」,習近平還可能面臨其他各式「政變」,讓習焦頭爛額。而種種跡象可見習所面臨的詭譎風雲,絕對是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和理解。

不過,對於這場席捲中國大江南北的電荒專家分析至少還有多種原因。

一,為電費漲價做輿論準備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對希望之聲說,中國各地限電、停電,但中國並不缺電。這一次的停電目的,是為下一次的電費漲價做輿論準備的。

他認為,各地限電根本不是澳大利亞進口煤炭價格漲了,何況中國自己也不缺煤。也不是俄羅斯電力公司,將停止供應中國30億度電的影響,因為兩個國家不能簽約後隨便違約,得要付高額違約金的。

王維洛說,停電就是為漲價來服務的,以前總說「中國電老虎停電了」,後來把電價給加上去了。否則的話,他沒有這一個措施,一漲價老百姓叫苦連天。你看著它明年漲不漲?它漲價,它的GDP就上去了。

二,備戰導致用電需求突增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對新唐人分析說,去年11月19日黨媒吹噓說,中國供電大規模的增加;已經實現全國電聯網;並且對電力設備進行三級保護。中共的這些理由一年後為什麼就保不住出現了「電荒」?

王軍濤認為,有一種可能是中共可能在準備打仗,一些地方在急著可以用電,因為只有軍工和軍事的用電,會突然有比較大的增加。特別要開始搞一些地下設施等等,一些軍事項目耗電量巨大,導致用電的急劇增加。

湖南是軍工大省,是國防科技工業重點省份之一。浙江和江西都有軍工集團。王軍濤說,可能在南方有一些大規模的工程在進行,要不保證民用的話,應該是軍用工程在進行。而廣東不光停電,還斷水斷網。

三,為備戰做預演、防備

王軍濤說:還有一種可能是,中共可能準備因應有可能出現重大突發事件,來進行一個新的管理測試,就相當於演習。

上海退休教師顧國平也有類似觀點。他說,估計當局在搞什麼測試活動、監控活動,要麼就是在特殊情況下的防備工作,他們可能安裝一個新的系統,應急情況下採取的措施。好像是為戰時可能出現的狀況做預演、防備。

江蘇常州維權人士張建平說,中國加入WTO後,在他們那兒,從沒停過電。現在突然停電,有人說是跟澳洲有關,他覺得不能這麼簡單地做出判斷。至於為什麼突然要停電,裡面的問題還有待觀察。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鏈接:大陸電荒百姓遭殃 湖南全面進入戰時狀態
相關鏈接:中國多地如同朝鮮 突然停電斷網 街市漆黑一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