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移民(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4日訊】生活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的中國民眾,經歷了共產社會、裙帶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這樣的政治與經濟體制,對於歷過正常社會的海外華人來說,更為深入的認到共產極權的可怕,下面来聽他們的心聲。

來自大陸的新移民慧娟女士,對中共監控民眾的攝像頭、監控器印象深刻。她說,伸手都能碰到攝像頭;買手機、坐高鐵、飛機要實名認證。疫情後,進出小區、甚至菜市場都要身份認證。

大陸新移民慧娟:「我一個親戚,更離譜的事情,他在一個電線桿下抽菸,就吸菸,他自己也不知道,一會兒手機那個微信就過來了,什麼公共、什麼吸菸。它怎麼知道我在這兒,他不說我們都不敢相信,怎麼可能。而且真的就是在室外啊,他就收到微信了,好像還是勸他少吸菸,就是這樣,他自己都把自己嚇了一跳。所以這些你不經歷,你都覺得難以想象。」

慧娟說,中共的教育只有標準答案,不讓人獨立思考能力,人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平等和自由。

大陸新移民慧娟:「我當時看過一個採訪,有句話我覺得特別深刻,就是說,你們中國人沒有享受過真正的自由,你根本就不知道自由的可貴。我覺得,我是在那個社會下長大過來的,我覺得確實是那樣。當你跟它的制度,不違反它的制度的時候,你就在它制度下乖乖的,幹你該做的事情。」

慧娟說,中國人只有碰到有關信仰、被拆遷、醫療事故、孩子上學以及工作於下崗等不公正對待時,才知道,在社會主義專制社會,要得到一點公正有多難,才知道,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有多重要。

大陸新移民慧娟:「你要想去爭取你權利的時候,你那個時候就知道了,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在中國)沒有。你涉及不到的時候,也許你的家庭,你的親人可能都涉及不到,你會覺得真的挺好。但是一旦涉及到這些的時候,我覺得那個時候,中國人才會思考,纔會知道爲什麼會這麼難。」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認為,社會主義的最大特徵是搞計畫經濟。計畫經濟年代,每週才能吃一次肉,還要憑票供應。

中共經濟開放後,對民眾控制的更嚴了,買把菜刀都要登記,整個社會像個鐵窟窿,不給老百姓一點光亮的縫隙。

王赫說,他90年代在大陸教書,由於講了國內外一些真實情況,兩次被學生舉報。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我們在大學裏教書,碰到的一個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在整個學生裏面,安插了很多信息員,老師上課講什麼,老師講的他認爲出軌的,就跟學校有關部門彙報。在中國的高校、科研單位,教育場所,在這個知識分子人羣裏面,中共在這裏撒的網非常深。」

他說,中共把中國人當作敵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中共政權它把人民當作它最大的敵人,它主要精力是用來幹這個事情(維穩)。2011年中國的官方數字,當年中共的安保維穩費用,超過了國防費用。」

中國民主黨、韓國黨部負責人朴成秀,由於調查六四真相,被中共關押迫害,被迫流亡海外。

中國民主黨、韓國黨部負責人朴成秀:「特別是99年,是64的十週年,每個星期都要到公安局去報到。如果你不去警車就會請你去,你可以有一些自由活動,有點軟禁的形式,有公安人員跟著你,有時候是溪流派出所的民警跟著你,有的時候是海城市國保大隊的民警跟著你,無論你在黑龍江,還是在遼寧,我們都要對你有一個內部的控制,術語叫內控。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中國沒辦法生存,那個時候我們家也瀕臨絕境了,我回黑龍江之後到處打零工。」

生活在獨裁政權下,朴成秀感到,沒有做人的基本尊嚴。

中國民主黨、韓國黨部負責人朴成秀:「生活在獨裁國家最大的危害,就是一個普通人,他沒有做人的基本尊嚴,這是最大的問題。像李文亮,說了一句真話,我們大家都知道下場是什麼。同樣的道理,我在中國講真話,我沒有生存的權利,沒有生存的權利,你的工作,你的一切一切,都在中共的迫害和壓制之下。」

除了剝奪中國人基本的自由、民主和尊嚴,中共更是砍斷了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文明根源。

大陸移民慧娟:「我經常在想,你說中國文化那麼深遠、禮儀之邦。但是確實中國人做出的很多事情,真的是讓我們覺得真的很丟臉。不是說外國人、西方人瞧不起中國人,其實就是中國人自己你也瞧不起他。」

前中國敦煌研究院研究員陳海濤:「中共對於中國傳統化和價值的破壞,它不是⼀個局部性的,也不是一個偶然性的,⽽是一個全局的、根本和系統性的,這是中華⽂明的深重悲劇。」

潛心鑽研敦煌藝術多年的前中國敦煌研究院研究員陳海濤認爲,只有中共瓦解退場,中華文明才有可能恢復重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