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傳法班上幾度逢師尊

文: 正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操勞過度病重危

一九四八年,我生於大陸的一個小縣城。我是一個傳統正派,用《增廣賢文》和《女兒經》來約束自己、持家處世的人,自尊心很強。

在同齡人中我被認為守舊。不過我這種傳統的賢妻良母的性情,贏得了上了年紀的人的尊重,他們在茶館、酒店閒聊中,都說我孝順、賢惠、勤快。以致一九八八年,我得重病後,一位不怎麼熟悉的他鄉九十多歲的老人,親自上山為我砍來俗稱辟邪的紅色罩桿(自然生成的紅色的竹),讓我婆婆轉交給我;不相識的老人送來補品、單方和問候。

可面臨生活的坎坷,勞累過度,一九八八年,我患了美尼爾氏綜合症,坐骨神經痛,頸椎骨質增生,神經衰弱症,卵巢腫瘤,才四十多歲就靠拐杖走路,直至生活無法自理,體重由120多斤降到90多斤。

看見勞累的丈夫每天上下午上班中途都得請假回家照顧我,看著未成年的孩子承受的壓力,我的心都碎了。一九九三年底,我在縣醫院做子宮肌瘤切除手術,生命垂危,醫生發現整體粘連,說遲十五分鐘動刀的地方都沒有了!醫院院長告訴我隨時有生命危險。我想:不能給家裏欠債和留下精神負擔,我想到了死,一口氣服下兩大碗外用藥「轉腫消」。居然過了一週也沒死。後來又連續做了兩個手術,我成了「挨刀不死的活死人」。

二、師父救度顯神跡

此時,師父來了。我把氣功協會多次送給我的票分給了別人,想讓更多的人受益,也算是對眾人的回報。為了不辜負氣功協會領導的期望,我由四人陪伴(上車要兩人抬足,車上要兩人拉手),參加了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師父在成都辦的傳功講法班。

當天,我縣一行四人一早來到成都牛王廟氣功協會院裏,秘書長叫我們去路標(院內一角)。我手術後不久,行動不便,正移步向外走,師父坐的黑色轎車一下停在我面前。我看了下車來的慈祥面孔的人一眼,某某從車上搬下一捆書。

「甚麼?」我隨口問。「學習資料!」某某答。「唉,快轉來,有學習資料!」走前面的三人回來了,幫忙搬到台階前又走了。我又不自覺的打開包裝,哇!《法輪功》,這書封面上的人不正是車上下來的人嗎?嗯,這人好面熟啊!

上午的氣功學術報告會上,師父深入淺出,高深而實際簡明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靈,我心豁然開朗!不顧氣功協會領導的阻攔,我當即報名進班。

下午開班,師父第一句話:「我從未辦過這麼小的班」。師父慈祥而和藹的面對我們,不論人多少,照樣耐心講法。我心裏一酸,心說:「我去找更多人來學!」第二天一早,我去找原來學氣功的朋友,包括上午聽了氣功學術報告,下午卻沒有來的幾個氣功協會的頭目。

因我行動不便而陪伴我來的四人,留下一位陪我,其他人回去報信給家人我準備參加師父辦班。留下的那位也是個老病號,有時不可預料的會出現休克,一次昏死在朋友那裏睡了八個小時。我們彼此詢問:「能走嗎?」「行!」於是我們相互鼓勵,從水碾河一直步行到林業廳6樓(7站路),親手把《法輪功》送到氣功協會秘書長手中,並囑咐一定要去學,然後乘車到成都科分院,正巧碰上從班上一同出來的人,他們見我倆到了,詫異的問:「沒去(林業廳)?」

「去啦。」一看時間,兩個老病號,走七個站只用了三十五分鐘,大家振奮了!我們想:師父給了我們「輕功」!我們信心更足了。然而別人的緣份還沒到,我倆的勸說沒有成功。

師父每天中午一到五點上課,兩小時講法,兩小時教功。由於交通不便,我們只好提前進城吃午飯,我自己經濟拮据,又不願朋友總是照顧招待我,每天午飯後總是一人獨自去學習班。一天,我剛走到十字路口,咦!師父就在我面前!師父穿著白襯衣,兩手交叉在胸前,正看著我。我想:巧合吧。第二天在原地,師父又在我面前,我不好意思的慢慢跟著師父,保持相隔兩三米的距離,師父幾步一回頭,我也不好意思的幾步一停腳。師父慈祥的默默的看著我,我停停走走的進了班。第三天,師父又出現在我眼前,還是那樣的情景。

我想,這班給辦這麼小,他們氣功協會的人太過份了。其他氣功師來,你們前呼後擁,這位法輪功師父就年輕一點,你們就冷落人家,連陪同人員都不給配備一個!師父想找人說話,而我是個殘疾人,有甚麼資格和師父說話?我心裏說:師父,沒關係,弟子我給你打抱不平!我怒氣沖沖的找到氣協校長和支持合議的秘書長,質問為甚麼這樣對待師父?為甚麼沒見那些氣協頭頭來聽課?為甚麼……他們被我問的面紅耳赤。

就這樣,我帶著對氣協的怨氣進了班,心裏卻想:哼!你們怠慢師父,我就非得學法輪功,再不聽你們的!於是,我拿起筆,在法輪功書側邊疊紙影壁上準備寫下「這本是我的《法輪功》書」,還沒落筆,師父正講課,突然話題一轉:「觀音菩薩在那供著,你不敢在她身上東摸西摸,卻敢在我身上亂寫亂畫!」我的筆嚇掉了!我是四百多號,而且頭埋在書桌面底下正想寫,師父咋個看的見?!太神奇了!於是我開始認認真真的聽課。

第四天,十字路口,我又碰見師父,出於尊師,我仍然不敢與師父並肩同行。可剛進大門,就看見有人在那練原來的氣功,我想,等師父一回身,我趕緊去練。誰知師父一轉身,又盯了我一眼,就這樣,我乖乖的就跟隨師父進了教室,師父講:「那是附體功!」然後講「氣功治病與醫院治病」,把我從頭到腳的病全講出來了。我當時覺的奇怪,還想,又是氣功協會的人告訴師父的,怎麼能把我的隱私告訴這年輕人呢?(當時沒悟到師父甚麼都知道)。

還有一個小插曲,師父講「性命雙修」時,講到老年婦女會來例假。我想我該是個例外吧,自己曾做過子宮切除手術,結果上廁所時,意外的來了月經。

結業那天,天下著大雨,雨點打在地下濺起多高的水花。照像時(共十三個組),我說:「這麼大的雨,要花。」一位內江小伙子說:「不可能花,我跟了三期班,我來照,不信試一試。」於是,我很榮幸的站在師父身邊,留下了難忘的歷史長河中的珍貴的瞬間。

從師父親自辦的法輪大法傳功講法班下來,所有的折磨我多年的頑疾去掉了。從班上回家,我撤下用了多年的保暖的電熱毯、被褥、絲棉被。之前我睡床上渾身發冷,晚上丈夫要多次把被子烤熱給我搭上,仍然覺的冷。謝謝師父幫我清理好了家裏的環境!從此,我生活能自理了,家人輕鬆了,我走路生風,那股高興勁只想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三、好人好事親傳親 心正呈祥淨化身

一九九五年,在師父來成都傳功講法周年法會上,我讀著自己的心得體會,在台上大哭,大夥在台下唏噓,看著我身心的變化,大夥為我鼓掌,歡呼。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同修們的相互幫拉中,我們發揮了最大的熱情,以切身經歷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我們不僅走遍了本縣所有的鄉鎮,各市縣也大力投入,我們還去了貴州,山西,四川,重慶等地,真有把大法洪揚到世界各地的決心。大法洪傳期間,大夥都以《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和《法輪大法傳法傳功規定》及《法輪大法輔導員標準》要求自己。都知是師父的法身在做,我們只是跑跑腿,讓有緣人知道法、得法。不論走到哪兒,我們都把自己、身邊修煉後出現的好人好事講到哪裏:撿到的現金,皮包,項鏈,手錶,輪胎送還失主或上交相關部門;農村栽秧搶水打架,學法後變成互相謙讓;原本心裏不平衡、虐待公婆,學了法輪功後變為孝順公婆。這些都是真人真事,讓人們親朋間互相查問,以大量活生生的事實,證實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好功法。

一次集體學法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時,我主動讓座位給新學員,坦然的坐到最後一排。由於自己心性提高了,師父再一次給我淨化了身體。從班上下來,我一出門五分鐘上一趟廁所,我悟到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走這一站路用了一個小時。回住處後,我做飯炒菜時一不小心把剛煎熟的清油倒在自己腳上,襪子頓時燙卷了,腳面上只微微有點兒紅,也不痛,一點兒都沒有傷著,我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呢!那天,我連拉帶吐,吐出拉出的都是黑色的,一直持續到凌晨四五點鐘,起來煉功後,早上八九點鐘準時到達某地洪法,精力充沛。

師父講:「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聽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1]

四、維護大法純正心 有緣有福自進門

一九九六年《光明日報》不實的報導,我們自發的冒雨連續三天去報社要求更正。

到鄉鎮,帶上饅頭、泡菜就地用餐;到農家,帶上自己買的糖果待孩子,一邊講大法簡介,一邊幫忙幹活。走一處,落實一處,把我們大法弟子得法之初的熱情和喜悅帶到那裏。有留吃飯的,就主動交上生活費。老鄉很客氣,最後僅收五角或一元。

下雨了,山區路滑,就相互扶持,從未落下一個同修。山區同修交通不便,凌晨四點鐘就打著火把,相約準時趕到洪法地點。下午誤點沒趕上車,我們又沿路挨家挨戶送上法輪功簡介。

趕集的農民家養的雞鴨跑丟了,還有丟失在草中的兔子,鄉村的功友見到後都想辦法送還失主。他們做的多好啊!事事處處按照師父說的為他人著想,也驗證了師父說的:「我說我們法輪大法這塊是淨土,我敢這樣說,我們學員要求心性很高嘛。我們要求學員重心性修煉,我說英雄模範人物也好,他還畢竟是常人中的英雄模範人物。我們要求你完全是一個超常人,完全是放棄個人利益,完全是為著別人的。那個大覺者他為啥呀?他完全是為著別人的。所以說,我對學員要求也很高,學員提高的也很快。」[2]

一九九八年本市一次三千多人的洪法場上,更顯示出佛光普照的殊勝場面:場外一牆之隔下著毛毛雨;場內和煦的陽光洒在每個人身上,披著雨衣和打著雨傘的行人都覺的奇怪,有的駐足觀看,有的迫不及待的過來了解法輪佛法……

一位藏族公安局長,以當地禮節送給我們哈達,我不太懂得當地人的習俗,婉言拒絕了。他當時不能接受,生氣走了,我們很擔心。誰知半夜後,他咚咚的敲門,我整衣開門,進來後他一把抱住我,連聲說:「我看《轉法輪》覺的太好了!相信人人都照師父要求的做,天下很快變好。」

回首寄語感佛恩
得法有幸見恩師
慈悲指引上法船
病魔附體從此斷
貧富一樣慈勸善

十字街頭幾度逢
眾生羨慕緣不淺
洪恩浩蕩再生德
口傳心授法輪旋

大法弟子修心性
謙恭禮讓性溫良
拾金不昧仁義士
棄惡從善德高尚

得法之初萬分喜
化作動力廣傳揚
修善重德心清朗
人人受益共分享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5/28/140175.html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