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盡人事感天心 五度落榜生變狀元

【命運天定.撥開迷霧】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6日訊】道教經典的《太上感應篇》(也稱《感應篇》)被譽為「古今第一善書」,在歷史上,這本經典也帶給不少人福份。上至朝廷,下至民間,注釋、刊印傳播者眾多,尤其是在明清時期達到高峰。《太上感應篇》旨在勸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能行善去惡「必獲吉慶」。書中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告訴人,禍福都是人自己召來的,天地有神掌管善惡之報,行善得善報,作惡得惡果,一定如影隨形。

感應篇》最初著錄於《宋史‧藝文志》:「李昌齡《感應篇》一卷」。清初康熙年間,趙熊詔(字裘萼,號學了氏)編撰了《太上感應篇注訓證》。他說舊傳宋理宗登位後,曾用百萬錢刊布這本書;順治十三年,清世祖也親諭刊刻《感應篇》,頒給群臣和貢舉生。

他在《自敘》中講到自己編撰此書的經歷。他在康熙庚午年(西元1690年)秋試時,嘗到第五次應試失敗的痛苦,身心痛苦不堪的無淚,他打算帶著平時所讀的書和撰寫的文章,投河自盡。但考慮到這樣一來將會使父母傷心,因此猶豫不定。

幾天後,他的父親趙申喬看他盡日愁容滿面,就開導他:

人生總有不如意之運,憂憂戚戚有什麼用呢?「得失在天,修為在人,欲感天心,須盡人事」,我們這些德行學問淺薄的人趕不上聖賢修性的功夫,但是「強為善之念,何可一日不存」。

接著他的父親又建議他編撰《太上感應篇注訓證》,以自己的見聞,註解文句的出處,取真實的事證講因果道理,若能「發揮事理,指陳禍福」,也可以作為自己修身的助力。如果書作成了,他會資助刊刻助人。

趙熊詔領受父親的教誨,在編寫此書的過程,感受到書中的每句話有如針灸,針對他的病痛處給予療傷。他發現了自己生平造過失、造口業又滿腦子妄念,已經習以為常而不知,卻抱怨自己的努力得不到回報,讓他在考場苦嘗五次敗果,原來是自己平素沒有好好耕耘。

一年以後,書編寫完成了,其父趙申喬便為他刊刻,又花十個月完成校對終於能夠印刷出版。九年後的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趙熊詔中了順天鄉試,又過了十年,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榮登己丑科一甲狀元,授翰林院修撰、掌修國史,參與修纂《御定淵鑒類函》、《康熙字典》等大部工具書,入值南書房。由此看來,刊刻、傳播善書也會積下善德得福份。

還有另一例,也是因助印《太上感應篇》而招來登第福報的靈驗事例。

黃巖縣書生楊琛,家中貧寒,然而平日樂於行善。他功名未得時,碰到一位善於相面的相士為他看相。相士說:「按照你的骨格相貌,有希望獲取科第。但是,運不好,並且上考場時恰好逢剋星。所以不極力做好事,福份難得。」

楊琛的心被他的話打動了,適逢當時鄉裡中的人正在酬集資金刻印《感應篇》。他心中著急,因為想捐獻財物,又苦於家中生計捉襟見肘。他更加省吃儉用勉力資助刊刻了第十七號那一塊刻印版。到了甲午年春天,他夢見神仙告訴他道:「已經按照你的願望,將你排在第十七號了。」這一年鄉試科舉成績公布時,楊琛果然中了第十七名舉人。丁酉年春天,楊琛又刻印小卷本的《感應篇》送給人,以方便人們在車船上閱讀。就在這年,他又考中了第十七名進士。

考試的名次,為什麼和刻印經書的版數巧合呢?而且科舉考試未舉,怎能預先知道結果顯示給當事人呢?這應是神仙有意彰顯其中的因果報應關聯,以鼓勵世人「勿以善小而不為」!一切善行都能得到積累,能起到改變命運的好作用;反之,惡行也不會銷匿痕跡,對命運則起了壞作用。@*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