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政治局開會不尋常 黨媒吹捧講政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2月27日,中共黨媒新華網頭條發表評論文章《講政治!講政治!習近平深刻闡述這門大學問》。政治確實是一門學問,在各國著名院校中也有相關專業,但中共所說的「學問」,卻與之不同。中共官員是否真有學問並不重要,中共的政治實際很簡單,就是要千方百計維護最頂層的權威、維繫中共的政權、確保中共權貴的利益。

同日,新華網置頂大頭條的文章,也極力恭維習近平「圍繞人類將何去何從」提出了方案。習近平不但被捧為中共的最高權威,也被捧為世界的權威。新華網還報導,中共人大通過「加強國有資産管理情況監督的決定」。新華網又用另外兩篇報導,談螞蟻集團的「壟斷」。這些內容,為中共講政治「這門大學問」提供了最好的註腳。

黨媒解讀中共政治局生活會不尋常

中共政治局12月24日至25日召開了所謂民主生活會,人人過關向習近平表態、表忠心。新華社授命,繼續解讀這次會議,生怕中共內部還有人看不明白。評論稱,習近平講話的重要主題就是「講政治」,闡述了「什麼是講政治、為什麼要講政治、怎麼講政治」。

文章再次稱,今年是中共「歷史上、中華民族歷史上,也是人類歷史上極不尋常的一年」,「在泰山壓頂的危難時刻」,以習近平為「核心」,在「極不尋常的年份創造了極不尋常的輝煌」。同時還稱,這次「民主生活會,更具有不同尋常的重要意義」。

如此之多的「極不尋常」和「不同尋常」,顯示了中共內部的確不尋常,或者說,中共高層對自身權威的擔憂不尋常。

文章稱,「講政治,概括起來説就是從政治上觀察和處理問題」,並解讀「講政治背後的大邏輯」,就是面對「外部環境風高浪急,來自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國際、自然等領域的挑戰紛至沓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沉著應對……領導力是最關鍵的……判斷力、決策力、行動力具有決定性作用」。

文章還舉例說,「拿疫情防控工作來説」,「我們什麼都可以豁得出來」,才有了「史無前例嚴格管控的重要決策」,「政治勇氣和歷史擔當」是「關鍵因素」。

2020年中共不斷走下坡路,與中共病毒疫情的關聯最大,或者說,與中共隱瞞疫情直接相關。中共黨媒無法繞過這一話題,卻把隱瞞疫情的罪責,稱為「政治勇氣和歷史擔當」,還稱「什麼都可以豁得出來」,這樣的辯白可算史無前例,但如此推責恐怕無法向內外交代,更難保權威。文章還提到了虛假的「脫貧」,顯得蒼白無力;所謂的「戰略定力」,就更無從談起。

實際上,中共高層恰恰沒有了「定力」,才授意黨媒不斷喊話「政治安全為大」、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維護「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文章稱,「這些要求,是講政治的高線」,中央政治局成員要「帶頭做到」,「時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勵,做到慎獨慎初慎微慎友」。

可見,25名中共政治局委員內部都難以統一,更別提各級官員了。2020年中共面臨危局,全部推給「外部環境風高浪急」,中共高層自稱「創造了極不尋常的輝煌」,卻也自知難以令中共內部信服。面對困局毫無解決之道,中共再怎麼「講政治」也無濟於事。

新華社把習近平捧為世界領袖

新華社深知光談「講政治」遠遠不夠,於是在置頂大頭條中總結《在世界大變局中引領前行的方向——2020年中國元首外交綜述》。文章稱,「習近平以大國領袖的全球視野和使命擔當密集開展元首外交」,習近平「登高望遠,圍繞人類將何去何從」,「引領正確前進方向」。

中共黨媒的邏輯,是把習近平拔高到世界領袖,自然更是中共的領袖。但中共承認「外部環境風高浪急」、「泰山壓頂」,面對國際困局實際無解。美國政府切斷了與中共的聯繫,撤走了駐華大使;中共試圖從歐洲突破卻鎩羽而歸;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揚言戳瞎「五眼聯盟」;中印交惡;中日不睦;東南亞各國正在紛紛倒向美國;中共在台海自亂陣腳……中共外交空間急劇萎縮,哪還有元首外交?中共高層雖然不斷視頻講話,但又能指導誰呢?

文章還稱,「世界是不是又要回到靠拳頭説話」時代?

「靠拳頭説話」一直是中共最信奉的戰狼外交信條,結果中共的「拳頭」打出去,最終都打到了自己身上,如今被打趴了,無力揮拳了。

文章重複「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世界確實在構建新型的國際關係,但中共已無力參與,或者說,新的國際關係正在把中共政權排除在外。

這樣的事實,中共高層不肯公開承認,主要因為不敢承認一系列的對外失策,這樣的權威還能維持多久?

人大獲得國有資產監管的權力

同日,新華網發布了中共人大《關於加強國有資産管理情況監督的決定》。

決定稱,「完善各類國有資産報表體係」,「從價值和實物等方面,反映國有資産存量情況和變動情況」,「全面、客觀、精準反映管理情況和管理成效」。

中國經濟狀況窘迫,國企經營不善、屢屢違約,中共自然要進一步把國有資產抓在手裡,以維繫中共政權。這樣的工作職責,落給了國務院,要求「建立健全整改與問責機制」,「整改與問責情況」要向「人大常委會報告」,「人大常委會可以聽取報告並進行審議」。

這意味著,李克強又多了一道緊箍咒,這或許是「講政治」的另一舉措。中共人大的權力正接近紀委,人大將建立「國有資産監督與國家監察監督相銜接的有效機制」,「推動整改問責」。

此外,還有預算機制也執行類似的監管,橡皮圖章的人大,儼然有了實權。政治局常委內部分工,似乎正在發生悄然的變化。

螞蟻集團再被約談

12月27日,新華社還在醒目位置,兩度報導螞蟻集團,一條為《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就金融管理部門約談螞蟻集團有關情況答記者問》,另一條為《經濟日報再評螞蟻集團被二次約談:紥牢金融科技發展的制度「籬笆」》。

12月26日,中共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再次聯合約談了螞蟻集團。報導稱,「螞蟻集團必須自覺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必須將企業發展融入到國家發展大局中,必須切實承擔企業社會責任」。

這類說法,也是之前對民營企業的要求,不但中共內部要「講政治」,國有企業要「講政治」,民營企業也要「講政治」。

報導列出了螞蟻集團的主要問題,「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法律意識淡漠,藐視監管合規要求,存在違規監管套利行為;利用市場優勢地位排斥同業經營者;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引發消費者投訴等」,金融管理部門還提出了「整改要求」。

這些內容證實了近期的傳聞,螞蟻集團恐怕最後免不了充公的命運。報導還描述監管原則,「堅決打破壟斷,糾正、查處不正當競爭行為」,「金融活動必須依法依規納入監管」。

文章沒有透露,中共國有企業,包括金融業皆為壟斷,如何打破?螞蟻集團涉及違法,其龐大運作背後涉及中共各級官員和權貴階層,否則怎會繞過法律約束,如何處理這些人的違法問題?更多中共權貴操控的類似企業,又如何處理違法問題?

文章稱,「此次約談是落實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的具體舉措」。這樣的描述實際再次證明:權大於法。

新華社還稱,加強監管不是「冬天」。中共高層明知,所謂的約談定性方式不合法、不合規,但因為影響太大,也不能單純「講政治」,試圖套上法律的外衣。但這確實是中共「講政治」的一個實例,表面上是民營企業經營問題,背後實質是中共內鬥的一部分,涉及到中共權貴的重新分贓。

同日,新華社一面報導北京新增中共病毒案例,一面還在鼓勵節日旅遊、促進消費。中共的「講政治」中,老百姓的生命、生活都無關緊要,哪個人掌權、哪些人掌權才是「講政治」的真正意涵。

「外部環境風高浪急」、「泰山壓頂」之下,中共岌岌可危,中共高層不得不急切地「講政治」,但中共的「講政治」還能持續多久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