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北上廣深停電 背後算盤或驚人(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8日訊】這幾天,大陸媒體上紛紛報導了中國多地出現了停電情況,而且停電的城市竟然還包括了作為首都的北京、還有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以及中國GDP的第一大省廣東。

根據中國《今日頭條》發出的停電通知顯示,在22日的上午7時到晚上6時期間,北京一些地區停電,影響的範圍有北京市西城區、東城區、豐台區以及昌平區的部分街道。而在前一天,21日,北京市在同樣的時間段內已經進行過一輪停電了,只是停電的區域不同,看上去是「輪流停電」的情況。但是,可能北京的這個停電不想讓外界關注,所以這則停電消息隨後被刪除了。

此外,《今日頭條》也發出了上海「浦東供電公司」的「停電計劃」,停電時間也是在21日和22日,從早晨6時半到晚上6時,影響範圍相當廣大,而且和北京相同的是,採訪的方式似乎也是不同區域的「輪流停電」。

除了北京、上海這兩大直轄市外,在12月21日的凌晨,廣東省廣州、東莞、深圳、惠州等城市也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斷電斷水。

從當地民眾發布到微博上的停電影片,可以看到廣東多個街道漆黑一片。因為停電之前沒有任何通知,所以有民眾抱怨洗澡正洗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沒水沒電了;也有一名廣東女子在微博發文說,自己停電期間上不了網,似乎連網絡都被切斷了,並表示非常焦慮,有一種「是不是要打仗的感覺」,考慮要不要購買一些應急物品。這篇貼文還一度成為了微博的熱門話題,但是很快的,這個貼文也被刪除了。

這段時間,湖南、浙江等地區已經率先拉閘限電了,但現在停電的可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中國的一線大城市,像這種大城市,能源供應往往是優先保障的,所以,這些地區突然發生了大規模的,顯然也是有序安排的停電,這就有點讓人不理解了。

在2019年時,黨媒人民網還曾經發過一篇文章,特別強調了電力供應的重要性,文章標題是《中國為什麼沒有發生過大面積停電事故?》內容開篇就提到:「電力是國家基礎工業,事關國計民生、經濟發展。突發的大面積停電事故,將給人民生活和工業生產帶來災難性影響,也會造成供水、交通、通信、金融、商業服務等相關行業和領域的運行癱瘓,給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帶來嚴重威脅。」

黨媒的這篇文章,是中共對電力供應重要性的一個定調,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在一線城市停電呢?更有意思的是,就在12月21日,在廣東出現了大面積無預警停電時,中共國務院同時還發表了一個《新時代的中國能源發展》白皮書。

在這個白皮書中,中共高調表示「能源供應保障能力不斷增強」,但結合到現在中國多地發生的停電情況,這個白皮書發行的時間似乎很有諷刺意味兒。

白皮書中還有這樣的表述,「初步核算,2019年中國一次能源生產總量達到39.7億噸標準煤,為世界能源生產第一大國。」

「煤炭生產運輸協同保障體系逐步完善,電力安全穩定運行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能源綜合應急保障能力顯著增強。」

中共官方選在全國多地停電的時候,炫耀能源供應成果,這巨大的反差讓很多網民表示:「國務院的白皮書是在開玩笑嗎?」

王軍濤:中國經濟政策發生嚴重問題

對於中國大陸突然出現大面積停電的原因,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能源供應有問題」。王軍濤認為,目前,由於中國國內經濟下滑,還有跟一些國家關係搞得緊張,比如說,澳洲煤進不來,這都會造成一些影響,不管怎麼樣,這都說明中國經濟政策發生了嚴重問題。

在中國民眾的記憶中,可能上一次的大規模「拉閘限電」,還要追溯到將近20年前,2002年中國全國範圍內先後有12個省區執行過「限電」,那時候的中國工廠還不得不「開三停四」,在用電高峰期時還要「商場停電梯,路燈開一半」。

當時全中國的發電裝機不到3.6億千瓦,但是現在,截至2020年9月末,中國的發電裝機是20.9億千瓦,已是當年的6倍左右,可是「停電」的歷史卻又上演了。在這20.9億千瓦發電裝機中,六成是火電,包括煤電和天然氣發電,而煤電又占了大多數。

同時,快速的電力投資還讓中國的電力行業面臨著產能過剩的問題,這從中共出台的文件中就可略見一斑,在2020年6月,中共國家發改委聯合國資委等部門,發布了一份化解過剩產能的通知,其中專門點到了煤炭和煤電兩個行業,並且特別為這兩個行業分別列出了具體的化解過剩產能的工作要點。

這裡,我們用行業內的一個指標叫做「利用小時數」來稍作一些說明。利用小時數是指發電設備利用的情況,就是在一年8,760個小時中,發電設備運行的小時數越高,表明利用率越高。這也在側面衡量電力供需情況。電力供應緊張的時候,利用小時數就會上升,當供大於求的時候,利用小時數自然會下降。

根據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的數據,2019年中國煤電平均利用小時數是4,416小時,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煤電利用小時數為3,119小時,同比降低140小時。一年4,000多的利用小時數就表明中國的火電廠如果在滿負荷運轉的情況下,大約在1年中只有一半左右的時間在發電。

既然煤電產能是過剩的,為什麼在關鍵時候不能「保障民生呢」?這就印證了王軍濤博士的話,「中國經濟政策發生了嚴重問題」。

12月22日,中國能源網在一篇文章中說,在上游供應不足,而需求旺盛的帶動下,港口煤炭庫存快速下滑,但同時,全國大面積降溫和主要耗煤行業的積極開工使得煤炭需求旺盛,下游煤炭買家紛紛派船趕往北方港口搶煤。

在資源趨緊,優質煤依然緊俏的情況下,中共還全面禁止了澳洲煤炭的進口,對電廠而言可謂雪上加霜,中共這種為了打中澳貿易戰,要戰略不要策略的做法,也佐證了「中國經濟政策發生了嚴重問題」。

停電是因設備故障或正常檢修?

當然,中共官方肯定是不承認自己的經濟政策有問題的,我們來看看官方是怎麼回應停電事件的。

廣東供電局對外宣稱,停電是設備故障,而且還強調「電網運行穩定,沒有錯峰限電」。錯峰限電就是分時段限電的意思。

在12月21日和22日,上海市電力公司和深圳供電局也都分別表示,當地停電是正常檢修,沒有錯峰限電,也不缺電。

從這些官方回覆中可以看到,這些地方一邊在大面積停電,一邊否認「限電」。

對官方的回覆,有上海民眾直接對外媒表示,不太相信官方的解釋,因為自從中國加入WTO之後,上海沒有大面積停過電,現在這種停電,要麼是中共當局在搞測試活動、監控活動,要麼就是為應對某種特殊情況在做防備工作,或許是正在安裝一個新系統,在應急情況下採取的措施,而且也不排除可能是在為戰時出現的狀況做預演和防備。

對於廣東停電,也有中國網民表示:「我嚴重懷疑廣州大停電不是線路故障,肯定是那個什麼省電搞的鬼,哪有幾個地方輪流故障的。」

為重大突發事件進行演習?

王軍濤博士認為,中國東南方面出現停電,不排除中共正在準備打仗,建設軍用設施,而這些軍事項目耗電量巨大。但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中共因為要準備可能出現重大突發事件,進行一個新的管理測試,相當於是演習式的。

這種分析也確實存在著可能性,因為就在一個月之前,大陸多家媒體曾經報導,11月19日廣州市在南沙舉行大面積的停電應急演習。報導中提到說,這是歷年來廣州規模最大的一次停電應急演練,模擬部分輸變電設備受到損害,搶修復電新技術新裝備,並具體提到,借助機械人對輸電線路、電纜隧道、變電站、配電房進行無人化、無死角巡檢等等,並提到要最大化地發揮新技術在大面積停電事件應急處置中的綜合效用。

從這一個月前的報導中,不由得讓人聯想,中共一線城市出現的停電,是不是都是為了備戰而演習呢?

再來看看現在中共面臨的國際形勢。12月20日,台灣國防部發出新聞稿,中共「山東號」航空母艦及所屬的4艘護衛艦,12月17日從遼寧大連港啟航南駛,20號時航經台灣海峽後,繼續向南航行。期間,台灣派遣艦艇6艘、飛機8架次進行監控。

在美中關係極度惡化之時,而且大約一週前,中共又剛剛拒絕出席和美軍的溝通會議,現在又忽然出動航母,顯露出公然挑釁的姿態,因此,當前情勢下,南海軍事衝突的風險極度升高。

同時,中日關係也在緊張。12月14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中共國務院國防部長魏鳳和以視像方式進行了會談,岸信夫對中共公務船多次駛入釣魚台周邊海域引發中日再起衝突表示關切。日方態度強硬,警告中方勿使事態升級,否則就開打。

在目前中日、台海、南海局勢都劍拔弩張的時候,前幾天,國網湖南電力已經率先表示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所以,這個「戰時狀態」,難倒是在暗示一場戰爭即將來臨嗎?

也或許,這個「戰時狀態」還有一種解讀,那就是大瘟疫的再度爆發。從有限的信息可發現,進入冬季疫情再次來襲時,電力的供應也顯得異常重要。就在12月23日,陸媒的一篇文章《國網湖北電力:光明戰「疫」》或許透露了些許端倪,文章稱「國網湖北電力」第一時間啟動應急響應,一場與疫情競速的電網保衛戰全面打響。

文章中提到,「在湖北疫情最吃緊的關頭,國家電網公司『一盤棋』指揮調度,跨省調配精兵強將,全網保華中,華中保湖北,湖北保武漢。」

文章還說:「全力保障經濟用電。在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雙線作戰中」,要「突破國網公司政策措施,非常之時舉非常之力」。我們知道,武漢是今年年初最先爆發疫情的地方,因此,由湖北率先喊話也在情理之中。由此也可以推測,中共北上廣深四大城市上演大停電,也許是為在疫情爆發時的一種事前演習。

中共一向是暗箱操作,把普通百姓蒙在鼓裡,所以這場大規模停電的真實原因,也只有中共自己最清楚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