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中國大半冰凍 彭斯被告原因解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30日訊】大家好,歡迎來到「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12月28日,星期一。

距離1月6號國會聯席會議的日子越來越近,很多關注美國大選的朋友都在緊跟消息,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大事。

這不,昨天(12月28日),很多人驚訝地發現,美國總統川普的好搭檔、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居然被告上了法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眾議員德州提告彭斯 要求法官授權其推翻大選結果

德州聯邦共和黨眾議員、律師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在德州東區法院對彭斯提起訴訟。戈默特希望,聯邦法官能推翻1887年《選舉計票法》,授權彭斯推翻2020年的總統大選結果,使結果有利於總統川普。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也是加入了訴訟。

訴訟中說,彭斯如果在1月6號的國會聯席會議上,確認目前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宣布拜登獲勝,那麼這些行為都屬於欺詐。

法院應該裁決:彭斯以參議院議長和國會聯席會議主持人的身分,是否只需要遵守憲法《第十二修正案》的要求,並根據要求,行使決定某州選舉人票數的「專屬權力」和「唯一自由裁量權」;彭斯是否必須忽略,且不必遵從《選舉計票法》的任何條款,因為這個條款會限制《憲法》賦予彭斯的專屬權力和唯一自由裁量權來確定計數。

1月6號國會聯席會議會發生什麼?

從這個訴狀的內容,我們可以知道,眾議員戈默特的提告事關1月6號舉行的國會聯席會議,而副總統彭斯將以參議院議長的身分主持會議。當天,國會將對50個州及特區的選舉人團票進行計數,確認下一屆美國總統人選。

訴訟中還提到了憲法《第十二修正案》和《選舉計票法》這兩條關鍵法律,我們等下會詳細聊聊它們到底規定了什麼,之間又有什麼衝突。

現在,我們先來看看,在這個聯席會議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正常來說,當天下午1點,參眾兩院的議員將在眾議院會議廳集合,彭斯來主持會議,並打開各州提交的密封認證書。參照近期舉行的其它選舉,這個過程一般不會超過半個小時。

但是,1月6號的聯席會議會會按照這個簡單劇本走嗎?現在看來,是完全不可能了。

首先,大家對2020大選的各種舞弊消息肯定都有所耳聞了。比如,選舉觀察員被阻擋監票、死人投票、無資格選民投票、半夜幽靈票、裝在桌子底下行李箱裡的神祕選票,以及投票機器貓膩等等等等。

針對這些沒得到調查解決的舞弊問題,12月14號,威斯康星、密歇根、喬治亞、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內華達7個州州都產生了「雙投票」。除了州政府推選的民主黨人投出選舉人票,質疑選舉欺詐的共和黨人也都投出了自己的「替代」選舉人票。

另外,已經有阿拉巴馬州的眾議員莫·布魯克斯(Mo Brooks)等多名共和黨眾議員表示將在1月6號挑戰搖擺州選舉人團投票,阿拉巴馬州當選參議員湯米‧塔伯維爾(Tommy Tuberville)和肯塔基州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也都表明可能加入,但他們還沒有發布公開聲明。

所以,1月6號的聯席會議就成了一個聚焦點,而主持會議的彭斯,更是成了非常關鍵的人物。彭斯有什麼權利?他能憑一人之力,為川普奪回選舉嗎?

憲法《第十二修正案》怎麼規定彭斯權力?

說到這裡,我們先要好好聊一聊訴狀裡面提到了兩條關鍵法律了,就是憲法《第十二修正案》和1887年通過的《選舉計票法》,因為彭斯當天得按照法律行事,想做什麼、怎麼選擇要有法律依據的。

看訴狀裡面的說法,《選舉計票法》是限制了《第十二修正案》賦予彭斯的「專屬權力」和「唯一自由裁量權」,彭斯應該捍衛的是憲法,不能遵從《選舉計票法》。

憲法《第十二修正案》具體的規定是什麼呢?

《修正案》寫道,「(聯席會議上),美國參議院議長將在參、眾兩院議員出席的情況下,打開(選舉人團提交的)所有的認證書,『然後所有的選票被計讀』。」

請注意,這後半句「然後所有的選票被計讀」用的是被動語態,而不是接著前半句,直接說由參議院議長來計讀選票。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是由誰來計讀選票呢?這也引發了對憲法的不同解讀。

美國的法學教授、選舉法學者弗萊(Edward B. Foley)的解讀是:參議院議長是打開認證書並計讀、認證這些選舉人團選票的唯一聯邦政府官員,而參眾兩院的議員只起到目擊證人的作用,他們的存在是為了確保這個過程的透明度,並不參與選舉人團選票的計讀過程。

12月26日,美國保守派評論員諾埃爾(Ted Noel )在《美國思想家雜誌》上撰文,認為彭斯在聯席會議上的權力是「全權的、不可上訴的」。所有的反對意見都將直接向他提出,他可以裁定任何反對意見「不符合程序」或「被否決」。

諾埃爾說,根據《憲法》,合法的選舉只允許計讀合法有效的選票,也就是說,只能夠計讀正確登記的合格選民,按照合適的方式填寫並適時提交的選票。任何不遵從這些法律的選舉都是不合法的。

他用喬治亞州舉例說,當地的選舉法規包括:需要認證缺席選票上的選民簽名;所有的缺席選票要在得到合法選民的申請後再發送出去;在選票計讀的過程中,必須有監票員在現場進行有意義的監票。

但是,喬治亞州的州務卿卿拉芬斯珀格卻取消了州議會制定的、用來保護大選安全的條款,改讓州各地都遵從他的指令,因此違背了州法律。有監控錄像顯示,幾千張所謂的「選票」都在沒有合法的監票員的情況下被非法計讀。

他表示,彭斯可以根這樣,依次分析搖擺州大選結果不合法的原因,然後拒絕認證這些州的選舉人團推選的總統候選人。

只要除去搖擺州有爭議的84張選舉人團票,川普將贏得232張選舉人團票;拜登贏得222張選舉人團票。根據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選票多者獲勝的原則,川普將再次入主白宮。

《選舉計票法》和《第十二修正案》衝突?

但是,好事多磨,一切並沒有這麼順利。剛才眾議員戈默特的訴訟裡不還提到一個《選舉計票法》嗎?

《選舉計票法》是在1887年通過的美國聯邦法。在那之前的1876年總統選舉中,多個州提交了不同的「選舉人」名單,分裂的國會在幾週時間裡都無法解決這個僵局。在1880年內和1884年總統選舉中,又出現了選舉爭議要鬧到國會的局面。

於是,經過多年的討論,國會在1887年通過了《選舉計票法》,目的在於儘量減少國會對選舉爭議的參與,把解決爭議的主要責任交給各個州。比如,這條法律規定了各州在解決爭議、驗證結果和將結果送交國會時因該遵循的程序和期限。

如果一個州遵循了這些「安全港」標準,而且州長恰當地提交了一組選舉人票,那麼提交的選舉人票結果就應該為「最終」決定。也就是說,選舉人票遞到國會的時候,幾乎就是「定局」了,而彭斯就真的成了會議的「純主持人」,差不多只能開開票而已。

其實,這條《選舉計票法》是受到很多憲法學者批評的,比如說它定義不清、自我矛盾,容易招致不同解釋。

美國《大西洋》雜誌在今年9月9日刊文說,「一些專家擔心,這條有133年歷史的美國法典遺物可能會危及整個共和國,」「從來沒有人澄清其中模稜兩可的部分,也沒有人去修改或更新它」。

文章還引述加利福尼亞大學歐文分校(UC Irvine)一組法律學者在今年4月份寫的報告,其中提到,這條法律是個「模稜兩可的泥沼,它與(目前)這個情況所要求的是完全相反的」。

除了這些問題,今年選舉中出現了大量異常情況,在《選舉計票法》給出的那些期限裡,所有調查都能充分展開,並得到結果嗎?這次大選的事實證明,根本做不到。

憲法至上 彭斯在聯席會議擁有絕對權威

說完這兩條涉及到的法律,我們再回來講一個基本原則,也就是「憲法至上」。彭斯擁有憲法賦予的權力,他就可以拒絕爭議州民主黨選舉人團的選票。

剛才提到的保守派評論員諾埃爾就在文章中說,作為美參議員議長,彭斯副總統在1月6號聯席會議上的責任就是,「履行他的誓言,保護和捍衛美國憲法,確保法律得到忠誠的執行。」

那麼,彭斯到底是什麼立場呢?他在很多公開場合都對川普表示出堅定的支持。比如,在11月10號,他發推文說「將繼續戰鬥,直到為總統投出的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被計算在內」。

11月14號,他在弗吉尼亞州的一個演講上表示,他和川普將繼續為選舉的誠信和真實性而戰鬥,透露自己和川普計劃在白宮再幹四年。

12月17日,他在喬治亞州的集會上說,將和總統繼續戰鬥,直到剔除每張非法選票。

當然也有很多人對彭斯截止12月23號都沒有拒絕有爭議的選舉人團票認證書很失望,懷疑他到底是不是還挺川普。彭斯已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他肯定有非常多的顧慮:黨派利益、深層政府的施壓、保全自身等等等等。

川普總統這邊呢,已經在12月27日號再次號召支持者1月6號去華盛頓參加規模盛大的集會活動。到時候國會外洶湧的民意,可能會給彭斯鼓鼓勁,對他的選擇產生影響。

讓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看這個對彭斯提起的訴訟。這會不會是川普陣營的一個奇招呢?有人說啊,川普現在應該想盡辦法製造新聞,不管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這樣,最起碼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也有「不得不報」的時候,更多的民眾才有機會知道:「哦,這件事情還在繼續。」「還有這樣的事啊。」

事態到底會怎麼發展,讓我們靜觀其變。

霸王寒流來襲 大半中國將「冰凍」

這邊美國選舉紛爭的是火爆繼續,而在中國,霸王級寒流已經來襲,民眾將要體感斷崖式的大降溫。

中共中央氣象台28號早上6點對全國發布寒潮「橙色預警」,根據天氣預報,到12月30號,北京的最高氣溫將跌到零下5攝氏度以下;當天早上,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氣溫也將大幅度下跌到0度以下,到31號早上,廣東北部和廣西北部一帶的民眾都要感受一把0度低溫。到時候,中國恐怕有超過八成的國土將被「冰凍」。

而根據28號早上10點的發布的另一個寒潮橙色預警,在西北地區東部和東北地區東南部等地,局地降溫幅度達16度以上。其中內蒙古包頭市最低氣溫24小時下降9℃~14℃,12月29日清晨,最低氣溫達到零下35.8℃。通遼市29日凌晨最低溫度達到了零下34.7℃。呼倫貝爾市根河市最低氣溫在零下40℃~44℃之間。

大陸「頭條新聞」報導, 12月29號,江蘇省鹽城市寒流來襲,一陣大風把一個雞舍的篷膜吹了起來。一位大媽跪地乞求,但無奈養殖的1萬6000隻雞苗還是被凍死了一大半。養殖戶馬先生說,跪地的大媽是他的母親,他們首次創業就遇到這種事,對母親打擊比較大。

29號入夜後,上海的崇明、嘉定都飄起大雪花,嘉定區氣象台在8點過後發布了暴雪藍色預警信號。

還有廣東佛山的微博網友在29號深夜發文說,「今晚的風比颱風還猛,今晚應該難以入眠,窗戶都在抖。」

有福建福州的網友說,「剛剛操場那一陣風快把我吹走了,真的嚇死了。」

到北京時間30號凌晨2點半,話題「寒潮」已經衝上微博熱搜榜第7名。

中國大陸疫情繼續擴散

前幾天,我就聽浙江的一些小企業主在擔憂,說降溫了,疫情可能要回來了,這生意還怎麼做啊。

他們的擔憂也是不無道理。我們看到,中國的疫情正在迅速蔓延開,疫區越來越多。

中共國家衛健委今天早上通報,在之前24小時,遼寧省再增8例本土確診,北京疫情也急速升溫,一夜間猛增7例本土病例。除此之外,還有12例境外輸入病例,其中上海占了4例,四川3例,天津、內蒙、福建、河南以及廣東各一例。

今天下午,黑龍江黑河市政府召開發布會,通報從當天12時起,黑河市愛輝區喇嘛台社區學府佳苑小區為疫情中風險區。

這個小區在12月28日發現一例重型確診病例和一例無症狀感染病例,感染者分別為73歲的張某某(女),以及與她共同居住的孫輩、18歲的趙某某。

截至目前,中國大陸共有24個疫情中風險區,其中北京5個,遼寧省瀋陽市5個、大連市12個,四川成都市1個,黑龍江黑河1個。

對於升溫的疫情,中共當局的管控措施也越來越嚴。北京市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疫情防控要進入應急狀態;各區和學校不能組織包括大型會議、節日聯歡、師生聚餐等活動,中小學進行封閉式管理,寒假期間各學校不安排線上教學活動、不得組織任何形式的集體補課。

瀋陽市全市幼兒園從29日起暫時停園,幼兒園和校外培訓機構要封閉管理;29日起,全市一級以下醫療機構,除了村衛生室除外,全面停診。

住在北京大興區的李霞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現在通州和順義很嚴重,那邊都封了,封城了。你現在要是上河北燕郊都要(中途)檢查,乘坐公交車要下車全面檢查。掃二維碼查你健康碼。現在從大連到北京的火車都停了。」

李霞還說,「最近這三天,出門證每個人都檢查。大家都怕疫情嚴重,買不到菜。最近這三、四天,菜價也漲了,而且大家買的很多,怕疫情嚴重,不准出門,也不讓買菜。」

疫情嚴重,扶搖還是要提醒大家注意做好防護工作,同時心懷正念、善念,讓「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點贊訂閱,感謝收看,我們明天,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