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俄首腦通話不尋常 北京高層分裂加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中共官媒報導,12月28日晚,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了電話。在電話中,兩人「互致新年問候,並祝中俄兩國人民新年愉快」。如果與2016年至2019年這四年的中俄首腦新年問候的新聞對比,今年的問候頗不尋常。不尋常在於以下幾點:

一、問候方式不同。前四年習近平普京都是互致新年賀電,然而,今年卻是通電話,而且從報導看,習近平並非是應約而打,這意味著電話是北京一方主動邀約俄方。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或者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在此時通電話?目的何在?

二、問候時間不同。前四年雙方都是在新年前夕,即12月31日互致新年賀電,但今年卻一反常態,居然提前了三天問候。如此的迫不及待,又是為了什麼?

三、中俄首腦問候了,但雙方總理問候的新聞卻不見。前四年,緊隨中俄首腦互致新年賀電報導的是中俄總理的互致新年賀電,但是,今年習近平和普京通電話後,中共總理李克強同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的賀電卻不見諸於媒體,這是否意味著兩國總理的賀電還是照常時間發送,不正常的惟有兩國首腦的問候?

四、問候內容有所不同。

2019年12月底,習近平在賀電中信心滿滿的回顧了中俄友好,稱「中俄關係邁入新時代」,雙方「簽署並發表兩國關於加強當代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彰顯中俄共同維護全球戰略穩定的堅定決心」,同時展望2020年,表示願通普京「保持密切交往」,「為中俄各自發展振興助力增勢」。與之相對的是,普京的調門要低的多,即承認雙方在各領域互利合作,希望「俄中全方位合作及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建設性協作將不斷邁上新台階」。

而此前三年的賀電,儘管表述不同,但大致內容、主旨與2019年的類似,即對過去的合作滿意,對未來期待。

不過,在世界動盪的今年,習近平與普京的通話內容就明顯有些不同了。首先,習表達了對中共所處國際環境的擔憂,稱2020是「極不平凡的一年」,「疫情大流行對人類生命安全形成空前挑戰,對世界經濟造成嚴重衝擊」,潛台詞是中共也受到了巨大衝擊,因此可以說正處於「危難時刻」。

其次,習表達了在此危難時刻與俄羅斯關係的重要性,回顧了一年中雙方的合作和支持。隨後,習強調未來要在《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基礎上,「在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上推進雙方合作」,中共要做的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為中俄合作提供更廣闊發展機遇」,「雙方要加強發展戰略對接,壯大合作新業態、新動能」。

習近平還希望中俄關係「不受國際風雲變幻影響,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干擾」,兩國通過加強戰略合作,「能夠有效抵禦打壓分化兩國的任何圖謀」,並「為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更大貢獻」。習背後的潛台詞是擔心俄羅斯靠攏美國,習所承受的來自美國的壓力可見一斑。

對於習近平的示好和建議,普京則回以太極手法,舉重若輕,既承認今年俄中關係穩步發展,又同意在新的一年「繼續發揮戰略引領作用,確保俄中關係在新的一年裡得到新的發展」,並表示「願同中方繼續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相互堅定支持,密切在國際事務中的戰略協調與合作,為維護全球戰略穩定作出貢獻」。

不過,普京的回應應該與習的期望有差距,畢竟普京對於習提的「危難時刻」、「新型國際關係」、「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暗示的遠離美國之意,不置一詞。事實上,脫胎於蘇聯的俄羅斯對於中共的邪惡是最為了解了,也最清楚該如何與虎謀皮,而從近兩年來美俄間,尤其是川普和普京的互動看,普京更願意相信誰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如果可以從中共身上謀取最大利益,普京並不介意與其維持表面的「好夥伴」關係,而在涉及根本利益方面,俄羅斯是絕不會為中共陪葬的。

中俄首腦通話傳遞出如此的不尋常,背後的原因和目的何在?或許,習近平提前與普京致新年問候的原因,與海外曝出的習近平進行腦動脈血管瘤介入治療有關。通話可以證明習安好,證明海外曝出的是「謠言」。

是不是「謠言」,筆者不得而知,但能夠曝出顯然並不簡單。據報,這與習近期精神壓力過大有關,而這巨大的壓力正是來自美國,川普的一系列有針對性的制裁已經讓中共陷入恐慌中,這也就難怪習近平在剛剛召開的中共中央民主生活會上提到「在這泰山壓頂的危難時刻」。

說不簡單,是因為中共高層的健康問題是其最高機密。如今這機密曝光,除了透露出習危機四伏外,更透露出中共高層分裂加劇。因為知曉習的健康問題之人,一定是習周邊之人和中共黨內高層。這其中有人故意將消息透出,除了警告之意外,更可能是中共反習力量在為未來的行動做試探。

習近平兩屆任期內,雖然通過反腐拿下了不少江派大員,並不斷要求和敲打高官們增強四個意識,做到兩個維護,但迄今為止,習依舊沒有獲得中共黨內江派、左派、改革派、中間派的真心支持,暗流仍不斷涌動。尤其是美國的連續制裁,包括限制中共高官、黨員和家屬簽證,觸動了在海外藏有資產、家人移民海外的中共大員們的切身利益,他們內心自然是相當不滿的,都想在紅船沉沒前自保,自保方式之一就是將中共高層的祕密傳遞到海外。試想,如果一駕六匹馬的馬車的馬都朝著不同的方向使勁,結果只能是馬車四分五裂,而這正是中共高層分裂的真實寫照。

對於黨內的分裂,習並非無感。不久前的民主生活會,習近平要求政治局成員「批評和自我批評」,維護「習核心」,學懂習思想,就是其意圖控制黨內紛爭,維持其自身權力的又一體現。只是泰山壓頂下,面臨著黨內的分裂和民間的「三退」大潮,中共除了毀滅,還有辦法移走泰山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