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月瞰今昔】變種病毒傳播力強 為何很多人對疫苗心存顧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31日訊】大家好,歡迎觀看慧月瞰今昔。

眼看著這不平凡的2020年就要過去了,充滿著未知和不確定性的2021年已經到來。慧月首先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祝願大家都能平安、順利。

到了歲末了,還是大事不斷。牽動全球的美國大選並未結束,很多人還在觀望川普連任的可能性,而地球的另一邊,中共病毒變種迅速從歐洲傳播開,給人們蒙上一層陰影,增添了些許不安。

新病毒再引全面封鎖

英國政府12月19日宣布,英國境內出現了更具感染性且更易失控的變種中共病毒,新毒株的傳播速度比之前的病毒快70%,截至12月20日當週,英國各地報告的病例比前一週增加51%,隨後宣布了更嚴格的封鎖措施。英國現在半數以上的新患者檢測出來都是感染了這種病毒。

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Matt Hancock)隨後也表示,新變種已經「失控」,所有人都必須像自己感染了病毒一樣小心。

目前變異病毒已傳播到澳大利亞、丹麥、荷蘭和意大利等多個國家。歐洲多國、加拿大、印度等紛紛對英國發布禁飛令。南非也發現了新的變種病毒株,由於感染確診病例激增,大規模限制措施或將持續至明年,人們對新病毒談之色變,約40個國家對英國實施旅行禁令。

英國首相原本還說,在聖誕節期間施加封城令是「不人道的」,所以計畫給全英國人23日到27日的五天團聚日,允許三個家庭在室內聚會。但僅72小時之後他就改變了主意,政策出現180度轉彎,又重新祭出嚴格的封城令。

現在,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已經超過了8000萬,最近這一個月就增添了2000萬,可以說是激增。

關於新的變種病毒

中共病毒2019年底爆發,如今愈發嚴重。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瓦蘭斯說,這種病毒株在9月便已經在英國南部被發現,之後便在英國傳播。英國11月份的統計顯示,28%的倫敦確診案例來自該變種病毒,到12月中旬,這一數字已接近三分之二(62%)。

那為什麼不早點採取行動呢?因為這種新病毒株的快速傳播性,是在上週晚些時候才被科學家們發現的。當時英國的衛生官員還在爭論,到底是大眾普遍疏忽防疫,還是新病毒傳染力高才導致疫情快速傳播。後來科學家進一步調查發現,新變種病毒的感染力明顯高於其它病毒株。

新的病毒有17種突變。其中一種重要的突變是N501Y。這種突變可讓病毒更容易進入細胞,感染新病毒患者體內的病毒含量更高,可能更難以控制,如今倫敦約2/3的病例都是它造成。不過,還沒有證據表明新的變異病毒會加重病情,或讓致死率更高。

變異病毒是否會影響疫苗效果

隨著美國開始推進接種疫苗,人們對疫苗的疑慮也接踵而來。

專家目前還在研究現在已推出的疫苗在應對變種病毒時,是否會變得更有效或是無效。雖然衛生官員認為病毒變異不會影響到疫苗的有效性,但目前還沒有正式結論。

令人擔憂的是,至今外界關注的輝瑞、莫德納、牛津等研發的疫苗,都某種程度上是針對病毒的棘突蛋白進行抵禦,而此次病毒的變異也主要發生在棘突蛋白。臨床微生物學教授古普塔(Ravindra Gupta)說,「病毒可能正在逃避疫苗的路上,並且已經採取了前幾個步驟。如果再讓它繼續增加幾個突變,我們就要開始警惕了。」

從疫情首次在武漢爆發以來,新冠病毒大約一個月突變兩次。如果進行大規模疫苗接種,也可能促進病毒進行更多樣的突變。雖然大多數專家認為,新開發的疫苗仍然可以對抗新的英國變種病毒,但是如果病毒突變真的能夠使現有疫苗失去足夠的效力,各國可能就不得不像應對流感一樣,不斷研發新疫苗來對抗。

變種不罕見但難以捉摸

病毒變異並不罕見。目前為止,專家已經找到上千種新冠病毒的變種。然而大部分的病毒突變對病毒的傳染力、症狀的嚴重程度都沒有影響。

古普塔說,早在四月時,瑞典研究員發現一種有兩項遺傳變異的病毒株,大約讓病毒的傳染力增強了兩倍。全世界大約有6000個病例是被這種病毒株感染,大部分聚集在丹麥和英國。而後,這種病毒株的其他變種陸續出現,例如有些人在丹麥水貂農場被感染;在南非發現的變種新冠病毒的多項突變當中,也存在過去看過的這兩項遺傳變異。

這次在英國發現的變種病毒除了這兩項變異,還有其他變異,包括八個棘狀蛋白的變異。這被稱作是「還在被調查的變異」,因為目前還未知這些變異影響大小。

疫苗帶來的未知和疑慮

其實很多人對疫苗充滿擔心。要知道,一個疫苗真正的有效性還取決於接種疫苗的廣泛性,如果沒有足夠的人群接種疫苗,那麼它的有效性也會大打折扣。

新冠疫苗在臨床研究期間的結果,和其它疫苗所產生的常規副作用沒有太大區別,目前看是安全的。但是這裡面有幾個因素我們必須要考慮。疫苗還沒有經過大規模使用,病人使用疫苗的時間也很短,是否會產生長期的副作用還不清楚。

但疫苗的確是使用了才三個月左右,長期的作用和副作用並不清楚。研究人群的樣本還不夠大。

最重要的是,從理論上講,製作疫苗的mRNA,就是信使核糖核酸,能穿過細胞膜進入到細胞漿,也就有可能穿過細胞核的膜進入細胞核,從而干擾細胞的遺傳物質。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說法是,目前來看疫苗是安全的,將積極關注它的安全性。同時又非常明確的說這個疫苗不會進入到細胞核而干擾遺傳物質。但疫苗是否會產生長期和嚴重的後果,這是值得我們繼續關注的話題。

藍州、紅州感染死亡率帶來的啟示

現在人們最關注的除了疫情就是大選。其實這個疫情和大選,似乎還真是有著某種聯繫。有人做了這樣一個統計。從二零二零年五月到十一月,雖然疫苗還未發布,但疫情一直持續和明顯下降。同時,還發現紅州(選票預計川普獲勝的州)的病毒死亡率僅為藍州(選票預計拜登獲勝的州)的一半。這裡統計的是25個紅州和20個藍州,其中不包括要求重新計票的六個州。美國大選日之後,新患病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大幅增長,居高不降。紅州的新冠增長率明顯低於藍州,有爭議的六個州不算在內。

當然了,病毒不會去識別政治傾向,但是卻對人有啟示的作用。川普是神選之人,要回歸傳統,要解體中共;而另一方是要破壞傳統,要在美國甚至全球搞中共的社會主義那一套。這也許能解釋為什麼新冠病毒死亡率與這次大選之間的關聯性,不是紅藍州本身導致的不同結果,而是因為各地的人在善惡之間的選擇不同,而導致的不同結果。所以,這次大選可能對每個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正邪之間的選擇。

好了,今天的慧月瞰今昔就跟您分享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