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長春(4)

第四篇 維護大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接上文:《法輪大法在長春(3)》

師父在《洪吟》〈難中不亂〉一詩中寫到:「正法傳 難上加難 萬魔攔 險中有險」。

從大法在長春傳出開始,就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擾。師父力排萬難,學員們也堅定的維護大法。在師父二十年傳法過程中,維護大法已成為長春大法弟子從始至終的自覺行動。

一、誣告法輪功事件

1994年,長春幾個想利用法輪功發財的無賴,採用栽贓陷害、造謠污衊等卑鄙手法,炮製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材料」。面對這種荒謬行為,長春早期得法的老學員們清醒而冷靜的思考辨別,理性的排除干擾破壞,穩定學員的修煉環境,為後期得法的學員如何破除來自不同方面對大法的干擾破壞,留下了很好的參照。

老學員們針對這幾個人栽贓陷害的內容,直接向氣功研究會反映情況,逐條的澄清事實,並形成書面文字《揭露長春極少數人的陰謀》。長春市、吉林省兩級氣功協會經過深入調查,反覆聽取多方面的意見,最後都堅決支持法輪功,批評了肇事者的錯誤。這幾個人的行為當時受到所有部門的抵制。

在了解一些情況又不完全清楚內幕的學員中,老學員們引導大家用大法來衡量,師父在講法中嚴肅的批評拉學員到廟裏去皈依、辦氣功治病班、動不動就伸手給人治病、想當氣功師出名賺錢的行為,這些做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

老學員敘述:當時,法輪功初期沒有資金出書,好不容易借到四萬元印了書,要等著第一批書售出以後還借款,還要再印第二批書。有幾個人為了拉攏人心,跟著他們走,幾千本書隨手送人,使得兩萬多元的書款沒有下落。當時,師父嚴厲的批評他們:「這筆錢你們還敢動!?」

老學員們還回憶說,這幾個人是最忘恩負義的。他們是最早接觸法輪功、認識師父的。勝利公園練氣功那會兒,師父也是把他們的病治好的,當時他們跪地上磕頭感恩哪!師父讓他們做過法輪功輔導站的負責人,還特殊帶他們,可是他們卻利用法輪功求名求財,結果破壞大法也毀了自己。

從那時起,學員們從初期人的情感上的表面認識,逐漸的昇華到對大法的理性認識,更加理解大法的真正內涵,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已經成為了自覺的意識和行為。

二、《光明日報》事件

當時主管政法委的羅幹和中宣部丁關根之流為了個人撈取政治資本,授意、製造了針對法輪功的事端。1996年6月《光明日報》在一篇名為《反對偽科學要警鐘長鳴》的評論文章中,把當時在北京位居「最暢銷書」榜首的《轉法輪》作為所謂「偽科學」進行批判;1996年7月24日,在中宣部授意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大法書籍。

看到這篇文章之後,大家知道一定要站出來說話的。用善良和平之心訴說大法給自己身心帶來的巨大好處,證實大法是於國家於人民有好處的高德大法,講述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揭穿這篇文章的謊言。

當時好多學員是剛剛踏進大法修煉門的,身心的巨大變化使之喜悅激動,這個狀態還那樣真實而切近,他們提筆疾書,寫下了自己最近期的修煉體會;有年歲大的找人代筆,一定要說說,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偽」。這些老年同修在身體上的變化是最突出的,發自肺腑,實在生動又平和至善,讓人心靈震撼。也有學員是直接尋找真理得到大法的,就從歷史、宗教、哲學、現代科學等角度,理性的分析闡釋甚麼是真正的科學,駁斥文章的荒謬。寫信的過程中,大家互相提示、修改、閱讀,儼然變成了一次大法修煉的心得交流會。

這些信件郵寄到《光明日報》、新聞出版署、中宣部及當地新聞媒體、國家體委等到各個部門,也有相當部份學員上書給吉林省、長春市氣功協會、中國氣功科研會,他們收到信件後為法輪功作了許多正面介紹。許多人和單位、部門收到學員們的信件,進一步從正面了解了大法,一些人從此走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明慧網)

因為禁止發行大法書,新得法的學員暫時很難得到大法書,老學員就抄書裝訂成本送給新學員。師父要求大法書籍發行一律走正規的社會發行渠道,由常人有關部門、公司去做,輔導站不動錢、不存錢存物,學員們在很艱難的時期也走的很正。

三、電視台《抉擇》的風波

1998年年底,吉林電視台播放了17集電視劇《抉擇》。這部片子是由遼寧電視台、北京電影製片廠、北京金英馬有限責任公司聯合攝製的一部反腐倡廉的電視劇。劇中把腐敗墮落最終自殺的反面人物強加為「法輪功弟子」,誣蔑大法和醜化大法修煉者。電視劇的第5、9、10、17集中都有涉及法輪功的畫面、台詞或音樂,而且劇情和畫面很惡毒。

長春的學員聽到這件事後,不約而同的來到吉林電視台。晚上七點半新聞聯播節目之後,就是播放這部連續劇了。一定不許誣蔑大法的鏡頭出現,決不能讓廣大民眾受欺騙、受傷害,也不能讓電視台對大法犯罪。

當時正值隆冬季節,天上下著清雪,寒風刺骨。同修們從單位下班直接奔電視台來了,沒有添加衣服,也沒吃晚飯。都在電視台門前的小廣場等著。幾位學員代表正在樓裏等待值班領導。

這時有的學員找來了《抉擇》小說本,確認原作沒有攻擊大法的內容。有的打電話和播過此劇的北京、瀋陽那裏的同修聯繫,確認了在電視劇5、9、10、17集中有誣蔑大法的鏡頭。有的學員直接去找自己熟悉的主管電視台的上層領導。有更多的學員在這裏靜靜的等待。

外面很冷,心裏很急,離播放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大家陸續的進了門廳等待交涉的消息。一下進來很多人,把門廳站得滿滿的。裏面是大屏幕,外面是玻璃門,擁擠起來會碰壞了屏幕和玻璃。修煉的人,關鍵時想到的是公共的利益。大家自動的拉起手,往中間聚,給屏幕和門讓出距離。這一切值班的工作人員和站崗的門衛看在眼裏,用不著說甚麼,組織甚麼,阻止甚麼。

裏面的學員代表和值班領導在交談。七點半過了,播放連續劇的時間改作了體育節目。大家鬆了一口氣。一會兒,值班領導把學員代表送出來,握著手、含著淚。「謝謝電視台領導們,體諒法輪功學員的心情。」「謝謝各位,為電視台負責,免去了以後的麻煩。」

大家有序的出了門,在電視台的大門外留下兩位同修,通知後來的學員「事情已經解決了」。後些集的電視劇沒再播放。

這就是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後宣傳的「圍攻吉林電視台」事件。

四、「四﹒二五」上訪

「天津事件」和「四﹒二五」事件發生前後,長春大法弟子根據個人在法中的認識,自己選擇了怎樣去做。

(明慧網)

最早得知消息的學員直接到了天津,經歷了「天津事件」及「四﹒二五」當天去北京中南海上訪的全過程,但這些學員是長春大法弟子中的極少數。更多的人是在「四﹒二五」前一天或當天知道此事的。

儘管那段時間經常聽到當局對各地煉功者的不同程度騷擾,但四十幾人被抓,更多的人被打,這讓善良的大法弟子們驚愕不已,營救我們的同修刻不容緩。有的同修打出租車直奔北京,有乘飛機去的,有個年輕弟子不到20歲,自己騎著自行車去了北京,長春到北京一千公里的路程。

「四﹒二五」當天,長春市有兩個大型法會:一個在城東, 一個在城西,參加法會的人很多,會場上大家得知了「天津事件」和到北京上訪的事。

大家啟程進京是下午和晚上。有學員到飛機場預訂了包小型飛機的機票,還沒來得及動身;從火車走的還沒到瀋陽,聽說事情得到當時總理的妥善處理,大家下車往回返;同修們租了十幾輛大客車和麵包車,剛過四平五里坡就被市長截了回來,當晚就有警察去了輔導員家。

聽到時任總理親自解決了這件事:天津的學員當時就放回家,我們以後能有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我們只是提出最基本的要求,總理答應了,同修們都很高興。

「四﹒二五」事件,長春去北京有多少大法弟子,無法統計。當日的火車票是找火車站內部的工作人員買的,一次就是一百張、一百五十張,一個車廂、一個車廂都是大法弟子。連火車站的工作人員都說:「也不是年,也不是節,又不是學生假期的高峰期,怎麼這麼多人?都是去北京的。」連飛機場的工作人員都奇怪,到北京的機票一下子非常緊張,包飛機的事很少見。後幾天知道消息的外縣市的同修還在不斷的到北京去,一直持續到「五一」。

其實,「四﹒二五」之前,羅幹、何祚庥一夥的肇事已經不斷升級,鄰省的遼寧出現了多次衝擊學員晨煉、搶奪抄走學員財物等違法行為。長春市區的煉功點多了監視的眼睛,學法小組也出現了不是學員的陌生面孔。但是大家心裏很平靜,師父教給弟子始終以「真、善、忍」為言行的準則,那就敞開磊落的胸懷包容一切,讓走進修煉人身邊的有緣人聽聽看看:這是一群從人生迷茫中甦醒過來的人,是懂得了自身生命意義的覺悟者;而這種覺悟、理性和大善大忍精神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才能完成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 ──震驚中外的「四﹒二五」和平上訪。

法輪功學員石採東
(明慧網)

被時任總理帶進中南海反映情況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之一石採東,是九六年──九八年在長春念碩士的時候開始修煉大法的,九八年到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讀博士。石採東說:「當一個人真正知道了真理,能辨別對與錯,善與惡,他的選擇就不應因為壓力和利益而改變。其實當初並沒有意識到有甚麼選擇,那樣的情況,那樣的境界,自然就會那樣去做,去上訪是自覺、自願、自然而然的。如果讓我重新選擇,當真理受到詆毀的時候,我還會站出來維護真理,為所有人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這也代表了長春法輪大法弟子們的心聲。

「四﹒二五」之後,李洪志師父於1999年6月2日發表了一篇名為《我的一點感想》的文章,文章說: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份的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的忍受著。但這種容忍絕不是我和「法輪功」的學員懼怕甚麼。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

「四﹒二五」,宇宙正法史上、人類歷史上將永遠記住這燦爛的一頁。

五、「七•二零」正邪大戰拉開序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長春輔導站的站長們和一些煉功點的輔導員被公安抓走的消息,迅速的傳到全市和省內外市縣的學員。省委、省信訪辦門前,法輪功學員提出一個基本要求:無條件放人!

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天色朦朦,長春以省委為中心開始戒嚴。從高層樓上往下看,全副武裝的武警,秘密的,單排隊,像一條長長的黑蛇,蜿蜒著,將這市區的中心地帶盤起來。帶著陰氣,邪氣,森森煞氣,將恐怖的魔爪伸向了這佛法初傳的聖地。一輛輛大客車把被警察強行抓上車的學員拉到零公里警校、體育場和幾所小學。

七月二十二日,來的學員比頭一天又多了許多,天朦朦亮時才看清,人民大街從勝利公園到人民廣場這段兩側的人行道上坐滿了人,與人民大街交叉的市政府旁邊的北安路和重慶路也到處都是學員,從東西向到南北向一眼都望不到頭。雖然人山人海,但環境卻是靜悄悄的。中午時分,人民大街上出現了高壓水車,大家意識到事態的惡劣發展,但還是靜靜的坐著。空氣中瀰漫著罕見的氣氛,威嚴、凝重、肅殺……。

下午三點,開始播報新聞。一些想像不出來的誣陷與嫁禍……一時間,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歷經五十年邪黨的統治,更多的學員明白了,定性、構陷來自於北京,在長春堅持起不到作用了。下午四點鐘以後,更多的法輪功學員離開了這裏,有的直接奔火車站,有的回家取來錢,從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的護法之路。

早在「四﹒二五」當天上午,一位長春學員看到了這樣一幕:宇宙的護法神在天上與惡魔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大法弟子們向師尊承諾:「願為宇宙真理而獻出生命!」這是一個生命久遠的承諾,是向師尊兌現的誓約。

吉林省省委(明慧網)

不用和誰商量,也不用誰來組織,這完全是一個生命自我的決定與選擇。放下一切,「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中共自竊國後,沒有成功反抗其暴政的先例,大家不知道還會發生甚麼事情,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路應該怎樣走。但是,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憑著本性發出的真念,憑著偉大使命的責任意識,憑著大法修煉出的金剛意志,憑著正法必成的信心,法輪功學員們義無反顧的走下去。在宇宙真理與紅魔面前、在正義與邪惡面前,法輪功學員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七•二零」在宇宙正法的大舞台上,正邪大戰在人間拉開了驚天動地的序幕。師尊的慈悲與威嚴,大法的堅不可摧,大覺者誕生前的壯舉,驚心動魄的一幕幕展開了。

六、我永遠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

東北師範大學,是全國重點院校,修煉的人數眾多。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東北師大黨委召開所有修煉大法的黨員開會,要所謂揭批大法,當場表態。五六十人,會場不好說話,大家目光相視那一瞬間,甚麼都明白了,堅定,鼓勵,支持。

大圓桌的前邊,黨委書記機械的念著報紙,媒體不知播報多少遍的「通知」,整個會場氣氛沉重而壓抑。接下來是讓學員們揭批表態,會場上啞然無聲。

「我鄭重的宣布: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要堅修到底!」一個年輕的男同修站起來,表情有些激動了。「嘩嘩嘩」一陣掌聲,大家振奮了。

有一位女同修站起來,「李洪志師父永遠是我的師父,我永遠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又是一陣掌聲,好多同修落淚了。

黨委書記高聲了,「記住,這是揭批會,不是法輪功的法會!」沒人理會他。

一位年輕的柔弱的女同修滿面淚痕,她抽泣著。「我是一個聽話的女孩兒,爸爸媽媽壓力很大,我從未違背過他們的意願,可我今天得說:我要修煉到底!」掌聲伴著淚水,那是相互的鼓勵。

接下來又是幾位同修激動的近於顫抖的表態,一些不敢說話的都在下面不住的哭泣。

黨委的一位領導拍著桌子厲聲道:「讓你們嘗嘗無產階級專政的厲害!」那一瞬間,恐怖的氣氛充滿全場。片刻的寧靜。

東北師範大學辦公大樓(明慧網)

一位中年教師換了一個角度向他們提出問題,希望領導們解答。「為甚麼在祛病健身這方面有如此奇效?」「為甚麼國內外有這麼多人來學?」「為甚麼……」會場很靜,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前面,等待他們解答。領導們特別尷尬,站起來,「會開到這兒。散會!」

這個所謂「揭批會」給正過來了。當晚這件事就傳到了北京,很多長春同修都在那兒上訪,和各地的同修住在一起,各地同修又把消息傳給了當地,一時間全國好多同修都知道了。之後,長春一些單位組織開揭批會,同修們也都給正過來了。

七、走上天安門廣場

長春大法弟子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明慧網)

很多長春大法弟子都有過這樣的經歷:當宇宙大法被邪惡玷污的時候,當魔鬼要破壞創世主正法的時候,當迷濛的眾生抵阻神佛救度而無知造孽的時候,一個在大法修煉中覺悟了的生命,一個宇宙真理的捍衛者,一個隨師正法的大法徒,走向北京,走上天安門廣場,在宇宙正法史上留下了瞬間的記憶,永恆的震撼,不滅的畫面。那是正法神神威的展現,用生命和鮮血鑄就的輝煌。從「七•二零」當天,一直持續到2001年年末,大批的大法弟子前赴後繼,一批一批,天安門廣場留下了一個個鏡頭見證了這一切。

《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這首歌中唱到:

「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多少弟子,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你看得最清,
面對著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

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多少橫幅,被高高舉過?
微微的清風,你聽得最清,
法輪大法好!依然在空中迴盪著。……」

◇ 一位六十七歲的老同修說:這一天是星期六,天安門廣場人很多,便衣、特務也很多,大法弟子也很多。在這世界矚目的天安門廣場上,整個一上午大法弟子利用各種形式證實著大法。大法弟子有撒傳單的,有放氣球的,有打橫幅的,大法弟子這些偉大壯舉,令一切邪惡膽寒。廣場上警察、便衣和特務亂作一團,有抓大法弟子的,有搶人們手中傳單的,有搶氣球的,有很多功友被惡警打的面目皆非,都無法辨認出是誰。我在上午11點左右,在天安門金水橋旁打出了「法正人心」的橫幅,喊出了長期壓在我心中的話「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兌現我的史前誓約,在我喊出大法好的那一刻,路上的行人都驚呆了,停住了腳步觀看,我做完這一切,此刻的心情無以言表,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威,大法的威力震撼著蒼宇。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踏上了回家的列車,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 一路上師尊給我灌頂、加持我鼓勵我。到北京後我們來到天安門廣場,十二月的北京天氣很冷,遊客稀少,便衣、特務很多,我們決定中午人多時再打橫幅,我們分頭走開。十一時三十分,同修來找我著急的說:我被便衣特務跟上了,趕快打橫幅吧,否則來不及了(來時約定,到時候我先打,他們馬上跟著打)。我們快步來到金水橋,這裏人很多,又來了一群外賓,時機已到,我走到橋的最高點,拿出橫幅高高舉過頭頂,使出全身的力氣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壓在心底的心裏話瞬間迸發出來。在那一瞬間,時間凝固了,那種玄妙、殊勝,強大的能量場把我定在那裏。

◇ 到北京天安門,我們沒有馬上去廣場,在廣場周邊我們遇上了很多全國各地來的同修,有海南的、山東的、九江的,我們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素不相識,但大家的心貼的很近,是大法把我們緊緊的凝聚在了一起。我們簡單的切磋一會,大家陸陸續續的在不同的時間去天安門證實法。我們三個老太太走到廣場中間,面對著天安門,席地而坐,開始煉第五套功法,那一刻,我在心裏反覆的說:師父,我來天安門證實法來了!師父,我證實法來了!這一念一出,瞬間,我就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帶動著急速的旋轉,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來的玄妙啊。當時有一對年輕人可能受到感動,拿起照相機就照,結果警察上來連他們也抓上了警車。

◇ 我們來到了離掛血旗的旗桿很近的地方(那裏人多),迅速打開橫幅,用洪亮的聲音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還我師父清白!」當時四周很靜,陽光明媚,天空也出現了彩虹,非常漂亮,我感到我們的聲音驚天動地,我的心情也特別舒暢。而後我像電影電視中的慢鏡頭一樣,邊喊邊漫步行走。……

◇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登載了一篇文章,記述了一位無法正常行走的二級殘疾人進京護法的故事:

戢景昌這樣敘述了自己的經歷:2001年7月21晚,簡單的準備後,老伴送我上車站,14個月沒出過門的我,光著腳一點一點的向樓梯移動。我家住五樓,我信心十足,一階梯一階梯靠臀部挪到樓下,用了大約一個小時,又慢慢向馬路移動。家人叫來出租車,和鄰居一起把我抬上車,到了車站,下車後離售票室大約100米遠,又用了2個多小時。這時回過頭來,能清晰地看到一行血印,而且血也越淌越多,我心中默念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我這次進京有三個目地:1、心存正念助師正法;2、喊法輪大法好,掛大法條幅;3、克服自身殘障(在家進食進水、大小便均由我老伴照顧)。

(明慧網)

到了北京車站,天亮時開始往出移動,因整個身體靠兩臂支撐和腰部扭動才能行動,每走一步都揪心的疼痛。在北京站穿的布鞋,十個腳趾都露出來了,再加上血肉模糊,是挺嚇人的。出租車把我放到了天安門前人行道上,我打算自己爬過去。不長時間來了一輛警車,離我三、四十米停下,幾個惡警拉我上車,我拒絕,並用盡全身力氣喊出「法輪大法好」,簡直是氣衝霄漢,頭腦一片空白,到無我之境地,邪惡之徒顯得那麼渺小。黑暗中,這些惡警有抓衣服,有抬腳,有抓頭髮的,把我扔上警車,我發現車窗開著,就又開始大喊:「法輪大法好!」兩個惡警找來方木棍要橫著抬我,被我嚴詞拒絕,我說你們敢這麼折磨我,我要到殘聯告你們分局,他們才收斂了。

這二人把我抬到天安門反方向,扔在馬路上,馬路上雨水有兩寸多深,我兩腳的血在水中擴散,腳卻顯得乾淨。我在雨水中慢慢向天安門方向移動,最後有幾十階樓梯,因我不能坐著,就下到人行道,找了一個關門的商店雨搭下躺下,我還有一個心願未了,就是打橫幅,……我一定要用最純淨的心,堂堂正正地把橫幅掛在天安門上。這時有很多人進入廣場,還有很多等車的行人,我馬上開始掛橫幅,靠著護欄把橫幅四腳用刀切了小口,用塑料袋繫好,把橫幅掛了起來,看看還挺正,行人,機動車都能看見,才慢慢離去。等我再回頭看時,有很多人圍著看,橫幅距離停警車處只有50多米,我絲毫也不怕,因為下雨,我又幾乎是爬行,竟沒有被發現。我的血一直在流,由於慈悲的師父為我承受,所以並不覺得很疼,……我全身在廣場時已濕透,在水中慢慢地移動,血在水中浮起紅暈。想想師父,淚水不止,這時雨水、淚水、血水融成一片,……

這篇文章的題目是《「這一切都將在宇宙歷史中記載」── 一位長春大法弟子的正法歷程》

一曲《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為了講明真相,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為了珍貴的中國人,為了你,為了你,他們再沒回來過。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的聲音在空中迴盪著。

(待續)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2/7/11/134388.html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